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零九章 金榜高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零九章 金榜高中字體大小: A+
     

    隨著報喜官跑遠,客棧門口的士子們都陷入到巨大的失落之中,每個人都感覺到空空蕩蕩,這裡可是聚集了三千餘人啊!一次卻只有四個人考中。

    每個人都慢慢從殘酷的現實中驚醒了。

    他們都意識到,考中的可能性實在太低了,雖然大家都知道兩百人中才能考中一人,但那只是一種冷冰冰的數字。

    而現在,殘酷的現實讓他們真切地體會到了什麼叫中榜艱難,什麼叫百里挑一。

    蘇亮嘆了口氣,「聽到平江府兩個人,還以為是你我,結果和我們無關!」

    「我們是童子科,應該會晚一點,不過這兩人咱們都聽說過啊!」

    「這個孟童聽說是歐陽修的高徒,張潮不太清楚。」

    范寧微微一笑,「張潮是朱家資助的寒門學子,是近幾年朱氏門生中比較出色的一個。」

    「原來如此!」

    蘇亮嘴上說著,卻踮起腳尖向南面望去,忽然,他指著南面大喊:「又來報喜了!」

    大家都在看北面,沒想到報喜官居然從南面跑來,眾人紛紛向南面涌去。

    為首報喜官擺擺手,周圍同行攔住了士子們,報喜官打開喜報高聲道:「舊曹門客棧有三人中榜,鄂州江夏縣錢贇,開封府陳留縣張志,蔡州汝陽縣羅雲開!」

    歡呼聲一陣高過一陣,鄂州士子群那邊,一名士子被高高拋起。

    開封府一群人中,一名士子激動得滿臉通紅,連連作揖感謝大家。

    報喜官收下喜錢走了,就他剛走,從西大街又奔來兩隊報喜官,眾人都沸騰起來,將兩隊報喜的官員團團圍住。

    其中一隊報喜官大喊:「我這邊是童子試報喜,請童子試靠攏!」

    聽說是童子試,士子們紛紛走去另一邊,但還是有數百名童子試考生聚在報喜官周圍。

    范寧和蘇亮也連忙上前,站在人群後面。

    報喜官打開喜報高聲道:「這邊有三個童子試上榜,第一個是揚州江都縣蔣俊!」

    一名少年大叫一聲,激動得跳了起來,旁邊幾名同鄉紛紛向他祝賀。

    報喜官看了一眼這名少年,待他稍稍安靜,又高聲道:「下面兩人都是平江府的士子.....」

    范寧的耳朵『嗖!』地豎了起來,而蘇亮眼中開始出現獃痴模樣。

    只聽報喜官高喊道:「兩人都是吳縣士子,吳縣士子范寧,吳縣士子蘇亮,恭喜二人高中!」

    蘇亮激動得大叫一聲,抱著范寧脖子又跳又喊,「我考中了!考中了!」

    這時,其他士子目光都變得傷感起來,一共只錄取五十名童子試考生,分二十個客棧報喜,這邊就出現三人了,說明後面不會再有,不少士子捂著臉絕望地飲泣起來。

    范寧能感受到其他士子的悲傷,他剋制住內心的激動,連忙上前將五六兩碎銀塞給報喜官。

    報喜官大喜,立刻取出一枚大炮仗,點燃了向空中一扔,只聽『砰!』的一聲巨響,頓時硝煙瀰漫,碎紙飛揚。

    「恭喜三位!」

    報喜官將錄取通知書交給三名少年,又繼續向北面飛奔而去。

    這時,其他士子紛紛上前向范寧和蘇亮祝賀,蘇亮還沉浸在巨大的喜悅之中,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應。

    范寧一一向眾人回禮,表示感謝。

    這才拖著呈現痴獃狀的蘇亮返回了住處。

    剛到門口,程圓圓便奔了上來,急聲問道:「你們考中了嗎?」

    范寧指指蘇亮笑道:「這就是考中的樣子,已經呆掉了,趕緊去拿一盆冷水來給他醒醒!」

    程圓圓喜出望外,她哪裡捨得拿水來潑情郎,她激動拉著蘇亮的胳膊喊道:「阿亮,快醒醒啊!」

    范寧發現蘇亮真的有點不對,他也有點擔心,反手給蘇亮一記耳光。

    蘇亮大叫一聲,捂著臉指著范寧吼道:「你打我做什麼?」

    范寧又好氣又好笑,「你這個臭小子,你考中了!」

    「什麼?」蘇亮一陣茫然。

    程圓圓激動得搖晃他胳膊喊道:「阿亮,你考中省試了」

    蘇亮終於恢復了正常的激動,他一把抱住程圓圓大喊:「圓圓,我考中了!」

    范寧扭過頭去直翻白眼,這小子在趁機佔便宜呢!

