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城中新氣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城中新氣象字體大小: A+
     

    朱佩泡在盛滿熱水的大木桶中,滾熱的溫泉水舒服得她眼睛都眯了起來,新使女阿雅殷勤地給她捏著雙肩和後頸,這個聰明乖巧的日本使女讓她頗為喜歡。

    「阿雅,你家在哪裡?」

    「我家在西海道肥后國,一個很偏僻的小村子,叫做飯崗村。」

    「離這裡很遠嗎?」朱佩對日本地理沒有一點概念。

    「很遠很遠,姑娘坐船經過高麗和日本間的海峽,我家在南面還有兩三百里。」

    「那很遠啊!坐船要十幾天。」

    「可不是,我們從長崎過來,坐船就坐了十五天。」

    「那你怎麼想到來這裡?」朱佩又笑問道。

    這些問題阿雅都學習過中文,她雖然聲調有點生硬,但還是勉強回答清楚了。

    「在長崎每月掙三百錢,來這裡當酒姬每月掙六百錢。」

    「每月才給你六百錢?」

    朱佩心中忿忿不平,她回頭看了一眼阿雅:「你家裡還有什麼人?」

    阿雅小聲道:「還有兩個哥哥和三個妹妹,我們家很窮,租種地主的土地,每天只有一頓飯,阿爹和哥哥先吃,我們姐妹三個只能吃一點點剩飯,那年我十歲,家裡遇到旱災,實在活不下去,我就跟叔叔去長崎幹活了。」

    「那你還要回家嗎?」

    阿雅搖搖頭,「我把錢都給了家裡,大人答應讓我轉為宋民,我在努力學習宋朝語言。」

    朱佩知道阿雅說的大人就是范寧,她有點奇怪,范寧怎麼會答應阿雅轉為宋民,她聽明仁說過,除非嫁給宋軍士兵,一般不可能把日本人轉為宋民。

    朱佩又追問了原因,阿雅這才吞吞吐吐把她被秦武欺負,險些失身的事情說了一遍。

    朱佩頓時大怒,「回頭我去問阿寧,這種事情給點補償就行了嗎?」

    阿雅嚇了一大跳,慌忙跪下,「姑娘別生氣!」

    朱佩連忙安慰她道:「我不是生你的氣,我只是恨這些宋軍士兵,打遼國打不過,打西夏也打不過,一個個欺負女人卻神勇得很。」

    「那個.....那個欺負我的軍士已經被殺了,大人及時趕到,我....我沒有失身。」

    朱佩聽說欺負阿雅的士兵已被處斬,心中怒氣稍平,對阿雅道:「以後你就跟著我,誰敢再欺負你,我一劍殺了他!」

    「謝謝姑娘!」

    阿雅又端起熱水盆,給朱佩沖洗頭髮。

    這時,外面傳來敲門聲,朱佩連忙道:「劍姐,你告訴阿寧,今天我想休息一下,明天我再去找他。」

    范寧是來叫朱佩去吃飯,劍梅子又回頭道:「阿佩,小官人說帶你去吃午飯,你去不去?」

    「今天不用了,有點疲倦,我們隨便吃點,明天吧!」

    范寧聽得清楚,還聽到了水聲,知道朱佩在洗澡,便笑著點點頭,「那好吧!我去看看蘇亮他們,你們好好休息,有什麼需要,儘管來找我。」

    范寧離開了朱佩的住處,又來到新官員們的宿舍。

    新官員的宿舍都是兩人住一座木屋,有各自的房間,另外還有一間客堂,安裝有壁爐,冬天可以烤火。

    蘇亮和李大壽分在一間宿舍,他們正在整理各自行李,明仁和明禮坐在客堂里商量著生意經。

    雖然來了才兩個時辰不到,但他們已經感覺到發財似乎不再容易,鯤族人似乎變聰明了,一顆海珠居然要價五兩銀子,要知道去年一把刀就換了十顆海珠,一把刀才五貫錢,而且他們帶來的商品也賣不出去年的暴利。

    這時,范寧走了進來,笑道:「你們還不去吃飯嗎?」

    「我們就是來找他們去吃飯的!」

    明仁笑嘻嘻道:「阿寧要不要一起去?」

    「我就不去了,剛剛才宣布不給官員接風,再帶他們去吃飯,豈不是打自己的臉,你們去吧!」

    明禮連忙將范寧拉到一邊,小聲道:「有沒有賺錢的路子,幫幫哥哥吧!」

    「你們不是去找鯤族人賺錢嗎?」

    「鯤族人便聰明了,想發大財看來已經不可能。」

    「確實不可能了!」

    范寧笑道:「長崎來的商人已經教會他們很多東西,被他們逮住,說不定還讓你們補去年的差價,不補就讓你們當鯤族人的女婿。」

    兄弟二人嚇了一跳,大眼瞪小眼,「不會吧!」

    「開個玩笑,鯤族人不會耍賴,這點你們放心,不過從他們手上收購貨物,我覺得還是有利可圖,名貴的海螺,玳瑁、珊瑚、海珠,龍涎香也有,加上你們賣的貨,賺上五倍的利潤還是有的,如果你們本錢足夠,我還有一條賺錢的路指給你們。」

