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四十三章 長遠布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四十三章 長遠布局字體大小: A+
     

    入夜,范寧正坐在自己書房內看書,卻聽見外面傳來敲門聲,這讓范寧有點奇怪,天都黑了,怎麼還有人來拜訪,難道是蘇亮?

    范寧走出院子里開了門,外面站著的竟然是徐慶,這讓范寧又好氣又好笑,「你今天怎麼改了性,居然沒有從天而降?」

    徐慶笑眯眯道:「我之所以沒有走屋頂,是因為腿上綁了一塊石頭。」

    『石頭?』

    范寧向他腿上望去,哪有什麼石頭,他正要詢問,卻發現徐慶身後還跟著一人,身材比較矮小,恐怕這才是徐慶說的石頭。

    「你後面是誰?」

    徐慶回頭笑道:「進來吧!就是這裡。」

    後面之人磨磨蹭蹭走上前,范寧看清楚了,竟然是個十歲左右的小娘子,穿著一身花布衣,手臂上挽一個小包袱,顯得有點膽怯。

    「她是誰?」范寧問道。

    「她是三老爺府上廚娘的女兒,叫做小冬,小主人安排她來伺候你。」

    范寧嚇了一跳,這怎麼行,他雖然曾經冒出找個小丫鬟的念頭,但只是想想而已,真讓小丫鬟進屋,他卻沒有這個心理準備。

    「徐慶,趕緊帶她回去,告訴朱佩,我這裡不需要丫鬟。」

    徐慶滿臉為難,「小官人,你知道小主人的脾氣,讓我把小冬帶回去,她非要我小命不可,要不明天你自己給她解釋,然後我再帶回去也不遲。」

    這時,旁邊的小丫鬟忽然抽抽搭搭哭了起來,她本來是不想來,可對方要把自己送回去,她心中也接受不了,被人退回來,對哪個丫鬟來說都是奇恥大辱,會被人笑話的。

    徐慶無奈地對范寧道:「人都來了,要不小官人先讓她進去,明天再說吧!」

    范寧見這小女孩哭了起來,他心中也不忍,只得點點頭,「先進來再說!」

    范寧把二人讓進來,指了指從前程圓圓住的房間,對小丫鬟道:「你今晚就在那間屋休息,那裡原來也是一個小娘子住的,她以後不會來了,被褥什麼都齊全的,只是快一個月沒人住了,你自己稍微收拾一下。」

