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九十三章 長崎的消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九十三章 長崎的消息字體大小: A+
     

    進入二月後,鯤州大部分冰雪開始融化,除了山頂還有部分積雪外,初春的氣息已經洋溢在鯤州的每一個角落。

    樹木發芽,嫩草鑽出了土地,一群群麋鹿在溪邊喝水,大群鳥雀在森林上空飛翔,數千匹馬又開始向北方牧草遷徙。

    二月的喜訊不斷傳來,一個秋冬,一百多匹種馬大展雄威,已經使一千八百匹母馬懷上了身孕。

    另一個喜訊便是鐵殼火雷在之前已成功的基礎上不斷優化,又造出了威力更大,更加穩定的鐵火雷,一個冬天,城外爆炸聲不斷,眾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後來才傳出宋軍在試驗新火器的消息。

    這天上午,百艘大船滿載著第一批三千五百名日本國勞工抵達了唐縣,這批勞工來自於日本東海道。

    包括伊豆、安房、相模、伊勢等東海道地區,其中包括五百名年輕少女,宋軍和他們每個人簽訂了契約,工期為三年,男子每月一兩銀子,女子減半,免費食宿,保證吃飽米飯。

    這個條件對於飽受殘酷剝削而貧困不堪的日本百姓而言,簡直就是上天送來的厚禮。

    儘管有很多人懷疑這些條件並不是真的,只是哄他們上當,但還是有無數人受不了誘惑,他們寧願冒險也不願再過饑寒交迫的生活,百姓從四面八方趕來報名。

    尤其宋軍先預付一年的工錢,白花花的十二兩銀子,這可以買五十石大米,讓趕來報名的百姓們都瘋狂了,只可惜宋軍第一批只招三千五百人,無數人只得飲恨而歸,都眼巴巴地盼著第二次招募到來。

    碼頭上頓時變得熱鬧起來,士兵們將三千勞工編成三十營,並任命營頭,他們的任務是伐木築路,先修建一條貫通東西兩岸的主幹道。

    鯤州半島西北面也有一處海灣,海灣北部便是後世的札幌所在地,地理位置很優越,范寧便考慮將漢縣設立在那裡。

    而且那裡相距唐縣約一百多里,不用翻越山嶺,地形比較平坦,修建道路比較容易,將來漢縣和唐縣之間,騎馬一天便可以抵達。

    勞工有現成的大營,距離唐縣約二十里,勞工們將在那裡休息兩天後便開始伐木夯路。

    五百名年輕少女被領去城內,她們分為兩批,負責種菜和製作衣服鞋襪,她們也有自己的營地,位於城內,條件要比勞工營稍微好一點,晚上還要集中起來學習漢語,畢竟她們中很多人要嫁給願意留在鯤州戍邊的將士。

    范寧騎在馬上,望著一群群興奮的勞工,這時,士兵將三十名營頭帶到范寧面前,余孝年高聲給他們說了幾句,三十名營頭紛紛跪下磕頭。

    「我是鯤州的最高長官,以後,你們在鯤州的生活勞作就由我來負責,過些天我會去你們大營巡視,今天給你們先簡單說幾句。」

    范寧說幾句則停下,由余孝年替他翻譯過去。

    范寧又繼續道:「你們來鯤州是幹活賺錢,三年後帶一筆錢回家,這應該是每個人的願望,想賺錢當然沒有問題,但前提是要付出辛勤的勞動,要服從軍隊管理,我醜話說在前面,任何人不管是偷懶耍滑,還是尋釁滋事,都會立刻開除,干一年苦工後送回家,不會再有機會。」

    眾人戰戰兢兢聽完翻譯,都鴉雀無聲,半晌,一人小心翼翼問道:「請問老爺,我們需要幹什麼活?」

    「前期主要是伐木築路,然後會修建城池,三年時間一晃就過去,到時就能結帳回家,表現得好,還會有獎勵,你們回去向所有工人轉告我今天說的話,讓大家安心幹活,只要好好賣力,宋軍不會虧待他們!」

    士兵帶著三十名心情激動的營頭走了,三千勞工列隊站成三排,每人領一套工服,一雙鞋,一塊工號銅牌,兩個饅頭,三千勞工便在軍隊的押送下前往勞工大營。

    事實上,他們的生活和囚犯差不多,除了幹活就是睡覺,沒有自由,沒有假期,只是每月有一份工錢。

    可就算是這樣,每個人都感到萬分幸運,自己能吃飽飯,能掙錢養家糊口,他們就能在妻兒父母面前挺直腰了。

    ......

