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公然欺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公然欺君字體大小: A+
     

    「.......梓州射洪縣張陽、潁州潁川縣王舉、杭州錢塘縣溫大林、開封府汴梁縣張祝,以上二十名士子請出列!」

    二十名士子在數百雙羨慕的目光中從座位上走出來,不僅前三名會在他們之中產生,而且就算進不了前三,他們也列為二甲,賜進士出身,馮京也從隊伍走出,他排名第二,僅次於奪魁大熱門汴梁王遂舟。

    裴群又繼續道:「下面是三名童子試士子,請汴梁張秋、杭州餘杭縣李英、平江府吳江縣柳然士子出列。」

    范寧頭腦里『嗡!』的一聲,竟然沒有自己?

    儘管他口口聲聲不在意排名,但面試的名單中真沒有自己,還是讓他感到異常失落。

    蘇亮也大吃一驚,低聲道:「怎麼回事,范寧,怎麼會沒有你?」

    范寧看了一眼正向自己投來得意洋洋目光的柳然,他心中也感到一絲說不出的苦澀。

    「或許殿試我發揮欠佳吧!」他淡淡回了一句。

    「簡直太不公平,讓這混蛋得意了!」蘇亮仇恨地盯著柳然的背影道

    「你們隨我來!」

    裴群帶著二十三名面試士子前往鳳棲閣等候面試,三名童子試考生雖然得以參加面試,但他們中只錄取一人。

    這名被錄取的童子試考生將列為二甲第一名,其他兩名面試沒有錄取的考生則進入三甲榜,但也是賜進士出身。

    此時范寧心緒有些紛亂,他在苦苦思索,自己的殿試考題究竟哪裡出問題了,讓審卷官不喜歡。

    作為童子科省試第一名,最後卻沒有進入前三,只能說他的殿試考題出問題了,而且問題不小,很可能觸犯到了某些禁忌。

    難道是自己主張建立強大水師,向海外開疆拓土的思路讓歐陽修感到不喜嗎?

    ........

    這時,天子趙禎已經在御書房坐下了,他一邊喝茶,一邊翻閱面試名單,因為需要他最後確定狀元、榜眼和探花,所以現在的名單並不是最後排名。

    一旦前三名確定后,禮部就會奉上一份完整的名單,趙禎硃批后正式發榜,向天下公布科舉中榜名單。

    現在趙禎看到的只是禮部提供給他的面試名單。

    趙禎看了看二十名進士名單,他又翻到下一頁,下一頁是三名童子科進士的名單。

    趙禎點點頭,把名單放在桌上,端起茶盞喝茶,他目光卻無意中看到了桌上的溪山行旅石鎮紙。

    他心中一動,放下茶盞淡淡問道:「范寧是第幾名?」

    宋庠愣了一下,回頭向禮部侍郎張宣望去,張宣的臉刷地白了,他怎麼也想不到,天子居然會關注范寧?

    早知道這樣,打死他也不會替張堯佐冒這個險。

    張宣抓住了天子不看全部名單的漏洞,先進行面試,等主考官發現不對時,已經生米做成熟飯,那時最多是下面官員沒有及時和主考官溝通,簡單地責罰一下就完事了。

    張宣不敢說實話,只得又把責任向下推,低聲道:「微臣也沒有看到完整名單,請容微臣去看一看,然後向陛下稟報!」

    「不用了!」

    趙禎不滿地瞥了張宣一眼,負責科舉的禮部侍郎居然沒有看到完整名單,簡直荒唐!

    宋庠也心中十分不滿,張宣怎麼會犯這種低級錯誤?偏偏又被天子抓住了,他心中暗恨,但張宣是他的人,他也要替張宣說兩句好話。

    宋庠小聲道:「陛下,張侍郎已經兩天兩夜沒有合眼,為科舉舉行殫精竭慮,雖然最後關頭出現失誤,其精神還是可嘉的。」

    趙禎臉色稍微和緩一點,便道:「去宣布吧!準備開始面試。」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相國文彥博的大喊:「這是公然欺君,你們不要攔我,我要見天子!」

