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耽羅國(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耽羅國(下)字體大小: A+
     

    「將軍,這一戰該怎麼打?」大將楊緒休低聲問道。

    林銳著實為難,雖然用強攻最終能拿下耽羅城,但士兵必然會死傷慘重,這就和他的原定計劃不符,他可是承諾,傷亡不超過百人。

    這時,徐慶從隊伍中走出來笑道:「讓我來試試吧!」

    林銳知道這位范寧的侍衛武藝高強,尤其輕功更是超然絕倫,自己就親眼見他從高高的桅杆上一躍而下,絲毫不損,這樣的武藝在大規模作戰時或許作用不大,但在出奇兵時,卻能起到關鍵作用。

    林銳大喜道:「我能幫助徐壯士做點什麼?」

    徐慶望著高高的弔橋道:「希望林將軍能給我用弓箭壓陣,另外,準備好撞城之木!」

    撞槌早已準備好,林銳立刻回身喝令道:「一千弩兵上,給我壓住敵人的弓箭!」

    『咚!咚!咚!』戰鼓聲激烈敲響。

    一千名士兵吶喊著沖了上去,他們在距離城牆一百二十步外停住,舉弩向城牆疾射,強勁的弩箭射向城頭士兵,數十名守軍躲閃不及,一連串地慘叫中箭。

    其餘士兵嚇得紛紛蹲下,躲避宋軍的強弩進攻。

    這時,徐慶取過一支精鋼鐵爪,前面是三個倒鉤,長一尺,精鋼有指頭般粗細,呈倒蓮花狀,極為鋒利,後面是一條長七八丈的繩索,這是攻城專用鐵爪,比較粗糙結實,練武人的飛虎爪要比它精細得多,可以揣在懷中攜帶。

    徐慶快步走到壕溝前,仰頭凝視高高的弔橋,弔橋距離地面足有兩丈,兩根大粗鐵鏈子拉拽著弔橋頂頭兩端,徐慶見身邊一名膀大腰圓的士兵拎著鋒利的斧頭,便對他笑道:「等會兒把斧頭扔給我!」

    「什麼?」士兵沒有聽懂他的意思。

    徐慶不答,手一甩,鐵爪飛出,鉤住了左面鐵鏈子,徐慶後退十幾步,猛地向前奔跑,忽然縱身一躍,竟跳一丈高,輕輕一把抓住了空中的繩索,他身體還在空中回蕩,但手臂卻不停,人迅速向上攀爬。

