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新股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新股東字體大小: A+
     

    年輕文弱男子一合摺扇,笑眯眯道:「我是太學生曹宗實,汴梁人,我可以替這位范官人作證,當時他買關撲的時候,我就在旁邊。」

    王訟師冷笑一聲道」「在外面隨便拉一個人進來都可以作證,你有什麼證據說自己是證人?」

    曹宗室取出兩張單子,對眾人朗聲道:「這是我押的兩注關撲,一百兩銀子押馮京考中狀元,四純,我贏了一千六百兩銀子,另外一張單子是押范寧考中童子科第一名,也是一百兩銀子下注,五純,這一票我贏了三千二百兩銀子,一共四千八百兩銀子,我就是跟著范官人下的注,號碼接在他們後面,我當然可以證明範官人說的是真話,他的四份關撲單子都是真的。」

    吳大掌柜氣急敗壞地跳起來喊道:「你的單子也是假的,你們串通起來作假,分明一夥騙子,怎麼能當證人?」

    年輕人臉色一變,冷厲盯著吳大掌柜,「你竟然敢說我是騙子!」

    「你不是騙子是什麼?我們店根本沒有你的記錄。」

    這時,包拯忍無可忍,重重一拍驚堂木,「本官已經查明此案,就此宣判!」

    王訟師頓時面如死灰,他知道這時候宣判,必然是對自己的不利,但如果再爭下去,自己的訟師資格會被剝奪,他不敢再鬧了。

    吳大掌柜也愣住了,怎麼就宣判了,這不合理啊!

    包拯冷冷看了他一眼,朗聲道:「本官已查實,范明仁和曹實宗所購關撲票皆為真實,富貴橋關撲店必須如數兌付。

    另外,富貴橋關撲店不守誠信,弄虛作假欺騙官府,特罰白銀三萬兩,限兩日之內將兌付銀子和罰銀一併交到開封府衙,逾期不交,本官將查封富貴橋所有店鋪!」

    吳大掌柜頭腦『嗡!』的一聲,不僅要全額兌付,還要罰銀三萬,自己怎麼回去向東主交代?

    他腿一軟,頓時癱坐在大堂之上。

    好事不出門,惡事傳千里,在兩家競爭對手九文中關撲店和關樓關撲店的極力宣傳之下,富貴橋關撲店因為欺詐客人,賴帳不兌而被官府重罰的消息迅速傳遍了京城的每個角落。

    一時間,汴梁城的酒樓、茶館、食鋪、妓館等等消費場所都在談論這件事,對於賭館而言,聲譽是他們的命根子,這件案子使富貴橋關撲店的聲譽遭受了毀滅性的打擊,加上兩家競爭對手的不斷翻炒此事,富貴橋關撲店從此聲名狼藉,賭客銳減,僅僅維持不到半年便紛紛關店倒閉,位於潘樓街的總店也在八月底倒閉,富貴橋關撲店從此銷聲匿跡。

    這些是后話不提。

    清風酒樓,范寧給曹宗實倒了一杯酒笑道:「我猜兄長應該不姓曹,而且身份高貴,我說得對嗎?」

    曹宗實端起酒杯笑問道:「為什麼這樣說?」

    「很簡單,包少尹之所以宣判,就是因為兄長是證人,他相信兄長的身份不會說謊,所以他根本就不再聽對方的狡辯,這是其一。」

    「那其二呢?」曹宗實笑著繼續問道。

    「其二是我在太學翻了太學生的名冊,並沒有曹宗實這個太學生,倒是有一個叫趙宗實的人,兄長,這應該是你的真名吧!」

    曹宗實臉色微微一變,又淡淡道:「看來你已經猜到我的真實身份了。」

    范寧點點頭,「你希望我怎麼稱呼你?是叫你殿.......」

    「你可以叫我趙大哥,別的稱呼我不喜歡。」

    旁邊明仁聽得一頭霧水,「阿寧,怎麼回事?」

    范寧微微笑道:「這位曹兄實際姓趙,是官家子弟,包大官人認識他,認為他不會說謊,所以就宣判了。」

    明仁驚訝道:「兄長姓趙,莫非是皇室子弟?」

    趙宗實苦笑一聲道:「沾一點點邊,你們也知道趙氏宗室太大了,我父親是一個很破落的偏房子弟,連爵位都沒有那種,我排行十三,更加什麼都不是,用句民間俗語,叫做『落魄鳳凰不如雞』。」

    明仁哈哈大笑,「趙兄太謙虛了,來!我敬你一杯。」

    范寧在一旁無言以對,豈止是謙虛,簡直就是胡說八道,趙宗實是什麼人?別人不知道,他范寧能不知道?

