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兄妹入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兄妹入宮字體大小: A+
     

    老宦官姓顧,太宗時便進了宮,現在已經六十餘歲,他起身笑眯眯行禮道:「咱家顧川,福靈宮總管,今天來打攪朱官人了!」

    朱孝雲一怔,福靈宮是曹皇后的宮殿,難道這位公公不是奉天子的旨意而來。

    他心中疑惑,便試探著問道:「顧公公是奉官家旨意而來?」

    顧公公笑道:「是官家的意思,不過咱家是奉皇後娘娘懿旨而來,請令郎入宮為皇後娘娘雕一尊塑像。」

    朱孝雲沉默片刻道:「皇後娘娘可知道犬子的情況特殊?」

    顧公公點點頭,「正是知道令郎的情況,官家才准許他入宮,否則還真不好辦。」

    朱孝雲卻有點為難了,兒子雖然比較傻,但長得卻很胖大魁梧,又正好是血氣方剛的年齡,他進宮什麼都不懂,萬一被.......

    朱孝雲一時不知該怎麼辦才好,最後只得道:「這件事讓我和妻子商量一下,看看怎麼安排!」

    「可以,不過最好儘快決定,皇后希望令郎明天上午進宮!」

    「我知道了!」

    顧川便將一塊進宮的銀牌放在桌上,「明天我會在宮內等候令郎!」

    老宦官顧川告辭走了,小宦官則留在朱家,等待朱孝雲的答覆。

    朱孝雲心事重重回到內宅,妻子王氏迎了上來,「官人,宮裡人怎麼說?」

    朱孝雲嘆口氣道:「不知官家怎麼知道哲兒會雕刻之事,便讓皇后召哲兒進宮雕像,不知給官家雕,還是給皇后雕像,要求明天上午進宮!」

    王氏頓時急了,「他是個傻孩子,怎麼能進宮?」

    「我知道,官家和皇後娘娘也知道,他們不在意,讓我怎麼說?」

    「不是這個問題,哲兒就不會和人打交道,給他說話,他不睬人的。」

    「那怎麼辦?我總不能抗旨不遵吧!」朱孝雲滿臉苦惱道。

    王氏見丈夫一臉為難,看來拒絕是不行了,她想了想道:「要不讓佩兒陪同哥哥進宮,哲兒只聽佩兒的話,然後再把乳娘也帶上,隨時照顧哲兒,如果這樣不行,那我們也沒有辦法了。」

    朱孝雲想想,也只能如此了,「好吧!我把情況寫清楚,讓小宦官帶進宮去,如果宮裡沒有意見,就讓佩兒陪同她哥哥進宮。」

    朱孝雲隨即寫了一封信,把兒子的情況在信中詳細說了一遍,又給小宦官十兩銀子,小宦官這才高高興興地回宮交差了。

    晚上,宮裡傳來消息,曹皇后同意朱佩陪同兄長朱哲進宮,也允許朱哲的乳娘一併進宮照顧。

    次日一早,一輛寬大的豪華馬車從朱府大門內疾馳而出,向皇宮方向駛去。

    朱佩今天穿一件淡紅色褙子,外套一件黃色半袖短襦,頭梳雙環鬢,插一支雙鳳金釵,她臉上畫了淡妝,細細的秀眉,深潭般的美眸,高挺的鼻樑,小巧豐潤的嘴唇,肌膚晶瑩如雪,更顯得她異常俏麗秀美。

    不過她坐在馬車裡顯得有點躊躇不安,她心裡明白為什麼天子和皇后要召兄長入宮,一定是那塊溪山行旅石惹的禍,被天子看到了,所以當母親提出讓她陪兄長進宮,朱佩毫不猶豫一口答應了。

    朱佩並不是第一次進宮,三歲時,祖母曾經帶她進宮去看望老貴妃姑祖母,在宮中住了幾天,她幾乎已經記不得具體的事情了,但她至今還清晰記得宮中一座座高牆,給她一種被囚禁的感覺。

    馬車漸漸接近了皇城,朱佩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兄長,像個巨嬰般的兄長正全神貫注地雕刻一塊田黃石,厚厚的下巴堆在一起,那種全神貫注,外界的任何事情都休想打擾他。

    他最近忽然對田黃石有了濃厚的興趣,雕山水畫,雕花鳥人物,范寧給他的二十塊田黃石已經全部雕完,朱佩又不得不去店裡拿了數十塊田黃石回來。

    不過好在兄長的興趣只是雕刻,對收藏毫無興趣,他雕了一屋子的小人都堆在家中,他不會再看一眼,這讓朱佩有些忿忿不平,這便宜了朱佩那個臭小子,讓自己哥哥給他當了免費的雕工。

