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五十七章 飲茶夜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五十七章 飲茶夜話字體大小: A+
     

    世間沒有不透風的牆,范寧得到天子召見,並賜給免召金牌的消息很快便秘密傳開了,這讓很多權貴和朝官都感到震驚,大家都知道範寧是罕見的神童,並非書香門第,卻能一舉奪取童子科第一名。

    但神童千千萬萬,為何獨有范寧受天子垂青,令很多人都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也有人猜到了一些端倪,恐怕和范寧在科舉面試中的答對有關係,比如天子對范寧建議經營流求大島很有興趣,已經建立了澎湖縣,下一步就要遷移貧苦流民前往流求大島定居。

    再比如范寧在答對時提到了棉花,令天子深感興趣,居然派官員趕赴高昌國了解棉花種植,一些有頭腦的官員便猜到,必然是官家又對范寧的奇思妙想感興趣了。

    入夜,范寧在舊曹門的住處奮筆疾書,給天子趙禎寫下海外興業九策,包括上篇、中篇和下篇。

    他現在寫的是上篇,主要談及在毛人島和庫頁島建立海外養馬基地,以耽羅島也就是後世的濟州島為中轉地,使戰馬免除了海路長途跋涉的辛勞。

    毛人島也就是後來的北海道,此時主要被森林和草原覆蓋,居住著少量的阿伊努人,還不屬於日本的領土,那裡氣候溫和,冬天寒冷,牧草豐美,牧場廣闊,非常適合蓄養戰馬。

    而且遼國的造船業極為低下,根本無法渡海作戰,日本國內皇室同攝關家族矛盾重重,皇室內部爭權奪利,延綿數百年,完全無暇顧及外界土地,一直到明朝中後期的戰國時代,本州的大名家族才開始渡海北上。

    最後一直到明治維新,日本才開始大量移民北海道,正式經營北海道。

    現在的毛人島基本上還是空白領土,宋朝佔領那裡作為養馬基地,完全沒有任何問題。

    當然,第一步是探查情況,派船隊以貿易為名前往新羅和日本,探查耽羅島和毛人島的狀況,再熟悉海洋水文情況,制定出合適的航線,這個工作至少要兩到三年時間。

    不過,范寧還是希望朝廷能在明年秋天之前拿下耽羅島,先經營耽羅島,為下一步進發毛人島打下基礎。

    在范寧的左首邊有一張他繪製的草圖,包括山東半島、遼東半島、朝鮮半島、濟州島、對馬島、日本列島、北海道以及庫頁島,雖然只是一個輪廓,但一些關鍵的地方他還是標註出來。

    范寧還繪製了一條航線,從太倉長江出發,前往耽羅島,再到對馬島,再沿著日本北海岸航行,最後抵達北海道,中間有不少可供補給之地,比如隱岐島、佐渡島等等,都可以在這裡建立避風港和補給地。

    其實范寧考慮更多的還是利用水路攻打遼國,比如宋軍大舉北上之時,一支水軍奇兵攻佔遼西走廊,切斷遼東和幽州的聯繫。

    但范寧也知道,眼前的天子趙禎是沒有勇氣發動對遼國的戰爭,他對養馬基地更感興趣,只能等雄心壯志的宋神宗即位后,才有這個可能。

    「也罷!」

    范寧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先用二十年時間來建立海外基地吧!」

    這時,外面忽然傳來的敲門聲,「誰啊!」小冬從房間里跑出來,迎了上去。

    門開了,只聽小冬誠惶誠恐道:「小婢參見老爺!」

    范寧奇怪,放下筆走到門口問道:「小冬,是誰啊!」

    「是我!」

    不等小冬開口,門口便傳來朱元豐洪亮的聲音,「我來看看你這個妖孽小子!」

    范寧啞然失笑,走進院子笑道:「我又沒有三頭六臂,何談『妖孽』二字?」

    朱元豐走進大門忿忿不平道:「曹家老爺子過壽,特地讓我給你送一份請柬,居然還是十七號請柬,我卻是第九十八號請柬,為何厚此薄彼?」

    方范寧有點奇怪,曹老爺子過壽,為何要請自己?

