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九十章 寒冬來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九十章 寒冬來臨字體大小: A+
     

    十月十六日,鯤州的第一場初雪如期來臨,天空飄滿了鵝毛般的雪花,紛紛揚揚,很快便將鯤州大地染上了一層白色。

    到了十月底,又一場暴雪向鯤州席捲而來,將鯤州徹底變成了白雪皚皚的世界,氣溫陡降,樹枝上也出現晶瑩的冰柱,但這時,還不是最冷之時,要到十一月底和十二月初時,鯤州才會進入真正的嚴寒季節。

    這天是十一月初五,一支百人組成的騎兵隊正沿著海岸向東北方向進發,過了十月中旬后,海面上的風浪很大,海況惡劣,不再適合航行,只能騎馬沿著海岸而行。

    這也是受黑潮影響,鯤州東海岸沒有結冰,下的雪也比腹地要小,可以勉強騎馬北上。

    寒風凜冽,騎兵隊頂住強勁的寒風艱難前行,騎兵隊為首的官員正是范寧。

    一個月前,北部馬場的官員和牧子將數千匹戰馬轉移到東部馬場,情況不是很樂觀,著實令范寧擔心,趁著還能騎馬北上,范寧決定親自來看一看。

    東部馬場位於唐縣三百裡外,可這短短的三百里,范寧和他的手下足足走了三天,這天上午,騎兵穿過一座山崗,站在山崗上,遠遠看見了十幾裡外的一排黑點,東部牧場的馬棚終於看到了。

    東部馬場長約五百餘里,寬近三百里,這邊雖然也下雪,但並不大,只是淺淺在地面上鋪了一層雪,很多鹿群也會來這裡過冬。

    東部馬場不僅是戰馬的過冬之地,將來也會為成為畜牧基地,目前,鯤州將士的肉食是靠十幾萬隻的鹿群提供,但以後必須有牛羊,現在已經有了三千隻羊和四百多頭牛,這點數量還遠遠不夠。

    范寧一行抵達了東部馬場的臨時官署,都監楊雲連忙出來迎接,范寧稍微喝了一杯熱茶,便讓楊雲帶他去馬棚視察。

    宋軍在東部馬場搭建了十座巨大的馬棚,每座馬棚內養有數百匹戰馬,白天馬匹都會放出去散養,晚上則趕回馬棚餵養。

    「你在信中說,戰馬情報不好是指什麼?」范寧巡視完馬棚后問道。

    楊雲嘆口氣道:「又有三百四十匹馬病死了!」

    范寧眉頭緊皺,居然又死了三百多匹戰馬,這讓他十分心痛,他急忙問道:「為什麼還會大量死亡?難道還和牧草中毒有關?」

    楊雲搖搖頭,「這次和牧草沒有關係,而是寒冷,這次挑選的五千多匹牝馬都是在中原地區長大,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嚴寒,一些體弱的馬匹無法適應寒冷而病倒了,其實之前的毒草已經淘汰了一大批體弱馬匹,否則病死的馬匹還會死得更多。」

    范寧向四周看了看,他感覺風雖然很大,但氣溫並不是很冷,和中原地區差不多,最多零下四五度,而且修建了馬棚,體弱的馬匹應該在馬棚里過冬,怎麼會受不了嚴寒而死?他著實不理解。

    楊雲明白范寧的疑慮,苦笑一聲道:「其實也是我們經驗不足導致,沒想到寒潮來得如此之快,也沒想到鯤族人在下雪前必須趕回部落,令我們措手不及,轉移最後一批馬在時間上就稍微晚了一點,十月中旬才出發,北面的雪下得很大,比南面大得多,氣候十分寒冷,最後一批馬在雪地中跋涉千里,就是這批馬損失了三成。」

    范寧點點頭,「看來並不是東部馬場的問題!」

    「是的!」

    楊雲慚愧道:「並非天災,而是我們做得還不夠細緻。」

    范寧笑了笑安慰他道:「我們都是第一次來鯤州,遇到各種困難都很正常,關鍵是我們要吸取教訓,總結經驗,我相信明年的情況就會好得多。」

    「是啊!我也相信會越來越好。」

    兩人騎馬來到草原,范寧見群馬都在雪地里安靜地尋找牧草,便問道:「現在還有牧草?」

    楊雲搖搖頭,「雪下的牧草當然還有一點,但不是放出去的原因,因為這邊氣候比較溫暖,所以上午把馬放出來,下午就會趕回馬棚,主要是長久關在馬棚里對它們身心不利,到了晚上會給它們加料餵養,養養膘。」

    說到這,楊雲又笑道:「范御史在這裡住幾天再回去吧!」

    范寧抬頭看了看陰沉的天空,搖搖頭道:「唐縣那邊事情也多,我明天一早就回去。」

    .......