    朱佩有一個想法,她想讓兄長成為大宋最有名的雕刻大家,他的作品能流傳下去,讓後世都能記住朱哲這個人,回頭和范寧好好商量一下,兄長的作品絕不能廉價賣了。

    馬車駛入了大內,兩名騎馬侍衛引導他們來到東閣門,從這裡進去,可以直接到福靈宮。

    這時,老宦官顧川迎了上來,朱佩先下了馬車,向老宦官施一禮道:「小女子朱佩,特來陪兄長進京!」

    「我見過你的!」

    顧川打量一下朱佩笑道:「那時你還小,和你祖母一起進宮來看望老貴妃,就是我給你們帶路進宮,一轉眼就長大了。」

    朱佩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已經記不得了。」

    「沒關係,這位就是你兄長朱哲吧!」

    顧川望著賴在車上不肯下來的大胖少年,忍不住笑道:「他好像有點怕生。」

    「我兄長不習慣陌生的環境,能否坐轎子進宮?」

    顧川見朱哲太胖,估計宮中也沒有那麼大的轎子,他想了想道:「宮中可以走馬車,這樣吧!換一個宮裡的車夫,請侍衛稍微檢查一下馬車,直接坐馬車進宮。」

    朱佩便答應了,她讓乳娘帶兄長去上廁所,趁著這個空檔,幾名侍衛仔細檢查了馬車,這才換一名車夫,朱佩和兄長乘坐馬車進了皇宮。

    「這是哪座廟?」朱哲打量著皇宮,好奇地問道。

    「這是菩薩廟,供觀音娘娘的,你聽我的話,跟我走,不要惹觀音娘娘生氣。」

    朱哲乖巧地點點頭,朱佩高興地在他腦門上彈了一個腦波,朱哲傻乎乎地笑了起來。

    馬車在一座高大的宮殿前停下,四周種滿樹木和花叢,空氣中洋溢著醉人的花香,放眼望去,遠處隨處可見亭台樓閣,格外雅緻,這裡便是曹皇后的居所福靈宮。

    福靈宮是一座建築群,佔地數十畝,東北角有一片湖水,和太液池相連,可以看見湖邊停泊著幾艘畫舫。

    這時,幾名宮女迎上來,施禮道:「皇後娘娘請兩位請靜室休息!」

    這也是朱孝雲提出的要求,希望能讓兒子呆在安靜、簡單的環境中,不要有人在場,他不能見陌生人。

    朱佩點點頭,「那就麻煩了!」

    一名宮女帶著朱佩和兄長朱哲,以及朱哲的乳母來到一間寬大的房間里,房間里空蕩蕩,只有一張坐榻,四周窗戶很高,周圍沒有說話聲和走路聲,十分安靜。

    不需要朱佩安排,朱哲直接在坐榻上坐下,又低頭刻他的田黃仕女像,一個栩栩如生的彈琵琶仕女已經在他手中呈現出來。

    兄長進入雕刻狀態,常常是幾個時辰一動不動,朱佩倒有點無聊了,她讓乳娘看著兄長,自己則走到外面,欣賞一番遠處的風景。

    這時,她身後傳來一陣環珮聲響,有密集的腳步聲,朱佩一回頭,只見大群宮女簇擁著一個宮裝麗人走來,宮裝女子年約三十餘歲,皮膚白皙,頭梳高髻,容貌端莊秀麗,穿一件色彩艷麗寬袖六幅長裙,顯得格外雍容華貴。

    有人低聲提醒朱佩,「皇後娘娘來了,快見禮!」

    原來這位宮裝麗人就是曹皇后,朱佩連忙上前施一個萬福禮,「小女子朱佩參見皇後娘娘。」

    曹皇後上下打量一下朱佩,笑著贊道:「好一個清麗絕倫的小娘子!」

    朱佩有點不好意思,連忙道:「娘娘過獎了!」

    曹皇後向她招招手,「你過來!」

    朱佩走上前,曹皇后握住她的手笑道:「看見你,我又想起了你的姑祖母,當初我剛進宮時,她對我很寬容,時常找我過去說話,幫助我適應了皇宮生活,現在看見你,又讓我想到了老貴妃,你是第一次進宮吧!」

    「回稟娘娘,我八年前曾經進宮一次!」

    「對了,你是來過,那次我正好感恙,沒有見到你。」

    曹皇后笑了笑又道:「請你兄長來,想請他給我刻一座小雕像,你覺得可以嗎?」

    「沒有問題,皇後娘娘只要讓我看一眼就可以了。」

    曹皇后很驚訝,「只看一眼就行了?」

    朱佩笑著點點頭,「只讓他遠遠看娘娘一眼便可以了,娘娘可以賞花,我帶他過來。」

    停一下,朱佩又道:「我兄長得體格大,但實際上,他的心智只相當於一個三歲的孩子,失禮之處,望娘娘諒解!」

    「我知道,我不會怪他。」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