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五十章 新宅入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五十章 新宅入手字體大小: A+
     

    半個時辰后,范寧乘坐的馬車緩緩停在京學牙人行大門口,范寧先下了馬車,轉身將胳膊遞給朱佩,朱佩扶著他的胳膊款款下了馬車。

    劍梅子在後面暗暗撇嘴,在府中練武時,一丈高的檯子都能輕鬆跳下,這會兒僅兩尺的高度還要人扶。

    「就是這裡嗎?」

    朱佩看了看上面的牌子,「原來這裡只是牙行!

    「我和牙人已簽署了委託協議,得先找牙人。」

    「那你去吧!我就不進去了。」

    朱佩見牙人行內人流大,聲音比較嘈雜,便不想進去了,她又叮囑范寧,「別立刻定下來,讓我幫你看看宅子再說,免得最後上當!」

    朱佩現在會說話了,她絕不提宅子要自己喜歡才行,而是以朋友的身份來幫助范寧,當然,如果她看不中,她就會有一千個理由說服范寧別買。

    范寧答應一聲,快步走進了牙人行,剛到牙人店門口,只見潘三郎興奮地跑了出去,「我還想去國子監找官人呢!」

    「楊家有消息了?」

    「今天一早我去別宅問消息,管家告訴我,楊家同意把宅子賣給官人,今天就可以辦手續,要不我們現在正式簽一份牙契合同?」

    宋朝的房屋田產買賣契約都是官方制定的,每份契約都有號碼,這樣便於官府收取契稅,嚴禁私下進行交易。

    官府鼓勵舉報,一旦舉報被查實,不僅房產會被官府直接沒收,而且舉報人會得到房產價值一半的重獎,正是這種嚴格的規定之下,極少有人私下交易,違法的成本實在太大了。

    范寧笑了笑,「我們再去看一下宅子,我的一個朋友也想了解一下。」

    潘三郎愣了一下,頓時有點急了,「官人不會又反悔了吧!」

    「也不是反悔,我昨天頭腦有點發熱,今天冷靜下來,就想再看一看,如果沒有大的瑕疵,我今天就能定下來。」

    范寧說的是實話,他倒不是因為朱佩要把關,而是他自己也覺得買房子不能頭腦一發熱就定下來,必須冷靜下來后再去看一看。

    其實他還有多少地方都沒有了解,比如河水是不是乾淨?房宅的另一頭是什麼地方?

    雖然不太可能是墳宅,但會不會是凶宅?這一點他最好要弄清楚,他昨天還在嘲笑程澤圖便宜買了墳宅,他自己不也圖便宜嗎?可別再犯同樣的錯誤。

    潘三郎無奈,只得點點頭,「好吧!我們現在就過去,我去叫牛車。」

    范寧歉然道:「我坐朋友的馬車前往,潘先生自己坐牛車過去吧!車錢我來付。」

    潘三郎當然知道,在京城能坐馬車出行的人非豪既貴,人家的馬車可不是自己能坐的。

    他便點點頭道:「那我借一頭毛驢騎過去,這樣方便一點。」

    「好!我在別宅門口等你。」

    范寧走出牙行,對朱佩道:「楊家同意賣了,我們再去看看宅子,多了解一下周邊情況。」

    朱佩見他沒有魯莽簽約,心中歡喜,大為誇讚笑道:「這才是買宅子的樣子,哪裡能看一眼就決定要買的道理。」

    兩人上了馬車,馬車駛入朱雀門大街,向西面駛去,只片刻便來到了飛雲橋,范寧對車夫道:「前面向右拐,向巷子里走。」

    馬車又走了幾步,便轉頭下了官道,向右邊的小巷駛去。

    「看見那座高牆了嗎?就是那座宅子。」范寧指著遠處的高牆對朱佩道。

    朱佩看了片刻笑道:「那幾棵樹不錯,很有古意!」

    馬車在大門前停了一下,劍梅子先下去了,馬車繼續前行來到宅子的最北面,這一邊范寧昨天沒來過,萬一是座垃圾站之類的,豈不煞風景?

    他很快便發現,這一邊居然也是一座大宅,規模更大,佔地約二十畝左右,門頭上掛著的牌匾寫著『吳駙馬府』四個字。

    范寧不解,回頭問道:「吳駙馬是什麼人?」

    朱佩想了想道:「當今天子的幾個大女兒都早夭,現在的長公主才三歲,先帝真宗只有兩個女兒,一個早亡,一個出家當了女道士,估計這個吳駙馬是太宗皇帝的駙馬。」

    「這邊外部環境還可以,你覺得呢?」范寧又笑問道。

    「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南面靠大街,如果嘈雜聲聽不到的話還可以。」

    「應該聽不到,我昨天去看宅,就沒有聽見外面的聲音,而且外面的三座店鋪都是珠寶布帛店,沒有酒樓後面那種油膩氣味。」

    馬車又調頭向大門駛去,這時,劍梅子上了車,低聲道:「我剛才問了三戶人家,他們都說這座宅子沒有發生過兇案,有人說是楊家子嗣太多,這座宅子不好拆分,才賣掉換成銀子。」

    范寧想想也對,演義上說楊業的七個兒子死了六人,可歷史上,他的七個兒子中只有長子在和遼國作戰中陣亡,其他六人都沒有死,六人再娶妻生子,幾代傳下來,枝繁葉茂,至少也有七八十人了,楊家房子再多也不夠分。