    回去是順風,要比過來時順利得多,三天後,范寧一行返回了唐縣,他讓士兵們回軍營休息,他帶著徐慶來到一家酒樓前,這家酒樓叫做泉州酒樓,開店的東主是泉州人,遠在異國他鄉,取個家鄉的名字,也算是一種慰藉。

    范寧剛到酒樓前,就聽見一陣女子的哭喊聲,緊接著是碗碟摔碎的聲音,只聽掌柜哀求道:「軍爺,我們小店賣酒不賣身,你放過她吧!」

    「狗屁!」

    一個兇狠的聲音從樓上傳來,「大宋酒樓中賣身的粉頭不要太多,她一個倭國女人,大爺我看上她是她的福氣,她今天必須跟老子去軍營。」

    范寧的臉頓時沉了下來,每家酒樓都有十幾名日本少女做酒姬,士兵們來過喝兩杯酒,和她們調笑幾句是常事,但還從來沒有要強迫酒姬賣身的。

    狄青的軍隊雖然以軍紀森嚴著稱,但這些士兵畢竟不是狄青的嫡系西北軍,而是東南沿海的水軍,剛開始他們還受軍紀約束,現在時間一久,一些痞子兵的本性就暴露出來了。

    徐慶大怒,擼起袖子就要上樓,范寧一把抓住他,「等一等!」

    他拉著徐慶閃身到一旁,不多時,只見一名五大三粗的軍官挾持著一名哭哭啼啼的酒姬下樓了,後面跟著七八名手下。

    他們向東南方向的木屋群走去,那邊有一百餘座木屋都空著,屬於軍隊,留給明年軍屬來鯤州時居住。

    范寧望著軍官挾持著酒姬走了,回頭對徐慶道:「去找狄帥!」

    徐慶飛奔而去,這時,掌柜從二樓跑下來,望著酒姬被挾持走,急得直跺腳。

    他回頭看見了范寧,連忙跪下哀求,「范御史救救那孩子吧!她才十四歲啊!」

    范寧冷靜地問道:「你先告訴我是怎麼回事?」

    掌柜嘆口氣道:「秦都頭早就看上這個酒姬了,隔三岔五就來喝酒,每次都給她幾文錢,施以小恩小惠,開始相處還好,但昨天他喝醉酒動手動腳調戲酒姬,把小娘子嚇壞了,今天秦都頭又來,范御史也看見了,他竟然強行動手搶人。」

    范寧點點頭,「那你跟我去控訴這個秦都頭。」

    掌柜眼露畏色,他哪裡敢得罪這些軍人,要不然他也不會眼睜睜地望著酒姬被抓走。

    范寧見他畏懼,不由哼了一聲,「你若害怕,以後酒館就不得寧日了!」

    掌柜心中一驚,連忙點頭答應,「小人這就去向狄帥控訴!」

    范寧這才轉身向木屋群快步走去。

    距離木屋群還有百餘步,只見狄青帶著大群士兵從軍營內騎馬衝出來,狄青催馬奔在最前面,手握長劍,滿臉怒色。

    范寧加快步伐,迎住了狄青一行,狄青有些不滿地對范寧道:「范御史為什麼不在酒樓及時制止他們?」

    范寧淡淡道:「整肅軍紀需要殺一儆百,我想狄帥也需要找一隻出頭鳥。」

    范寧的話雖然讓狄青感到不太舒服,但狄青也暗暗佩服范寧的應變之快,捕捉時機之強,如果過早干涉,就沒有太大效果了。

    狄青半晌哼了一聲,「那個混蛋在哪裡?」

    「狄帥去前方木屋群,有士兵把守的就是!」

    狄青催馬帶著手下向木屋群衝去,這時,守在門口的士兵已經發現主帥帶著大群騎兵奔來,他們急忙敲門大喊:「都頭,狄帥來了!」

    木屋裡一陣慌亂,門開了,一名軍官衣衫不整地跑出來,正是強搶酒姬的秦都頭,他想逃走已經來不及,正好被狄青和騎兵堵住,秦都頭無奈,只得心情忐忑地上前單膝跪下,「卑職參見大帥!」

    狄青一眼看見木屋裡衣服已被剝光的酒姬,他頓時勃然大怒,用馬鞭一指秦都頭,「給我綁了!帶回軍營以軍法論處。」

    秦都頭雖然只是都頭,卻如此囂張,很大一個原因,他是副將林銳的同鄉,兩人一起長大,由林銳替他撐腰,他才一直肆無忌憚。

    秦都頭大急,連忙給自己手下使個眼色,讓他們去找林銳求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