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看房記(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看房記(中)字體大小: A+
     

    潘三郎立刻挺直腰板,咳嗽一聲笑道:「地段不同,房宅營造裝飾不同,價格也千差萬別,這個很難一言蔽之。」

    范寧笑道:「大概說說吧!讓我心裡有點數,五畝宅到底是要十幾萬貫和還是幾千貫,我一無所知。」

    「呵呵!我就簡單說一說吧!以平均價格為例子,先說城外,城外看起來也熱鬧繁華,但房宅的價格和城內卻是一天一地,城外土地太多,供應大,另外城外也不太安全,還有就是歧視,你說你家住在城外,別人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樣,當然,皇親國戚和權貴高官的莊園我就不提了,那個不在我的生意範圍,總的說來,城外買五畝宅,價格在三千到五千貫之間,距離城池越遠越便宜,距離主街越遠越便宜。」

    范寧遲疑一下問道:「我有個朋友,在虹橋一帶買了一座五畝宅,花了兩千貫錢,這個價格如何?」

    潘三郎冷笑一聲道:「虹橋一帶五畝宅的平均價格是三千貫,房東是傻子么?肯兩千貫出售,這裡面必有蹊蹺。」

    「潘先生覺得會有什麼蹊蹺?」

    「這個....我不好隨便說。」

    范寧連忙道:「那個朋友和我也是泛泛之交,潘先生但說無妨!」

    潘三郎這才緩緩道:「柴氏後周時期,汴梁只有內城,到本朝太宗時期,才擴修了外城,虹橋一帶原本是郊遠之地,是太宗時期得益於汴河交通便利才發展起來,地段確實不錯,但我們做房宅的人都知道,虹橋一帶只能買南岸的房宅,北岸除非是沿街店鋪,住宅盡量別買。」

    「為什麼?」

    「小官買宅最怕買到什麼宅子?」

    「你是說凶宅和墳宅?」

    潘三郎點點頭,「虹橋北岸一帶原本就是汴梁出了名的野墳地,後來擴外城后,虹橋靠城比較近,有商業價值,便平墳修房,為了鎮住陰邪,還在墳地最集中的地方修建了一座鐵佛寺,你朋友的房子距離鐵佛寺多遠?」

    范寧半晌說不出話來,程澤買的宅子就緊靠鐵佛寺,他還因此得意洋洋說,緊靠寺院可以辟邪,原來是一座墳宅,難怪才賣兩千貫。

    這種打擊人的話不能多說,潘三郎便岔開了話題,他笑道:「其實買城外宅子確實不方便,晚上享受不到城內的各種便利。

    你和朋友晚上吃頓飯還擔心會不會關了城門,萬一出不去,你就得在城內找客棧了,還沒法給家人說一聲,白白讓家人擔心。

    而且很多來歷不明的人不敢進城,一般都呆在城外,也不安全,所以我從不建議客人買城外的宅子,寧可買小一點,貴一點,也要買在城內。」

    范寧點點頭,他也覺得潘三郎說得有道理,便也不想考慮城外的宅子了,這時,范寧忽然想起一事,連忙問道:「官員買宅有面積限制嗎?」

    「前幾年有這種說法,你說一個九品官住二十畝的大宅,確實有點說不過去,但朝廷一直沒有明確,據說以後官宅修多了以後,會參照官宅的大小定規矩,以後可能會有明確規定,但目前還沒有限制,不過商人倒有限制,商人買宅不得超過三畝,樂戶、匠戶不得買宅,別的限制就沒有了。」

    范寧忽然明白為什麼到了宋徽宗時代,東京的房價漲到天上去了,京城聚集了天下的最好資源,尤其開徵花石綱,富裕的江南遭受重擊,天下財富都聚集京城,富豪趨利避害,紛紛來京城購房,京城的房價怎麼能不爆漲?

