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新的思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新的思路字體大小: A+
     

    張三娘當然全力支持兒子在京城買房,她對目前的生活已經心滿意足,對她而言,那一萬多貫錢就是留給兒子的錢,她只是替兒子暫時保管而已。

    所以當張三娘聽兒子說想在京城買宅,她便毫不猶豫地取出了兩張朱氏錢鋪的存票。

    「這張是一萬貫錢的存票,最早給我的,這張是四千貫的存票,後來給的,本來還有一張兩千貫的存票,被你爹爹拿去買地了。」

    張三娘嘆了口氣,又取出半塊玉佩遞給兒子,「憑這半塊玉佩可以提錢,你把錢都拿去,買一座好一點的宅子。」

    范寧把一萬貫錢的存票又還給了母親,笑嘻嘻道:「四千貫錢就足夠了,這一萬貫錢娘收好,算是娘的私房錢。」

    張三娘伸手在兒子頭上敲了一記,「你這小鬼頭,怎麼說話呢?什麼叫娘的私房錢,你暫時不用,娘就給你存著,等你娶媳婦時,就用這錢給你辦個風風光光的婚事。」

    「娘,我真不用,你就收著吧!手中有筆錢也定心一點。」

    范寧從懷中摸出幾張地契交給母親,「這是五百畝上田,已經掛在我名下,可以免稅,這些土地就算兒子孝敬給娘的。」

    張三娘喜滋滋地接過地契,這可是兒子考中進士的獎勵,兒子孝敬給自己,她怎麼能不要。

    「這個我要,以後就留給娘養老。」

    這時,張三娘又想起一事,連忙道:「今天一早,朱老爺子送來一份請柬,請你過去吃頓便飯。」

    范寧一怔,「去吳江?」

    「好像不是,就在木堵鎮上!」

    范寧頓時大喜,朱老爺子來木堵了,這太好了,省得自己再跑吳江一趟。

    「要不你現在就過去吧!看看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助人家的。」

    張三娘子現在對朱老爺子的事情特別熱心,要知道朱佩可是朱老爺子的孫女,有可能朱佩會成為自己的兒媳,她怎麼可能不熱心。

    「娘!朱老爺子沒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不過我現在去看看他倒也可以。」

    范寧見時間還早,便坐船前往木堵鎮,去拜訪住在鎮上的朱元甫。

    朱元甫位於木堵鎮的大宅子並沒有荒廢,靈岩山腳下有母親的一座衣冠墓,他也會時不時過來拜祭一下。

    聽說范寧前來拜訪,朱元甫親自到大門口來迎接。

    「恭喜范少郎高中進士第四名!」

    范寧連忙上前行禮,「若不是老爺子多年關照,我也不會有機會參加科舉,晚輩要感謝老爺子多年的厚愛。」

    朱元甫聽范寧感激自己,他心中大為欣慰,笑道:「還是要靠自己,自己若不努力,任何人都幫不了你。」

    「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老爺子就是我的人和。」

    朱元甫哈哈大笑,拍拍范寧的肩膀,「走!我們先去倉庫看看。」

    朱元甫所說的倉庫,就是田黃石的倉庫,目前借用朱元甫的奇石庫,倉庫位於府宅的東北角,外面有一扇的鐵門可以直接入府,府宅內通往這座倉庫的大門常年鎖著,實際上就是一座直接對外的倉庫。

