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丫鬟小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丫鬟小冬字體大小: A+
     

    『哐當!』

    院子里傳來一聲脆響,頓時將范寧從熟睡中驚醒,他迷迷糊糊睜開雙眼,天色才剛剛蒙蒙亮,是誰扔東西進院子?難道是又送早飯來了,自己不是已經不訂了嗎?還是一隻野貓在搗亂?

    范寧忽然想起一事,連忙坐起身,他剛剛才想起來,自己院子里還住著一個小娘子,自己居然把她忘記了?

    范寧飛快穿上衣服,開門走到院子里,只見小娘正蹲在地上收拾一隻摔碎的瓦罐,這是外面買水時用的大瓦罐,每間屋子裡都有一個。

    小冬見范寧出來,連忙起身低頭認錯,「我不小心.......」

    「沒關係!這種瓦罐還有好幾個,你怎麼起來這麼早?」

    「我已經起來一會兒了,每天都這樣,天不亮就要起來燒水。」

    范寧這才發現,院子里已經點燃了一隻爐子,上面正在燒水,正呼呼冒著蒸汽,馬上就要燒開了,井水邊的盆子里都是洗好的碗筷和水杯。

    「我想給小官人煎茶,但沒找到茶在哪裡?」

    范寧回頭從書房裡拿出自己的茶罐,笑問道:「你還會煎茶?」

    小冬點點頭,「我會煎茶,但不會點茶!」

    范寧想了想,便把茶罐放在院子里的桌子上,又拿了兩百文錢遞給她道:「這井水水質不好,今天先不煎茶了,你去外面買一壺茶,再買兩份早飯,回頭我再交代你一些事?」

    小冬心中燃起一線希望,怯生生問道:「小官人不送我回去了?」

    「你暫時先呆著吧!回頭我問問你家小主人後再說。」

    范寧昨晚也考慮過這件事,畢竟朱佩是一番好意,立刻把這丫鬟退回去,明顯是不給朱佩面子,肯定會觸怒她,沒必要在這件事上得罪她。

    小冬頓時暗暗鬆了口氣,至少今天不用回去了,她雖然也不想離開朱家,但她更害怕這個小官人把自己退回去,那她真的會被朱府中人嘲笑。

    「我這就去買早飯和茶!」

    她接過錢,拿著食盒和茶壺,一溜煙地跑出去了。

    范寧用熱水洗漱了一通,又戴上頭巾,這時,小冬拎著一壺茶和食盒回來了。

    她把早飯和茶給范寧端進屋,笑道:「小官人,這裡買東西很方便,外面什麼都有!」

    「坐下一起吃吧!」

    「我.....我回屋去吃。」

    小冬拿著兩個包子便跑回屋去了。

    范寧搖搖頭,便坐下給自己倒了一杯熱茶,開始吃早飯。

    早飯很不錯,一籠鮮肉包子,一碗肉沫粥,這小王記食鋪的早飯,范寧去吃過,比較乾淨,味道也很不錯,這小丫頭還是會買東西。

    除了早飯和茶,剩下的一百五十文錢也放在桌上了。

    今天范寧打算去國子監看一看,畢竟昨天沒有去,雖然明天才是正式入職,但至少要去說一聲。

    然後他打算去看看房宅,他現在有兩萬四千兩銀子,足可以買一座不錯的好宅了。

    范寧原本還想跟朱元豐低進高出再做一票交引,但發現交引市場其實是被大戶控制,他的興趣便不大了。

    范寧擔心自己嘗到甜頭后,便止不住發財的慾望,一頭栽進去,恐怕最後虧得連褲衩就要賠掉,發財的機會有很多,沒必要去涉足自己不擅長的領域。

    吃罷早飯,小冬怯生生走進來,「小官人還有什麼吩咐?」

    范寧這才仔細看了看她,只能說她長得很一般,皮膚不白也不黑,眼睛不大也不小,只是看起來比較順眼,勉強算是清秀,小姑娘嘛!長得比較嬌嫩,都可以稱為清秀。

    估計朱佩也不會找美貌的小娘子來伺候自己,對於丫鬟相貌這一點,范寧也不是很在意,只要勤快能幹就行。

    「你姓什麼?哪裡人?父母在哪裡?」這幾個最基本的情況,范寧還是得了解清楚。

    「回小官人的話,我姓金,小冬是我的乳名,我家是開封府中牟縣人,父母都在朱家做事,父親是花匠,母親是廚娘,我還有一個哥哥,在朱氏酒樓做廚子。」

    范寧點點頭,這是典型的家僕世代了,幾代人都在同一大戶人家做事情,在大宋這種情況很多,雖然法律上是平民,和朱家只是雇傭關係,但實際上,他們簽的都是長約,幾代人都依附在大戶人家生活。

