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再遇老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再遇老友字體大小: A+
     

    猶豫一下,馮滅遼又道:「今晚督學若有空,我請督學喝酒吧!給督學洗塵接風。」

    雖然馮滅遼家裡不寬裕,但他知道要和范寧搞好關係,忍痛出點錢他也願意。

    范寧見他說得很不自然,便猜到他極少請人喝酒,估計家裡比較拮据,范寧便笑道:「掌庫的心意我領了,但今天我剛進京,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實在沒有時間,改天吧!改天我請掌庫喝茶。」

    「那.....那真不好意思。」

    「沒關係!」

    范寧從隨身包里取出一塊二兩重的茶餅,遞給馮滅遼,「這是別人送我的鳳茶,初次見面,一點心意,請掌庫收下!」

    「鳳茶!」

    馮滅遼頓時又驚又喜,他聽說過龍茶鳳茶,那可是皇族權貴享用的極品好茶,他這個小官當然沒有眼福見到,至於口福就更別想了,莫說龍鳳茶,就連高官們常喝的京挺茶,他也沒有福氣享用。

    所以范寧給他二兩鳳茶,他簡直驚喜萬分,顫抖著手接過來,嗅了嗅,頓時異香撲鼻,他一臉陶醉地贊道:「不愧是茶中龍鳳啊!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謝謝督學厚愛!謝謝!」

    「不必客氣,以後還請掌庫多多關照!」

    「應該的!應該的!」

    馮滅遼不再打擾范寧,先告辭走了。

    這時,一名八九歲左右的茶童端著茶壺進來問道:「官人需要茶嗎?」

    范寧擺擺手,「我今天沒帶茶盞,明天吧!」

    「那好!明天一早我給官人上茶。」

    茶童走了,范寧也不想在官房繼續呆下去,他索性拿著借書銅牌前去書庫借書。

    書庫分為甲乙丙三座樓,其中丙樓是經書庫,也就是各類教科書,和科舉有關的書都在丙樓,而乙樓是諸子百家的著作,包括歷代文學作品,還有法律、音樂、曆法等等書籍.

    甲樓又叫詩詞書畫樓,這裡面有唐宋以來的詩詞大全,還有名家書法繪畫作品,當然是贗品,真跡一般不會外借,但如果級別足夠,也可以在專門的房間里欣賞名家書畫真跡。

    絕大部分太學生只能進乙樓和丙樓,而七品以上官員可以進甲樓,范寧雖然只是正八品,但他不僅可以進詩詞書畫樓,而且還擁有等級最高的甲牌,意味著他可以在甲樓欣賞名家書畫真跡。

    范寧直接下了三樓,三樓是單獨和後門相連,在樓內也進不去三樓,而是從二樓直接上四樓。

    不過范寧還不知道,其實有一扇小門可以從三樓直接進入甲樓內。

    他從後門出來,又繞到前面的正門。

    剛到大門外,便聽見裡面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似乎正在和裡面的管理人員論理。

    「我們是童子科進士,為什麼要和普通太學生一樣待遇,為什麼我們不能進甲樓?」

    范寧頓時大喜,這傢伙已經進太學了,他快步走進大門,裡面是一個很寬的玄關,兩邊擺放著長長的鞋柜子,進去要換軟鞋.

    中間有一扇小門,從小門進入甲樓書庫,此時小門處堵著七八名少年,都穿著太學生的青衿深衣,頭戴方帽,他們正和一名書庫管理員爭論,為首之人正是提前進京的蘇亮。

    范寧大概認出這七八名少年,都是童子科進士,看來他們是想進甲樓,卻沒有資格進去。

    范寧走上前問道:「怎麼回事?」

    童子科進士們一回頭,頓時認出了范寧,紛紛圍上來,蘇亮更是激動,連忙對范寧道:「我們報到時,告訴我們可以進甲樓借書,但現在又不讓進,真令人氣憤。」

    范寧擺擺手,「大家別著急,我來幫你們問問!」

    范寧走上前,出示自己的甲牌,管理員頓時嚇了一跳,只有五品以上官員才有甲牌,這少年怎麼會有?他一時有點糊塗了。

    范寧又道:「我是新上任的國子監督學,我想問問他們有沒有資格進甲樓?」

    范寧一指身後的一群童子科進士生。

    管理員頓時明白了,估計眼前這位就是前兩天大家都在談論的最年輕官員,他不敢怠慢,連忙道:「按理他們是可以進去,但他們沒有借書牌,所以暫時不能讓他們進去。」

    范寧回頭問道:「你們辦理借書牌了嗎?」

    「還沒有呢!說就是這兩天,但還沒有通知。」

    范寧又對管理員道:「我可以擔保他們都是童子科進士,能否讓他們進去?」

    管理員想了想道:「要麼就只能進去看書,借書一定要有借書牌,每個人都有編號的,否則我們無法操作。」

    范寧也認為管理員說得有道理,便對一群士子道:「先進去看書吧!等有了借書牌再借書。」

    眾人大喜,紛紛進了書庫,蘇亮卻留下來,滿臉羨慕道:「你居然當了督學,以後可以管我們了。」

    范寧拍拍他肩膀笑道:「我和你們一樣,也是來讀書的,督學只是掛個名而已。」

    「倒也是,哪有十三歲的督學?不對啊!你不是出任秘書省正字嗎?怎麼來國子監了?」

    范寧額頭冒出三根黑線,這小子什麼都不懂啊!

