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三十章 離京返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三十章 離京返家字體大小: A+
     

    「你怎麼和宗室子弟混在一起?」朱佩有些不滿地問道。

    「你認識他?」

    「我不認識他,但我知道趙宗實是誰,滿朝文武都知道,阿寧,我要提醒你,朝廷的水很深,你要當心一點。」

    「明仁給你說了?我是指拉他入股之事。」

    朱佩點點頭,「這就是我要提醒你的地方,他已經被天子放棄了,百官們都知道,你在他身上投資,其實沒有意義。」

    范寧沉吟一下問道:「你怎麼知道天子把他放棄了?」

    朱佩嘆了口氣,「我是在長輩聊天時聽到的,說他和天子的親生子八字相剋,天子無子嗣和他有關係,當然,這是宮中的無稽之談,但有件事是真的,他打過張貴妃。」

    「打張貴妃?」

    范寧笑了起來,趙宗實離開皇宮時才七歲,他怎麼打張貴妃?而且那時候張貴妃進宮了嗎?

    「你別不相信我的話,就是前兩年的事情,他進宮去探望養母曹皇后,因為曹皇后被天子冷落,他為曹皇后抱不平,出宮時遇到張貴妃,他便衝上去打了張貴妃,就是這件事觸怒了天子,認為他桀驁不馴,便不准他再進宮,朝廷官員都知道,大家都認為他沒有機會了。」

    范寧笑了笑,對朱佩意味深長道:「當初我押馮京為狀元,也押我自己,大家都認為是冷門,不可能的事情,偏偏我押中了,趙宗實也是一樣,大家都覺得他不可能,說不定這次我又押中了。」

    「你真認為他還有機會?」

    范寧淡淡道:「我相信最後一定是他!」

    或許是范寧強烈的自信感染了朱佩,朱佩低頭想了想便笑道:「好吧!我拿半成份子,你拿半成份子,這成份子就給他,我相信你的眼光。」

    兩人又走了幾步,朱佩又低頭問道:「聽說你明天就要回去?」

    范寧點點頭,「我的假期只剩下二十五天,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那大後天店鋪開業,你就不參加了?」

    范寧搖搖頭,「有二叔在,就不需要我操心,你倒是幫我看著一點,不要被人前來鬧事。」

    朱佩嫣然一笑,「你不說我也會看著,這也是我的店啊!」

    兩人走到汴河邊,朱佩指著不遠處一艘客船笑道:「看見那艘五百石的快船了嗎?我給你找的,他們保證只要六天就能抵達平江府。」

    范寧大喜,他還在為這件事發愁,他只剩下二十五天假期了,他就怕路上耽誤時間太多,沒想到朱佩已經替自己安排好了。

    他快步走上前,只見客船上寫有大川急腳快船。

    快船送人是宋朝急腳遞中一個特殊業務,晝夜行駛,保證比一般客船減少一半時間,當然價格也不菲,是普通客船的數倍,如果是包下整艘快船,那至少要七八十貫錢。

    范寧心中感動,撓撓頭笑嘻嘻道:「又欠你的人情了。」

    朱佩白了他一眼,「你欠我的多呢!就怕你這輩子都還不完!」

    剛說完,她忽然覺得話中有語病,頓時羞得滿臉通紅,背過身去。

    范寧也不好意思,他裝作沒有聽懂,撓撓頭道:「明天就要走了,我還沒給家裡人買點東西呢!」

    朱佩的臉上的羞意已經緩過來,她忍不住得意洋洋道:「所以我今天來找你,走吧!我陪你買東西去。」

    .........

    次日天不亮,范寧便上了船,二叔范鐵戈和明仁來碼頭送他,因為時間太早,朱佩無法來送他,但她的心意卻到了。

    除了范寧自己買的一箱子禮物外,朱佩又另外送了他三箱子物品,裡面各種上好錦緞、老人的鞋襪布料,各種上好的清酒和燒酒,光是給范寧妹妹買的玩具就有半箱子之多。

    范寧向岸邊范鐵戈抱拳道:「二叔,店鋪不要急,慢慢來,有什麼困難去找朱元豐老爺子,我給他說過了,他會關照店鋪的。」

    「阿寧,你就放心走吧!店鋪一定會順利開業的。」

    明仁也揮揮手,「阿寧,一路保重!」

    船夫撐開船隻,大船在河水中晃了晃,便向城南方向駛去。

    .........

