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怒其不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怒其不爭字體大小: A+
     

    蘇亮嘆了口氣,「早知道當時就該把所有的銀子都押上去,以後讀書,家裡恐怕不會再給我錢了。」

    李大壽在一旁勸道:「實際不行,我們都可以接濟你,再說你食宿不要錢,每月還有幾貫錢的補貼,你擔心什麼?」

    「根本就不用擔心!」

    范寧冷笑道:「他現在是童子科進士,他家會捨得把這個進士丟掉?面子過不去,可以讓他娘以心疼兒子為借口時不時給他一筆錢。」

    蘇亮和李大壽對望一眼,兩人不得不承認,范寧看待事物確實比他們看得深、看得透。

    范寧懶得再糾纏蘇亮之事,他喝了一口酒又問李大壽道:「他們幾個怎麼樣?」

    「聽說董坤和藺弘到巴蜀遊學去了,段瑜在家刻骨攻讀,陸有為好像情況不太好。」

    「他怎麼了?」

    「他對前途很悲觀,不想再參加科舉,前不久聽說定親了。」

    「陸有為居然定親了?」

    范寧有點吃驚,陸有為今年才十五歲吧!這麼早就定親,難道他真不想考科舉了,他父親可是府學教授啊!

    蘇亮和陸有為的關係很好,他比范寧更了解陸有為,他搖了搖頭道:「我覺得陸有為這樣決定很正常,他本來性格就比較懦弱,再加上他兄長成績比他好,解試也名落孫山,他就沒有信心了。」

    對蘇亮這種說法,范寧並不買帳,誰說陸有為懦弱?

    在劍道課上,楊縣丞的侄子楊度用劍挑釁鹿鳴書院數十名學生時,只有陸有為挺身而出。

    表面的懦弱掩飾不了他內心的勇烈,或許他沒有信心,但連李大壽都能考過解試,為什麼他不行。

    范寧重重哼了一聲道:「不能這樣就算了,我去找他,必須讓他繼續給我讀書。」

    李大壽起身道:「陸有為家離這裡不遠,我去他找來。」

    「你快去,我們慢慢喝酒等著。」

    李大壽下樓匆匆走了,趁著這個空,范寧低聲問蘇亮,「你給我說老實話,你和程姑娘關係好到什麼程度了?」

    蘇亮居然為了程圓圓要和家裡決裂,這有點出乎范寧的意料。

    范寧知道,蘇亮從小到大都是在他祖父的威壓下讀書學習,他對祖父十分畏懼,現在他居然為了一個女子有勇氣和祖父對抗,范寧有充分理由懷疑,在返程的路上,蘇亮是不是和程圓圓有了『橫』的關係?

    當然,程圓圓倒不是那樣輕易付出的女子,關鍵是中間有個程澤,這個混蛋做事不擇手段,會不會在他的策劃和安排下,蘇亮中了圈套,做出了逾軌之事。

    蘇亮臉一紅,這種事情怎麼好說出來,他只得含糊說道:「我和她在長江上立過誓言,彼此不負。」

    范寧察言觀色,見蘇亮的臉脹得通紅,神態扭捏,便知道自己的猜測八九不離十,他便不再多問。

    「如果你決心已經下了,那你早點走,路過揚州時去她家裡見見她父母,把你家裡堅決反對的情況告訴他們,讓他們做一個決定。」

    「這樣不好吧!」

    蘇亮猶豫一下道:「如果把我家裡的態度告訴他們,會不會讓他們為難?」

    「傻小子,你就不懂了,你現在是進士,雖然是童子科,但三年後是可以做官,不用再考了,身價至少十萬貫,你家人反對,就是覺得程家配不上你的身價,這就看程家怎麼做人,他們如果能拿出豐厚的嫁妝,配得上你的身價,那麼你家裡還是會讓步的。」

