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幕後是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幕後是誰字體大小: A+
     

    宋朝民間遠沒有唐朝民間的勇烈好武,受到朝廷重文抑武的影響,民風也偏向於柔弱,連最流行的兵器也由刀劍變成了哨棒。

    在大宋市井街頭,很少看見惡性事件發生,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情況很少發生,那種強搶民女,欺男霸女的情況也不多。

    但並不是說大宋就是沒有欺壓良善,沒有仗勢欺人,只是宋朝的這方面的事情會以另一種方式表現出來,想對付一個人,請得往往不是殺手,而是潑皮無賴。

    京城街頭的潑皮無賴尤其多,給了他們錢,他們就會用各種無賴手段來對付目標。

    范寧看到的,就是一個前來尋釁滋事的潑皮,只見一個頭戴短襆頭,身穿灰色短衣的無賴潑皮坐在石破天奇石館大門前,他抱來大大小小二十幾塊大石,正好擋住店鋪門口,雙臂交叉抱著胸前,揚著頭,一臉死豬不怕開水燙模樣,掌柜范鐵戈在一旁苦口婆心勸他離去,他卻置若罔聞。

    在一塊石頭立著一塊牌子,上寫『上等田白石出售!』

    范寧頓時明白了,這顯然是針對田黃石而來。

    有人高聲問道:「你這漢子,堵住人家店鋪做什麼?當心別人告官把你抓了去!」

    潑皮眉頭一揚,哼了一聲道:「我一不偷,二不搶,在大街上賣石頭,有什麼不可以?」

    周圍人鬨笑道:「你這石頭能值多少錢?」

    「我這石頭叫田白石,是罕見的奇石,一斤一兩銀子,一律不還價。」

    范寧大怒,正要上前呵斥,卻感覺有人拍自己肩膀,他一回頭,只見是徐慶站在自己身後,范寧見他給自己使個眼色,便從人群中走出,來到大相國寺的側門前,朱佩已經等在這裡了。

    「這個潑皮是什麼人?」范寧問道。

    「這人叫楊棍兒,是大相國寺一帶有名的潑皮,收拾他很容易,但我想查到他背後的人是誰,究竟是誰讓他來這裡鬧事?」

    朱佩眼中閃過一絲怒色,問道:」查到什麼線索沒有?」

    徐慶目光向左上角一瞥,「小主人看見那個穿淺紫色錦袍的中年男子嗎?」

    范寧和朱佩的目光同時望去,只見一個體型微胖的中年男子,小鼻子小眼,穿著一件淺紫色錦袍,頭戴紗帽,正站著木柱後面向潑皮張望,神情十分專註。

    朱佩眉頭一皺,「他是什麼人?」

    「他是前面明珠奇石館的楊大掌柜,他從早上就站在那裡,一直沒有回去過,似乎看熱鬧比做生意重要。」

    范寧沉吟一下問道:「就憑這一點,你就能確定是他在幕後搗鬼?」

    「不能,但我今晚上會找這個楊棍兒問清楚,到底是誰讓他來奇石館搗亂!」

    朱佩卻不能容忍這個潑皮在這裡鬧事,她回頭對劍梅子道:「劍姐,去把他趕走。」

    劍梅子點點頭,走上前分開眾人,抽出了身後的長劍,范寧還是第一次見到劍梅子的長劍出鞘,竟然是黑漆漆的純鐵,鈍圓無鋒,居然沒有開刃。

    潑皮楊棍兒見一個長得奇高的女人執劍走上前,他頓時嚇了一跳,跳起身大喊道:「朗朗乾坤,你想殺人嗎?」

    劍梅子一言不發,揮劍向地上的石頭劈去,只聽『砰!』一聲巨響,一塊四五十斤的石頭竟被她一劍劈為齏粉,周圍人一陣驚呼,紛紛後退,眾人紛紛咋舌,這是多大的力氣。

    楊棍兒驚得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只見劍梅子一劍一個,只片刻,便將二十幾塊石頭悉數擊得粉碎。

    范寧的目光卻盯著明珠奇石館的楊大掌柜,只見他臉色大變,轉身便匆匆向自己的店鋪走去,范寧輕輕哼了一聲,幕後者十有八九就是此人了。

    這時,周圍響起一陣熱烈的鼓掌聲和喝彩聲,楊棍兒嚇得渾身發抖,他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忽然轉身連滾帶爬地向南面逃去,不用朱佩吩咐,徐慶已經迅速跟了上去。

    劍梅子已經收劍回鞘,她不想被人矚目,快步進店裡去了,周圍人小聲議論著各自散去,范寧和朱佩也走進了店鋪。

    「劍姑娘,今天多虧你了!」

    范鐵戈正在給劍梅子道謝,他認識劍梅子,知道是朱佩來了,他一回頭看見范寧,頓時驚喜道:「阿寧,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二叔,我昨天上午剛到,今天特地來店裡看看。」

    范鐵戈嘆了口氣,「我知道會有這一天,只是沒想到他們來得這麼快?競爭不過我,就用這種卑劣的手段來對付我們。」

    「二叔知道是誰幹的嗎?」

    「我們去二樓說話。」

    范寧走上二樓,卻發現二樓的擺設都完全變了,靠牆的格子架都沒有了,只有一座造型高古的古玩架,擺放幾塊普通田黃石,范寧有點驚訝,這是怎麼回事?