    船隊在勞工下船后,便離開碼頭去別處停泊,這時,有三艘從長崎歸來的商隊開始卸貨,它們正好遇到了在東海道招募勞工的船隻,便結伴一起返回鯤州。

    范寧正要返回城內,忽然余孝年匆匆跑來,躬身道:「啟稟御史,有重要情報!」

    范寧見他身後跟著一人,便問道:「哪裡的消息?」

    余孝年把身後之人拉了上來,「你自己給范御史說。」

    身後是一名年輕人,大概只有二十歲出頭,模樣十分清秀,他跪下給范寧行一大禮,」小人是長崎商人程德興之子,小人叫做程清。」

    范寧聽余孝年說起過,程德興是長崎宋商的頭子,在長崎能量很大,就連平野吉也要給他幾分面子。

    范寧點點頭,「你站起來說話!」

    「謝范御史!」

    程清站起身便道:「我父親得到一個緊急消息,平野吉正在召集軍隊,準備月底出發,前來偷襲鯤州!」

    范寧吃了一驚,連忙問道:「消息可靠嗎?」

    「絕對可靠,是平野吉手下第三號人物喝醉酒後泄露給我父親。」

    范寧立刻道:「跟我去軍營細談!」

    他又對余孝年道:「你也一起來!」

    范寧帶著兩人來到了軍營,正好遇到狄青準備出營去勞工大營,范寧連忙叫住他,「狄帥,稍等一下,有重要軍情商議!」

    狄青點點頭,翻身下馬對范寧笑道:「可是日本對我們動歪腦筋了?」

    范寧也微微一笑,「好像是的!」

    「太期待了!」

    狄青呵呵一笑,「到大帳細談。」

    眾人來到中軍大帳,程清又將情況給狄青也複述了一遍,狄青眉頭略略一皺,卻沒有說什麼,又問道:「平野吉的軍隊情況如何?」

    「啟稟狄帥,平野吉手下有武士三千餘人,他們同時也是海盜,非常兇殘悍勇,大小船隻四百餘艘,在日本近海航行沒有問題。」

    范寧又問道:「平野吉有幾個兒子?」

    「回稟御史,他有九個兒子,其中長子很早就去世了,他的親生兒子就只剩下次子平野英侵,其他七人都是他的養子,號稱長崎七海士,其實就是七個海盜頭子。」

    「那平野英侵死在耽羅島后,他就絕後了?」范寧又問道。

    「正是,他現在只有兩個孫女,沒有孫子,平野英侵死在耽羅島的消息傳來后,聽說他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三天三夜,整個長崎都掛了白幡,有傳聞說平野吉要把所有的宋商都趕走。」

    范寧也不再多問,便讓人送程清下去休息。

    待程清離去,范寧這才笑問道:「狄帥似乎有些疑惑?」

    狄青點點頭,「正常情況下,如果不是刻意試探,一般泄露這種重大軍情的可能性非常小,而且還是平野吉手下的第三號人物,所以我覺得有點蹊蹺。」

    范寧微微笑道:「如果是他故意泄露呢?」

    狄青一怔,「這怎麼可能?」

    范寧又轉向一旁的余孝年問道:「你覺得可能嗎?」

    余孝年沒想到上司會問自己,他沉思了片刻,忽然醒悟,「范御史的意思是說,平野吉來攻打我們,和安倍家族叛亂有關係?」

    范寧點點頭,「我覺得有關係,我們支持安倍家族叛亂並不是什麼秘密,也沒有刻意隱瞞,很容易被日本朝廷知道,他們一定會想辦法阻止我們對安倍家族的支持。」

    狄青也醒悟過來,「所以平野吉就是日本天皇派出的一把刀?」

    「只是借刀殺人罷了!」

    范寧淡淡道:「平野吉是地方領主,和朝廷關係不大,由他來出面,日本朝廷容易撇清關係,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日本朝廷對長崎的貿易厚利已眼紅很久了,這次利用平野吉來對付我們,何嘗不是借我們之手幹掉平野吉?」

    狄青也覺得范寧看得透徹,他沉思一下又道:「按照你的思路,其實就是平野吉內部的人故意泄露消息給程德興,目的是為了讓程德興暗中通知我們,這樣就說得通了。」

    正所謂『三個臭皮匠,頂一個諸葛亮』,這個迷局在三人的推理之下,漸漸變得清晰起來。

    范寧笑著點了點頭,「日本朝廷泄露消息也未必懷有好意,他們其實是希望宋軍和平野吉兩敗俱傷,既無法支持安倍家族,同時也讓平野吉把小命丟在鯤州,這才符合他們的利益。」

    「為什麼平野吉看不透?」旁邊余孝年問道。

    「他是被仇恨和利益蒙住了眼睛,其實平野吉想報失子之仇,他完全可以用海盜來對付我們的船隊,但他卻不惜勞師遠征,一定是日本朝廷給了他無法拒絕的條件,足以讓他甘願冒這個風險。」

    說到這,范寧冷笑一聲,「不管他得到了日本朝廷的什麼承諾,但他最終將為此賠上全部的身家性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