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耽羅國(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耽羅國(上)字體大小: A+
     

    千艘海船組成龐大船隊一路向東北方向浩浩蕩蕩航行,長江口距離耽羅島並不算很遙遠,直線約千里左右,船隊航行十天便可抵達。

    此時正值東南風強勁,風帆紛紛鼓起,一時千帆如雲,在波光粼粼的蔚藍色大海上劈波斬浪,十分壯觀。

    航行八天後,船隊已漸漸抵達耽羅島。

    此時范寧作為船隊的第三號人物,同時暗領監軍之責,他也住在首船之上,范寧在剛出海之時,還略略有些暈船,但畢竟年輕氣盛,很快便漸漸適應了海上航行。

    一早,范寧便來到船頭,欣賞遠方的旭日東升,他今天穿一身白色緞面的襕袍,腰束革帶,斜佩七星長劍,頭戴烏紗軟帽,倒也顯得俊朗飄逸,儀錶不凡。

    范寧凝視遠方冉冉升起的旭日,剎那間,萬丈朝霞映照在海面上,給天海之間染了一層瑰麗的玫瑰之色,無論水手還是士兵,都沉浸在這無比壯麗的天海一色之中。

    這時,一艘小船正迅速駛近首船,一名士兵上前對范寧道:「范御史,他們來了!」

    相對於海外經略府判官這個官職,船隊上下還是更加敬畏他監察御史的頭銜,這是典型的低官權重官職,雖然只是從七品,但就算一品高官也要畏懼它三分,尤其范寧還有天子劍,實際上就是掌監軍之權。

    說起來也很無奈,就在他們即將出發之時,從京城趕來一名宣旨官,正式宣讀了天子手諭,賜范寧天子劍,掌船隊監察實職。

    其實這也是必須要走的一步程序,只賜劍而不下詔,天子劍實際上沒有半點作用,只有公開召示,他的天子劍才正式具備了法定意義。

    只是這樣一來,范寧的天子劍就無法掩飾了,只能和出徵聖旨、印璽等一起,供奉於船上的白虎堂中。

    范寧回頭看見漸漸靠近的小船,點點頭道:「帶他上來,順便把趙使君和狄帥也一併請來。」

    昨天晚上,他們遇到一艘從高麗返回明州港的大宋商船,並找到一名長年在耽羅國經商的宋朝商人,天剛亮,林銳便親自將這名商人送來主船。

    不多時,林銳和幾名士兵帶著這名商人攀爬軟梯上了大船,這時,趙宗實和狄青都趕來甲板上,有士兵搬來三張椅子,請三名高官入坐。

    商人是名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他惶恐地上前跪下行禮,「小民孟德福拜見三位使君!」

    趙宗實擺擺手,「孟員外請起,來人,給孟員外搬張椅子來!」

    有士兵搬來椅子,孟員外側著身子坐下,心中這才踏實一點。

    「聽說朝廷大軍前往耽羅國?」

    趙宗實點點頭,「正是,我們想向孟員外了解一下耽羅國目前的情況。」

    雖然他們曾經探查過耽羅國,但那畢竟兩三年前的事情了,現在應該有了新變化,他需要好好了解一下。

    「小民願意為朝廷效力,不知使君想了解哪方面的情況?」

    「我們知道兩年前耽羅國王病重,國內發生內訌,現在情況如何了?」

    孟員外苦笑著搖搖頭,「耽羅國王高自堅三年前病重,將國權交給太子高末老,但這個太子太過於迂腐,掌權第一件事就是削減軍隊,他認為軍隊太多使百姓負擔沉重,他想法本身沒有錯,耽羅國不足萬人,卻有三千軍隊......」

    孟員外剛說到這裡,狄青便打斷了他的話,「耽羅國要這麼多軍隊做什麼?」

    孟員外見狄青身材魁梧高大,身穿盔甲,十萬威嚴,他心中有點害怕,連忙道:「啟稟將軍,十年前高麗曾經大舉入侵耽羅國,耽羅國當時只有五百軍隊,無法抵抗,只得向高麗臣服,年年向高麗進貢珍珠。

    後來他們實行全民皆兵制度,將國內青壯都編為軍隊,傾盡國庫所有向日本購買盔甲,加上要向高麗進貢大量珍珠,還要供養軍隊,國民十分貧困,很多人家只有一套衣服,誰出門誰穿,我也是在耽羅島經營不下去,才決定回國。」

