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曹府祝壽(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曹府祝壽(下)字體大小: A+
     

    范寧見一雙雙期待的目光望著自己,便笑道:「我前幾天蒙天子召見,也提到過和遼軍以及西夏軍的作戰問題,我覺得我們的優勢是戰船和水軍,為什麼不發揮自己的優勢,從海路進攻遼國?或者從黃河進攻西夏?」

    眾人這兩句話讓眾人面面相覷,這個建議實在出乎他們的意料,他們都無法想象水軍作戰會是什麼情形。

    這時,楊文廣遲疑著問道:「這種方案有成功的先例嗎?」

    「當然有成功先例!」

    范寧對眾人道:「當年隋軍大舉征討高句麗,陸路三次大敗,但唯獨來護兒率領的水軍取得了勝利,當然,我不是說全靠水軍作戰,主要還是以陸地戰為主,但水軍是一支奇兵,它能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從而扭轉戰局。」

    狄青搖了搖頭,「這裡面涉及很多複雜因素,比如水陸雙方怎麼配合,雙方靠什麼傳遞消息等等,敵軍騎兵一夜可奔數百里,戰機稍縱即逝,水軍就算能突破敵軍封鎖,也一樣也很難抓住戰機,真的很難。」

    狄青對范寧歉然笑了笑又道:「水軍還是不太實用,我認為還是應該務實,從騎兵和弓弩上來提高,騎兵問題或許一時難扭轉,但弓弩應該可以改變,樞密院和軍器監早已經提出高額懸賞,如果誰能解決弓弩射程和穿透力的大問題,將重賞一萬貫。」

    狄青一席話令范寧笑而不語,其實他的出發點並不是和敵軍作戰,而是摧毀敵軍後方的城池和居民點,針對契丹和党項人口稀少的薄弱點,針對平民和城池進行殺戮摧毀,這是比較殘酷的釜底抽薪之策,估計不會被朝廷採納,所以范寧此時也不想過多解釋。

    范寧又笑道:「請問狄樞密使,朝廷有沒有懸賞解決戰馬問題?」

    「目前還沒有,只有火器和弓弩有懸賞,難道範督學有辦法?」

    「我倒是給天子提了一些建議,不知能不能採納,不過天子似乎很感興趣,此事不能多說,以後有機會我們再細談!」

    范寧起身向眾人告辭,這時大家也要回房去了,范寧走了十幾步,卻聽見後面有人叫他,他一回頭,只見狄青匆匆追上來,范寧停住腳步笑道:「樞密使還有事情嗎?」

    「你剛才言猶未盡,難道你真有辦法解決戰馬問題?」

    狄青聽出范寧的話中之意,似乎范寧有辦法解決大宋戰馬不足問題,他相信天子一定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賜給范寧免召金牌,他心中充滿了激動,覺得自己一時一刻都等不下去,急於知道答案。

    范寧微微一笑,「大宋已經和西夏簽訂了盟約,戰爭應該結束了,樞密使還這麼關心戰馬?」

    狄青嘆口氣,忿忿道:「別再提那盟約,真的很恥辱,表面上是西夏臣服於我們,然後我們給他們歲幣,但我知道,李元昊在西夏的說法卻絕不是臣服,而是我們求和,願意用歲幣換取停戰,朝廷同意談判停戰也是不得已,如果我們能有十萬騎兵,相信西夏也好,遼國也好,我們就絕不會再給什麼歲幣,至少我狄青絕不會答應!」

    范寧同情地看了一眼狄青,歷史上的狄青自從進了朝廷后便處處被文官們排擠,出任樞密使僅僅數年後便被彈劾免職,最後鬱鬱而終,死時還不到五十歲。

    說到底還是因為大宋和西夏簽署了停戰盟約,沒有邊境戰爭之憂,狄青也失去了他的價值,自然飛鳥盡,良弓藏,如果自己的養馬基地建議能夠實現,那會不會改變歷史,也改變這個歷史名將的命運呢?

    想到這裡,范寧便坦然道:「我們大宋境內確實很難找到養馬之地,但海外卻有,在日本國北面,有兩座沃野數千里的無人大島,上面都有一望無際的草原,如果我們拿下,大宋就有了養馬的基地,我對天子說,二十年後,大宋也將有百萬匹戰馬!」

