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二十章 打官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二十章 打官司字體大小: A+
     

    范寧跟隨包拯走進官房坐下,一名茶童給他們上了茶,包拯笑問道:「打算什麼時候回鄉?」

    「再過幾天,把吏部的手續辦妥,然後就回去。」

    「這也好,早點辦妥,以免夜長夢多!」

    范寧有些不解,問道:「吏部辦手續還有早晚的區別?」

    包拯笑了起來,「科舉結束后,就是士子們在吏部的競爭了,不容否認,這個主要看各自的後台背景,但後台背景也不是全部,還要看自身在科舉中的成績,考中進士及第,總是會有優待,場面上的規矩還是要交代一下。

    如果考生沒有後台背景,本身考得也一般,早點辦手續,機會就會稍微多一點,這也是現實。」

    「那童子科呢?不會也給我們安排官職吧?」范寧又問道。

    包拯搖搖頭,「童子科和進士科不一樣,一般而言,童子科考中后是繼續讀書,進太學、弘文館之類,都是吃住開銷都是朝廷負擔。

    三年後,會進行一次全面評測,如果評測不合格,還得繼續讀書,如果合格了,就有希望出仕,不過不是縣令、縣丞這種官職,大多是在太學當助教,或者去州學任博士,二十歲以後,就有機會出任縣令了。」

    范寧著實有點失望,他才十三歲,難道還讓他再等七年?

    「難道我也要去太學讀書?」

    包拯微微笑道:「考中童子科第一名,總會有點優待的,當年晏相公十四歲考中童子科第一名,得到先帝的喜愛,授從八品秘書省正字,三年後任太常寺奉禮郎,再過一年,出任光祿寺丞,我估計你也一樣,授秘書省正字的可能性最大,畢竟也是二甲第一名。」

    「那秘書省正字又是做什麼的?」

    「一般是在秘書閣校準書籍,但也可能是陪皇子讀書,就看天子怎麼用你。」

    范寧默默點頭,他倒是想輕鬆一點,在秘書閣校準書籍不錯,就看有沒有這個運氣了。

    這時,包拯笑問道:「你找我,就是要問這件事?」

    「不!不!有件事想請世伯幫忙。」

    范寧取出富貴橋關撲店的下注存票,遞給包拯,「請世伯看這個!」

    包拯看了看,忍不住驚嘆道:「五純下注你贏得童子試第一,還下了一百注,這是....三千二百兩銀子的收益啊!」

    「還有這幾張!」

    范寧又把另外三張下注單遞給包拯,包拯愈加驚訝,「四純五十注押馮京考中狀元,這張一百注押馮京考中狀元。」

    包拯默默算了一下,四張單子一共贏得七千二百兩銀子。

    他驚嘆道:「這是誰押的,很有魄力和運氣啊!」

    「是我堂兄押的,在舊曹門關撲店,他今天一早去兌換,結果舊曹門的富貴橋關撲店關閉了。」

    「還有這種事情,那去總店也可以啊!」

    范寧搖搖頭,「現在總店堅決不承認,說沒這回事,說我堂兄是騙子,做假單子想套他們的錢。」

    「這怎麼作假?沒有意義啊!關撲店有留底單子,還有記錄,一查就知道了,這麼大金額的下注和贏面,誰會去作假?」

    「當然不是作假,是我陪堂兄去買的,現在因為損失太大,關撲店就不認了,我堂兄想打官司。」

    包拯略一沉吟就明白了,富貴橋關撲店是張家開的,范寧擔心其他官員不敢得罪張家,所以找到了自己。

    他也正好可以利用這件事,從側面敲一敲張堯佐,包拯便緩緩點點頭道:「告訴你堂兄,直接遞交訴狀。這個案子我接了!」

    .........

    黃昏時分,張堯承找到了兄長張堯佐.

    「你說什麼?」

    張堯佐提高了聲音,十分惱火道:「有人居然去開封府衙把關撲店告了,是誰這麼大的膽子?」

    「我找人打聽過了,告我們的人姓范,叫明仁!」

    「姓范?」

    張堯佐一下子警惕起來,怎麼又是姓范,和范寧有什麼關係?

