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新船到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新船到來字體大小: A+
     

    經過二十餘天的海上航行,宋朝新年的第一批船隊在三月二十五號這天終於抵達了鯤南灣,當船隊剛剛靠岸之時,整個船隊都歡呼起來,連同小小的縣城也跟著沸騰了。

    尤其有六百戶二千五百餘名宋朝移民抵達,使鯤州終於有了宋朝的子民,這就意味著鯤州正式成為大宋的一州。

    碼頭上,狄青和范寧帶著官員和將領擺上香案,跪在香案前,聽取隨船而來的中官龐忠宣讀天子的封賞詔書。

    「狄青授許國公、封太尉、海外經略使,節制耽、鯤、鯨、流求府等海外各州府軍事,蔭其二子為官。

    范寧授江都縣公,朝散大夫,海外經略副使,封秘書少監、知鯤州事,暫領鯨州籌備軍政事.......其餘將領官員皆官升一級,俸祿加倍,三軍將士賞錢五十萬貫,絹二十萬匹。」

    眾人齊呼萬歲,宣讀完聖旨,中官又把一批約四十餘名年輕官員召集起來,笑著給范寧介紹道:「這是自願來鯤州和鯨州就任的四十三名官員,都是年輕有為的才俊之士,希望能在范知事的帶領下,早日把鯤州和鯨州建成大宋的財富之地!」

    年輕官員們齊身向范寧行禮,范寧在人群中看見了李大壽和蘇亮,也看見了曹詩,雖然從年紀上比較,范寧反而是所有人中最年輕的一個,但從經驗和資歷,他足以成為眾人的上司。

    范寧點點頭對眾人道:「大家應該都有心理準備,來鯤州就是要吃苦,吃各種你們想象不到的苦,這裡不像中原,本身有根基,這裡一切都是新的,就像漢唐經略西域,但吃苦的本身就是一種鍛煉,相信三年的仕途會讓你們比同層次官員更有經驗,更有能力,會為你們仕途打下堅實的基礎。」

    范寧的一席話讓眾人心情激動,情不自禁鼓起掌來。

    范寧擺擺手,又繼續道:「按照中原的規矩,我應該給你們置酒接風,但鯤州沒有這個規矩,從我開始,所有酒桌上的規矩這裡都沒有,大家勤勤懇懇做官,踏踏實實做事,這就比什麼都強,你們今明兩天去宿舍好好休息,後天一早來官衙報到,去吧!」

    這時,一名官員喊道:「大家跟我走!」

    官員們拎著各自的隨身行李向縣城內而去,他們的大件行李自然會有士兵替他們送來。

    范寧又去安撫了百姓們,很快,數千百姓也被幾名官員領到城裡去了。

    忙了近半個時辰,范寧這才來到朱佩面前,朱佩俏臉通紅,顯得有些矜持,一雙美眸不敢對視范寧。

    范寧笑道:「真的沒想到阿佩會來?是不是也像明仁明禮一樣,看看這裡有沒有發財的機會?」

    范寧的玩笑讓朱佩心中羞澀之意漸去,又恢復平時的俏皮狡黠,她笑嘻嘻道:「那兩個傢伙給我吹噓,說這裡滿地都是珠子,隨手可以撿到龍涎香,讓本姑娘動心,所以來瞧瞧能否發一筆大財。」

    范寧哈哈一笑,「結果是不是讓你失望了?」

    「就是!失望萬分,哪裡又滿地的珠子和龍涎香?分明是騙了本姑娘。」

    范寧微微一笑,「發大財現在很難了,不過發筆小財還是可以的,明天我帶你去走走。」

    朱佩心中歡喜,小聲道:「你是不是很忙,我會影響你的。」

    「沒關係,我也是巡視,順便帶你走走。」

    朱佩小嘴一撅,「原來只是順便帶我走走,不是專門帶我,一點誠意都沒有!」

    裝作不高興的樣子,實際上,朱佩心中笑開了花。

    「那我住哪裡?」朱佩又問道。

    「當然住我的木房子,我在官衙內還有房間,沒有影響。」

    范寧想替她拿行李,卻發現她居然沒有行李,愣了一下,「阿佩,你的行李呢?」

    朱佩拍拍臂彎上的一個布包笑道:「這次走得匆忙,沒有帶太多行李,就帶了幾件換洗的衣服,范大官人,要麻煩你啰!」

    「啊!沒有關係,東西都有,只是稍微粗陋一點,你別嫌棄就好。」

    范寧又對劍梅子笑道:「劍姐好!」

    劍梅子冷著臉道:「阿佩這次是偷跑出來的,你最好想想怎麼向老太爺交代?」

    朱佩又羞又氣,跺腳嬌聲道:「劍姐,誰讓你說這個!」

    劍梅子臉上露出一絲少見的笑意,「我是在提醒他要為你的名聲負責,阿佩,明白了嗎?」

    劍梅子明著告訴朱佩,實際上卻是在提醒范寧,可別真以為朱佩是來玩的。

    朱佩更是羞得滿臉通紅,她偷偷看了一眼范寧,卻見他一臉得意地望著自己,顯然他早知道自己是為什麼要來。

    她心中大恨,上前狠狠掐了范寧胳膊一把,咬牙道:「你這個死阿獃,不準再笑話我!」

    范寧嘿嘿一笑,「走吧!我們進城。」

    ........