    「那說說外城吧!」范寧收回思緒問道。

    「正好附近就有一座五畝宅待售,我們不妨一起去看看,走兩百餘步就到了,我們邊看邊說!」

    范寧頓時有了興趣,他也想買一座靠太學近一點的房宅,便起身道:「那就去看看吧!」

    兩人走出房間,潘三郎鎖了門,范寧又看見了那幅只賣一萬六千貫錢的南城名宅廣告,他又有點動心了。

    潘三郎笑道:「這座宅子確實不錯,但房東有些條件,回頭我帶官人去看看。」

    范寧便不再多問了,他跟隨潘三郎出了牙行,沿著保康門大街向北而去。

    走了百餘步,潘三郎指著遠處一座高牆大宅道:「那就是原相公丁謂的宅子,佔地四十畝,我進去過一次,裡面錦繡萬千,美不勝收,現在已經被朝廷沒收,一直空關著,估計會賞給某個皇親國戚吧!」

    范寧點點頭,他發現這一帶的環境還不錯,基本上都是中等以上人家,沒有舊宋門一帶那種貧民聚居的盛況。

    「這一帶好像沒有看見草泥房?」

    范寧說得比較含蓄,草泥房就是貧民區的代稱,潘三郎笑道:「京城的窮人區有兩種,一種叫做老汴梁,一般都在內城,還有一種叫做乞京人,主要是流民和外地來京城謀生的窮人,一般都住在城外,因為房租便宜,城內一間屋子月租五百文,城外只要三百文,象墳地房甚至只要月租百文,他們收入很低,當然願意住在城外。」

    「外城反而條件好一點,對吧?」

    「就是這個道理,外城街道寬闊,基本上都是新修的瓦房,樹木也多,居住條件普遍不錯,你再看內城,人口多,道路狹窄,居住擁擠不堪,房宅也普遍老舊,但外城的房價就是不如內城,怎麼說呢?我們這一行把內城稱為古董,而外城是新燒的官窯,相對而言,古董當然要值錢一點。」

    又走出數十步,潘三郎一指左邊巷子,「這邊進去!」

    巷子不深,只有二三十步,兩人走到巷子盡頭,迎面是一座黑瓦門頭,兩邊有抱鼓石,四周有高牆包圍。

    「就是這座宅子,房東搬家去西京了,出售此房,保證和凶宅、墳宅無關。」

    潘三郎上前拍了拍銅門環,片刻,吱嘎一聲,門開了,露出一張蒼老的臉龐,穿著粗布短衣,一看就知道是看宅人。

    「秦大叔,我帶人來看宅子,方便吧?」

    「方便!方便!快請進!」

    潘三郎帶著范寧走進宅院,進門兩邊就是兩排屋子,包括廚房、倉庫以及下人房等等,都在這裡,另外左邊盡頭是一座牲畜棚,緊靠儲物房,這是最常見的一種布置。

    其實看到這種布置,范寧便知道裡面會是什麼樣子,無非是一座中庭,平時起居、會客、吃飯之處,兩邊各有一座獨院,給未來長大的兒子,然後是主人住的后宅,最多挖口池塘、種點花什麼的,總之中規中矩,小戶人家的思維方式。

    范寧沒有興趣進去看了,他問道:「這座宅子多少錢?」

    「主人開價一萬五千貫,討價還價,再用白銀支付,我估計一萬三千貫能講下來,官人可有興趣?」

    「我們出去說吧!」

    潘三郎見范寧不進內宅,便知道他對這宅子沒有興趣,他笑了笑,「那我們出去吧!」

    兩人走出巷子,;來到大街上,潘三郎笑問道:「官人對房子的布局不喜歡?」

    「一方面是這樣,另外一方面我覺得巷子太窄了一點,馬車進不去,門也太小了,家裡有馬車還沒有地方停。」

    潘三郎回頭看了一眼巷子,忍不住笑道:「我居然沒看出這一點,確實太窄了,馬車、牛車都進不去,而且裡面還有幾戶人家,也不可能把巷子據為己有,原主人是一個商人,或許他不需要乘坐馬車。」

    「潘先生剛才不是說,商人不準買三畝以上的宅子嗎?」

    「那是十年前才定下的規矩,商人在此之前買下的宅子就不算了,而且只是說住宅,商鋪不在限制之列,商人可以買帶內宅的商鋪,其實也是一回事,再說很多商人同時也是地主,官府也分不清,我感覺這個規定漏洞很多,實際上是一紙空文。」

    「原來如此!」

    范寧也覺得有點滑稽,朱家的商業是多麼龐大,但誰敢說朱家是商人?

    被限制的其實是小商人,但小商人誰又能在京城買得起五畝的宅子,這個規定確實沒有什麼實際意義。

    「那我們再去看看那座低價出售的南城名宅如何,我想知道它的主人是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