    他慢慢冷靜下來,坐回自己位子,他沉思片刻問道:「為什麼要告官撲店?」

    「有幾票單子下重注押在范寧和馮京身上,關撲店共計要賠一萬兩千兩銀子,賠得太狠,我無法接受!」

    居然要賠一萬兩千兩銀子,這個金額確實有點沉重,難怪兄弟不想賠付,他可以理解。

    張堯佐負手走了兩步,忽然發現有點不對。

    「這件事應該告汴梁縣衙才對,怎麼告到開封府衙去了,是誰接的案子?」

    張堯承低聲道:「是包拯接的案子!」

    「包拯!」

    張堯佐失聲喊出了這個讓他無比憎恨的名字,處處針對自己,偏偏天子還聽他的話。

    張堯佐心中隱隱感覺有點不對,怎麼會這麼巧?不去縣衙,卻越級去開封府衙,偏偏又是包拯接下案子。

    「這裡面有名堂!」

    張堯佐越想越不對勁,回頭對兄弟道:「你最好和這個范明仁和解,這不是錢的問題,被包拯抓住這件事來做文章,張家的名聲和形象都會大受損失,說不定還會挖出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

    「問題是,開封府衙今天下午送來傳票,指明要我明天一早去府衙應訴,大哥,我到底要不要去?」

    張堯佐不滿地瞪了兄弟一眼,「你沒聽懂我的意思嗎?你趕緊和那個范明仁和解,該給的銀子給他,讓他撤訴,包拯就不好抓把柄了。」

    張堯承滿頭大汗,低頭道:「我不知道這個告狀的人住在哪裡?真不知道去哪裡找他?」

    「你剛才說,這個姓范的人是在舊曹門店下的注?」

    「正是!」

    張堯佐想到了范寧,范寧不就住在舊曹門一帶嗎?

    直覺告訴他,范寧一定和這個范明仁有關係,這件事倒真不能大意了。

    張堯佐沉思良久又問道:「你既然說那些下注是假的,你有什麼準備嗎?」

    張堯承連忙道:「接待他們的掌柜已經被我安排到陳州店去了,他們的幾張底單也被我銷毀,記賬簿也被我塗改成另外幾張下注單子,總之,在我店裡是找不到證據了。」

    「證人呢?他們有沒有證人?」

    「關撲這種東西,只要我店裡沒有證據,有證人也沒有用,他能怎麼樣?」

    「他能怎麼樣?」

    張堯佐見三弟有點輕視對方,不由怒道:「他能封了你所有的關撲店,對方到底有沒有證人?」

    張堯承撓撓頭,「應該沒有!最多有幾個升斗小民,意義不大,他們也找不到。」

    張堯佐只感到一陣頭大,遇到了包拯,這件事還真不好應對!

    ........

    就在張氏兄弟商議對策的同時,范寧和明仁在舊曹門瓦子的銅剪子玫瑰雞小店喝酒吃飯。

    在范寧身邊還多了一個白皙俊俏的少年郎,自然是女扮男裝的朱佩了。

    朱佩是專門來給范寧慶祝,她本想帶范寧去朱樓喝酒,但范寧執意要來舊曹門瓦子吃飯,范寧覺得舊曹門瓦子的小店更自在一點。

    朱佩也只能隨了他心意,跟他一起來這種小食鋪吃飯。

    范寧用銅剪子將一隻整雞剪碎,給朱佩夾了一塊很不錯的雞脯肉。

    「這家的雞考得很香,你嘗一嘗,保證不亞於大店的味道。」

    朱佩今天的心情很不錯,如果明仁不在,她會更高興,她咬了一小口雞肉嘗了嘗,還真不錯,她頓時眉開眼笑道:「蠻有特色的,這種玫瑰香味道我很喜歡。」

    范寧見她喜歡,便把雞腿也夾了她,朱佩連忙將雞腿夾給范寧,「我吃一點點就夠了,這個太多,你自己吃吧!」

    明仁看得直羨慕,什麼時候也有一個美貌的小娘子夾雞腿給自己呢?

    「阿寧,萬一關撲店把記錄都改了怎麼辦?」明仁有點擔憂地問道。

    范寧微微一笑,「還記得那個曹宗實嗎?我明天一早去太學找他,只要他肯出面作證,而且他手中也有一張關撲票,就算關撲店改了記錄也沒有用,包公照樣判他們違反約定。」

    「我倒覺得張家會和明仁和解!」

    旁邊朱佩笑道:「反正張家也不知道你們倆的關係,張堯佐可是很害怕包拯。」

    「阿寧,你說會不會?」明仁問道。

    范寧想了想道:「有這個可能,如果他們提出和解,你儘管漫天要價,除了全額兌換外,還要他們賠償等額的銀子。」

    「等額賠償?他們怎麼可能答應!」明仁瞪大了眼睛。

    范寧淡淡一笑,「我本來就不打算與他們和解,我在殿試時居然被人抹去面試機會,若沒有張堯佐在中間搞鬼,我就不信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