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字體大小: A+
     

    殿試不用等太多時間,當天晚上就必須閱卷完成,次日上午發榜。

    批閱試卷的地點就在禮部,由正副主考率領二十名審卷官同時閱卷。

    二十名閱卷官分為十組,其中六個組為一審,四個組為二審,兩名副主考為三審,主考官歐陽修為終審。

    試卷實行流水式批閱,如果一份試卷在經歷一審和二審后,得分依然在上中以下,那麼這份試卷就將直接被淘汰,不會進入第三審。

    兩名副主考將上中以上的試卷進行排名,進入最後的終審。

    然後這些試卷再和省試成績結合,按照五等標準進行評分,並排出最後的甲榜名次。

    最後將甲榜名單交給禮部,由禮部負責安排前二十名士子和童子科前三名,由天子親自面試。

    禮部後堂內,二十名閱卷官正緊張地進行試卷審閱。

    禮部侍郎張宣也沒有回家,站在一座小樓上,負手望著燈火通明的後堂。

    張宣心中頗為複雜,他怎麼也不明白,為什麼張堯佐非要在科舉中阻擊范寧?

    一個小小的童子科士子,值得堂堂的國丈這樣看重?

    說是為了打擊范仲淹的氣焰,但張宣並不認為范寧落選和打擊范仲淹有什麼關係,何況他們還只是堂祖孫關係。

    而且打擊范寧風險太大,之前為了誣陷范寧嫖娼,還導致開封府少尹被龐籍順勢抹掉,張堯佐又想故技重施,他就不怕這次真的觸怒了天子嗎?

    當然,最後倒霉的並不是他張堯佐,而是替張堯佐做事之人,開封府少尹劉晉被罷免時,也不見張堯佐出來替劉晉說句話,就這麼被流放嶺南,怎能讓人不寒心。

    這種只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做法著實令很多人都對張堯佐不滿,也包括張宣,只是礙不過張堯佐的面子,張宣才在省試錄取名單過審時小小刁難一把,算是給了張堯佐一個交代。

    這時,一名手下匆匆趕來,在張宣耳邊低語兩句,張宣眉頭頓時擰在一起,眼中露出厭煩之色。

    他就是不想見到張堯佐,才躲在禮部不出宮,沒想到張堯佐居然追到禮部來了。

    著實令張宣惱火,但他又不敢得罪這位國丈爺,只得忍住心中不滿來到禮部外側堂自己的官房內。

    張宣匆匆走進自己官房,只見張堯佐冷冷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張堯佐官職並不高,官階只有五品,但他仗著自己女兒是貴妃,十分飛揚跋扈,就算當朝相公也不敢招惹他。

    張宣連忙上前行禮,「國丈怎麼來了?」

    張堯佐皮笑肉不笑道:「張侍郎太忙了,連家都不回,老夫只好親自上門!」

    「這兩天是殿試最關鍵的時刻,作為禮部主要職官,卑職確實很忙。」

    「哼!那我交代你的事情呢?」

    張宣知道含糊不過去,只得硬著頭皮道:「那個…..卑職已經儘力了。」

    「你已經儘力?」

    張堯佐的目光變得陰鶩起來,冷冷道:「你的儘力是不是派個員外郎在審核的時候扯一句別頭試,那就是你的儘力?」

    「禮部無法干涉審卷,我們唯一的機會就是審核之時,禮部幾十年都沒有異議,我為國丈的吩咐,已經破了禮部幾十年的先例,這還不是儘力?」

    「你少給我來這一套,禮部想收拾一個士子,有的是辦法,只是你不想做而已。」

    張宣心中惱火起來,也毫不客氣地頂撞道:「國丈想收拾他,也有的是辦法,何必一定要讓下官為難?」

    這也是張宣最看不慣張堯佐的地方,既然他痛恨范寧,完全可以買一個殺手去收拾范寧,但他自己不想冒險,卻要把風險丟給別人,他真當別人是傻子嗎?

    「是嗎?我讓你為難了,去年你還是禮部郎中,你為升遷求我幫忙的時候,可沒有想過是否讓我為難。」

    張堯佐的語氣冷酷之極,站起身道:「算了,我不讓你為難,回頭你送的那幾幅畫也拿回去吧!省得以後有人說我受賄。」

    說完,張堯佐邁步便走,還沒有走到門口,張宣便屈服了,『受賄』兩個字重重敲打在張宣心中,他有把柄在張堯佐手上。

    張宣連忙躬身道:「下官一時糊塗,請國丈放心,我一定不會讓國丈失望!」

    儘管張宣千般不情願,但張堯佐捏著他的脖子呢!他沒有辦法,只得硬著頭皮答應了。

    .......