    程圓圓嬌羞無限地推開蘇亮,「阿亮,要慶祝慶祝啊!」

    蘇亮也有點不好意思,他撓撓頭,嘿嘿笑道:「好!今天我請客。」

    他忽然醒悟過來,對范寧道:「不對啊!范寧,你也考中了,為什麼你不請客?」

    范寧白了他一眼,「你給報喜官喜錢了?」

    「呃!」

    蘇亮這才意識到自己是糊裡糊塗回來的,他連忙道:「我請就我請!」

    旁邊程澤這時才上前向兩人表示祝賀,他明顯有點心事,蘇亮考上省試了,按照正常流程,他在殿試后應該獲得賜同進士出身。

    這樣一來,自己妹妹就有點配不上他了。

    他心中在盤算著,最好能生米先做成熟飯再說。

    就在這時,一輛寬大的馬車停在巷子口,朱佩跳下馬車,奔了過來,臉上洋溢著掩飾不住的激動。

    「阿寧,恭喜你考上了。」

    朱佩臉上燦爛的笑容融化范寧的內心,他迎上前,撓撓後頸笑問道:「你怎麼知道得這麼快?」

    朱佩背著手,晃了晃身體,得意洋洋道:「我有內部消息,其實昨天晚上我就知道了,只是想讓你感受一下報喜官的驚喜,便沒有告訴你。」

    「是禮部流傳出來的?」

    朱佩搖搖頭,「回頭我再告訴你,現在應該是去慶祝!」

    蘇亮跳了過來,摟著范寧的肩膀笑嘻嘻道:「朱佩,你還沒有祝賀我呢!」

    朱佩淡淡一笑,「我知道,也祝賀你考中省試,我覺得你應該趕緊寫封信告訴家人。」

    一句話提醒了蘇亮,他轉身便向院子里奔去,一邊回頭喊道:「我馬上就好,一起去慶祝!」

    范寧也連忙道:「我也得寫封家信。」

    朱佩笑吟吟取出一封信遞給他,「你看看這個!」

    范寧接過信愣住了,半晌問道:「我什麼時候寫的這封信?」

    是他寫給父母的信,分明是他的筆跡。

    朱佩有些得意地笑了起來,「看來我模仿得不錯!」

    范寧再細看,他還是沒有看出這是模仿的筆跡,分明就是自己的寫的字。

    「你什麼時候會模仿我的字?」范寧吃驚地問道。

    「三年前吧!你上縣學后,我閑得沒事,便模仿了好幾個人的字跡,你是其中之一,還包括我爹爹和我祖父的字,他們都沒認出來是我模仿的。」

    范寧也不知道是該生氣還是該苦笑,他打開信,只見朱佩模仿自己的語氣給父母寫信報喜,寫得極為恭敬,也讓范寧略略有些感動。

    「謝謝啦!我呆會兒就寄出去。」

    眾人在舊曹門瓦肆中寄了信,這才來到附近最好的時樓,這時,明仁也聞訊趕來,自然也少不了一番祝賀。

    此時,各地報喜官的報榜已經結束,五百九十六名考生都收到了自己的錄取通知書,其餘十萬考生只能默默品嘗落榜的滋味。

    最明顯是各大酒樓的生意,除了心情不好,跑來買醉的士子外,其餘士子幾乎都沒有出門,各大酒樓的生意都顯得冷冷清清。

    聽說是兩個童子科中榜士子來酒樓慶祝,掌柜親自出來祝賀,並免了他們的菜錢。

    掌柜拿著一卷條幅,鋪在桌上,並準備了筆墨,抱拳笑道:「懇請兩位小進士給本店留下墨寶!」

    蘇亮連忙擺手,「我不行,讓范寧給你題詞!」

    他把范寧推了上來,范寧猶豫了一下,向朱佩望去。

    朱佩笑道:「這是規矩,新科進士都要給酒樓題詞,不過你這邊題了,朱樓那邊可別忘了。」

    范寧想了想笑道:「那就寫幅對聯吧!」

    他提筆蘸了墨,揮毫寫下一幅對聯:

    高談滿四座,一日傾千杯。

    且往飲美酒,乘月醉高台。

    下面又題了自己的名字,『姑蘇范寧』

    「好!」掌柜鼓掌連聲叫好,連忙收了去,這幅對聯他得交給東主。

    朱佩卻不依,堅持讓范寧給朱樓也寫一幅對聯。

    范寧沉吟片刻笑道:「我寫一幅絕對,朱樓可以拿來懸賞下聯,相信一定會轟動京城,蓋過礬樓的風頭。」

    朱佩眼睛一亮,「你寫給我看看?」

    范寧提筆寫下了一幅上聯:煙沿艷檐煙燕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