    狄青激動異常,一把抓住范寧的胳膊,「方案可行嗎?」

    「應該可行,大宋海運發達,有大型運馬之船,往來中途還有不少島嶼可以作為中轉,使戰馬可以休養,免除長途跋涉的勞累。」

    狄青捏緊雙拳道:「如果是這樣,我願向天子請纓,率軍前往海外開闢大宋養馬基地。」

    「這件事至少還要準備兩年,要先派人去探查,我估計樞密使很快就會出征南方,等征戰回來再向天子申請,或許天子會批准。」

    狄青愣了一下,「你是說源州蠻人儂智高反叛之事?」

    范寧微微一笑,「聽說儂智高造反聲勢浩大,攻陷了邕州,威脅到了廣州,現在嶺南很混亂,朝廷屢戰不利,我覺得樞密使與其困坐朝廷為官,還不如率軍南下平叛,樞密使的價值應該體現在戰場上,而不是在朝堂上,狄大帥覺得呢?」

    狄青心中的熱血被點燃了,他慨然道:「你說得對,戰場才是我的歸屬,久坐朝廷,我整個人都快要腐爛了,明天我就向天子請纓,率軍去嶺南平叛。」

    這時,范寧又好奇地問道:「朝廷真為弓弩懸賞一萬貫錢嗎?」

    「正是!莫非范督學有興趣?」

    范寧微微笑道:「財帛動人心啊!」

    .........

    狄青還要和一些官員見面,他向范寧告辭匆匆走了,范寧也向前堂走去,估計堂祖父范仲淹他們就在前堂休息,剛走到一座小橋邊,便迎面見曹詩匆匆跑來。

    「師兄到哪裡去了?我到處找你。」曹詩有些埋怨道。

    范寧一怔,試探著問道:「你可是找到原因了?」

    「我去查了一下,十七號請柬原來是給宋庠,但宋庠現在不在京城,所以便取消了,至於為什麼給你,原因我還沒有打聽到,不過我祖父想見你,估計就和你想知道的原因有關係,你快跟我走!」

    范寧心中奇怪,自己和曹琮素不相識,曹琮是大族曹家的家主,皇后的叔父,而自己不過是童子科第一名而已,如果因為這個名次看重自己,那他為何不把請柬給狀元馮京?

    如果僅僅是因為一面免召金牌而看重自己,曹家也未免底氣不足,范寧相信和免召金牌無關,那又會是什麼?

    帶著一肚子的疑惑,范寧跟著曹詩來到內宅,走進一座安靜的小院,從房間里走出一人,正是曹詩的父親曹牷,他對范寧招招手笑道:「范少郎來了,快請進!」

    「打擾了!」

    范寧微微欠身,便跟隨曹牷走進房間,這裡應該是一間靜室,除了幾個坐墩外,其他什麼都沒有,牆上刷得雪白,連一幅畫都沒有。

    房間里坐著三人,范寧只認識左邊之人,在大門口見過,是曹皇后之弟曹傅,不過他換一身衣服,不再穿軍服,而穿一件白色儒袍。

    中間是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應該就是七十歲的壽星曹琮,看起來身體很硬朗,面色紅潤,臉上帶著笑意。

    曹牷上前給老人介紹,「父親,這位就是范寧范少郎!」

    「應該叫范督學或者范官人,可不能小看人家。」曹琮聲音洪亮,語速很慢,但態度卻很誠懇。

    范寧連忙躬身跪下行大禮,「晚輩給老壽星磕頭,祝老壽星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曹琮笑眯眯擺手道:「好孩子,不必行大禮,快請坐下!」

    范寧這才在一隻軟墩上坐下,他注意到坐在自己對面的另外一人,眉眼長得和曹傅有幾分相似,但皮膚卻很黑,穿著一件道袍,年約三十五六歲,卻很有一種仙風道骨之感。

    「難道他就是後來赫赫有名的八仙之一曹國舅?」

    這時,對面穿著道袍的男子睜開眼,目光銳利地注視著范寧問道:「你怎麼會知道蝦夷地?」

    范寧暗吃一驚,這個男子去過毛人島嗎?

    曹琮連忙擺手,「老三,不得無禮!」

    曹琮又給范寧介紹道:「這是我另外一個侄子,叫做曹佾,雖然官任諸軍節度使,但他卻從小淡泊名利,崇尚道法,二十年來都在外面遊歷,尋找神山仙島,甚至出海數年,前幾天,宮裡傳出消息,說范督學勸建天子在海外養馬,提到蝦夷地,我這個侄兒非常感興趣,一心想見見范督學!」

    這番話讓范寧頓時明白了三件事,第一,曹家絕對沒有放棄宮中的利益,自己和天子趙禎說的一番話只有兩個宦官能聽到,這兩人中就有一人是曹家的耳目。

    第二,這個曹佾肯定去過日本,去過北海道,也就是蝦夷地;

    第三,並非是曹佾對這個蝦夷地感興趣,而是曹家對此地感興趣,這裡面甚至涉及了曹家的重大利益,這才是曹家把十七號請柬給自己的真正原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