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四十七章 看房記(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四十七章 看房記(下)字體大小: A+
     

    潘三郎猶豫良久,才道:「那座宅子的主人不准我們泄露他的身份,官人不妨先去看,如果看中了,我再告訴官人,官人看這樣安排行不行?」

    范寧笑了起來,「你不是說他賣宅子有些條件嗎?他有什麼條件?」

    「他不賣給商人,當然,商人也買不了,不賣給遼人和西夏人,另外他必須知道買家的背景后,他才決定賣不賣?」

    」這有點不公平啊!他不肯泄露自己的身份,卻要了解買家的身份。」

    「誰讓人家宅子肯便宜賣呢?」

    「好吧!宅子在哪裡?我們去看看。」

    潘三郎叫了一輛牛車,帶著范寧沿著朱雀門街向國子監西門方向而去,大約走了一里路,不遠處出現一條河流,這是蔡河,將太學一分為二,一座橋橫跨在蔡河上,范寧記得這座叫做飛雲橋。

    「就是那座宅子!」

    潘三郎指著橋頭北面的一座宅子道。

    兩人從牛車上下來,范寧仔細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橋頭南側的道路倒是很寬,也很平坦,彷彿是一片廣場空地,空地上靠橋頭處站著不少小攤小販,還有一個打拳賣藝的攤子。

    空地和宅子高牆之間是一排商鋪,萬氏真珠匹帛店、大明錢鋪、李家玉釧金珠店,這三家店鋪頗有氣勢,黑瓦飛檐,鋪面寬闊,三家店鋪背後就是一堵黑瓦高牆,裡面大樹參天,看得出這座宅子很古老。

    范寧又轉頭向街道南面望去,南面數十家小店鋪則緊靠路邊,各種小吃鋪、包子鋪、果子行、雜貨鋪琳琅滿目,十分熱鬧,諸多小吃鋪的南面便是太學的高牆,國子監書庫的三座高樓就矗立在不遠處。

    這座宅子的東面有一條種滿柳樹的小路,小路一邊是這座宅子的高牆,而另一邊則是普通民房,宅子的大門就開在小路上,離主街很近。

    范寧忽然發現自己犯的一個小錯誤,自己一心想買五畝的宅子,便想當然地以為這座宅子是五畝宅,現在才發現並不是。

    「這座宅子多大?」

    「佔地八畝!」

    「居然這麼便宜?」

    范寧著實有點吃驚,剛才看的五畝宅,一萬三千貫買下來,兩千六百貫一畝,而這座宅子八畝才賣一萬六千貫,兩千貫一畝,便宜了很多。

    而且那著宅子就是很普通的民宅,一點品味都沒有,而這座宅子像官宅,幾棵古老的參天大樹便顯示出的它的品味。

    「怎麼樣?」

    潘三郎笑道:「外部環境還不錯吧!安靜而不失熱鬧,我進去過,在房宅內完全聽不到大街上的嘈雜聲。」

    「這麼便宜又不錯的宅子為什麼沒賣掉?」范寧有點懷疑,不會也有什麼蹊蹺嗎?

    「怎麼會沒有人買?」

    潘三郎啞然失笑,搖搖頭道:「掛出一個月來,多少人想買這座宅子,還有人拿著黃金來求買,可人家就不賣,買主若是談吐粗俗,暴發戶的模樣,主人甚至連房子都不給看。」

    「你店鋪門口的布告上不是寫房東急需資金嗎?」

    「那是我寫的,實際上也不是那麼急,房東確實是在籌措一筆錢,但又不想隨便賣給普通人。」

    范寧明白了,欣然笑道:「進去看看!」

    范寧注意到這條種滿柳樹的小路也不窄,一直向北應該通往某條大街,但走的人卻很少,倒有點讓人奇怪,范寧問道:「這條路向北到哪裡?」

    「這條路的盡頭是明光寺,過了明光寺再向北走就是內城護城河和城牆了,不過這條路向前走一里就是保康門瓦子的西門,那裡面很熱鬧,是京城的第三大瓦子,僅次於潘樓街瓦子和州西瓦子。」

    范寧點點頭,目光又轉向了這座大宅的門樓,這座大門頗有氣勢,黑瓦門頭,大門寬闊,鑲嵌了兩排十六顆大銅釘,上面有兩個碗大的獸頭銅環,兩邊抱鼓石足有五尺高,還有四級台階。

