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出發遠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出發遠征字體大小: A+
     

    范鐵戈雖然有點擔心兒子出海遠征,但他也知道機會難得,只要兒子跟在范寧身邊,應該問題不大,何況還有徐慶的保護,更重要是只有這個辦法才能讓兩個兒子乖乖把錢交出來,范鐵戈最終答應兩個兒子跟隨范寧出海。

    兩天後,天還不亮,五十艘千石大船運送著范寧一眾官員,以及數百名工匠離開京城,在兩千軍隊的沿岸護衛下向長江而去。

    八天後,船隊抵達揚州江都縣,前方距離長江已經不遠,兩千軍隊就此止步。

    天剛蒙蒙亮,范寧便被一陣刀劍撞擊聲驚醒。

    范寧走出船艙,只見明仁和明禮正在圍攻徐慶,一時間寒光閃閃,刀光四射,當然,者是徐慶在教二人刀法。

    出發的前一天,范寧帶明仁和明禮前往一家兵器鋪,給他們選兩柄佩劍,不料兩人卻不喜歡劍,而喜歡刀,兩人各選了兩把軍中制式長刀,沒事就向徐慶請教刀法,這一路南下,兩人竟也練得有模有樣。

    這時,徐慶見范寧出來,便輕輕一縱身,跳起七尺高,在空中翻一個跟斗,輕輕巧巧地落在一丈外。

    明仁和明禮大喝一聲,又要撲上來,范寧卻哼了一聲道:「早知道你們二人喜歡練武,就別讀什麼縣學了,送你們去武館,學費或許還便宜一點。」

    明仁擦了擦滿頭汗珠,笑嘻嘻道:「要去毛人島,萬一遇到土著,不會點防身之術怎麼行?」

    明禮也嘿嘿一笑道:「到時有哥哥保護你的安全,當然,若是女土人把你抓走,我們一定成人之美,絕不干涉!」

    說完,兩人擠眉弄眼,笑得一臉曖昧。

    范寧搖了搖頭,一臉鄙視道:「早知道就不帶你們出來了,居然連女土人的分配就算計好了,算了,到長江后,你們直接給我下船。」

    「想送走我們,沒門!」兩人異口同聲道。

    就在這時,前方的幾艘大船傳來低沉的號角聲,范寧快步走到船頭,一股江風撲面而來,遠處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水面,原來到長江了。

    ..........

    下午時分,船隊抵達了出海基地,出海基地位於平江府常熟縣東北的至和鎮,緊靠長江,婁江從平江府流來,在這裡注入長江,這裡在後來屬於太倉瀏河港,也就是鄭和下西洋的出發地。

    這一帶有非常明顯的水域優勢,沿岸江水很深,船隻可以直接靠岸,十幾里都是如此,特別適合停泊吃水深的大型船隻,後世的蘇州港也修建在這裡。

    之所以將基地設立在這裡,主要是考慮補給方便,補給貨船可以直接從平江府將物資送到軍營。

    出海基地實際上是一座軍營,佔地上千畝,紮下了數千頂大帳,除了駐紮一萬水軍外,其餘大帳內都是各種物資以及馬匹。

    江面上停泊著無邊無際的大船,都是一萬石以上的巨型海船,差不多有千餘艘之多,這裡面至少一半以上的海船都不是新造,而是停泊在各港口的官船,全部被調來長江口。

    五十艘從京城駛來的河船緩緩靠岸停泊,狄青剛走下船,副將林銳便上前來彙報情況,林銳是福州人,官任水軍副都指揮使,曾在流求大島殲滅過十幾股海盜,也曾多次護送皇商船隊前往日本,經驗豐富,任命他為副統領倒也很合適。

    林銳上前行禮道:「啟稟狄帥,今天上午,今天上午有人送來一百餘匹種馬!」

    狄青微微一笑,「可是一百四十四匹?」

    「正是!」

    狄青點點頭,「這一百四十四匹種馬至關重要,好好安置妥當,必須要有專門馬夫照顧!」

    「末將已安排好,有十名馬夫照顧它們。」

    這時,范寧和趙忠實也下了船,兩人聽說種馬已經送到,都大喜過望,趙忠實笑道:「既然最後一批馬匹也已到達,那麼可以搬運物資上船了。」

    林銳連忙答應,半個時辰后,帳外傳來一陣陣戰鼓聲,一萬士兵開始將各種物資搬運上船。

    兩天後,眾人祭祀了江海之神,由千艘萬石海船組成的龐大船隊開始離開長江,張開一幅幅白色巨帆,儼如白雲朵朵,浩浩蕩蕩向長江口駛去,開始大宋王朝的第一次海外遠征。

    這一天是宋皇佑五年三月十五,長江口天氣晴朗,萬里無雲。

    .........