    「我不太明白,我和曹家並無瓜葛,只是和曹詩有點還不算深厚的交情,為何如此看重我?」

    「你想知道答案嗎?先請我喝杯茶,然後我來告訴你。」

    范寧哈哈大笑,「老爺子快請進,小冬,趕緊煎茶!」

    「哎!馬上就好了。」小冬答應一聲。

    朱元豐跟隨范寧進了書房,范寧請他坐下,稍稍收拾一下書桌。

    朱元豐望著院子里燒茶的小冬,心中暗暗好笑,朱佩告訴自己,她要這個丫鬟,沒想到居然是安排在范寧這裡,孫女的心思啊!簡直就是和尚頭上的虱子,明擺著的。

    朱元豐又打量一下房間,笑道:「聽說你自己買了房宅?」

    「是!在外城飛雲橋那邊,是一座八畝宅,過幾天就搬家!」范寧如實相告。

    朱元豐嘆了口氣,「早知道你要買宅,我就不多事了。」

    范寧不解,「老爺子這話什麼意思?」

    「你現在住的這座院子其實是我買下來的,本打算以後送給你,沒想到你自己居然買宅了,令我沮喪啊!」

    范寧頓時又驚又喜,「那就送我好了,我不嫌再多一處房子。」

    朱元豐搖搖頭,「我決定送給朱佩了,你自己去和她商量,看她會不會給你。」

    這時,小冬端了兩盞茶進來,朱元豐端起茶盞笑道:「你昨天下午被天子召見了吧!」

    「老爺子怎麼知道?」

    「我怎麼能不知道,這件事已經在京城上層傳開了,引起很大的轟動,這就是曹老爺子給你送請柬的原因!」

    范寧撓了撓後頸,著實不解道:「天子召見臣下也不算什麼大事吧!我覺得只是一件小事,為何會引起轟動?」

    「關鍵就是那面金牌,你真不懂它的重要性嗎?」

    范寧取出那面金牌,放在桌上,「它有什麼重要性?」

    朱元豐嘆息一聲道:「這種免召金牌天子登基以來只發過四面,一面給了趙宗實,後來又收回去了,另一面給了你堂祖父,到在慶曆六年也收回去了,第三面去年給了狄青,第四面就是你這塊。

    實際上,現在就只有你和狄青擁有這種免召金牌,不需要宣召就能直接進宮,你說能不引起轟動?」

    范寧想到的卻是另一個角度,天子既然肯把這麼重要的金牌賜給自己,不正說明他對自己的養馬基地方案,發自內心的贊同嗎?

    想到這,他心中的火也點燃起來,他對朱元豐笑道:「老爺子和西夏或者遼國有生意往來嗎?」

    朱元豐不明白他的意思,他點了點頭,「我和西夏那邊商人有過交易,我把糧食運到延安府交給軍隊,便從一些西夏商人那裡購買牛和羊皮,又運回中原,獲利頗豐。」

    「這是走私吧!」

    「當然是走私,西夏嚴禁牛馬出口大宋,但西夏又物資短缺,對大宋物資依賴很深,宋夏邊界長達數千里,根本就防不勝防,甚至兩國邊軍也參與走私,宋朝主要進口馬匹、駱駝、牛、羊皮、藥材、青鹽等等,西夏則進口繒綺、香葯、瓷器、漆器、茶葉等物品,兩國走私的規模很大。」

    說到這,朱元豐奇怪地問道:「你問這個做什麼?」

    范寧淡淡道:「你知道天子為什麼會賜我這面金牌?」

    「這就是我今天來找你的原因,我很有興趣。」

    「是老爺子想知道,還是別人想知道。」

    朱元豐沉默片刻道:「是趙宗實想知道。」

    范寧想了想笑道:「我給大宋找了一塊牧場,可養百萬匹戰馬。」

    朱元豐愕然,半晌搖搖頭道:「養馬之地必須在北方,我想不通哪裡還有大宋的養馬之地?」

    范寧淡淡道:「這塊養馬之地在海外。」

    朱元豐無言以對,他嘆口氣道:「我還想問問你有沒有什麼商機,結果發現太遙遠了。」

    「商機當然有,而且不是一般的大,如果朱家能接到一部分,那也是數十萬貫的收益。」

    朱元豐精神一振,「快說給我聽聽,什麼商機?」

    「一個是準備種馬,如果能搞到漠北草原優質的突厥種馬,然後及時地獻給朝廷,朱家就能接到后一筆惠及幾代子孫的大生意,海運。」

    范寧本來還想加一句,或許朱家還有在海外獨立建國的機會,但他忍住了,這句石破天驚的話他現在絕對不能說出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