    若大門開啟,馬車可以直接駛入府宅,不過大門旁還有一扇小門,估計平時是開小門,主人在這裡下車回府,馬車在前面有一處專門給馬車用的入宅門。

    范寧便知道這邊不是主人常住的主宅,應該是別宅,否則門頭上面就應該有牌匾,現在上面空空蕩蕩,什麼都沒有掛,只有別宅才會這樣。

    潘三郎上前拍了拍門環,片刻,小門開啟,露出一個管家模樣的男子,他見是潘三郎,不由眉頭一皺,「怎麼又是你,前天你帶那個看房傢伙出言不遜,把老爺惹怒了,這次你又想讓老爺生氣?」

    潘三郎連忙陪笑道:「前天真是誤會,我不知道那個人怎的那樣粗鄙,這次保證不會了!」

    「哼!正好老爺不在這邊,否則你再解釋也沒有用。」

    管家又打量一下後面的范寧,他著實有點奇怪,怎麼會是個少年,他父母怎麼不來?

    管家遲疑一下問道:「這個少年是來看房的?」

    「楊管家可別小瞧人。」

    潘三郎上前壓低聲音道:「人家可是新科進士!」

    聽說是新科進士,管家的神情頓時大為緩和,他連忙打開門,「那就請進吧!」

    范寧笑著向管家點點頭,便走進了府宅,迎面是一塊影壁,上面刻的是一幅邊關騎射圖,只見一名全副盔甲的將軍正騎在戰馬上引弓回射,戰馬矯健,宛如游龍疾飛,將軍神情沉著冷峻,雙目微眯,雖是石雕,但目光卻凌厲奪人。

    「這可是靈璧青石,五十年前就耗費了兩千貫錢,現在遠遠不止兩千貫了,這座宅子光是這塊石壁就絕對超值。」潘三郎在一旁小聲提醒道。

    范寧站在石壁前欣賞了片刻,他估計這家主人是一名將軍,所以才不賣給遼人和西夏人。

    走過石壁,眼前豁然開朗,竟然是一片低矮的梅樹林,上面結滿了累累的青梅果,穿過梅林,前面是一座三層的木樓,基石堅固寬大,整座木樓體態龐大,佔地足有一畝,飛檐斗梁,營造得極為精緻,左面是一條帶屋檐的長長走廊,一直通往後宅。

    而右邊靠牆種植了五六棵參天大樹,正好遮住了高樓,從大街上看不見這座樓。

    這是典型的園林式造宅法,既有遮蔽,又不失空間,這座木樓包括了起居、待客、吃飯、書房、聚會等功能,它從空間要面積,如果平鋪開,實際比傳統三廂式的中堂還要大得多,光這種氣勢和巧奪天工的設計就令人讚歎萬分。

    這時,范寧忽然想到什麼,向周圍望去。

    潘三郎明白他的想法,一指左邊笑道:「長廊的那一邊也屬於府宅,是長條型,佔地約兩畝,下人房、廚房、馬舍、儲物房都在那邊,你看見那扇圓門,就是通往隔壁。

    范寧看見走廊中間確實有扇圓門,便笑著點點頭,他現在興緻很好,笑道:「我們去后宅看看。」

    他算下來,中庭佔地三畝,廚房那邊佔地兩畝,這就五畝了,那麼后宅只剩下三畝的空間,卻不知道怎麼營造?

    中庭和后宅是一堵高高的薄牆相隔,只有長廊處一道門,這座府宅看起來沒有人居住,到現在為止也只看見管家一人。

    穿過長長的走廊,從一扇小門走進了后宅,范寧又忍不住一陣驚呼,后宅中間是一泓半月形的水塘,裡面種滿了荷葉,四周沿著水塘修築各種樓閣水榭。

    再外面種滿了錯落有致的樹木和灌木,格外的清新典雅,范寧一下子便被這座園林式的宅子迷住了。

    管家得意洋洋介紹道:「這池塘和外面的蔡河有暗隙相連,是活水,從前時常有河中的魚游進來,後來我家主人在暗隙上裝一道鐵紗網,這裡面便養了不少金魚,只要餵食,它們就會出現。」

    范寧當即立斷道:「如果我買這座宅子,你們主人是否肯賣?」

    「官人真是進士?」管家問道。

    范寧點點頭,「在下范寧,童子科第一名進士,總榜第四名,正八品朝奉郎,官任秘書省正字,目前在國子監出任督學。」

    管家肅然起敬,「我們也久聞范官人的大名了,我今天就去稟報主人,相信他會對官人感興趣。」

    「能否請教你家主人是?」

    管家倒沒有像潘三郎那樣矯情,坦然相告,「我家主人是天波楊府第三代,楊老令公之孫,楊延昭之子,官名文廣。」

    范寧『啊!』的一聲驚呼,「你家主人就是楊文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