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一十六章 面試(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一十六章 面試(下)字體大小: A+
     

    畢竟是在面試,趙禎當然不能和范寧交換田黃石的心得,他給文彥博使了個眼色,文彥博會意,又繼續問道:「請你用簡潔的語言闡述你的富民之策!」

    范寧沉吟一下道:「我祖父生了四個兒子,但他最喜歡我四叔,要把所有家產都留給我四叔,我父親和二叔、三叔雖然不敢對祖父不滿,但我母親不高興,二嬸也不高興,三叔甚至去做了贅婿,一大家子人整天圍著那點田產鬥來鬥去,連我四叔也不滿,祖父的日子很難過........」

    眾人都聽出來了,范寧是用家事來比喻國事,雖然很有趣,但是不是有點荒唐?

    眾人都偷偷看了一眼天子趙禎,見他似乎聽得津津有味,都不吭聲了,文彥博正要說話,趙禎卻擺擺手,「讓他說下去!」

    范寧繼續道:「後來我建議父親改行做醫師,他年輕時學會一種治療跌打損傷的葯,非常靈驗,二叔也改行做了觀賞石生意,三叔的丈人去年病故,他成了家裡的頂樑柱,現在家裡的生活都大大改善,也沒有人在意祖父那一點點微薄的田產,母親也經常去探望祖母,這個家變得融洽了。

    富民之策其實就是兩個字,開創,大家一起努力創造財富,大宋的各種矛盾自然就消失,國家變得強盛,人民變得富裕,革新派可以在新的天地中施展手腳,保守派的利益也不會受到損害。」

    龐籍著實有點擔心,如果是一般的童子科士子在這裡闡述革新派、保守派,還可以說年少無知,但范寧是范仲淹的堂孫,他在這裡闡述政治理念,會不會太敏感了?

    不過龐籍也發現范寧說的並不是范仲淹的政治理念,並不強調革新,而是強調開創。

    范寧沒有再繼續說下去,文彥博也不好叫停,他感覺天子似乎有話要說。

    果然,趙禎沉吟一下道:「都說治大國如烹小鮮,但大宋八千萬人口,不是你的一家一戶,不是想擴大財富就能擴大財富,首先財富在哪裡?這個問題你怎麼解釋?」

    范寧繼續道:「如果陛下允許,我可以舉兩個例子。」

    「你說,朕准了!」

    范寧又繼續道:「大家都知道水稻產量大,一畝上田可以收穫千斤,而小麥和粟米的產量就很低,而且光熱足夠的話,一年可以收三季,像嶺南、交趾那邊,水稻都能收三季,如果再向南,那邊就有一望無際的土地和森林,不亞於我們的大宋的疆域,而且沒有人居住,只有一些土人。

    如果大宋在海外開闢幾百萬頃土地,無償分配給無地農民,這是不是一種財富?遠的不說,福州海外數百里的澎湖已經有漢人定居,流求大島更是物寶天華之地,完全可以把部分無地流民遷移過去,使他們有地可種,有自己的財產,是不是減輕朝廷的負擔?一旦大宋糧食物資富足,朝廷就能印刷更多的交子,朝廷的壓力會不會大大減輕?」

    趙禎微微一笑,「你的意思是北方不要再種小麥、粟米,全力種植水稻,那北方這麼廣闊的土地又種什麼,難道把它變成養馬場嗎?」

    范寧搖搖頭,「這其實就是學生要舉的第二個例子,學生聽說去年龜茲王前來覲見天朝,陛下可知道龜茲那邊有一種作物,完全可以大有作為。」

    文彥博介面道:「龜茲王去年覲見天朝,進貢了上百壇葡萄釀成的美酒,那邊盛產葡萄,你是說葡萄?」

    范寧搖搖頭,「學生說的是棉花!」

    「棉花?」

    文彥博一怔,「你可是說木棉?」

    「學生所說的棉花,其實就是指唐朝的白綾布,白綾布就是用棉花織成,產於西域,十分昂貴,一匹價值數千錢,但實際上棉花產於天竺,在天竺很普遍,棉花可以紡織成布匹,遠遠比麻布舒服。

    冬天,棉花可以做被褥,做棉衣,非常暖和,完全可以取代羊皮,棉花產量很大,如果北方大量種植棉花,就能徹底解決百姓的穿衣問題,而且會促進很多大型紡織工坊出現,女人也做工,掙錢養家,這難道不是富民之道?」

    范寧一席話讓大殿內鴉雀無聲,如果范寧只是闡述理論,大家或許能駁幾句,偏偏他拿出了一個眾人都沒有見過的棉花來說事,這實在有點不好反駁。

    文彥博看了一眼天子,是不是可以結束面試了?