    趙宗實點點頭又道:「孟員外請接著剛才的話題說!」

    孟員外嘆口氣又繼續道:「這個太子還是比較仁義,他認為耽羅國人口太少,就算全民皆兵也不是高麗的對手,反而導致國民負擔沉重,人民貧困,所以他掌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決定裁軍。

    但他這個決定讓老國王十分不滿,逼他交回權力,但太子不肯,他得到十三個大臣的支持,直接登基為國王。

    老國王惱羞成怒,暗中勾結小兒子發動兵變,哪知小兒子野心更大,他勾結日本人,在三百名日本武士的支持下發動兵變,不僅殺死了新國王,連自己父親老國王也一併殺死,十三名大臣全部被斬殺,掠奪他們家財妻女,自立為國王。」

    趙宗實又問道:「那高麗不管耽羅國的兵變嗎?」

    孟員外搖搖頭,「這個小兒子叫做高薄,非常狡猾,他登基為國王后,不僅向高麗隱瞞了他勾結日本的秘密,還表示願意繼續臣服,加倍向高麗進貢,高麗便不再追究,高薄同時又繼續和日本長崎領主勾結,換取日本的兵器盔甲。

    當然,耽羅國的百姓更加悲慘,加上高薄統制殘暴,任用佞臣酷吏,年年選妃,霸佔了大量少女,百姓膽敢有任何反抗都要被殺,不知道多少人被賣去日本為奴,短短兩年時間,耽羅國的人口已銳減到六千餘人,但軍隊卻有兩千人,民不聊生啊!」

    這時,范寧沉吟一下問道:「孟員外在耽羅國生活了多少年?」

    「我在耽羅國經商十年,攢了不少錢,但又被剝削光了,用最後一點銀子搭商船回國!」

    范寧微微一笑道:「既然在耽羅國生活十年,語言應該沒有問題吧!」

    孟員外點點頭,「耽羅國沒有文字,語言叫做州胡語,和高麗語還不通,非常複雜晦澀,不過我確實能說。」

    范寧便欣然道:「這樣吧!我們聘請孟員外擔任翻譯,為期一年,事後我們付五百貫錢作為酬謝,並免費送孟員外回國,如何?」

    孟員外大喜過望,他錢財皆失,正不知該如何向妻兒交代,朝廷又給了他一個轉機,他當然求之不得,他連忙跪下磕頭道:「感謝使君大恩,我願為朝廷效力!」

    范寧讓士兵帶他下去休息,又和狄青、趙宗實商議,狄青笑道:「既然耽羅國王殘暴,那事情就好辦了,直接滅國,將百姓改為宋民,給他們糧食衣物,免他們稅賦,想必他們不會再懷念故國,至於島上的兩千士兵,我們可一戰殲滅!」

    趙宗實卻有點擔心高麗和日本,他沉吟一下道:「剛才孟員外說高麗大舉入侵耽羅,說明高麗的勢力還是能抵達耽羅國,還有日本,我們又該如何應對?」

    范寧淡淡道:「使君過慮了,我大宋水軍實力強大,弩矢犀利,又有火器,何懼高麗?至於日本,那些武士只是長崎領主的手下,並非日本國的軍隊,只是一些過海鼠輩,更不必放在心上。」

    狄青冷笑一聲道:「范御史說得對,我們是上朝天國,豈是高麗這種小國能捋虎鬚,高麗若不知好歹,狂妄來犯,我們定將來犯之敵殺得落花流水,片甲不留,逼迫高麗簽定城下之盟。」

    趙宗實也想通了,他挺直腰道:「如果真面臨戰爭,我們可以要求泉州和明州水軍北上來援!」

    大宋水師十餘萬人,三千多艘戰船,在天下首屈一指,或許在陸地上宋軍敵不過遼軍,但在海上,卻是所向披靡,無人能敵。

    范寧心裡明白,耽羅島不像毛人島,毛人島日本要過五六百年後才開始有興趣,但耽羅島無論高麗還是日本,都一直對近在咫尺的耽羅國虎視眈眈,對耽羅島垂涎欲滴,尋找機會吞併。

    就在五十年後,高麗最終還是吞併了耽羅島,現在大宋半路殺出,強佔了耽羅島,高麗豈能咽下這口氣,又豈能容忍宋朝在它眼皮底下駐軍。

    這場戰爭一定不可避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