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刻意結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刻意結交字體大小: A+
     

    這時,朱佩和劍梅子走進房間,朱佩臉上神采飛揚,看得出她對這座宅子頗為滿意,她給范寧使個眼色,表示可以買下來。

    范寧猶豫一下,還是忍不住道:「這個價格確實比外面的宅子要便宜,如果是楊將軍急用錢,我可以再添兩千貫。」

    楊文廣搖搖頭,「我當然知道如果要價兩萬貫也可以賣出去,但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這個價格是家族內部協商妥協的結果,事關家族顏面,我就不多說了,就一萬六千貫。」

    范寧又道:「那就再加兩千貫,作為傢具的錢,我也希望能以一個比較公平的價格買下這座宅子,請楊將軍理解。」

    范寧並不想占楊家的便宜,他看中這座宅子也不是圖它的便宜,多付兩千貫錢,也免將來楊家內部不和,出現什麼扯皮。

    很多時候佔了便宜反而會惹出更大的麻煩。

    楊文廣想了想便點頭答應了,「好吧!那就一萬八千貫,除了影壁外,其他都歸范少郎了。」

    范寧取出一張朱氏錢鋪的存票和半塊玉佩,放在在桌上道:「這是兩千貫錢定金,剩下一萬六千貫錢等換契完成,我一次性付清。」

    楊文廣搖搖頭,「定金就不用了,等交易完成後,最後一起付吧!」

    楊文廣隨即在潘三郎的買賣契約上簽字畫押,便告辭走了,他吩咐管家找人把影壁運回天波府,然後關門閉宅,準備移交。

    剩下的事情都是牙人去完成,雙方都不用操心,只是最後再交割一下買賣房宅的錢,這個交易就完成了。

    「朱佩,房宅還算滿意吧!」范寧送朱佩上馬車時笑問道。

    「你這臭小子撿了大便宜!」

    朱佩嘆息道:「沒想到府中居然有活水,這種宅子在京城都是可遇不可求,我爹爹當年就想買一座有活水的宅子,找了一年都沒買到,沒想到居然被你碰到了。」

    范寧也很興奮,「看來真是我走了狗屎運,我壓根就不知道有活水的房子很難找,我以為靠河邊都會有活水。」

    「才不是呢!官府嚴禁造民宅時將活水引入宅中,這座別宅的活水應該是天然形成,所以沒有被官府禁止,這就是最難得之處。」

    朱佩坐上馬車又道:「明天我要陪兄長進宮,要給天子和張貴妃雕像,宮中暗鬥,哎!一言難盡,我先走了,順便說一句,我兄長非常喜歡你送給他的田黃石,等他雕完后,我再把它們給你。」

    「告訴他,下次我再給他弄個大的田黃石,水缸那麼大的。」

    「你別整天變著花樣剝削我哥哥了。」

    朱佩一針見血,范寧倒有點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好像自己有點過份剝削朱哲,只讓他幹活,卻不給錢。

    朱佩不滿地白了他一眼,吩咐道:「出發!」

    馬車啟動,向東面迅速駛去,很快便消失在人流之中。

    范寧這才快步向太學西門走去......

    中午時分,范寧來到太學餐堂,今天他沒有出外就餐,一個是走出去比較遠,他也不高興多走,再一個就是國子監官員和太學教授們都在太學內吃午飯,范寧也沒有必要獨行特立.

    當然,他還想找一找蘇亮。

    太學的餐堂有四座,三大一小,其中三座大餐堂主要供應太學生和旁聽生,太學的學生有五百人左右,但旁聽生卻有近兩千人,他們中午幾乎都在太學用午飯,人數龐大。

    而小餐堂主要供應太學教授和國子監官員,另外在太學就讀的童子科進士也可以在小餐堂吃飯,當然,小餐堂的飯菜花色和口味都要更好一點。

    但總的說來,太學的伙食還是很不錯,歷史上,宋神宗曾經視察太學,在太學吃了一頓午飯,誇讚太學的包子美味無比,從此太學包子便一舉成名,成了京城的一大名小吃。

    范寧來的是小餐堂,它距離書庫比較近,走進小餐堂,范寧一眼便看見了蘇亮,他正坐在餐桌前和幾名同窗有說有笑吃飯。

    范寧拿了一碗湯,一份

    烤羊排,一條魚,一份燴時蔬和兩個肉饅頭,來到蘇亮身邊坐下,另外三名童子科學生都愣了一下,略有點緊張地看著范寧。

    「好像我的形象不太好啊!」

    范寧笑道:「大家看見我就顯得緊張,這是什麼道理?」

    蘇亮撇撇嘴道:「因為你是督學,我們是學生,你是官,我們是民,民畏懼官,你難道不明白這個道理?」

    「我這個官也當得毫無意義,掛個名而已,根本無事可做,其實我和你們一樣,也是在太學讀書,只是每個月的補貼比你們多一點而已。」

    說到補貼,眾人都有了興趣,一名士子問道:「范兄一個月有多少俸祿補貼?」

    范寧認出問話之人正是曹詩,便笑道:「我是正八品的官階,曹衙內算算會有多少?」

    曹詩想了想道:「我有一個堂兄,現任從八品知縣,他月俸是十五貫,加上五貫地方官補貼,共計二十貫,范兄是正八品,我估計月俸會稍高一點,但沒有地方官補貼,加上國子監補貼,我估計在十五貫到二十貫之間。」

