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三十一章 還是回家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三十一章 還是回家好字體大小: A+
     

    小船駛入了蔣灣村,村裡很安靜,岸邊的大樹一棵接著一棵,形成了一道厚實的綠色屏障,一座座房宅便掩映在綠樹和小河之間。

    小船駛過一棵盤根錯節的大槐樹,一座嶄新的大宅頓時出現在范寧眼前,原來劉大叔家的幾間瓦房已經不見了,變成一座高牆新宅,和范寧原來的家連為一體。

    「這麼大的宅子?」范寧不由驚嘆一聲。

    「其實並不大!」

    范鐵舟笑著給兒子解釋道:「深度不夠,所以就造得很長,實際上佔地只有五畝。」

    小船在一座新碼頭上停了下來,母親張三娘已經在碼頭上等待多時了。

    范寧剛跳上岸,張三娘便激動得一把將兒子抱在懷中,「我的兒子回來,讓娘好好看看,哎呦!又長高了一大截。」

    范寧有點不好意思地推開母親,「才半年不見,怎麼會長高一大截?娘太誇張了。」

    「哪裡誇張了,他爹,你看看,寧兒是不是長高了。」

    范鐵舟笑著道:「回去再慢慢看你兒子。」

    這時,管家老元帶著幾人來搬行李,張三娘拉著兒子的手喜滋滋的回家了,她已經從兒子考上進士的喜悅中平靜下來,現在心中只有兒子回家的溫情。

    「阿多現在怎麼樣?」范寧忽然想起了妹妹,笑著問道。

    「她呀!現在調皮著呢,天天問,阿哥什麼時候回來?」

    剛進家門,一個小囡囡撲了過來,「阿鍋!」

    正是范寧小妹妹阿多,她已經快三歲了,養得白白胖胖,說話也利落了很多。

    范寧一把抱起她,點了點她的小鼻子,笑道:「怎麼還叫阿鍋?」

    「阿哥,有沒有給囡囡買禮物?」小傢伙嘴巴很甜,在哥哥臉上猛親兩下,便開口要禮物了。

    范寧哈哈大笑,「有!有一大堆呢!都是你喜歡的。」

    阿多歡呼一聲,掙扎要下地去找禮物,卻被母親抱過去,「小傢伙等一下,哥哥的箱子還沒有搬進來呢!」

    老元正帶著兩名家人搬運箱子,范寧則進了內堂坐下。

    「這是什麼?」范寧發現桌上有一個很大的牌匾,外面還包著紙,似乎是剛送來。

    「這是你爹爹的勛官牌匾,高縣令給你爹爹申請的,他現在可是雲騎尉,威風著呢!可以娶妾了。」

    張三娘不滿地瞪了丈夫一眼,若不是今天牌匾送來,她還不知道丈夫已經申請勛官了。

    范鐵舟滿臉尷尬,只得解試道:「這不是沾了阿寧的光嗎?若不是阿寧有出息,哪裡輪得到我?當時高縣令說這件事時,我就沒有放在心上,而且這個勛官也算不上什麼,鎮上好幾個雲騎尉呢!」

    范寧見父親的解釋說不到核心問題上,便笑道:「娘,爹爹不會娶妾的。」

    「他不想娶妾,蓋這麼大的房子做什麼?」張三娘一針見血說道。

    范寧也有點懷疑地看了爹爹一眼,按理,他們家是不需要這麼大的房子,爹爹蓋這麼大的房子做什麼?

