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五十八章 酒樓會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五十八章 酒樓會面字體大小: A+
     

    朱元豐雖然並沒有完全聽懂范寧的意思,但他知道範寧的話一般不會有錯,朱元豐又問道:「非要突厥馬,河曲馬不行嗎?」

    目前大宋的馬匹主要來自於河湟、臨洮一帶的河曲馬,這種馬匹適合拉車、以及普通騎乘,但並不合適作為戰馬。

    相比之下,漠北草原的突厥馬更適合作戰馬,唐會要中就有介紹:『突厥馬技藝絕倫,筋骨合度,其能致遠、田獵之用無比!』

    當然,這種草原戰馬在不同時期名字也不同,秦漢時期叫做匈奴馬,隋唐時期則叫突厥馬,宋元時期又叫蒙古馬,名字沿用至今。

    范寧搖搖頭,「如果是河曲馬,那也太容易了,顯不出什麼功勞,如果能有上百匹突厥種馬,朱家在河東路慶州一帶再找一處小牧場,我可以保證三年內,這幾百匹種馬一定會成為讓天子欣喜若狂的寶貝。」

    朱元豐沉思良久道:「從西夏進大宋的馬匹都是西夏自己的馬,也不是突厥馬,不過從西夏購買突厥馬很容易,關鍵是怎麼從西夏到宋朝,只能通過軍方來走私,這是要花大價錢的,一匹馬至少要幾百貫,也罷,我可以試一試!」

    朱元豐便起身告辭而去,范寧送他出了院子,囑咐他道:「此事關係重大,可以告訴趙宗實,但絕不能再告訴第二個人。」

    朱元豐淡淡笑道:「我心裡有數,連趙宗實也不能提及養馬之事,商機之所以叫商機,就在於『機密』二字,種馬之事除你我外,絕不會再讓第三人知曉。」

    「趙宗實和曹家聯繫上了嗎?」

    朱元豐點點頭,「我已經替他和曹家搭上線了,後天的曹氏祝壽,他妻子高氏是曹皇后的姨侄女,所以趙宗實也要去,那一天對他很重要。」

    范寧忽然想起,趙宗實妻子高氏不就是歷史上著名的高太后嗎?宋神宗的母親,這時候宋神宗趙頊應該已經出生了,大概兩歲左右,有時間自己倒應該去看一看。

    范寧沉吟一下道:「煩請老爺子替我約一下趙忠實,明天中午,我請他在太學對面的天然居酒館吃飯,我在二樓等他。」

    「要我一起去嗎?」

    范寧搖搖頭,「不用了,我想單獨和他聊一聊,後來我再告訴老爺子,老爺子先去準備戰馬之事吧!對了,朱佩那邊也別說。」

    朱元豐心胸比較豁達,他知道範寧就是怕自己誤會,才讓自己幫他約趙宗實,這其實是信任自己的表現。

    朱元豐哈哈一笑,「好吧!我明天一早,讓人送封信給他,朱佩那邊,我估計她明天就會來找你。」

    .........

    朱元豐說得一點沒錯,范寧在睡夢中被小冬推醒,「小官人快醒醒,七姑娘來了,在院中等你起來呢!」

    七姑娘就是朱佩,范寧半天才反應過來,他迷迷糊糊坐起身,發了半天癔症,又問道:「什麼時候了?」

    「估計還有一刻鐘就辰時了。」

    「難怪我這麼瞌睡!」

    范寧長長打一個哈欠,有些埋怨小冬,「時間不到你就把我叫醒了。」

    這時,院子里傳來朱佩兇巴巴的聲音,「范阿獃,你可以繼續睡,我沒關係,再站兩個時辰也不累!」

    一聲范阿獃又把范寧拉回了那些同窗的日子,那個拿著劍兇狠的小娘子,范寧忽然發現,朱佩什麼時候變得溫柔起來了?

    「讓你老人家在院中站等,那多不好意思啊!」

    范寧睏倦不堪地爬起來,穿上衣服,隨手扎了髮髻,趿拉著鞋子走出來,只見朱佩站在院子里,一臉不滿地瞪著他。

    范寧又忍不住打個哈欠,「朱佩,你幾時起來的,這麼早?」

    「誰像你這個大懶蟲,當了官居然還睡到辰時才起來,我爹爹每天五更就起來,十幾年天天如此。」

    「我還年少,需要多補瞌睡!」范寧打著哈欠道。

    朱佩見他模樣狼狽,連衣服都穿反了,忍不住『嗤!』的一聲笑出聲來。

    小冬也發現范寧衣服穿反,在後面偷偷捂嘴直笑。

    朱佩忍住笑道:「小冬,快幫他梳洗一下,然後把衣服換過來。」

    范寧這才發現自己衣服穿反了,他撓撓頭,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其實我這衣服正反穿都可以。」