    這次科舉平江府考得非常不錯,進士科考中了十三人,童子科考中三人,在天下各州府僅次於開封府。

    第一批進士已經在十天前返回家鄉,受到家鄉父老的熱烈歡迎。

    第二批七名進士在完成吏部報道后,也在數日前返回了家鄉,但這兩批進士中都沒有考得最好的范寧。

    范寧的船隻在離開京城六天後抵達了長洲縣,離開家鄉秋意正濃,而返回家鄉時已是次年春天了,這一走就過去了整整半年。

    半年時間,家鄉面貌並沒有多少改變,依舊是那些房舍,那些小路,還有岸上忙碌的人們。

    不過春天的花紅柳綠,到處是一群群飛翔的小鳥,使春天的平江府處處生機盎然。

    船老大走上前對范寧笑道:「我們沒有誇大吧!按時抵達了平江府。」

    范寧笑著點點頭,「一路辛苦你們了!」

    「小官人不用客氣,不知在哪裡停船?」

    范寧本想先去縣學看看,但想到自己還有行李,便笑道:「就停靠木堵鎮吧!你們知道地方嗎?」

    「去過!那就木堵鎮。」

    船老大回頭對船夫們大喊:「去木堵鎮!」

    船隻再次從山塘河調頭,繼續沿著運河向南面駛去。

    下午時分,船隻緩緩抵達了木堵鎮碼頭,老遠范寧便看見了父親的醫館招牌,碼頭上頗為熱鬧,一艘貨船正在卸貨,一群船夫坐在台階上閑聊。

    當范寧的船隻漸漸靠岸時,岸上忽然有人認出了范寧,大喊道:「是范小官人,范小官人回來了!」

    碼頭頓時熱鬧起來,很多人紛紛從四面奔來,無數人向范寧揮手。

    船老大已經知道範寧的身份,他見到眼前這一幕,輕輕嘆了口氣,「衣錦還鄉的榮耀啊!」

    船隻靠岸,船夫們搭上船板,范寧快步走下船,立刻被熱情的父老鄉親們淹沒了。

    之前,京城來的報喜官將范寧考中童子科第一,二甲第一名的消息傳遍了平江府,也使木堵鎮沸騰了。

    而今天,當范寧本人返回家鄉時,再一次使全鎮沸騰,家家戶戶的人們都跑出來,都要親眼再看一看大宋第一神童的風采。

    在鄉親們看來,童子科第一名就是大宋第一神童,不容置疑。

    這時,正在給病人看病的范鐵舟也得到消息,兒子回來了,他連忙讓同事接手病人,自己連手都來不及洗一下,便奔出醫館。

    碼頭上已經成了人的海洋,上千名鎮上民眾將范寧包圍得水泄不通,范寧被十幾名青壯後生高高抬起,他面帶笑容,不斷向周圍父老鄉親揮手。

    范鐵舟已擠不進人群,只得在外面望著已經長大的兒子,這一刻他心中激動難抑,淚水不爭氣地涌了出來。

    這時,碼頭上一名船夫跑來,對范鐵舟道:「范員外,小官人的船上有行李,去取一下吧!」

    「我知道!」

    范鐵舟連忙帶著幾名後生去給兒子搬運行李。

    范寧回到木堵鎮后就沒有一刻屬於自己的時間,在全鎮百姓慶賀完后,劉院主又將他拉進了景陽大酒樓,數十名鄉紳置酒為他慶賀。

    直到夜裡,喝得酩酊大醉的范寧才被送回了木堵鎮的住處。

    次日一早,范鐵舟親自駕船將兒子送回老家。

    雖然一早已經醒酒,但范寧的頭還是有點暈,衣錦還鄉固然好,但酒桌上的交際還是令他頭大。

    「阿寧,綠豆湯還是熱的,你喝一點醒醒酒!」

    范鐵舟見兒子反應有點遲鈍,上船時差點落水,便知道他酒意還沒有完全醒來。

    「爹爹,不用了,河風一吹,我就清醒多了。」

    范寧晃一晃腦袋,確實清醒多了,他又笑問道:「聽說我們家又造房了?」

    「哎!隔壁劉大叔兒子要上學,便搬到鎮上,把他的老房子賣給我了,就是去年秋天,你進京后沒多久的事情。」

    「那房子修好了嗎?」

    「當然修好了,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范寧不知該怎麼說,他還想說服父母去京城買一座小宅子,但父母對家鄉似乎很依戀,他真不知該怎麼開口。



    上一頁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