    朱元甫的奇石倉庫主要用來放置他多年收藏的太湖石,自從他搬回吳江縣,大部分珍品太湖石也跟隨搬走,這裡只剩下少量的上品太湖石。

    偌大的倉庫空關著,所以當他聽說準備在木堵鎮給田黃石找一個座倉庫時,便想到了自己的奇石庫。

    朱元甫的奇石庫比錢庫還要堅固嚴實,整座倉庫是用大青石修砌而成,四周沒有窗戶,顯得陰暗而潮濕。

    這也是奇石庫的要求,大部分觀賞石都喜歡陰暗潮濕的環境,像太湖石,在水下呆了數百萬年,尤其忌光照和乾燥。

    甚至倉庫內的架子也是用長條石搭建而成,范寧跟隨朱元甫走進倉庫,長條石架子上擺滿了大大小小的水缸。

    水缸里裝滿了各種各樣的田黃石,都泡在清水中,范寧大致推算一下,倉庫中至少有上萬塊田黃石。

    尤其在倉庫角落裡,范寧看到了令人震撼的一幕,數十顆水缸大的田黃石堆放在一起,這就是明仁告訴過他,礦田裡發現的那一窩田黃石,一共有四十三顆。

    「阿寧,這塊田黃石你拿著!」

    不知不覺,朱元甫又恢復了對范寧的稱呼,叫范少郎還是顯得有點隔閡了,他索性和劉院主一樣,直接稱呼范寧的小名。

    「它有什麼特別?」

    范寧從朱元甫手上接過這塊田黃石,田黃石如拳頭大小,外形像一顆土豆,由於光線太暗,看不清楚質地。

    「這是明仁送給我的,裡面沒有蘿蔔紋,純凈得就像毫無雜質的蜂蜜凝固而成,是他們見過的最好的田黃石,這塊田黃石替我送給你堂祖父。」

    范寧知道堂祖父將上次那塊溪山行旅石送給了天子,他心中一直有點失落,自己也在考慮再送給他一塊。

    這塊田黃石來得正是時候,范寧連忙感謝,「多謝老爺子關心。」

    朱元甫笑著拍拍他肩膀,「走吧!我正好有件事想和你聊聊。」

    兩人離開倉庫,來到後堂,一名丫鬟給他們上了茶。

    朱元甫喝了口茶道:「你二叔進京城之前來找過我,他之前去了一趟福州,有了一些新的想法,他想擴大範圍,做壽山石的生意,不知他有沒有對你說起這件事?」

    范寧搖搖頭,「估計是開店太忙,他沒有時間給我說這件事,不過擴大為壽山石,是不是面鋪得太大了。」

    范寧知道田黃石其實就是壽山石的一種,是壽山石的珍品,但壽山石還有很多品種,魏晉時就大量用來的雕刻成佛像,而朱哲平時用來雕刻的石頭,也是壽山石。

    所以二叔想擴大做壽山石的生意,范寧感覺價值不是很大。

    「你看這塊石頭!」

    朱元甫又將另一塊石頭遞給范寧,石頭也不大,和桌上的茶盞一般大,呈乳白色,儼如冰凍過的牛乳,這是塊凍石。

    但與眾不同是,這塊石頭布滿了朱紅點點,就像一片片桃花瓣貼在石頭上。

    「這是.....桃花凍石!」范寧忽然想起了這個名字。

    「對!就是這個名字,叫做桃花壽山石,是你二叔帶回來的,他在住在廣應寺,寺中就有很多這種石頭。」

    朱元甫又笑著問范寧,「你不覺得這種石頭雕刻出來,很有收藏價值?」

    范寧搖搖頭,「比起田黃石,還是差遠了。」

    「當然不能和田黃石比,田黃石是石中瑰寶,價值昂貴,一般文人可買不起,你二叔的意思,要考慮普通文人的需求。」

    范寧有點明白了,「我二叔是想同時做中低檔的觀賞石?」

    「用中檔壽山石來襯托田黃石的珍貴。」

    范寧微微一笑,贊道:「這個思路倒不錯,他知道有很多壽山石都有極高的觀賞價值,像手中的桃花凍石,還有芙蓉凍石,雞血凍石、天藍凍石、魚腦凍石等等,這些石頭也極為美觀,僅次于田黃凍石,如果這些石頭都開發出來,價值不菲,那就更襯托出石中之王,田黃凍石的珍貴。」

    想到這裡,范寧欣然點頭,「既然二叔要做,我沒有意見,但這樣的話,我們必須擴大在壽山一帶的投資。」

    朱元甫點點頭,「我也認為你二叔的想法很好,但你要有心理準備,一旦做大壽山石的生意,我估計奇石館五年內不要考慮分利。」

    范寧苦笑一聲,他還打算再從奇石館中拿幾千兩銀子買宅子,這下子計劃落空了。

    朱元甫見范寧眼中有點失落,便微微笑道:「對於京城權貴而言,奇石館賺的錢只是小錢,真正的大錢是你想不到的,那也是朱家發家的根基。」

    「那是什麼?」范寧好奇地問道。

    朱元甫笑了笑道:「我現在不說,等你回京城,你去找佩兒的三祖父,就說是我安排的,讓他帶你做一次,你就明白了。」

    .........

    接下來幾天,范寧又去長州縣拜訪董知府和平江府學政趙修文,又在劉院主的邀請下出席了延英學堂擴大的奠基儀式。

    隨後又在父親的帶領下,拜訪了范氏家族,並在族廟內給列祖列宗上了香。

    十天時間轉眼便過去了,范寧又到了啟程北上的日子。

    范寧的出發地點依舊是木堵鎮,他依舊乘坐來時的那艘快船,他們之前就有約定,快船做了一票去杭州的生意后,又趕回來,正好接上了準備北歸的范寧。

    張三娘也趕到木堵,和丈夫范鐵舟一起送兒子北上,雖然已經習慣了兒子外出求學的別離,但這一次不同,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和兒子相聚,張三娘心中充滿了不舍。

    「娘,等孩兒在京城買了宅子,你們帶著阿多去京城過年,反正是坐船,路上也不辛苦。」

    「我倒是很想去,這輩子還沒去過京城呢!就不知道你爹有沒有時間?」

    張三娘看了一眼丈夫,希望丈夫能表個態。

    范鐵舟想了想道:「其實我去十天半個月也無妨,多留下一點葯,一些小問題店裡的醫師也能處理。」

    張三娘頓時大喜,如果全家能在京城過年,那簡直太好了。

    范寧也笑道:「那就初步定下來,到時候我請李大壽的爹爹安排船隻,他們家有去京城的專門客船。」

    「這件事你就別管了。」

    范鐵舟笑道:「進京這件事我們自己會安排,你就不用操心了,你自己努力讀書,不能因為考上進士就放鬆自己,總之,我和你娘都希望能聽到你更好的消息。」

    范寧點了點頭,「爹爹放心吧,我心裡明白呢!」

    張三娘緊緊擁抱一下兒子,這才讓他上了船,這時,劉院主以及木堵鎮的鄉紳紛紛來碼頭送行。

    范寧站在船頭向眾人揮手告別,船隻離開碼頭,向胥江駛去,漸漸地消失在遠方。

    皇佑二年四月,范寧再一次離開家鄉進京,開始了他的仕途之旅。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