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證券交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證券交易字體大小: A+
     

    這頓酒喝了一個多時辰,蘇亮喝得酩酊大醉,被范寧送回宿舍,范寧又坐上一輛牛車,返回舊曹門的住處。

    范寧也喝了不少酒,踉蹌著走進院子,反手插上門栓,摸著黑進了房間,此時范寧只覺口乾舌燥,極想喝一杯茶。

    好容易點亮了燈,卻發現房間里冷冷清清,和他離京回家時完全一樣,床也沒有鋪,被褥也沒有曬,茶壺和杯子都是他離開京城前的樣子,要想喝茶還得洗杯子茶壺,甚至他想不起炭爐放哪裡去了?

    范寧不由嘆了口氣,要是有個丫鬟該多好,以前杜鵑在的時候,這些事情都不用他操心。

    無奈,他只得來到院子,從井裡打了一桶水,咕嘟咕嘟灌了一肚子涼水。這才回了房間。

    剛躺上床,他忽然想起一事,只得起身匆匆寫了一封簡訊,封好了,又點燃一支香,將信和香放在後窗的窗台上,他再也控制不住酒意,一頭栽在床上,便人事不知了。

    次日一早,范寧被一陣敲門聲驚醒,還好,昨晚睡覺沒有脫衣服,連鞋也沒有脫,倒也方便他去開門。

    范寧迷迷糊糊打開門,門外是一個夥計模樣的年輕男子,拎著一個食盒。

    「官人,這是你昨天訂的早飯,我給你送來了。」

    范寧這才想起,他昨天吃過午飯後,順便訂了一份早飯,他連忙問道:「多少錢?」

    「早飯是七十文,加上十文錢跑路費,二十文錢食盒押金,一共一百文錢。」

    范寧回屋取了百文錢,遞給夥計,「多謝了!」

    「官人明天還要不要訂?」

    范寧連忙搖頭,「明天暫時不用了。」

    「那你找個時間去還食盒,押金退給你。」

    「我知道了,你去吧!」

    夥計走了,范寧拎著食盒回到房間,他坐在椅子發怔,頭腦昏昏沉沉,他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

    半晌,他終於緩過神來,又去了一趟方便,這才回房坐下,他剛要打開食盒,外面又有人敲門。

    「來了!來了!」

    范寧只覺一陣頭痛,怎麼突然來了一堆人要找自己,他只得跑去打開門,外面是一張儼如芙蓉般燦爛的笑臉,正是朱佩站在他的門口。

    她得意洋洋揮了揮手中簡訊,原來她已經拿到了。

    范寧心情頓時大好,連忙道:「快進來,我正要吃早飯?」

    「你還有早飯吃?」

    「昨天中午就訂好了,剛剛才送來。」

    「你今天去不去國子監?」朱佩又問道。

    范寧猶豫一下道:「可以不用去,這兩天是熟悉情況,後天才是正式走馬上任。」

    「那就別去了,我三祖父找你有事,然後中午一起吃飯。」

    范寧頓時想起朱元甫給自己說的事情,要三弟朱元豐帶自己做一票大買賣,他頓時有了興趣,點點頭笑道:「好!我稍微吃一點墊墊肚子,再洗漱一下,然後跟你走。」

    朱佩見他房間里亂七八糟,被褥好像是潮濕的,杯子和碗筷上面都蒙了一層,桌上也是一層灰。

    朱佩眉頭一皺,「你還沒有收拾房間?」

    范寧一邊吃面片,一邊含糊道:「昨天一來就去國子監去報到了,後來又遇到蘇亮,喝多了酒,晚上回來就倒下了,什麼都沒有來得及收拾。」

    「昨天你睡覺連鞋都沒有脫吧!」朱佩發現被褥上有幾個腳印,上面居然還掛著泥土

    「好像是的,昨天口渴之極,連杯熱茶都沒有,只好喝了半桶生井水。」

    「活該!誰讓你喝那麼多酒。」朱佩白了他一眼。

    話雖這麼說,朱佩還是快步走出去,只片刻,一名夥計提著熱水壺,手中還拎了一壺熱茶走進來,這是外麵店里提供的早服務,提供早上洗臉熱水,提供早茶、早飯,幫客人梳頭,如果不嫌棄,他們還提供毛巾和臉盆。

    「多謝!多謝!」

    范寧舒舒服服洗了一個臉,又喝了一杯熱騰騰的茶,渾身都感到舒服了。

    朱佩在一旁靜靜地看著他,她決定幫范寧雇一個小丫鬟,這傢伙沒有人照顧,實在太讓人不省心了。

    「好了,我們出發!」

    范寧收拾妥當,又帶了一隻皮囊,這才跟著朱佩出門了。

    ........