    明仁和明禮大喜,「什麼路子?」

    「你們可以向鯤族人收購琥珀木,也就是紅松的松明,在鯤州分佈有很多,然後再租兩艘大船運回大宋,在宋朝可是名貴木材,這一趟你們至少能賺一萬貫錢。」

    兄弟二人商量片刻,還是放棄了范寧的建議,木材太佔地方了。

    而且他們對木材生意並不熟悉,運回去賣給誰都不知道,還是經手他們比較熟悉的行當比較好。

    「阿寧,我們再考慮一下吧!」

    范寧一攤手,「隨便你們,我只是一個建議。」

    這時,李大壽快步走出來,躬身行禮,「參見師兄!」

    范寧拍拍他胳膊笑道:「你們能來鯤州,我真的很高興,有什麼計劃嗎?」

    「我聽師兄安排!」

    范寧點點頭,「這也是我來找你們的原因。」

    范寧沒見到蘇亮,便對李大壽道:「我打算讓你去最艱苦的地方,你可願意?」

    李大壽毫不猶豫道:「我沒有意見!」

    范寧對李大壽的態度深感欣慰,笑道:「我打算用一年的時間深入勘探鯨州,勘探隊由三名官員、五名工匠和三十名士兵組成,還有幾名鯤族嚮導。

    三名官員中有一名群牧司的官員,一名軍隊的文官,但還需要一名鯤州地方官,我正考慮人選,那就由你來出任吧!」

    「我一定不辜負師兄的期望!」

    「好!會騎馬嗎?」

    「會一點,但騎得不是太好。」

    「那這兩天好好練一練,去官衙找陳濤,他會替你安排,三天後勘探隊出發。」

    「我下午就去。」

    這時,蘇亮也收拾完東西跑出來,「師兄,給我也安排一下吧!」

    范寧笑道:「你去參與管理勞工伐木築路,我希望你儘快學會日本語。」

    「為什麼要學日本語?」蘇亮不解地問道。

    范寧笑了起來,「因為勞工全部都是招募的日本人,你不學會日本語,怎麼和他們打交道?」

    「啊!全部是日本人?」

    在蘇亮的瞠目結舌中,范寧大笑著走了,他還是不能給他們置酒接風,畢竟他現在已經是鯤州最高行政官,很多事情不能再隨心所欲,他得考慮其他下屬的感受。

    范寧隨即又去探望六百戶新居民,這六百戶新居民當然是第一批縣民,縣城內已經修建了足夠多的木屋,每家都能分到一棟,由於軍隊大營已經移到城外,縣城內除了少量駐軍外,其他都是民房,一個冬天,軍隊和工匠在城內修建了近兩千座木屋,分成了八個坊,東西各四個,坊和坊之間主要是用街道相隔。

    其中東南角的宣陽坊是五百名日本年輕女子的駐地,她們每天去城外工坊制衣做鞋,或者去城外菜地負責種菜養豬,城外西北已開闢出數千畝的菜地和一座養豬場,新鮮蔬菜和肉食主要是供應軍隊,也有少量供應勞工。

    六百戶移民主要住在西面的三個坊中,西北角是倉庫,佔去了一坊的面積,三個坊的每座木屋都編了號,每戶通過抓鬮來決定自己的新家的位置。

    范寧過來時,屋舍已經分配結束,每家每戶都在打掃自己的新房,男人則在外面劈柴,準備先做一個簡陋的籬笆院子,每座木屋四周都事先用石灰畫了線,這是每家的院子範圍,院子前後都有,院子加木屋大概一畝左右。

    雖然不大,但畢竟院子是自古以來的居住傳統,有了院子,鄰里之間就容易交流了。

    范寧騎馬帶著兩名隨從沿著廣陵大道走過來,這時,他忽然聽見從事蔣翰的聲音,似乎在制止著什麼?

    「不允許,城內絕不允許漚肥,你不準挖糞坑。」

    范寧快步走了過去,只見一座木屋後面圍著一大群人,他們都在怒視一名神色尷尬老者,這名老者似乎在挖坑,被鄰居投訴了,蔣翰趕過來制止。

    「蔣翰,出了什麼事情?」范寧翻身下馬,快步走了過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