    「差不多吧!不過我是自己在外面租房,早晚兩頓也要自己解決,開銷比較大,遠不如你們過得滋潤。」

    「可范兄是京官啊!」

    另一名士子嘆道:「我們三年後運氣好才能封候補官,這差距太大了。」

    「這要看你們怎麼認識這個問題,就像十歲和二十歲感覺差距很大,但同樣兩個人,到七十歲和八十歲時,差距幾乎就沒有了,所以今天我看似比你們早走一步,但十幾年後誰低誰高還很難說,很有可能將來我會是你們下屬。」

    范寧說的是實話,官場上的事情都很難說,每個人後台背景不同,或者機遇不一樣,能力不同,最後誰能升到高位現在還難說。

    比如眼前這位曹詩,曹家的嫡孫,曹家在他身上寄託了巨大的希望,又有一個當皇后的姑姑,他不想陞官都難。

    眾人也知道範寧說得有道理,便低頭吃飯,不再多說了。

    范寧吃了幾口饅頭,喝了一口湯,又問蘇亮道:「上一屆童子科進士過關了多少?」

    童子科也是三年一考,上一屆也錄取了五十名童子科進士,但上一屆的第一名只列二甲第八名,就沒有直接獲取官職,也和其他童子科進士一樣,進入太學讀書三年。

    范寧問的是上批童子科進士有多少人通過為期三年的學習考核?

    蘇亮想了想道:「通過了三十幾名,還有十幾名留下來再繼續讀兩年。」

    旁邊曹詩笑著補充道:「不僅上屆有留下的,上上屆還有八人最終沒有通過吏部考核,被取消了同進士出身的資格。」

    「那考過者的分配情況又如何?」

    曹詩嘆了口氣,「基本都是去各州州學當九品助教,一個個才十七八歲,能做什麼官?」

    這個話題有點沉重了,想到自己未來的命運,他們目光都閃過一絲黯然,曹詩卻神情泰然,他有家族在後面支持,並不擔心自己的前途。

    .........

    吃罷午飯,范寧邀請眾人去自己的官房坐坐,眾人都欣然前往,大家都想看一看范寧的待遇,每個人心中充滿了好奇。

    蘇亮和三個新朋友都住在同一間院子里,不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獨立房間,除了曹詩,另外兩人一個叫鄭勵,成都府人,一個叫文綉,汾州人,這兩人據說都是官宦子弟,只是比較低調,不知他們具體的家庭背景。

    眾人走上書庫三樓,范寧推開自己的房間門,對眾人笑道:「還比較簡陋,大家進來隨便坐!」

    眾人走進房間,都忍不住一陣驚呼,足足三十幾個平方的房間,光線明亮,窗外是一片綠意蔥翠的樹林,令人賞心悅目。

    蘇亮氣哼哼道:「這還叫還簡陋呢!我都要羨慕死了。」

    曹詩卻冷靜地問道:「范兄在國子監大院可有自己的官房?」

    這才是看問題透徹的人,他們很多教授在太學都有自己寬大明亮的房間,但同時在國子監大院也有自己的位子,真正的地位是體現在國子監大院內,在太學房間再寬敞也沒有意義。

    范寧搖搖頭,「我在那邊沒有位子。」

    曹詩笑了起來,「我現在相信了,范兄真是來太學讀書的。」

    這時,茶童出現在門口,他見范寧有客人,連忙去找來兩隻茶盞給眾人上茶,再拖來一張椅子,眾人各自坐下,范寧索性坐在自己書桌上,他喝了口茶笑問道:「你們平時和太學生也打交道嗎?」

    「平時不太打交道,有時上課遇到了,我們也是井水不犯河水,那幫太學生太傲慢,瞧不起我們,所以我們也懶得理睬他們。」

    「你們也瞧不起他們吧!」

    范寧打趣笑道:「說不定幾個太學生現在也在喝茶聊天,說那幫童子生太傲慢,瞧不起,理他們作什麼?」

    幾人想想也對,一起大笑起來。

    這時,下午準備上課的鐘聲敲響,四人起身向范寧告辭,他們下午還有課,必須回宿舍拿書。

    范寧把他們送到樓梯口笑道:「要不晚上咱們聚一聚,痛快喝幾杯,我請客!」

    既然范寧刻意結交,眾人也不再客氣,紛紛欣然答應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