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初遇捉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初遇捉婚字體大小: A+
     

    木堵鎮,范氏醫館的旗幡在風中獵獵飛揚。

    范鐵舟剛把一名從崑山來求醫的老員外送走。

    范氏醫館就算在平江府也小有名氣了,尤其在跌打損傷方面極為出名,連董知府也因不慎扭傷手而派船來接范鐵舟,使他在接骨治傷方面更加名聲大振。

    平江府有一個好處就是水路發達,病人不需要坐牛車一路顛簸來看病,而躺在船上,輕輕鬆鬆就來了,甚至不用下船,范鐵舟直接上船療傷。

    為此,范鐵舟把他的范氏醫館開在碼頭正對面,以每月十五貫錢的價格租下了一棟兩層店鋪,『范氏醫館』的旗幡就在醫館前高高飄揚。

    一樓治跌打損傷,二樓看內科,拿著范氏醫館開出的方子去抓藥,也能得到藥鋪最低的優惠價格。

    范鐵舟不僅是名醫,也是木堵鎮有名的鄉紳,他家裡有良田數百畝,在范氏家族內擔任副族長,已經連續兩年為家族主祭。

    不過他現在還是范員外的級別,還遠遠到不了范大官人這一步,這需要他至少獲得從五品騎都尉的勛官才行。

    木堵鎮能稱為大官人的,只有朱元甫一人,人家可是有郡公的爵位。

    這兩天,范鐵舟著實有點心神不寧,他在為兒子的情況擔心。

    省試科舉已經結束四天了,兒子究竟考得怎麼樣,他卻無從知曉。

    雖然妻子更關心兒子的安全,一天念叨幾次,但范鐵舟倒不是很關心這方面,二弟從京城回來,把兒子的近況告訴了他,讓他徹底放心。

    現在他更關心兒子的省試情況,兒子既然能考中平江府第一,那麼考上省試也不是沒有希望。

    正是這種患得患失的心態,讓范鐵舟這幾天寢食不安,心神不寧,他已經三天沒有出診了。

    「鐵舟老弟!」

    身後有人叫他,范鐵舟回頭,見是延英學堂的院主劉延嗣,他連忙迎上前道:「劉院主怎麼來了?」

    自從朱元甫搬回吳江后,木堵鎮的老大就是這位劉院主了,他是木堵鎮第一大地主,擁有良田五十頃,還有不少產業,比如鎮上的三家藥鋪就都是他的產業,和范鐵舟息息相關。

    劉院主上前關切地問道:「有阿寧的消息嗎?」

    范寧自從考中平江府童子解試第一后,木堵鎮的延英學堂便力壓餘慶學堂和縣屬官辦學堂,成為吳縣第一學堂。

    去年十二月,近三千名少年學子從平江府各地趕來木堵鎮考延英學堂。

    劉院主當然更關心范寧,如果范寧能考中童子科進士,那延英學堂就能和平江府著名的文書院學堂齊名了。

    考上成人進士對學堂的影響不大,主要是縣學受益,但考上童子科進士,那就是學堂的功勞了。

    儘管范寧在延英學堂呆的時間不長,但誰也不能否認范寧出身延英學堂。

    范鐵舟搖搖頭,「我也揪心啊!」

    停一下他又道:「我聽說還要考一次殿試,是不是省試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

    「不!不!不!」

    劉院主連忙搖頭,「只要考上省試,就至少能獲得同進士出身了,殿試只是排名次。」

    「劉院主,我們去喝杯茶吧!」范鐵舟指了指不遠處的同興茶館笑道。

    劉院主欣然點頭,「那就請吧!」

    兩人剛走到茶館門口,只見阿慶氣喘吁吁奔來,「師父,京城有快信送到!」

    范鐵舟精神一振,轉身便向醫館跑去,劉院主也緊跟其後。

    奔到醫館門口,只見一名送信人正等在一旁,送信人上前道:「請問員外是不是范鐵舟?」

    「我正是!」

    送信人取出一封信,「這是進京署名快信,需要員外親自簽收!」

    范鐵舟連忙從醫館取來私人印章,在簽收書上蓋了印章。

    范鐵舟這才看信,果然是兒子寫來的。

    他連忙撕開信皮,劉院主也伸長脖子在一旁看信。

    只看了兩行,范鐵舟捂著臉蹲下了,激動的淚水從手指縫中涌了出來。

    劉院主沒看清楚,急問道:「鐵舟,情況如何?」

    范鐵舟顫抖著聲音道:「如您所願,他考中了!」

    「啊!」

    劉院主臉上頓時笑開了花,連忙抱拳,「恭喜鐵舟!」

    范寧考中童子試進士的消息很快便傳遍了鎮子,一時間,整個木堵鎮都沸騰起來,敲鑼打鼓聲,鞭炮聲大作,數百人涌到范氏醫館,向范鐵舟祝賀。

    范鐵舟特地拿出了一千貫錢,木堵鎮和蔣灣村的每家送一貫錢,表示對父老鄉親的感謝。

    與此同時,吳縣蘇台鎮也沸騰了,蘇亮考中童子進士的消息傳遍了家鄉,蘇亮的祖父激動萬分,特地擺下一百桌酒宴,宴請家鄉父老。

    .........

