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看房記(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看房記(上)字體大小: A+
     

    在京城的官員分為京官和朝官兩類,京官主要是七品以下的低級官員,而朝官當然是指七品以上朝廷官員,他們因為有上朝資格而被稱為朝官。

    在京城做朝官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五更后就要起床,天不亮就得離開家門前去上朝,只要不是休日,幾乎天天都要如此。

    而京官就要好得多,他們不需要上朝,可以多睡一會兒,只要保證辰時正出現在位子上便可,辰時正也就是上午八點。

    不過規定是規定,但實際上卻沒有那麼輕鬆,上司天不亮就出門,辛辛苦苦上朝,你作為下屬卻躺在被窩裡睡覺,哪個上司能容許?

    所以大部分京官都會提前半個時辰趕到工作崗位,差不多七點左右就得出現在位子上,就算裝模作樣也得讓自己忙碌起來,萬一上司某天提前下朝,卻發現四個下屬聚在一起打牌,那還了得?

    這些官場潛規則范寧不懂,也沒有人告訴他,他是辰時正進入書庫,不過他上班的地方遠離國子監,又是從太學西門進出,也沒有哪個領導有興趣去查他的崗。

    范寧走進自己官房,卻意外發現官房內多了不少東西,首先多了兩把圈椅和一張小茶几,表示他這裡可以待客了,其次是多了一個衣櫃,他放在桌上的兩件朝服和官帽都整整齊齊地掛在衣櫃里。

    再其實是四周靠牆多了三排書架,他可以借幾百本書放在書架上慢慢看。

    另外他發現桌上還多了一個籃子,裡面放著一套全新的文房四寶,旁邊還有一隻民窯上等茶盞,洗得乾乾淨淨。

    這是誰安排的?

    這時,他身後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如何,督學還滿意吧!」

    范寧回頭,卻是掌庫馮滅遼,原來是他給自己安排的,他連忙躬身行禮,「讓馮掌庫費心了!」

    「哪裡!哪裡!舉手之勞而已。」

    馮滅遼笑眯眯道:「書庫里有不少閑置不用的桌椅書櫃,我就讓人搬了幾樣過來,這幾樣桌椅書架都是九成新,我覺得還不錯,還缺什麼,督學儘管告訴我。」

    「暫時還想不到,以後少不了要麻煩馮掌庫,」

    「儘管說,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儘力!」

    這些東西不用馮滅遼花費一文錢,還得一個人情,馮滅遼心中還是很高興,當然,這也是要看人,來的是范寧,他才如此盡心儘力,若來的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你讓他舉手之勞試試看?

    「科舉過後一兩個月都是國子監最輕鬆的時刻,督學家中若有什麼事,可以不用來。」

    馮滅遼很善解人意,昨天范寧沒來,他便知道範寧這些天一定很忙。

    范寧笑了笑,「無妨,我至少會早上來點個卯,有什麼事再說。」

    「這樣最好,督學請忙,我就不打擾了。」

    馮滅遼告辭走了,范寧回到自己位子上坐下,感受一下辦公室的氣氛,可惜現在沒有什麼公事給他處理。

    他又隨手拿過茶盞,今天他還是忘記了帶杯子之事,他發現這茶盞居然是新的,雖然是定瓷民窯,但釉面和瓷胎都很精緻,上面畫一幅魚戲蓮葉圖也很不錯。

    這時,茶童拎著一壺熱茶出現在門口,躬身問道:「官人要倒茶嗎?」

    他把茶盞放在桌上,茶童給滿滿倒了一杯熱茶笑道:「這是書庫接待客人的茶盞,去年買的,一直沒有開封,昨天是我拆掉封套的。」

    「謝謝你,你叫什麼名字?」

    「小人叫做曾小乙,就是京城人,擅於煎茶,官人若自己帶茶來,我可以代勞!」

    「多謝了,我過兩天會帶茶來。」

    范寧停一下又問道:「附近有沒有牙行?」

    「當然有!就在進大門的那條街上,走五六十步就看到了,叫做京學牙行,是城南最大的一家牙行。」

    「我知道了!」

    范寧隨手摸出一顆兩錢重的銀角子遞給他,「這是感謝你準備茶盞的一點心意,拿去買雙鞋!」

    「謝謝督學!」

    曾小乙歡天喜地地接過銀角子,這可是兩百文錢啊!書庫的官員還沒見誰這麼大方過。

    他覺得還必要再報答一下范寧,便道:「那邊還有兩隻一樣茶盞,都沒用過,我拿過來給督學接待客人。」

    「這樣.....不太好吧!」

    「沒事!馮掌庫把他接待客人的椅子和茶几都搬給督學了,誰還敢亂嚼舌頭。」

    范寧只覺得一陣頭大,馮滅遼這樣獻殷勤,恐怕是什麼事情有求於自己。

    .........