    趙禎卻在沉思之中,沒有看見文彥博的目光請求,他又問眾人道:「唐朝出現白綾布之事朕也聽說過,目前大宋可有此物?」

    宋庠微微欠身道:「啟稟陛下,大宋絲綢產量很大,完全能滿足中上層百姓的穿衣需求,至於底層百姓,有細麻布使用,所以這種昂貴不實用的白綾布就沒有人需要了。」

    「眾卿可見過棉花?」趙禎又笑問道。

    眾人皆搖頭,這時,范寧躬身道:「陛下,學生去年底在京城的胡人店裡收羅,得到一些棉花,為了保暖,學生將它縫製在一件比甲內,現在就穿在學生身上。」

    趙禎笑了起來,「看來你是有備而來!」

    范寧也笑道:「與其空說千言,不如實幹一事,學生願意讓陛下一觀!」

    趙禎點點頭,對旁邊內侍道:「賞賜范寧一件皮裘,讓他換下比甲!」

    內侍將范寧領到外面更衣,趙禎對龐籍語重心長道:「范寧每次出面都給朕一種清新之感,其實他的話也有道理,與其革新派和保守派為一些利益斗得頭破血流,不如大家團結起來,開創更大的財富,那時國強民富,也不損害現有人的利益,朕很欣賞這種思路,他的話給朕打開了一扇新的窗戶。」

    眾人都暗暗吃驚,沒想到天子對范寧的話看得這麼重,不過大家也承認,范寧的話確實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龐籍欠身笑道:「其實范寧說的流求大島微臣也聽說過,用這座大島來安置無地流民,只要能克服瘴氣影響,倒是可以試一試。」

    文彥博也笑著介面道:「瘴氣倒不是問題,嶺南那邊經驗豐富,微臣幾年前也在考慮過這件事,既然澎湖列島上已不少漢人,微臣建議先在澎湖島上設立官府,然後,逐步把漢民移到流求大島,五六年後,相信那邊會有大的變化。」

    「可以,考慮設澎湖縣,這件事知政堂儘快拿出一個方案來!」趙禎一錘定音,借著今天面試的機會,確定了一件大事。

    這時,內侍領著范寧回來了,內侍手中端著一隻盤子,裡面放著一件無袖比甲,黑緞子面料,看起來泡泡鬆鬆,是有點與眾不同。

    普通老百姓冬天穿的夾襖,蓋的被褥,很多都是用木棉纖維來做填充料,棉花要到宋元時期才開始局部推廣,至於全國大規模推廣種植,那是朱元璋強制下令的結果。

    趙禎看了看木盤中的比甲,笑道:「朕想看看棉花,就得剪開它了!」

    「陛下請!」

    趙禎拾起一把剪刀,直接剪開比甲,輕輕抖了抖,一簇簇潔白的棉花從比甲中滾落出來,趙禎拾起一團看了看,眼中充滿了驚嘆,又令內侍將木盤中棉花端給眾臣看。

    龐籍顯然有點見識,他輕輕揉了揉棉花笑道:「比木棉更厚實,更細密,不知怎麼長出來,畝產多少斤?」

    范寧躬身道:「回稟龐相國,它是一種低矮的灌木,一畝大概產棉花五六百斤,喜歡光照充足,比較耐旱,很適合河北及中原地區種植。」

    「一件冬衣需要多少棉花?」文彥博又問道。

    「一件冬衣大概一斤左右,一床被褥,兩斤就夠了,還可以紡線織布,比麻布衣服舒服得多,對改善底層百姓生活有極大促進作用。」

    范寧又向趙禎道:「陛下,富民之策無非就是衣食住行,棉花只是其中一個點,只要在這方面做好好文章,讓棉花這樣點多多出現,學生相信,十幾年後,大宋必然會出現一派國強民富的大好局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