    天不亮,歐陽修慢慢放下筆,他揉了揉熬得通紅的雙眼,對副主考沈寬和馬京笑道:「這份名單我覺得可以,你們再確認一下吧!」

    經過三審后,他們篩選出一百二十五份獲得上中以上評分的試卷,然後撕掉糊名條,把他們省試的成績和殿試的成績合在一起,進行最後的等級評定。

    只要獲得第三等以上,就可以進入甲榜,歐陽修最終將名單人數控制在一百一十八名。

    然後將這份名單交給禮部,由禮部通知前二十名和童子試前三名準備今天進行面試。

    禮部不得擅自改變成績順序,如果有所變動,必須要徵得主考官的同意,且要有充分的理由。

    這個流程其實是和省試是一樣的,禮部還是有權進行資格審核,他們必須確保考中狀元的士子沒有任何負面消息。

    一旦審核不通過,禮部必須要及時把消息反饋給巡考相國和主考官,並拿出確鑿的證據,然後主考官重新定位排序,提供新的名單。

    幾十年來,還沒有發生過殿試審核不通過的情形。

    至於乙榜排序,就直接按照省試的成績順序,從高到底進行排名。

    沈寬點點頭,「這份名單我也認可!」

    「馬主考呢?」歐陽修又問馬京。

    馬京笑道:「下官也支持!」

    「好吧!既然咱們三人都認可,這份名單就算通過了,儘快交給禮部吧!」

    歐陽修提筆簽了字,沈寬和馬京也簽了字,加蓋印章后,這才將幾份榜單放入密封筒彌封起來。

    馬京起身去煎茶,房間里只剩下歐陽修和沈寬二人。

    歐陽修將密封筒交給沈寬笑道:「我們終於結束,下面和禮部打交道的事情就交給沈兄了!」

    沈寬顯得有點擔憂,他沉吟一下道:「歐陽主考還記得禮部審核有異議那件事嗎?」

    歐陽修沉吟一下道:「我事後拜託包拯關注范寧,但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異常發生,你也看到了,范寧還是考出了優異成績。」

    「如果不到最終發榜,下官還是覺得不太安全。」

    歐陽修聽懂了沈寬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說,禮部接下來還會出幺蛾子?應該不會吧!禮部居然敢改我們的榜單,未免太膽大包天了!」

    「下官覺得我們還是謹慎一點好。」

    歐陽修默默點頭,這時,外面傳來報更聲,已經五更時分了。

    他笑了笑,對沈寬道:「咱們還是按正常步驟把名單交給禮部,然後留個心眼就是了。」

    ........

    崇文館是皇宮秘籍圖書校理之處,是一個大型的皇家圖書館,但它並不在皇宮內,而是宣德門外,緊靠太常寺,距離皇宮大門宣德門相距約兩里。

    由於崇文館內房舍眾多,近六百名士子就暫時住在這裡。

    五更時分,士子們就紛紛起床了,今天是他們人生最燦爛的一天,上午面試結束后,就直接宣布名次,每個人都能得到自己的位子。

    再不濟也是同進士出身,中午,他們將騎馬誇街,在京城內風風光光走一圈后,再回到皇城,然後拜見天子,接受天子的祝福。

    最後集體去金明池赴瓊林宴,使他們人生輝煌達到頂點。

    「范寧,我們明天就可以回家了嗎?」蘇亮興奮地問道。

    「你急著回家?」范寧一邊用鹽水漱口,一邊含糊不清地問道。

    「主要是圓圓要回去了,我想和她一起回去。」

    「那你先回去吧!我還要等幾天,二叔的店鋪過兩天開業,我一時走不開。」

    「那我就先走了,對了,你幫我兌獎,我可能等不到開獎了。」

    「沒問題,如果你中了獎,我會拿你的銀子直接請我喝酒。」

    「隨便你,只要你好意思!」蘇亮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這時,一名禮部官員走進大院,拍拍手喊道:「大家趕緊去吃早飯,吃完早飯就出發,時間很緊了。」

    眾人一陣忙碌,今天不需要他們攜帶任何物品,只要穿上白色朝服,帶上四角紗帽,儀容整潔就行了。

    他們今天上午的任務就是耐心等候。

    卯時正,五百九十六名士子列隊走進了宣德門,直接來到大慶殿廣場。

    廣場上已經擺好了六百張椅子,六百名士子紛紛就坐。

    這時,禮部員外郎裴群高聲道:「大家請安靜,下面我宣布面試名單!」

    廣場上頓時鴉雀無聲。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