    范鐵舟苦笑一聲,「有了土地,當然想蓋房子,要不然空在那裡做什麼?而且你是知道的,不蓋房,阿桂他們住哪裡?」

    「算了,我也不管你,你要娶就娶,你娶了妾我就帶著女兒跟兒子過去,給你自由。」

    「三娘,今天阿寧回來,咱們不提這些不高興的事情。」

    「對!對!看我都被你氣糊塗了。」

    張三娘連忙對管家道:「老元,這塊牌匾等會兒你讓阿桂和冬子掛在大門上。」

    「夫人,我知道了!」

    張三娘雖然對勛官可以娶妾這一條嚴重不滿,但勛官的其他方面還是很滿意的,比如她從前被叫做大娘子或者員外娘子,現在她丈夫是勛官,她也能稱為夫人了。

    還有蔣員外家一直在暗中和自己家較勁,現在自己兒子考上進士,丈夫有了勛官,就算徹底地壓住他家了,讓張三娘心中暗爽不已。

    「娘,阿桂和冬子是誰?」范寧好奇地問道。

    「是咱們家的住家佃戶,兩個剛當爹的年輕後生,租咱們家土地種的,家裡有什麼事,他們都會來幫忙。」

    宋朝佃戶有兩種,一種是本地人,直接租大戶人家土地種,和地主的關係就是每年交佃租。

    而另一種叫做住家佃戶,外來的農戶,有點像流民,攜家帶口四處打工,大部分都進城當夥計,但也有願意來鄉村當住家佃戶。

    雖然收入低一點,但開支也小,生活壓力不大,尤其在江南地區,只要勤快點,養活自己和全家基本上沒有問題。

    住家佃戶和主人簽了三五年的租地契約后,一般都要住在主人家中,算是半個僕人,這其實才是范鐵舟要擴大住宅的根本原因。

    由於范寧考中舉人後享受免稅的待遇,所以這幾個月范鐵舟連續買地,他們家已經有八百畝地了,招了五戶住家佃農,必須給人家提供住處。

    這些事情,父親范鐵舟給他的信中也提到過,所以范寧也不再多問。

    這時,妹妹阿多抱著一個上好的磨喝樂跑了過來,依偎哥哥的懷中,開始擺弄她的新玩具。

    這卻是朱佩送給她的,裡面用細銅絲擰成了人偶的軀幹模樣,然後用線一層層包裹,外面再用布縫製成皮膚,再穿上絲緞的小裙子小衣服之類,畫上眉眼小嘴,就成了小娘們最喜歡的布娃娃。

    做得越精緻,用料越講究,價格當然越貴,阿多手上的磨喝樂是京城最好的店鋪賣的,做工異常精細,還梳著雙環髻,這一個布娃娃就要兩貫錢。

    張三娘忽然想起一件最重要之事,連忙問道:「寧兒,你什麼時候回京?」

    范寧撓撓頭道:「娘,算上今天我還有十九天假期,在家最多呆十天。」

    「這麼快就要走啊!」

    張三娘想到以後見兒子就難了,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范鐵舟連忙岔開話題,「阿寧,你回京后是繼續讀書嗎?我聽說童子科進士都要在太學繼續讀書的。」

    「爹爹,我的情況有點特殊,我現在其實已經是正八品給事郎了,出任秘書省正字。」

    范鐵舟和妻子都大吃一驚,張三娘更是激動得話都說不出來,兒子才十三歲,竟然已經當官了。

    范鐵舟雖然也很激動,但不像妻子那樣激動得話都說不出來,他不解地問道:「正八品有多大?」

    范寧笑著解釋道:「這樣說吧!高縣令是從八品,比我低一級,而且我是京官,他目前還是候補官,要至少再熬五年才到我這一步。」

    張三娘終於反應過來,「那高縣令豈不是要給你讓路了?」

    她對當年上元節看到兩個縣令爭路之事一直記憶猶新。

    「可以這樣說,但他畢竟是前輩,最後還是應該我讓路,不過這件事我們暫時不要說出去,萬一出了什麼變故,會被人笑話。」

    當然不會出什麼變故,只是范寧想低調一點,一旦他任京官之事傳出去,很多官場上的規矩就來了,他得去拜訪這個,得去看望那個,一個做得不到位,別人就會說你不懂規矩。

    他在家只有十天時間,他只想在家裡安安靜靜度過。

    對兒子的想法,范鐵舟夫妻當然是全力支持,考上進士已經足夠他們榮耀了,至於當官,以後再說吧!

    這時,張三娘想起一事,笑道:「蘇亮前天來找過你,他以為你回來了。」

    范寧精神一振,笑問道:「他怎麼樣?」

    「考上進士當然很榮耀,不過他來找你時,隱隱透露好像為什麼事情和家裡吵翻了。」

    范寧一怔,蘇亮居然和家裡吵翻了?難道是因為程圓圓之事?

    「他有說是為什麼事嗎?」

    「他沒說,但我感覺好像是和婚姻之事有關。」

    說到這,張三娘神情變得嚴肅起來,「寧兒,娘也要和你好好談一談這件事。」

    范寧現在可不想談這方面的事情,他連忙抱起妹妹,站起身笑道:「我要去看看阿婆,我給她買了好多東西。」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