    「你覺得程家能拿得出十萬貫嫁妝?」蘇亮懷疑地問道。

    「我估計五萬貫拿得出來,關鍵看程家有沒有這個心,他們如果還是那種小農心態,捨不得在你身上投資,想幾千兩銀子打發你們,我看你們這門婚事夠嗆。」

    蘇亮搖搖頭道:「我估計他們不會立刻做決定。」

    「那就拖,拖到三年後你受了官階,他們還沒有表明態度,那你就可以考慮別的權貴豪門了。」

    半晌,蘇亮嚅囁道:「這是不是太勢利了?」

    范寧輕輕搖頭,「三年後你的身價至少是二十萬貫,如果程家拿不出五萬貫錢的嫁妝,倒也罷了,他們明明拿得出來而不想拿,那麼你做出的犧牲也未免太大了。」

    停一下,范寧又道:「你可能不明白我說的犧牲是指什麼,因為你還不懂官場的艱險,沒有足夠的後台或者沒有足夠的金錢,你根本就得不到展示政績的機會,沒有政績,你想從候補改選為京官,幾乎是不可能的。

    你為了程家的女兒,幾乎搭上了自己的前途,程家卻沒有任何補償,你讓你祖父和父母怎麼想得通?作為好朋友,我言盡於此,你自己好好考慮吧!」

    蘇亮陷入了沉思,范寧則繼續享受家鄉的美味,他的筷子向一條剛端上了的清蒸白魚發起了進攻。

    這時,樓梯聲響起,身材魁梧高大的李大壽帶著一個瘦弱的少年走上樓。

    瘦弱少年正是陸有為,他也長高一截,但身體依舊顯得比較瘦弱,像棵黃豆芽,加上他有點不敢面對范寧,更將他的弱勢氣場體現得淋漓盡致,他在范寧面前甚至不敢坐下。

    「坐吧!」

    范寧指了指旁邊一張椅子,又讓夥計上一副餐具,增點了幾個菜。

    陸有為屁股挨椅子邊緣坐下,心虛地笑問道:「師兄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你都準備放棄科舉了,還好意思叫我師兄?」范寧板著臉怒視他道。

    陸有為的臉頓時脹成豬肝色,好一會兒他才小聲道:「我確實有難處?」

    「有什麼難處?缺錢我給你,不知道該怎麼複習,我來幫你,如果是你父親認為你沒用,讓你放棄科舉,我去找他談,你現在就告訴我,你有什麼難處?」

    范寧的強勢逼問讓陸有為無言以對,他低下頭,眼睛里慢慢有了一絲淚花,好一會兒他哽咽道:「主要是我的族人和親戚,都說我不是讀書的料,參加解試居然寫走題,說我連這種錯誤都犯,簡直太愚笨了,他們天天說,我和父親都承受不住,所以......」

    范寧注視他片刻問道:「你定親約好什麼時候成婚?」

    「暫時沒有預定,快一點明年,如果明年倉促,過幾年也行。」

    范寧點點頭,「你回去告訴父親,下個月你要進京讀書,我會給你安排在開封府學,所有的食宿費都不用你負擔,兩年後,你回平江府調查民間疾苦,並準備參加解試。」

    陸有為終於嗚咽著哭出聲來,「謝謝師兄!」

    ........

    當天晚上,范寧住在縣城內,次日一早他便趕回家中。

    他昨晚幾乎一夜未睡,考慮著師弟們的安排,陸有為和李大壽以及段瑜都要跟他進京讀書,最好把董坤和藺弘也叫上。

    他要安排他們進開封府學或者進名儒辦的私人補習班讀書。

    這樣一來,他最好在京城有座宅子,作為大家在京城的落腳點。

    范寧很自然開始考慮在京城買房宅之事。

    京城的房宅雖然昂貴,但在宋仁宗時才剛剛開始漲價,京城的房價一直漲到北宋滅亡,尤其在宋徽宗時代漲得異常瘋狂,翻了好幾倍,宣和初年,外城一座十畝的房宅要價三十萬貫,內城更是有錢也買不到大宅。

    現在還不是很貴,至少范寧知道,程氏兄妹在城外虹橋一帶買的五畝宅,最後只花了兩千餘兩銀子,而在城內最多只要一萬多兩銀子。

    范寧不打算動奇石館的錢,他現在手上有關撲贏得五千兩銀子和科舉獎勵的三千兩銀子,他準備再從母親這裡拿五千兩銀子,就能在外城買一座五畝的宅子。

    母親手中有燒酒的分紅錢,差不多有一萬四千餘貫,基本上都沒有動。

    他們家有父親的行醫收入和佃租收入,就足以維持一個大戶人家的生活了,何況他還得到了五百畝上田獎勵,這五百畝土地交給父母,每年的佃租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考慮了一夜,范寧終於做出了決定,他甚至連平江府都暫時顧不上去,便急匆匆趕回家,和父母商量此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