    朱佩滿心好奇跟隨范寧走進這座新建的縣城,唐縣經歷一個冬天,早已經修滿了大大小小的木屋,整個縣城變得充實起來,不再像從前那樣空曠,已經有了縣城的感覺。

    范寧一邊走一邊給她們介紹道:「縣城只有南北和東西兩條主幹道,這條南北大街叫做晉陽街,東西大街叫做廣陵街。」

    「為什麼要起這兩個名字?」朱佩不解地問道。

    「抽籤抽到的!」

    范寧笑著解釋道:「我們寫一大堆郡名,抽了兩個,就是它們,這樣大家都沒話可說,本來我還想起名叫平江街。」

    「原來如此!」朱佩這才明白其中緣故。

    范寧又繼續道:「縣城內最重要是防火,你們也發現了,基本都是木屋子,一旦燒起來就是一片,所以縣城內定了很多防火規則,必須要嚴格執行,回頭我給你們說說。」

    朱佩點點頭,她忽然又看見幾家酒樓,旁邊還有幾家花花綠綠的店鋪,卻不知是什麼鋪子?她一指問道:「阿寧,那些店鋪是賣什麼的?門窗貼得花花綠綠的。」

    范寧有些尷尬,「那幾家是...是妓館!」

    聽說是青樓,朱佩臉一紅,隨即又狠狠瞪了范寧一眼,「你是不是這裡的常客?」

    「沒有!」

    范寧堅決搖頭,「這些鋪子我從未進去過,我和狄帥都沒有,老天作證!」

    朱佩哼了一聲,「鬼才知道!」

    這時,徐慶跑了過來,向朱佩行一禮,歉然道:「卑職剛剛才聽說小主人來了,卑職有罪!」

    「我就說呢!怎麼沒見到你,不過就算我沒來,你也應該跟著阿寧,萬一有人襲擊他呢?」

    徐慶為難地看了一眼范寧,范寧笑道:「是我不讓他跟的,在唐縣他用不著跟隨我,只是去外地,才需要他跟隨,而且徐慶現在是軍隊教頭,他自己也有事情。」

    既然是范寧的意思,朱佩就不想再多說徐寧,這時,她忽然發現徐慶身後還跟著一個小娘子,一下子愣住了,「徐慶,她是誰?」

    徐慶把小娘子拉上前笑道:「她是我認的義女,是個日本小娘子,她沒有名字,酒樓叫她小丫,我就給她起名徐雅。」

    這個小娘子就是差點被秦武強暴的那個酒姬,只有十五歲,長得非常清秀文雅,徐慶因為愧疚自己沒有及時阻止秦武作惡,便常來看她,一來二去便很熟悉了,認她做了自己的義女。

    朱佩很驚訝,徐慶居然對女孩子感興趣,這還是第一次聽說。

    范寧和劍梅子都知道徐慶練的是童子功,不可能對女子感興趣。

    小娘子上前給朱佩施一個萬福禮,「阿雅參見姑娘!」

    朱佩聽她說得還字正腔圓,便笑問道:「徐慶,你教她說的漢語?」

    徐慶搖搖頭,「她自己學的,晚上她要上漢語課,有人專門教授她和其他一批日本女子說漢語,而且她現在酒樓做酒姬,平時也學了不少。」

    范寧在一旁忽然道:「阿佩,在鯤州期間,就讓她跟著你吧!」

    朱佩這次匆忙離家,連使女也沒有帶,范寧知道她從小嬌生慣養,要她自己照顧自己,肯定不太現實,鯤州條件又比較糟糕,有個小娘子跟著她會方便很多。

    范寧又對徐慶道:「我雇阿雅了,一個月五兩銀子,可以吧?」

    徐慶笑道:「只要她自己願意,我沒有意見。」

    朱佩想了想,她身邊確實需要一個熟悉這邊情況的使女,她便點點頭答應了。

    至於阿雅,她一向柔順,又見朱佩長得如花似玉,美貌異常,令她心中羨慕,莫說每月五兩銀子,就算五百文錢,她也願意。

    她連忙上前給朱佩拎包袱,朱佩見她懂事乖巧,倒也喜歡,便給她介紹了劍梅子,劍梅子一向冷淡,只點點頭便算認識了。

    徐慶要去酒樓給阿雅辦理離職,便告辭走了,范寧則領著她們來到自己的大木宅前,這是縣城最大的一座木宅,四周修建有高高的木牆,加上院子,佔地足有兩畝地。

    范寧笑道:「這是我的官宅,屋子很大,裡面有五六間屋,需要的日常用品,我馬上給你們送來。」

    范寧帶著她們進了房間,朱佩見雖然擺設簡陋,卻有另一番風味,倒也不嫌棄,關鍵是能和愛郎在一起,再簡陋她心中也高興。

    她忽然發現另一間屋內還有一隻大木桶,不由又驚又喜道:「這裡還可以洗澡?」

    「當然可以!縣城裡有兩處溫泉,其中一處就在官衙背後,距離這裡不到百步,水量很大,四季不斷,大家都去那裡拎水洗澡,我等會兒幫你去拎水。」

    劍梅子介面道:「我去拎熱水,煩請小官人給姑娘找幾套新衣服,男女都可以,順便幫我也拿一匹布,我自己裁衣,多謝了!」

    范寧知道她們缺的東西還很多,但官衙內事先有準備,考慮到會很多新官員要來上任,官府便特地準備了數十份生活用品。

    包括洗漱用品、衣服布匹,馬桶銅盆,被褥枕頭等等,基本上各種需要都考慮到了,如果還不全,還可以去雜貨鋪買。

    既然有三個女性,自己就拿三份過來。

    想到這,范寧笑道:「你們先休息一會兒,我去去就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