    按照錄取通知書的日程安排,三月十五日,所有士子集中住進崇文館,不得外出。

    這實際上也是為了士子們著想,三年一次的捉婚大潮在發榜之前便已經開始了。

    豪門權貴以及富甲天下的商賈們四處駕著馬車尋找中榜的進士。

    已婚的進士紛紛躲進岳父家裡,未婚的進士們也各自躲進京城的親戚朋友家中,他們不是不想被捉婚,只是想把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上。

    把自己待價而沽,挑選自己滿意的妻室,獲取最大的利益,他們可不想那麼輕易被捉進府中拜堂成親。

    至於童子試的士子並沒有太受重視,他們畢竟年少,都未滿十五歲,而且朝廷也有明文規定,不準針對童子試士子捉婚。

    三月十七日,也就是殿試前三天,禮部召集五百九十六名省試考中的士子在禮部學習禮儀。

    殿試由於是天子親自主持考試,考場就設在大慶殿上,這就需要士子們學習必要的上朝禮儀,需要沐浴更衣,上殿時的言談舉止,怎麼給天子行禮等等。

    諸多細節都一一教給士子們,還要再模擬三遍,直到一點錯誤都不會犯,一絲不苟的禮部官員這才結束了一天的訓練。

    離開禮部時,天已經黑了。

    「范寧,你說咱們會不會被搶親?」

    蘇亮坐上牛車,有點擔心地四處張望,他壓低聲音道:「聽說孟童被晏家搶入府中,娶了晏殊的七孫女為妻。」

    范寧笑道:「孟童是歐陽修的弟子,歐陽修又是晏殊的門生,你覺得晏家看上孟童還用得著搶嗎?」

    「你是說,早就預定好的?」

    「應該是!」

    這時,一輛馬車忽然在他們乘坐的牛車前『嘎!』的一聲停住,只有人大喊:「這輛牛車也是從禮部出來!」

    從馬車裡衝出四五個健壯的婦人,挽起袖子,直奔牛車衝來,她們是搶親的主力。

    權貴人家也要考慮進士的感受,一般用女人來搶親,女人有兩種,一種是健婦,她們是下手的主力,她們將進士搶進馬車后,馬車還坐著兩個容顏姣好的美貌婦人,她們負責安撫進士的情緒。

    兩女一左一右抱著進士的胳膊,防止他跳車逃跑,同時嬌聲勸慰,讓進士吃點豆腐也無妨,只要能把進士送進府中,她們都會得到重賞。

    見一群虎狼般的婦人衝來,蘇亮嚇得大驚失色,急聲道:「怎麼辦?我們要被搶婚了!」

    范寧神色平常,他倒並不擔心,他們是童子試士子,據說很多等待成婚的大家女子都二十餘歲了,難道要他這個十三歲的少年去娶一個二十餘歲的妻子?

    到時候把話說清楚就是了。

    不過似乎並不用他操心,只見一片女子的驚叫聲,四五名準備上牛車搶人的健婦紛紛倒在地上,一名黑影護住了牛車大門。

    「這個人是誰?」蘇亮吃驚地問道。

    「你認識的!」范寧笑了笑,向牛車外走去。

    蘇亮頓時醒悟,他有點酸溜溜道:「就知道朱佩會護住你!」

    范寧跳下牛車,對徐慶笑了笑,「讓我來給他們講道理!」

    范寧抱拳對坐在馬車前面上的管家道:「請問是哪家的婚使?」

    管家見下來一個少年,臉上頓時有點尷尬,「我們是楊太尉家的。」

    楊太尉是楊皇后的兄弟,范寧點點頭,「在下范寧,是童子試榜生,多謝楊太尉高看,恕我不能從命!」

    管家聽說是童子試的上榜者,頓時暗叫一聲晦氣,只得讓人都上馬車,向范寧歉然道:「一場誤會,抱歉了!」

    馬車又調頭向禮部方向疾奔而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