    小冬向范寧施了一個萬福,這才低頭去了西屋。

    范寧這才望向徐慶,徐慶連忙道:「小官人別管我,我自己會找地方住!」

    范寧氣得笑了起來,「我知道你喜歡睡屋頂,隨便你,不過我要知道那個潑皮的事情,你跟我來!」

    徐慶跟隨范寧進了書房,范寧坐下問道:「怎麼樣?」

    徐慶笑道:「那潑皮丟了一隻耳朵,已經連夜逃出京城,回老家封丘縣去了,不會再出現。」

    「我知道你會收拾那個潑皮,但我要知道是誰派他來的?對方想達到什麼目的?」

    「回稟小官人,就是明珠奇石館的楊掌柜,那個穿紫色錦袍的中年男子,他用每天一貫錢的代價雇這個楊棍兒來搗亂,據楊棍兒說,對方就是想讓石破天沒有生意可做。」

    范寧點點頭,徐慶的情報和二叔知道的情況完全一致,看來就是張堯承在背後搗鬼。

    「小官人,我去收拾明珠奇石館吧!我現在去,讓他們明天也無法開門營業。」

    范寧搖了搖頭,收拾一下明珠奇石館頂多出口氣而已,如果東主不是張家,倒可以這樣做,狠狠收拾一下明珠奇石館,然後大家坐下談合作,共同把田黃石市場做大。

    可現在對方是張堯承,這樣做就沒有太大意義。

    范寧負手走了幾步,又回頭問道:「那個楊棍兒知道石破天的東主是誰嗎?」

    「他應該不知道,知道的話,他就不敢來了,不過小主人經常去店裡,今天劍梅子又出手了,他們應該都知道這家店和朱家有關。」

    范寧點點頭,對徐慶道:「今天劍梅子出手,意味著朱家露面,我估計對方一時半會兒不敢再輕舉妄動,你幫我去調查一件事。」

    范寧附耳對徐慶說了幾句,徐慶笑道:「這種損人利己的事情我最喜歡干,小官人放心,我一定查到它們的存放地。」

    徐慶行一禮,轉身要走,走到門口又猶豫一下,回頭對范寧道:「小官人,小冬先試用幾天吧!實在不行再把她退回去,要不然小主人會生氣的。」

    「行了,我知道該怎麼處理此事,你快去吧!」

    徐慶一抱拳,身體輕輕一縱,飛身跳上牆,隨即竄上屋頂向遠處奔去。

    范寧心中頗為驚嘆,還真有這種飛檐走壁的本事,八尺高的牆輕輕一縱就上去了,這要到後世,豈不成了跳高世界冠軍。

    ..........

    張堯承自從決定做奇石館生意后,便從一個富商手中買下了明珠奇石館,接手半個月以來,他發現生意並沒有想象那麼好,每天的營業額也就四五百貫,甚至他寄以厚望的田黃石,居然一塊都沒有賣出去,著實令他惱怒萬分。

    奇石館的生意比起從前的富貴橋關撲店實在差得太遠,不過現在富貴橋關撲店生意也是一落千丈,已經關了一半的門面,而且在其他兩家競爭對手的刻意催動和打壓下,科舉押注那件事不斷發酵,一直沒有平息,就像一隻惡魔在不斷吞噬著關撲店的生意,最後會將他的關撲店吃得骨渣子都不剩下。

    張堯承又恨又氣,卻又無可奈何,加上現在明珠奇石館又遠不如他想象的財源滾滾,這幾天他的心情十分惡劣。

    房間里,張堯承一邊喝茶,一邊聽奇石館楊大掌柜的彙報。

    他手中沒有懂石的心腹,只要把原來的楊掌柜留用下來,但他對這個楊掌柜還是很不滿意,居然連一塊田黃石也沒有賣出去,給他那麼高的薪俸有什麼用?

    楊掌柜看出了東主眼中的冷意,他戰戰兢兢彙報道:「啟稟東主,今天那潑皮楊棍兒如約前去搗亂,開始很順利,但後來出了點意外?」

    「是不是對方把那個潑皮收拾了?」

    「確實是這樣,對方有幾個武藝高強的手下,卑職親眼目睹,五六十斤重的石頭,被一個女人一劍擊打得粉碎,而且剛才我得到消息,楊棍兒被人割掉一隻耳朵,連夜逃走了。」

    「哼!是你找的人太無用了。」

    楊掌柜滿臉為難,「我們只能找無賴潑皮去搗亂,如果找厲害人物,事情就鬧大了,東主,對方也是有背景的。」

    一句話倒是提醒了張堯承,他讓楊掌柜去查對方的後台背景,居然到現在還沒有告訴自己。

    『砰!』張堯承重重一拍桌子,怒道:「我怎麼交代你的,讓你查他們的背景,你現在還沒有告訴我。」

    楊掌柜嚇得渾身一哆嗦,連忙解釋道:「卑職已經查到一點端倪,只是不敢肯定,所以暫時沒有用。」

    「你為什麼不說?如果對方是天子開的店,我就得罪了天子,你是想故意害死我嗎?」

    楊掌柜撲通跪下,磕頭解釋道:「東主息怒,對方也不是什麼太厲害的人物,據卑職調查,這家店可能是朱家所開!」

    「朱家?」

    張堯承眉頭一皺:「是朱貴妃的娘家嗎?」

    「正是!」

    張堯承想了想又問道:「他們有沒有對明珠奇石館什麼不利的舉動?」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

    朱家是先帝貴妃的娘家,張家則是當今天子的娘家,都屬於外戚,但如果論財力和勢力雄厚,張家就遠不如朱家了。

    而且大宋的各家外戚之間都有一種默契,照顧天子顏面,互不侵犯彼此利益,維持一種表面上的和諧。

    張堯承也意識到自己失策了,噁心了朱家的奇石館,對自己沒有半點好處,卻得罪了朱家,兄長知道了非罵死自己不可。

    想來想去就是眼前這個掌柜沒有及時把對方的背景告訴自己,完全是他的責任。

    想到這裡,張堯承惡狠狠地瞪向楊掌柜,「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不過我先警告你,兩天內若賣不出十塊田黃石,你就給我收拾東西滾出店鋪!」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