    宋軍士兵頓時一片驚呼,緊接著響起一片熱烈的鼓掌聲。

    這時,躲在一堵城牆后的平野英侵心中冷笑一聲,他搶過一副弓箭,張弓搭箭,瞄準了半空中的徐慶,弦一松,一支狼牙箭『嗖!』地向徐慶射去。

    箭如流星,快疾無比,就在箭即將射中徐慶的一瞬間,徐慶身體弓起,一腳向箭矢踢去,這一腳準確地題中箭桿,將箭踢飛。

    林銳大怒,喝令道:「壓制住敵軍!」

    又一輪密集的箭矢向城頭射去,七八十支箭都是射向平野英侵,平野英侵正準備射第二箭,怎奈宋軍箭太急,他不得不側身蹲下。

    這時,徐慶已經一隻手攀住了弔橋邊緣,回頭對士兵大喊:「把斧頭扔給我!」

    士兵這才反應過來,他奮力將利斧向徐慶扔去,徐慶在空中輕巧地抓住斧柄,奮力用斧頭向弔橋上鐵鏈劈去。

    只見火光四濺,鐵鏈被劈砍得噹噹作響,林銳這才明白徐慶的用意,他是劈斷鐵鏈,只是這可能嗎?用火燒還差不多。

    所有人都將信將疑地望著徐慶,不知道會不會有效果。

    徐慶劈砍鐵鏈只是想了解鐵鏈的質地,他感覺鑄造很粗糙,鐵質不好,不是那種反覆鍛打而成的軍用精鐵,就是市場上賣的很普通的粗鐵,各種鐵農具都是用它打制的。

    他心中大喜,他將斧頭砍定在木頭上,可懷中取出一把精鋼鋸子,這可是他的寶貝,可以輕易鋸斷鐵窗上拇指般粗的鐵條,他做江洋大盜時,這是他最得力助手。

    徐慶沿著斧頭劈開的一個缺口迅速回來鋸鏈子,這時,宋軍箭如飛蝗,始終將城頭的守軍壓制住,給徐慶爭取時間。

    忽然,弔橋上發出『咔!』一聲巨響,長長的鐵鏈被崩斷了,向巨蛇般飛向空中,而弔橋向左邊傾斜,只剩下一根鐵鏈子拉著弔橋。

    林銳大喜過望,厲聲大喊道:「撞槌準備!」

    數十名士兵抬著一根四丈長粗木頭,木頭頂端裝著鐵頭,這便是撞城槌,重達兩千斤,另外還有百名士兵舉盾保護著抱著攻城槌的士兵。

    此時,夜幕已悄然落下,天色也變得晦暗,只見徐慶像只巨大的蜥蜴,攀在弔橋上,奮力鋸左邊的鐵鏈。

    又是一聲『崩!』的脆響,鐵鏈斷裂,向城頭飛去,巨大的弔橋轟然落下,在弔橋落下的瞬間,徐慶翻了出去,在空中翻了幾個跟斗,穩穩落在地上,迎來士兵們的一片喝彩聲。

    林銳大喊:「攻城槌上!」

    數十名士兵抱著攻城槌向城門奔去,兩邊的盾牌將他們遮蓋得嚴嚴實實,一千弩兵向城頭放箭,將正面的敵軍壓制住,使滾木礌石無法從正面撞擊士兵。

    雖然城堡修建得很結實,但畢竟蠻夷小城,很多細節上做得不好,沒有城垛,沒有射擊孔,也沒有投擲槽,在宋軍強大弩矢壓制下,城頭士兵毫無作為,只能眼睜睜地望著攻城槌撞向城門。

    『轟!』一聲深沉的悶響,大門晃動,塵土撲簌簌落下。

    城內的士兵驚慌失措,紛紛向城門逃去,城門口竟無一兵一卒。

    『轟!』又是一聲巨響,伴隨著木栓斷裂的聲音,大門轟然被撞開了。

    林銳揮刀大喊:「殺進城去,抵抗者格殺無論!」

    五千宋軍士兵吼叫著向城內蜂擁殺去,耽羅城最終淪陷了。

    .........

    一夜過去,天終於亮了,除了兩千警戒士兵外,其餘工匠、士兵和戰馬都紛紛登陸,范寧也和狄青、趙宗實上了岸,這時,林銳上前單膝跪下稟報:「卑職不負重託,已按照原計劃奪取耽羅城,徐慶奪取弔橋,在此戰中立下首功,卑職願為他請賞!」

    徐慶也上前抱拳單膝跪下,狄青笑道:「徐壯士可願從軍?若願從軍,我保你為虞侯!」

    虞侯屬於低級軍官,比都頭略高,相當於偵查副連長,但這只是開端,如果再繼續立功,這一路下來,徐慶至少能升為都指揮使。

    徐慶卻搖了搖頭,「小人不想從軍,感謝狄帥厚愛!」

    「好吧!先把功勞記上,回頭再一併論功行賞。」

    狄青隨即問道:「弟兄們傷亡情況如何?」

    范寧心中暗暗誇讚,不愧是狄青,首先想到的不是殺敵多少,而是自己士卒的傷亡情況,難怪他在邊關深得軍心。

    林銳稟報道:「兄弟陣亡二十三人,傷四十七人,其中重傷十四人,其餘皆為輕傷,估計陣亡人數還會上升。」

    說到這,林銳恨恨道:「主要是城內有三百名日本武士,十分兇悍,傷亡都是和他們激戰時造成,本地耽羅國士兵毫無戰鬥力,一戰即潰。」

    「日本武士都殲滅了嗎?」旁邊范寧問道。

    林銳點點頭,「回稟范御史,三百日本武士全部被殺,無一活口,他們首領也身中數箭,最後被迫自殺。」

    范寧的眼中露出一絲失望之色,其實他是希望能留下幾個活口,讓自己了解日本的情況,但既然已經全部被殺,范寧也不多說什麼,笑著點點頭,「那就說說重點吧!」

    「國王高薄已經被抓捕,兩千士兵被殺了一百餘人,其餘全部投降。」

    「才殺了一百餘人?」

    趙宗實眉頭一皺,不解地問道:「為什麼會這麼少?」

    「啟稟使君,卑職下令是抵抗者格殺無論,但實際上除了三百日本武士人,沒有任何抵抗者,大軍殺至,全部跪滿一片,紛紛哀求投降,毫無軍人的血性,這一百多人還是因為投降不及時而被殺。」

    狄青笑道:「孟員外說耽羅國人比較順從,缺乏抵抗意志,由此可見一斑。」

    趙宗實點點頭,「把孟員外叫上,我們進城!」

    眾人在千餘士兵的簇擁下來到耽羅城,范寧看了看險要的城堡,回頭對狄青笑道:「和西夏人的城池相比如何?」

    狄青笑了笑道:「就城堡本身而言,還算是修得高大堅固,不過西夏人是依險要的山勢修建城堡,更是易守難攻,耽羅城遠遠比不上。」

    趙宗實笑道:「這裡可以作為官衙和軍衙所在地,並且可以在裡面屯集糧草物資。」

    眾人走進了軍城,一名文職軍官上前稟報,「城內物資已經統計完畢,有糧食三萬石,羊九千餘只,牛七百五十頭,黃金三千五百兩,白銀兩萬兩,珍珠七十斗,還有一些兵甲,差不多就這些財富。」

    范寧搖搖頭嘆息道:「一個國家的財富就只剩下這麼多了,這和亡國有什麼區別?」

    他隨即對林銳道:「去召集全部國民,讓他們到城池這邊來,有話對他們交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