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縣學演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縣學演講字體大小: A+
     

    張三娘本想好好和兒子談一下他的終身大事,可別像蘇亮那樣自作主張,最後和家裡吵翻,兒子考上進士,外面的誘惑太多,她可不希望兒子哪天忽然帶一個不知根底的小娘子回家。

    不過她無意中在兒子給她買的一堆上好衣料里發現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希望伯母喜歡』,下面落款是朱佩。

    張三娘便打消了和兒子談話的想法。

    她一直就對朱佩念念不忘,那個知書懂禮,又千嬌百媚,長得像仙女一樣的小娘子。

    以前她總覺得自己兒子高攀不上朱家,不敢多想,可現在,她忽然發現自己兒子完全能配得上朱佩了。

    轉眼范寧便在家中呆了兩天,渡過了兩天最悠閑的時光,但范寧也知道,有些事情自己必須要去做。

    第三天上午,范寧搭一艘小船來到了縣城。

    他今天穿一件淺藍色細麻深衣,頭戴紗帽,手執一柄摺扇,顯得十分悠閑,就像一個進城拜訪朋友的書生。

    小船在縣學對面的碼頭上緩緩停下,范寧上了岸,悠悠然向縣學大門走去。

    此時縣學正是上課時間,大門虛掩著,一名門房老者正靠牆打盹,范寧剛走進大門,身後傳來一聲霸氣的大喊:「站住!幹什麼的?」

    范寧愣了一下,以前外面的書生進縣學可是從不過問的,現在怎麼也問了起來?

    回頭看一眼門房老者,似乎沒見過,應該是新來的。

    范寧抱拳行一禮,「我是來找張教諭,我從前是他的學生。」

    門房老者打量一下范寧,見他雖然穿著細麻深衣,但儀錶不凡,不像是普通的讀書人,倒也不敢輕視,便道:「你叫什麼名字,我去給你通報!」

    「在下范寧!」

    門房覺得『范寧』這個名字有點耳熟,卻一時想不起在哪裡聽過,便匆匆趕去向張教諭通報。

    范寧刷地張開扇子,站在大門口耐心等待。

    片刻,只見從樓內奔出大群教授,為首之人正是縣學教諭張若英,門房則誠惶誠恐地跟在後面,看樣子他終於想起范寧是誰了?

    「范寧,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張若英上前便拉著范寧的手親熱問道。

    「回稟教諭,學生是前天返回,回家探望了父母,然後便來縣學看望各位師長。」

    「好啊!考上了童子科第一名,是我們縣學乃至吳縣最大的榮耀,我們就等著你回來,好好慶祝一番。」

    范寧臉上露出畏懼神情,「和師長們見見面就行了,慶祝就免了吧!」

    眾人都笑了起來,張若英笑道:「縣裡怎麼慶祝我們不管,但縣學的慶祝要的,羅院主,還有秦院主、張院主和楊院主,你們四位去把學生們都召集起來,見一見我們的新科進士!」

    范寧剛要反對,張若英卻擺擺手,「你是他們的榜樣,讓他們見見你是應該的。」

    范寧無奈,只得苦笑一聲,又問道:「趙學政可在?」

    「他現在已升為平江府司業,主管平江府的教育,目前長住長洲縣,年初就已經辭去縣學的一切職務。」

    范寧點點頭,估計在縣學見不到趙修文,以後去長洲縣會見到他,范寧便不再多問,和各位教授見了禮,這才跟隨張若英進樓去了。

    范寧來縣學的消息在縣學士子中引起巨大轟動,早在數天前,當范寧考中童子科第一名,列二甲第一名時,縣學內便一片歡騰,很多學生徹夜不眠,躺在床上討論范寧在縣學的往事,一夜之間,范寧已成為大部分縣學士子的偶像。

    縣學廣場上,近千名學生已列隊完畢,在眾人熱烈的掌聲中,范寧只得硬著頭皮走上高台。

    望著高台下一張張期待的臉龐,范寧也漸漸平靜下來,他沉吟片刻,便對眾人高聲道:「張教諭讓我給大家傳授一點經驗,說實話,我也不知該說什麼,每個人條件不同,上升的軌跡也必然不同,如果一定找一個共通的經驗,我想只有一條,那就是勤奮,勤奮是通往一切大門的鑰匙,只有勤奮才能使你在激烈的科舉競爭中活下來,最後走向成功。」

    范寧深深吸一口氣,又緩緩道:「有學生曾問我,是否熟讀經文、練好書法,就能考上科舉?如果你現在還這樣認為,我可以告訴大家,你永遠考不上科舉!