    在東京汴梁外城靠近陳州門附近,有一座很小的旱橋,在官府,這座小橋並無名字,但當地百姓卻叫它瓶兒橋,這一帶有一道溝壑,雖然沒有水,卻多多少少影響了百姓出行,後來大家集資修建了這座小橋,解決了出行的瓶頸,大家便給它起名瓶兒橋。

    在瓶橋北橋頭有一家藥鋪,叫做塞北藥鋪,裡面所賣的藥材大多產於草原和西夏,由於沒有醫師坐堂,加上各家藥鋪都或多或少有來自草原和西夏的藥材,所以這家藥鋪的生意十分冷清,周圍百姓一度懷疑它會經營不下去。

    但它十幾年來卻一直沒有倒閉,直到有人透露這家藥鋪是從事批發生意,大家這才明白它什麼一直屹立不倒。

    這天下午,一名騎著毛驢的年輕男子匆匆來到塞北藥鋪大門前,他翻身跳下毛驢,走路卻一走一拐,原來是個跛子。

    年輕跛子將毛驢拴在門外的木樁上,便快步走進了藥鋪,藥鋪內冷冷清清,沒有一個客人,一名夥計正趴在桌案后打盹,他聽到腳步聲,不由抬頭細看,待看清是跛子進來,頓時又驚又喜道:「張哥兒回來了?」

    「我回來了,掌柜呢?」

    「掌柜在後院,跟我來!」

    夥計帶著跛子匆匆向後院走去,奇怪的是,這會兒,這個姓張的跛子腿好了,健步如飛,完全沒有一點瘸腿的模樣。

    後院一座假山前,負手站在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他雖然穿著掌柜的長衫,卻腰挺的筆直,威風凜凜,哪有半點商人的氣質,分明是一個軍人。

    中年男子聽到兩人的腳步聲,十分不滿道:「我給你說過多少遍,不要恢復正常走路,下次你再敢恢復正常,我就真把你的腿打瘸了!」

    年輕跛子嚇得連忙跪下行禮,「卑職知錯!」

    中年男子急於知道情報,也顧不得他,便道:「起來吧!情況了解如何了。」

    這家塞北藥鋪當然只是一個掩護,它的真實身份是遼國設在宋朝的一個情報點。

    雖然遼國在京城有長駐使臣,也有專門的館驛站,但這是官方機構,很多探查情報之類的事情不能公開做,而且宋朝對它監視嚴密,遼國便在使館之外又設立了多個情報點,塞北藥鋪就是其中之一。

    掌柜叫做李平,但他的契丹名字卻叫做耶律平,在遼國南樞密院任職,遼國施行漢遼兩套政治模式,為了統制幽州漢民和渤海人,遼國便模仿宋朝制度設立官職,並實施科舉,但在北面契丹本土,又繼續實施契丹的斡魯朵制度,統制各游牧漁獵民族。

    這個耶律平便是南樞密院的一名中級官員,主管汴梁情報,藥鋪便是遼國在開封府各地的情報中心。

    年輕的跛子姓張,是個幽州漢民,自從習武,對遼國忠心耿耿,便被選來出任情報人員,他真名叫做張立,但周圍街坊鄰居都叫他張瘸子,腿跛自然是裝出來的,也是為了掩飾自己的輕功高強,誰會想到一跛子居然有高強的武藝?

    張瘸子躬身道:「卑職去了長江兩岸尋找,果然在常熟縣外的長江上找到了海船隊,千艘萬石海船停泊在江中,氣勢雄偉,卑職查看了三天,但宋軍守衛森嚴,始終無法進入,後來京城來了數十艘船,數天後,千艘大船便浩浩蕩蕩出海了。」

    耶律平急問道:「你能確定是出海?」

    「向長江口駛去,除了出海,還能去哪裡?」

    耶律平呆立半晌道:「看來一切都證實了!」

    大宋要建海外馬場之事,耶律平在幾年前便聽說了,只因為都是民間傳聞,耶律平也不敢全信,後來樞密院出來避謠,他才相信是謠言,他還慶幸自己沒有魯莽報告給遼國。

    但直到半個月前,遼國駐大宋使臣耶律長宏寫來一封密信,說大宋朝廷已經公開討論在海外建馬場一事,令他立刻調查宋朝是否有船隊準備出海,耶律平這才知道自己誤了重大情報,他立刻派手下張瘸子去長江南岸調查。

    調查的結果完全證實了這個情報的真實,大宋真的要在海外建立牧場了。

    耶律平心中一陣惶恐,他轉身走進房中,攤開紙寫了一封簡訊,快步走出來交給夥計,低聲囑咐道:「立刻去武家食材店,讓他們務必今天把這份情報送入使臣館。」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