    馬車來到潘樓街,在潘樓街的朱樓內見到了朱元豐,在一間雅室內,朱元豐請范寧坐下,朱佩則坐在另一邊。

    「我昨天接到兄長的一封急腳快信,兄長信中告訴我,讓你跟我走一票金銀彩帛生意,你真的想好了?」

    朱佩在一旁急道:「這種生意風險太大,做不好很容易虧本,三祖父,不能讓阿寧碰它!」

    朱元豐笑道:「跟著我做,虧本倒不至於,就怕阿寧自己去做,不懂行情,本錢又小,虧本的可能性就大了。」

    范寧聽了一頭霧水,連忙問道:「你們到底在說什麼生意?能不能讓我先明白。」

    「這門生意有點複雜,聽我給你解釋一下。」

    朱元豐緩緩道:「你也知道鹽、茶、礬、香葯、犀象等等都是由朝廷控制,比如茶農先從鹽茶司收到定金,開始種茶,最後將茶餅交給官府的榷貨務,而鹽茶司根據定金支付情況發行交引。

    商人直接找茶農買肯定是買不到,必須要先去鹽茶司買交引,鹽引、茶引、礬引、香藥引之類,你才能憑交引去產地的榷貨務提取這些貨物,比如這一張。」

    朱元豐將一張茶引遞給范寧,范寧接過細看,上面寫著上等茶餅百擔,有編號,有官府大印,印刷得十分精美。

    「憑這張引你才能去找產地的榷貨務取茶一百擔,你明白嗎?」

    范寧點點頭,他完全理解,後世也有糧票、布票、肉票、煙票。

    只不過宋朝的交引更像一份提貨單,憑單子提貨,認單不認人,這就是一種很典型的專賣制度。

    「我說的生意,就是買賣這張引的生意。」

    范寧理解了,這是買賣提貨權,有點像期貨交易。

    朱元豐笑了笑,又繼續道:「太宗時期宋遼戰爭頻繁,邊疆需要大量糧食,為鼓勵商人運糧去邊疆,給每石糧食估的價格很高,商人把糧食運到邊疆,得到不是錢,而是交引。

    比如說,京城市場上一石米只能換十斤茶,但邊疆轉運司給他們估價卻是一石米換五十斤茶,我運了一萬石米到邊疆,加上運費,共價值六千貫錢,官府卻給了我五千擔茶的交引,價值卻是一萬五千貫。

    但我不需要茶引,我需要錢,我就八折把交引賣掉,實際上我還賺了很多。

    八折買下茶引的商人,他還是有的賺,他再八折賣掉,兩次下來就變成了六四折,但還是比茶的市價便宜,還可以再交易,直到接近市價為止,最後是茶商得手,他也不虧,他提取茶餅后又能高價賣給茶館和普通茶店。」

    范寧點點頭又問道:「那麼在哪裡買賣?」

    朱元豐一指窗外笑道:「我們斜對面有條巷子叫界身巷,裡面有一座金銀彩帛交易市場,市場內一共有上百家交引鋪,交引價格波動很大,正因為有波動,所以就有利潤,大宋九成交引都在這裡交易,動輒都是十餘萬兩、數十萬兩銀子的生意。」

    這時,范寧的腦海里跳出了一個名詞,證券交易市場,只是交易的不是股票,而是提貨單。

    朱佩在一旁道:「你拿一萬兩銀子買了茶引,剛買到手,茶引價格跌了,你就虧本,除非你耐心等它價格漲上來脫困,有不少人實在等不了就拿著交引去提貨,結果自己又沒有銷售途徑,最後要麼霉爛,要麼賤賣,虧得很慘,這就是我說的風險。」

    朱元豐笑道:「從去年開始,朱家陸續給延安府和真定府運送了大量糧食,東京的米價是斗米三十文,陝西路轉運司給我的價格是斗米一百五十文,反正最後折下來大概有五十萬貫錢,官府給了我們價值五十萬貫的鹽引、茶引和香藥引。

    我打算在交引鋪賣掉,因為數量較大,市場交引的價格必然大跌,我再用低價買回來,最遲兩個月,價格還會漲上去,我再出手賣出,這一進一出,光交引買賣就有十幾萬兩銀子的利潤。」

    這時,朱佩有些不滿道:「三阿公,如果你要阿寧加入,你現在就轉讓點交引給他,第二次的買賣,就不要他參與了。」

    朱元豐哈哈大笑,「那不就是坐著數錢嗎?」

    范寧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那我就跟大官人做第二次生意吧!低價買入,再高價賣出。」

    朱元豐捋須道:「我兄長的意思是,你兩次都做,本錢就能翻倍了。」

    朱佩還要反對,范寧一擺手,止住她的反對,對朱元豐道:「我兩次都做,我有一萬兩千兩銀子的本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