    梳洗完,又換了衣服,范寧這才坐在桌前吃早飯,今天吃肉沫面片,朱佩給他加了一勺臊子,「快吃吧!」

    她自己卻拿一塊燒餅慢慢啃著,又問道:「聽說你前天很風光,給官家介紹海外風情,官家居然賜你免召金牌,我就很奇怪,你什麼時候去過海外?」

    范寧知道她的消息是從父親那裡得來,比朱元豐更詳細,不過范寧已有準備,給人們解釋自己怎麼會知道這些事。

    他吃著面片含糊說道:「只要有心,這些事情都能打聽到,你忘記我去明州遊學一個月嗎?我在那裡接觸了大量的船夫和商人,從他們那裡知道海外的見聞,再好好整理一下,就翔實可信了。」

    「那你給我說說,海外有什麼好玩的?好吃的?」

    「海外有很多荒無人煙的陸地,很多陸地比我們大宋還要大無數倍,那裡有各種各樣的瓜果,都是我們從未見過的,比如草莓、玉米、甘薯、南瓜、煙葉等等,像甘薯,是一種非常好的糧食,畝產達數十石,貧瘠的土地也能種植,有了它,飢荒就不怕了。」

    「既然有人見過,那怎麼不拿回來種植?」

    「我也是聽一個出海船員說的,也不知是真是假,所以我動員天子去尋找這些奇瓜異果,尋找這些大陸,大宋疆域就將前所未有的擴大,所以天子就賜我金牌,讓我經常進宮給他講海外的事情。」

    朱佩搖搖頭,「我覺得你沒有說實話,在明州一個月怎麼可能了解這麼多?」

    范寧哈哈一笑,「其實上是一個遊方道士告訴我的,你不信我也沒有辦法了,走吧!我們準備出發。」

    ........

    朱佩自然是去新房幫范寧收拾,購置物品並不費事,關鍵是有兩處需要動工程。

    一處是照壁,她原本是想用那塊翠雲峰來做照壁,但翠雲峰的遮掩不夠,還不如在梅林中間修一座花壇,將翠雲峰矗立在中庭樓前。

    范寧聽取了朱佩的意見,便決定再尋找一塊照壁,最後還是寶材修屋店的陳掌柜幫他們在封丘縣鄉下找到一塊舊房拆出來的青色花崗岩照壁,高達一丈二,寬達兩丈。

    照壁當然不可能是整塊大石雕成,一般都是三到四塊石頭拼接而成,之前的照壁就是用四塊靈璧石拼成。

    范寧花了五百貫錢買下這塊照壁,再用船隻運到京城,直接從飛雲橋搬運上岸,照壁昨天傍晚運來,今天一早進行施工,朱佩今天負責去監工。

    另外一個工程也是寶材修屋店提出的建議,在宅子北面,也就是下人房那一側開一扇後門,然後修建一座私人碼頭。

    官府一般不允許在漕河上修建私人碼頭,但汴河和蔡河上可以,但也有前提,不能影響到正常航運。

    范寧新宅後面是蔡河,正好有一處水灣,這處水灣其實也是楊家人工開鑿出來,當年準備修碼頭,但不知為什麼,碼頭一直沒有修成。

    這個工程便承包給了寶材修屋店,它們負責去縣衙申請,然後進行施工,包括開牆、鋪路,修砌堤岸,林林總總算下來,至少要一千貫錢。

    范寧原本有兩萬四千貫錢,買宅就花去了一萬八千貫,再加上購買安裝照壁,修建碼頭,購買屋內物品,東一筆錢西一筆錢,他現在手上只剩下三千餘貫了。

    雖然還有一座奇石店,但奇石店還要開發壽山石,至少三年無法分紅,范寧現在真有一點坐吃山空的感覺。

    一個上午,他就坐在官房內思考,怎麼利用自己的先知先覺再賺一筆錢。

    中午時分,范寧來到太學大門對面的天然居酒樓,他來過幾次,酒保認識他,「喲!范官人來吃午飯?」

    范寧指了指二樓笑道:「請一個朋友吃飯,給我找一個二樓靠窗的位子。」

    「好咧!官人請隨我來。」

    酒保熱情地將范寧請上二樓,酒樓的客人不多也不算少,大概坐了一半,二樓靠窗的位子因為都不大,只適合兩人對坐吃飯,而太學生們都喜歡一群群過來,也是這個緣故,靠窗位子基本上都空著。

    范寧便在自己常坐的位子前坐下,這裡靠窗,位於角落,說話不容易被別人聽去,是最好的談話之地。

    三樓雖然有雅室,但實際上雅室內談話根本不隔音,尤其這種小酒樓,就是用一塊薄木板隔開,雅室內的談話隔壁會聽得清清楚楚,反而不如在二樓方便。

    范寧剛剛坐下,一抬頭,便看見趙宗實從樓梯上走了上來。



    上一頁    下一頁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