    范寧在木堵鎮給父親開醫館找地方時就曾經和牙行打過交道,牙行就是中介集中的場所,各種各樣的中介集中在一起,在大宋的經濟和百姓生活中起著重要的橋樑聯繫作用。

    范寧從國子監出來沒走多遠,一眼便看見了茶童所說的京學牙行,是一間大院子,周圍是迴廊,迴廊內便是一間間牙人店,足有四五十家之多。

    上午時分,正是客人比較多的時刻,牙人行內顧客穿流不息,人流和嘈雜聲使牙行內格外熱鬧。

    范寧稍微猶豫之時,一名門童走上前問道:「官人要找那一類的牙人?」

    「庄宅牙人在哪裡?」

    門童向前面一指,「正對面就是,七家牙人店都是庄宅牙人。」

    「多謝了!」

    范寧隨即穿過大院,來到正面的幾家牙人店前,果然是庄宅牙人,外面掛滿了牌子,牌子上寫著各種房屋地產信息,出售、出租都有,像極了後世的房屋中介。

    范寧在一張一人高的廣告牌前停住腳步,上面貼了一張很大的白紙,紙上用粗墨寫著一則房產信息,『房東急需資金,城南名宅,一萬六千貫低價出售』,這個廣告頗為吸引范寧。

    「小官人有興趣嗎?」身後傳來一個溫和的聲音。

    范寧見身後站著一個穿著白衣的男子,約三十歲,身材不高,似乎比自己還矮一點,倒是一臉和善,笑眯眯望著自己。

    范寧微微欠身,「閣下也是牙人?」

    男子點點頭,指著旁邊的店笑道:「這是我的小店,不管小官人是租房還是買房,我都願意效勞!」

    范寧見他說話很客氣,不因為自己是少年而小瞧,心中不由對他有了幾分好感,便點點頭道:「我考慮買宅?」

    「那請進來坐吧!我給小官人參考參考,分文不取。」

    「那就麻煩閣下了!」

    范寧跟著男子走進房間坐下,他打量一下房間,房間不大,也就十個平方左右,裡面是一套桌椅,背後是一隻柳木櫥子,裡面堆滿了各種卷宗,旁邊放著三張圈椅和一張茶几,是和客人談話時用的。

    男子剛煎好一壺茶,便給范寧倒了一杯,笑著介紹道:「我姓潘,就是京城本地人,朋友很多,做這一行快十年了,信譽非常好,小官人可以打聽一下,京學牙行的潘三郎,說的就是我。」

    范寧喝了口熱茶笑道:「我在考慮買一座五畝左右的宅子,說實話,我剛來京城不久,行情不明,規矩不懂,煩請潘先生給我先介紹一下。」

    潘三郎笑著點點頭,「小官人貴姓?目前戶籍在哪裡?」

    「我姓范,平江府人,買房和戶籍有關嗎?」范寧疑惑地問道。

    「關係不大,但牙稅會有影響,本地戶籍三分牙稅,外地戶籍要五分牙稅,當然,也有很多優惠,如果是京官和朝官第一次買宅,牙稅就可以免除,朝廷當然對自己人很寬容,如果考上進士,第一次買房也可以免牙稅。」

    「那就好,我可以享受免稅!」

    潘三郎頓時很驚訝,「小官人莫非是進士?」

    「我既是進士,同時也是八品京官。」

    潘三郎頓時肅然起敬,「我知道小官人是誰了,小官人一定是童子科第一名范寧,我沒說錯吧!」

    范寧點點頭,「正是我!」

    「很榮幸為小官人效勞啊!我兒子最崇拜小官人,說長大后也要考童子科第一。」

    范寧聽他話中略有歧義,便問道:「不知令郎幾歲了?」

    「剛滿三歲!」

    范寧頭上頓時出現了三根黑線,他苦笑一聲道:「我們還是談宅子吧!現在買五畝宅需要多少錢?」



    上一頁    下一頁

    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
    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