    只是為什麼要便宜賣,范寧還是想不通。

    這時,潘三郎騎著一頭毛驢遠遠過來了,他老遠便看見了朱家的華麗大馬車,一般都是皇親國戚才會坐這樣的馬車,這讓他心中暗暗吃驚,提醒自己不要亂說話。

    范寧下了馬車,朱佩跟在他身後,范寧笑道:「麻煩潘先生了。」

    潘三郎連聲道:「哪裡!哪裡!這是我份內之事,我們準備進去吧!」

    他上前拍了拍門環,小門開啟,管家一眼看見了范寧,連忙開門,笑道:「正好我家主人也在,你們先請進來,我去稟報主人!」

    范寧帶著朱佩走進了府門,朱佩看了看照壁,小聲對范寧道:「這是靈璧石,這樣一塊完整的大石,至少要五千貫錢,這家人難道不知道?」

    范寧搖搖頭,「我覺得這塊石頭對方不會賣,肯定要搬走的。」

    「為什麼?」

    「因為上面刻的畫,如果我沒猜錯的,應該是楊延昭,這是楊文廣父親,他不會把父親雕像送給別人,這座影壁他肯定會搬走。」

    朱佩笑道:「如果是主人父親的雕像,我想你也不會要。」

    她繞過影壁,眼前的布局令她一聲驚呼,范寧得意洋洋道:「是不錯吧!這種布局我也很喜歡。」

    朱佩眼中流露出難以掩飾的喜愛之意,雖然她是豪門出身,但這種宮廷式的布局,連她家裡也沒有。

    「下人房和廚房都在北面,大概佔地兩畝,從那座小門進去。」范寧指著北面的一道小門道。

    「還真不錯!」朱佩由衷地贊道。

    這時,一名五十餘歲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來,只見他長得身材高大,虎背熊腰,一雙眼睛格外炯炯有神。

    此人正是楊延昭之子楊文廣,目前在禁軍出任指揮使,官階是正六品昭武校尉,官職並不高,也主要是他沒有上陣殺敵的機會。

    「久聞范少郎之名了,在下楊文廣,歡迎少郎來看宅!」

    范寧連忙回禮,「在下也久聞楊將軍大名,尤其令尊是我從小就崇拜的英雄!」

    范寧這話也對也不對,在這一世他對楊延昭從不關心,但他的另一世卻是聽著評書《楊家將》長大的。

    范寧說得十分誠懇,連朱佩都很驚訝,范寧什麼時候崇拜過楊延昭?范寧的老底她可是比誰都清楚。

    楊文廣十分感動,連忙道:「多謝少郎對楊家的高評,請到中堂一坐!」

    這時,朱佩小聲對范寧道:「我和劍姐去后宅看看。」

    她聲音雖小,楊文廣卻聽見了,他以為朱佩是范寧的妹妹,便笑道:「小娘子儘管去,后宅目前沒有人居住,我讓管家帶你們去。」

    楊文廣吩咐官家一聲,朱佩這才帶著劍梅子跟隨管家向後宅而去。

    范寧跟隨楊文廣來到這座佔地一畝的高樓前,只見上面有一塊牌子,寫著勇烈樓,不愧是武將世家,連宅子的主樓都起得殺氣十足。

    「這座樓的一樓是客堂,有三間客堂,還有四間客房,二樓是主堂、餐堂和平時的起居房,三樓是書房,不僅是主人的外書房,也是孩子們讀書學習的地方。」

    楊文廣先給范寧介紹這座與眾不同的樓,他指著旁邊笑道:「樓梯是獨立的,和房間互不影響,往上其實還有一座閣樓,目前空關著。」

    范寧走進客堂,感覺客堂很寬大,一層樓就是一畝地,六百多個平方,客堂寬大,房間很多。

    客堂上的桌椅都是七成新左右,年代並不久遠,雖然不是最好的花梨木,卻是上好的金絲楠木,在宋朝,這可皇宮和權貴們製作傢具的首選。

    而且連這座樓也是用楠木造成,只不過是香楠木,比金絲楠木略遜一籌。

    楊文廣笑道:「聽說是范少郎要買我的宅子,我非常高興,要知道我和令祖的交情深厚,慶曆五年初,令祖出任陝西四路安撫使,蒙他器重,我成為他的麾下之將,可惜很快宋夏便達成了盟約,戰爭平息了。」

    范寧很驚訝,他不知道範仲淹和楊文廣還有這種交情,難怪楊文廣會一口答應把宅子賣給他。

    范寧笑道:「我祖父已經回京,什麼時候你們可以再聚一聚。」

    「那是一定的,我一定會去拜訪他。」

    楊文廣沉吟一下又道:「這座宅的出售價格是家族定下的,我不好再便宜,要不傢具就留給范少郎了,另外那座影壁,如果范少郎喜歡,也可以留下。」

    「影壁上的將軍是何人?」

    「是家父!」

    「既然是楊將軍的先人,我怎麼能要,影壁將軍儘管拿回去,我可以另外置辦。」

    楊文廣暗暗鬆了口氣,那座影壁他是一定要拿走的,是他父親的紀念之物,他怎麼能出售?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