    科舉考的絕不僅僅是經文,經文只是一個引子,科舉實際上考的是你否則博古通今,考的是你是否深刻理解百姓的疾苦,是否理解朝廷的法度,是否理解治國的難度,這一切都需要你大量閱讀,長時間深入生活,長時間的思考,這都需要大量的時間,時間從哪裡來?勤奮就是答案。

    再打個比方,這次科舉對策文考的是縣官斷案,經文里有答案嗎?沒有!如果你沒背過《宋刑統》,這道題你就根本別想考過,可就算你背過《宋刑統》,但不熟悉朝廷曾經頒發的旨意,不了解縣官斷案的步驟,你同樣也做不出來。

    可縣學沒有教大家學《宋刑統》怎麼辦?我只想告訴大家,縣學只是一個學習的地方,教授幾乎不布置課外功課,為什麼?就是留給大家自己去讀書學習的時間。

    我問過狀元馮京,他什麼時候看的《宋刑統》?他告訴我,他在讀縣學時就背過了,而我們縣學的藏書閣內就有《宋刑統》,又有幾個人去讀過?

    大家要反思,自己和狀元的差距究竟在哪裡?如果想不到,那我來告訴大家答案,差距就是兩個字,勤奮!」

    范寧的一席話引來了學生們雷鳴般的掌聲,不得不說,范寧的話給所有人都帶來了巨大的啟發,每個人都恨不得立刻衝進藏書館,開始發奮苦讀,連縣學教授們也受到了巨大震撼,縣學為此修改了遊學章程,將遊學時間改為每年一次,要求學生們深入了解百姓疾苦,每個學生至少要遊學滿五個月才能順利完成學業。

    直到數十年後,縣學新生們進入縣學的第一件事,依舊是深入學習並理解范寧在皇佑二年的這番講話。

    范寧結束了縣學之行,隨即又去縣衙拜訪縣令高飛,讓范寧鬆了口氣的是,高飛正好去了京城公幹,讓他躲過了一系列慶祝活動的煩惱。

    不過范寧還是從楊縣丞手中接過屬於他的一份優厚獎勵,平江府、吳縣和數十名縉紳大戶共計獎勵他三千四百兩白銀和五百畝土地,這裡面僅平江府首富朱家就獎勵他一千兩白銀。

    這也是范寧今天來縣城的主要目的,優厚的獎勵他怎麼能不要?

    書中自有黃金屋在這時得到了充分的體現,考上舉人,你能從貧寒書生變成擁有幾百畝地的鄉紳,考上進士,則搖身變成大戶。

    大宋各地都有獎勵科舉的傳統,州縣兩級官府會撥出官田作為獎勵,銀錢獎勵主要來自縉紳大戶的捐贈,貧瘠的州縣就稍微少一點,而像江南發達地區,考上進士的士子都會得到豐厚的獎勵。

    黃昏時分,在吳縣長橋鎮的寶帶酒樓內,李大壽和蘇亮為范寧接風洗塵。

    蘇亮因為程圓圓的事情已經和家裡吵翻,在李大壽家裡避難。

    他祖父蘇晉文堅決反對和揚州的土豪聯姻,在他看來,孫子應該和京城的權貴或者宗室聯姻,否則辛辛苦苦考上進士又有什麼意義?

    而蘇亮的父母則怪責他沒有和家裡商量便擅自做主婚姻。

    總而言之,幾乎沒有一個人支持蘇亮的愛情。

    但一向文弱的蘇亮在這件事上卻是出乎意料的強硬,他寧可和家裡鬧翻也不改自己的初衷,一心想娶程圓圓為妻。

    喝了幾杯酒,范寧搖搖頭道:「小蘇,我覺得這件事你還是有點性急了,你不應該這麼早就告訴家人,你才十三歲,不管從年齡還是你的仕途,你都遠遠沒有到談婚論嫁的程度,你應該過幾年再告訴家人。」

    蘇亮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冷笑道:「現在說這話又有什麼意義,我已經給家裡說了,並且引起了掀然大波,你說我現在該怎麼辦?」

    范寧聳了聳肩,「我勸你還是早點進京報到吧!這件事只有靠時間來改變,反正不是你妥協,就是你家人妥協,沒有第三條路。」

    說到這,范寧將一張錢鋪存票放在桌上,「這是你中獎的一百六十兩銀子,存在朱氏錢鋪,提銀密號是五個九。」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