    趙禎一怔,這是發生什麼事了?他連忙道:「讓文相公進來說話。」

    這時,張宣臉色大變,雙股戰慄,他已經意識到要出事了。

    片刻,文彥博怒氣沖沖走進御書房,向趙禎躬身行一禮,「微臣要彈劾宋相公的欺君之罪!」

    宋庠臉色一變,十分不滿道:「文相公,你在胡說什麼?」

    趙禎眉頭皺成一團,「文相公,朕一頭霧水,你有什麼話就直說。」

    文彥博將一份名單呈上,「這是微臣得到的甲榜名單,陛下看看有什麼不一樣?」

    趙禎接著名單看了看,不解問道:「朕沒看出有什麼不同?」

    「請陛下看童子科!」

    趙禎翻開第二頁,臉色頓時一變,排在第一名的,赫然正是平江府吳縣范寧。

    趙禎目光凌厲地望向宋庠,「宋相公,你給朕解試一下!」

    宋庠也愣住了,兩份童子科的名單居然不一樣,張宣給他的名單把范寧摘掉了,但他也不知道居然還有另一份名單。

    他極為不滿瞪向張宣,「張侍郎,名單是你給我的,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張宣已經騎虎難下了,他只得硬著頭皮道:「啟稟陛下,禮部認為范寧資格有問題,所以將其移出面試名單。」

    「那朕剛才問你范寧是第幾名,你為什麼說不知道?」趙禎語氣冷然地問道。

    「回稟陛下,微臣確實不知范寧現在是第幾名,或許是第五十名,或許是第四名,微臣沒有確認之前,不敢亂說。」

    「哼!你很會狡辯,居然讓朕無話可說,那你告訴朕,范寧哪裡資格不符?」

    張宣心中一陣陣發虛,他咬著牙關道:「他是禮部尚書范仲淹之孫,我們認為他應該考別頭試,但他沒有考,所以禮部認為他的資格有瑕疵,為了避免天下人議論,所以取消他的面試。」

    趙禎眼睛眯了起來,真有趣,居然牽扯到范仲淹了。

    文彥博冷笑一聲,對趙禎行一禮,「請陛下容臣問他幾句!」

    「文相公儘管直言!」

    文彥博怒視張宣道:「請問張侍郎,范寧只是范仲淹族孫,並非親孫,范仲淹正式就職禮部是科舉第二天,這種情況違反別頭試的規定嗎?」

    張宣知道自己只要向後退一步,就會粉身碎骨,這個時候他只能豁出去了。

    「嚴格來說,他確實沒有違反別頭試的規定,但他又是禮部尚書的孫子,讓他參加別頭試,也並無不可,所以我剛才只是說,他的資格有瑕疵,否則在省試審核時,我就會取消他的中榜資格,但作為禮部侍郎,我絕不會把一個資格有瑕疵的士子推薦給天子面試。」

    「你推薦?」

    文彥博繼續冷笑:「你有什麼資格推薦?你和主考官說過嗎?哪位認可了?你提供給天子的名單是主考官重新草擬的?」

    儘管張宣說得很有道理,范寧的資格有瑕疵云云,但文彥博卻抓住了他最大的漏洞。

    禮部沒有資格取消誰的名次,他們只能提出異議,由負責殿試的兩名相國審核其證據是否合理充分,相國認可后,再由主考官重新修訂新的名單,然後三名正副主考官重新簽字。

    流程非常嚴格,就是為了防止作弊。

    張宣被擊中了要害,他覺得自己要癱倒了,他鼓足最後一絲勇氣道:「這件事微臣已交給員外郎裴群去做,微臣認為,他應該已經溝通過了。」

    這時,感覺自己被出賣的宋庠在一旁冷冷道:「張侍郎,你在睜著眼說瞎話呢!我一直和你在一起,你居然讓一個員外郎和我溝通?他幾時和我溝通過?」

    宋庠背後一刀使張宣崩潰了,他撲通跪下,渾身顫抖,一句話說不出來。

    文彥博又向趙禎行一禮,「微臣已經問過員外郎裴群,他說是張宣讓他擅自修改名單,他一切都是按張宣的要求來做,張宣根本沒有讓他去和主考官溝通。」

    趙禎嘆了口氣,「居然敢這樣公然欺朕!」

    他注視著張宣,「你說吧!是誰指使你這樣做?」

    張宣磕頭如搗蒜,「沒有人指使微臣,是微臣和范仲淹有宿怨,微臣想趁機報復,是微臣辜負了陛下的期望,微臣願接受一切懲處!」

    張宣雖然已經絕望,但並不糊塗,他知道若供出張堯佐,只會讓他結果更慘!

    趙禎冷冷看了他片刻,便揮揮手,「把他拉出去,交大理寺審問!」

    幾名侍衛將張宣拖了出去,張宣始終一言不發。

    宋庠滿臉羞愧道:「微臣也有失察之責!」

    趙禎淡淡道:「殿試後續就交給文相公,宋愛卿就不要過問了。」

    宋庠心中一涼,官家居然沒有稱呼自己宋相公,他感到一種莫名的擔憂,難道自己也要不妙了?

    他心中恨極了張宣,又無可奈何,只得躬身道:「微臣遵旨!」

    趙禎又對文彥博,「朕給你半個時辰,重新梳理一遍,朕要看完整的名單。」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