    當然,比起唐朝的賣身為奴,大宋僕人的境況又好得多,至少人身是自由的,主家不準虐待家僕,女子若被主家侵犯可以告官,一旦雇傭合約期滿,女子便可以順利出嫁。

    這種平民思想已經深入大宋百姓的骨子裡,就算是從事低賤活計的家僕,也不會視自己為奴隸,只是他們的一份工作,

    這一點在小冬身上也表現得比較明顯,朱佩先得到她父母同意后,才讓她來伺候范寧,她的工錢也由每天八十文漲到一百二十文,這是朱府內宅大丫鬟的工錢標準了,當然,她的工錢都歸父母,存著給她哥哥娶媳婦。

    「我的情況你知道多少?」范寧又問道。

    小冬搖了搖頭,她對范寧的情況一無所知,她之前還以為是來服侍一個多麼兇狠的男人,當她發現是對方只是一個十三四歲的文雅少年,頓時讓她安心了不少。

    范寧微微笑道:「我姓范,和朱老爺子是同鄉,是今年的童子科進士,現在在國子監做官,以後你叫我小官人就行了,那邊屋子你還繼續住,不過估計再過一兩個月我就要搬家,當然還是在京城,只是換一個地方。」

    小冬嚇了一跳,這位小官人居然是進士老爺,爹爹說他們都是文曲星下凡,最厲害的讀書人,她心中頓時對范寧充滿了敬畏。

    「小官人有什麼特殊要求,可以告訴小婢!」

    范寧心中好笑,特殊要求在後世可是另一種意思,他指了指書房對她道:「這座屋子你哪裡都可以去,我的寢室也麻煩你幫我收拾,但書房不行,沒有我的允許,以後你不能進我的書房。」

    「我知道,朱家也是這個規矩,主人的書房不能進。」

    范寧點點頭,大戶人家的丫鬟就是懂規矩,比較省心,他又繼續道:「我這裡不用你做飯,你負責給我收拾房間、洗衣,燒水、煎茶、出去買飯買東西等等,你的吃穿用度都由我負擔,當然會有單獨的房間,對了,我容易睡過頭,你每天上午辰時把我叫醒,別的我暫時想不到,你有什麼要問嗎?」

    小冬猶豫一下道:「如果小官人不在,我可以去朱府看看母親嗎?」

    「當然可以,一般中午我不會回來,大部分是早出晚歸,不過,你最好下午早點回來。」

    「小婢記住了!」

    這時,范寧又想起一事,問她道:「你工錢怎麼定?」

    「我的工錢是朱家給,小官人就不用管了。」

    「那不行,你一個月是多少工錢?」

    「回稟小官人,小婢在朱家原本拿九等工錢,這次來小官人這裡,升為第五等,每天一百二十文,比我娘還高兩等,和哥哥一樣了。」

    范寧也嚇一跳,每月光工錢就是三貫六百文,還有吃穿用度,一個月至少要五貫錢,差不多自己月俸的三成了,難怪一般人家請不起丫鬟,算了,這筆工錢還是讓朱家負擔吧!

    其實范寧不知道,京城請丫鬟也可以很便宜,很多中等人家請丫鬟都是從老家請來,絕不會請開封府的丫鬟,開封府的丫鬟最便宜也是八十文起步,甚至京城的本地丫鬟還要更貴。

    而老家的丫鬟每天最多給五十文,吝嗇人家甚至三四十文也有,吃穿用度也花不了多少錢,只是因為朱家財力雄厚,所以工錢都給得比較高。

    范寧笑道:「朱家有朱家的規矩,我就不破壞了,另外我每個月給你一貫錢作為你的零用錢。」

    小冬心中大喜,她的錢都被父母收走,身上從來都沒有什麼零花錢,沒想到自己來這裡居然還有零用錢,這一刻,她開始慶幸自己來對地方了。

    小冬連忙施個萬福禮,「多謝小官人!」

    范寧從箱子取了十貫錢放在桌上,對她道:「一貫錢是你這個月的零用錢,其他九貫錢是日常開銷,包括每天買水錢,馬桶清理錢、還有飯錢、柴火錢等等,你只管用,不夠了問我要,你不用替我節儉,我負擔得起。」

    停一下,范寧又問道:「你知道哪裡買水嗎?」

    小冬點了點頭,「我買早飯時問到了,在大街斜對面的段家雜貨鋪,訂水和訂馬桶都找他家,其他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去問。」

    范寧見她頗為機靈,心中還是比較滿意,他見時間已經不早,便起身道:「我要走了,今天你收拾一下,該洗的洗該曬的曬,把雜事都處理了,中午自己去吃飯,晚上我若回來晚,你也可以自己吃。」

    「小官人,我吃飯的定錢是多少?」

    范寧一皺眉,「朱家是多少?」

    「朱家有廚子,一般不在外面吃,不過我爹爹外出做事,一天給八十文飯錢,小管家出去給一百文,大管家我不知道。」

    范寧笑了起來,「你也算我的小管家了,我就按小管家的規矩給你,算你一百文,你自己安排,但我要告訴你,在吃的方面別虧了自己,否則你面黃肌瘦,朱家會說我做人吝嗇。」

    小冬心中感動,捏著衣角小聲道:「我知道了。」

    范寧安排好,便離開住處,匆匆趕去國子監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