    他是天子趙禎堂兄濮安懿王趙允讓的第十三子,年幼時就過繼給了無子嗣的趙禎,被曹皇后養了四年。

    他之所以沒有住在皇宮,是因為十一年前,也就是寶元二年,天子趙禎的親生兒子豫王趙昕出生,趙宗實便離開皇宮,重新回到父親趙允讓身邊,不再是天子趙禎的繼子。

    但數年後,年僅四歲的豫王趙昕早夭,趙禎又失去了唯一的兒子。

    已經被取消繼子身份的趙宗實並沒有因此被重新接回皇宮。

    直到十二年後,也就是皇佑七年,病倒的趙禎感覺到自己生命將盡,才將趙宗實改名為趙曙,冊封為皇太子,不久趙禎駕崩,三十一歲的趙宗實登基為帝,就是歷史上的宋英宗。

    而眼前的趙宗實才十八歲,雖然他在四歲時曾被封為右羽林軍大將軍、宜州刺史,但實際上他是一個很普通的宗室子弟,連爵位都沒有,只是曾經和天子趙禎有過一份煙火之情。

    所以他才說自己是『落魄鳳凰不如雞』,語氣中充滿了自嘲和憤懣,范寧完全能理解他的心情。

    「兄長不必介懷!」

    范寧給趙宗實斟滿一杯酒,淡淡笑道:「天道循環,人生自有其規律,既然十五年前種下了種子,那它一定會開花結果,兄長只需要做一件事,耐心等候!」

    「等候?」

    趙宗實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冷笑道:「我一直在等候,還需要我等多久?」

    「短則十年,長則十五年,一定會來的。」

    趙宗實見范寧說得很鄭重,不由愕然問道:「賢弟怎麼知道?」

    「有些話不能明說,但我可以告訴兄長,今年九月前,兄長必然會陞官。」

    趙宗實已經被遺忘了差不多十一年,他哪裡還指望天子還記得自己,他只是搖了搖頭,不想再談此事,便岔開話題笑道:「不過今天收穫還是很大,居然賺了五千兩銀子,這可是我十年的例錢,」

    「有沒有什麼投資打算?」明仁在一旁笑眯眯問道。

    趙宗實心中一動,「明仁可是有好的路子?」

    「我沒有路子,他有!」明仁指了指范寧。

    趙宗實的目光又移向范寧,范寧笑了笑道:「最近我們準備做田黃石的生意。」

    「田黃石是什麼?」

    范寧從懷中摸出一枚自己新印章,也就核桃大小,是用最極品的凍石田黃雕刻,上面是一頭栩栩如生的鎮獅,下面用陰刻法刻了『范寧印』三個字。

    這是朱哲給范寧刻的私人印章,昨天朱佩才拿給范寧。

    「這就是田黃石!」

    范寧把印章放在桌上笑道:「剛剛才得到天子的青睞,已經被列為貢品,相信很快就會在文人士大夫中流行起來。」

    趙宗實拾起印章細看,雖然他不太懂石,但田黃石的晶瑩細潤和金黃色著實令他愛不釋手,尤其小獅子鈕刻著格外生動,彷彿在仰頭長嘯。

    「這就是田黃石,好石頭,哪裡可以買到?」

    范寧微微一笑,「京城獨此一家,別無分號。」

    趙宗實一怔,「賢弟這話是什麼意思?」

    明仁在一旁道:「就是說,田黃石只有我們店有賣,別的店買不到。」

    「原來賢弟還有一座店鋪!」

    范寧擺擺手,「店鋪和我沒有關係,是我二叔開的,如果兄長有興趣,三千兩銀子,給兄長一成的份子。」

    趙宗實笑了起來,還說和他沒有關係。

    趙宗實便欣然道:「那就一成的份子,我投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