    朱佩倒是了解情況,對范寧解釋道:「現在田黃石的價格已經上來了,就這種普通田黃石,價格就要百貫,凍石田黃石更是珍貴,范二叔決定先賣普通田黃石,凍石田黃石留到以後再高價出售。」

    范寧當然知道田黃石的珍貴,但那是要到明清以後,但現在還是宋朝,只是因為天子喜歡,所以才一時洛陽紙貴,要形成全民認可它珍貴的意識,還需要時間沉澱,不可能這麼快。

    這種興趣來得快,去得也快,只能說有聲譽而沒有美譽,定價這麼高是否合適?

    范鐵戈安排好夥計去清掃街頭,他也走上二樓,他見范寧望著古玩架發怔,便解釋道:「現在生意還可以,差不多每天都能賣出兩塊田黃石,今天被人搗亂,屬於例外情況。」

    「沒人買凍石田黃嗎?」

    「當然有,每個客人都喜歡凍石田黃,但價格昂貴,每塊價格基本上在三百貫到五百貫,比普通田黃貴多了。」

    范寧沉思片刻又問道:「別的店也有田黃石出售嗎?」

    「都有,不過都是從我們這裡買過去的,第一天他們買走了近五百塊,就變成了他們的貨物,我們低價賣出,虧大了。」范鐵戈想到這件事,心中就是一陣恨意。

    「那他們賣得如何?」

    范寧現在並不關心誰佔便宜,他只關心整個田黃石的銷量。

    范鐵戈搖搖頭,「他們買走的都是普通田黃石,據我所知,基本都沒有人買,田黃石都是我們店賣給客人。」

    范寧低低嘆口氣,「這麼大的京城,兩百餘萬人口,富豪成千上萬,居然每天才賣出兩塊田黃石,說明大家都還不認可這種奇石,還需要時間沉澱。」

    范鐵戈愕然,半晌問道:「那阿寧覺得怎麼做比較好?」

    范寧沉思良久對他道:「以後田黃石論兩來賣,普通田黃石十貫錢一兩,凍石田黃則賣五十貫一兩,而且不賣原石,都賣雕刻品,朱哲的雕像在五十貫一兩的基礎上再加五百貫錢。」

    停一下范寧又道:「田黃石主要用來做印,所以制鈕很重要,要多擺一些空白印章,放在精美的盒子讓客人選。」

    范鐵戈默默點頭,「我明白了!」

    朱佩在一旁笑道:「田黃石的事情以後有的時間談,咱們先說說今天潑皮的事情,范二叔了解多少?」

    范鐵戈請二人坐下,他輕輕嘆口氣道:「事情不是今天才發生,實際上在我的意料之中,還是和田黃石有關!」

    「是明珠奇石館嗎?」范寧冷冷道。

    范鐵戈有點驚訝,他沒想到范寧這麼快就發現端倪了。

    范鐵戈點點頭,「明珠奇石館是領頭者,但其他幾家奇石館也有份。」

    「二叔最好從頭說起!」

    「事情還得從剛開業那天,那時我們不懂行情,以十貫錢一塊的價格賣田黃石,結果一個上午就賣了近五百塊,剛才我已經說了,都是被各家店鋪買走。

    不過明仁很精明,他在前一天晚上,把凍石田黃全部撤下來,換上普通田黃石,所以各家奇石館買走的都是普通田黃,潤澤程度遠遠不如凍石田黃。」

    范寧忽然發現不見明仁,連忙道:「二叔,容我插一句話,明仁呢?」

    「他去福州了,前天一早出發,我們要開發其他高品壽山石,他們去著手實施了。」

    「二叔請繼續說!」

    范鐵戈又繼續道:「後來他們也得知還有品質更好的凍石田黃,前天下午,五家奇石館的掌柜一起來找到我,為首之人就是明珠奇石館的楊掌柜,他們提出分享貨源,或者我以低價大量賣凍石田黃給他們。

    這種無理要求我當然一口回絕,楊掌柜就威脅我,這種賺錢的事情不能一家獨享,否則我們店鋪很難做下去,他丟下這句話就走了,然後就出現今天潑皮堵門的事情。」

    「這家明珠奇石館是什麼背景,二叔知道嗎?」

    「我只知道他們剛剛換了東家,東家姓張,聽說他兄長好像是國丈!」

    「張堯承!」朱佩和范寧異口同聲道。

    兩人都沒想到冤家路窄,居然又遇到了張堯承。

    朱佩見范寧眼中流露出一絲狠意,便問他道:「你打算怎麼做?」

    范寧冷冷道:「和其他四家的合作不是不可以,但要把今天的帳算清楚再說,至於明珠奇石館,它不是想與我們合作,而是想獨家壟斷田黃石。」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