    他搖搖頭道:「不是你想的那樣簡單,走吧!我帶你吃晚飯去。」

    「好啊!你先陪我回宿舍,我把書放起來就走。」

    范寧點點頭,陪同蘇亮向宿舍而去,蘇亮一路介紹道:「朝廷對我們還真不錯,不僅食宿錢全免,一個月還補貼五貫錢,一年還有十匹布,十五兩綿,讓那幫太學生羨慕死了。」

    「這是按候補官員月俸的一半給你們,如果三年後通過審查考試,那麼就會成為真正的候補官員,月俸再翻一倍,還有各種補貼。」

    童子科進士通過三年學習考察后,就有了從九品的官職,成為候補官員,一般出任各縣縣尉、主簿、州府司士或者幕職官等等,然後幾時轉正為京官,那就要看各自的造化了。

    「我現在已經很滿足了,至少不需要家裡負擔我的讀書錢,五貫錢,在咱們吳縣也算是中等收入了,更何況食宿不要錢,穿衣不要錢,我們算下來相當於月收入八貫錢。」

    兩人快步來到宿舍區,蘇亮指著前面長長一排房舍道:「那就是我們的宿舍,三個人一間院子,但每個人有自己獨立房間,房間很長,擺座屏風就能一隔為二了。」

    范寧笑了笑,「那待遇還不錯!」

    「范寧,要不你也過來住吧!有年輕助教也免費住在太學,獨門獨院,三間屋子,條件很不錯。」

    范寧搖了搖頭,「你快去吧!我在這裡等你。」

    ........

    在太學大門對面便有五六座酒樓,幾乎都是名酒樓在太學開的分店,范寧和蘇亮進了朱樓,在二樓找了個位子坐下,范寧點了一壺清酒,要了七八道熱菜,片刻,酒保便將燙酒送了過來。

    范寧給蘇亮倒了一杯酒,笑問道:「去揚州談得如何?」

    蘇亮目光黯然,嘆口氣道:「談到錢就不友好了,圓圓母親說他們家產不多,主要留給兒子,女兒只能適當給一點嫁妝。」

    范寧冷笑一聲,「你可是考上了童子科進士,京城大把權貴宗室搶著和你聯姻,他們程家能高攀就已經不錯了,居然還說這種話?」

    「關鍵圓圓也責怪我太勢利,就想著她的嫁妝,我走的時候,她都沒有來送我。」

    蘇亮心情不好,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范寧沉吟一下,壓低聲音問道:「你告訴我實話,你和她之間究竟有沒有那種床第關係?」

    蘇亮搖了搖頭,「我和她親過嘴,摸過她,還是隔著衣服的,其他就沒了。」

    范寧頓時鬆了口氣,「那就沒有關係,我告訴你,五萬貫錢的嫁妝不能鬆口,這關係到你的前途。」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這嫁妝和前途有多少關係?」

    范寧笑了笑,「我先給你說說官職的一些基本規則,省得你糊塗人做糊塗事,像你現在是同進士出身,只能說你具備了做官的資格,想做官還得等三到五年.

    假如三年後你通過了審核考試,那你就能獲得從九品官階,然後是安排官職,但就算得到官職也只是候補官,若有後台背景,去當縣尉、主簿,沒有後台背景,去做節度使判官,或者去州學出任教授。

    候補官一般不會升職,有的人做了一輩子,像我們的學政趙修文,已經在平江府當教授快三十年了,到現在還是從九品候補官。」

    「那什麼情況下才能轉為正式官?」

    「第一、你的政績突出,這次平江府童子科考得十分優秀,我估計趙學政很快就能轉正為京官,官場雖然腐敗,但政績也非常重要。

    第二就是看你的背景後台,你朝中有沒有人。

    如果實在朝中無人,但如果你能給得起錢,也可以有機會,所以我說你至少要有錢,否則你就和書庫的馮掌庫一個命運。」

    范寧又將馮掌庫的經歷給蘇亮說了一遍,蘇亮低頭不語,顯然他心中受到了很大的衝擊。

    半晌,他嘆了口氣,抬頭對范寧道:「再給我一個建議吧!」

    范寧端起酒杯緩緩道:「這件事我不好多勸你,但看在多年朋友上,我最後再給你一個建議,要麼堅持五萬貫嫁妝,要麼一文錢不要。」

    「你這話什麼意思?」蘇亮不解地問道。

    「我的意思很簡單,如果程圓圓願意拋棄一切跟隨你,那我覺得你也不應該辜負她,如果程圓圓本身對你沒有那種強烈的感情,一切都聽從她母親的安排,那我覺得你應該慎重考慮。」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