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零八章 開榜報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零八章 開榜報喜字體大小: A+
     

    禮部最終沒有再提反對意見,直接在錄取名單上加蓋了審核章,重新密封送入宮內,由天子御批后,明天一早由專人通知各聯絡客棧。

    至於正式的榜單,要後天才會在考試院大門前公布,那時,除了需要確定的考生外,絕大多數考生都不會來看榜了。

    殿試的時間也隨即安排出來,今年殿試的時間比較早,十天後,被省試錄取的考生參加殿試。

    沈寬憂心忡忡地返回了審卷院,此時審卷院已經解散了一大半,殿試的考卷只有五百九十六份,不需要那麼多官員們,二十名審卷官足矣。

    「出了什麼事情?」歐陽修見沈寬臉色有點不對,便追問原因。

    沈寬嘆了口氣,便將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了歐陽修。

    歐陽修頓時愣住了,禮部居然針對范寧提出疑義!

    幾十年來,禮部從來沒有對審卷院的名單提出任何疑義,都是走走形式,今天破天荒地提出了一個疑義,居然是針對范寧。

    這頓時讓歐陽修警惕起來,他忽然意識到,有人是要借整范寧來敲打范仲淹,今天只是一個開始,必然還有後續動作。

    他必須在再次鎖院之前將這個消息傳出去。

    此時,審卷官正在各自收拾行李準備回家,歐陽修只留下二十名審卷官參加殿試審卷。

    不過現在還不能走,要到明天發榜后,審卷院的大門才開啟一天,部分審卷官撤離。

    歐陽修寫了一張紙條,明天他妻子會派人來送東西,這張紙條正好可以趁機帶回去。

    .......

    天剛蒙蒙亮,范寧便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

    「范寧,快點起床,今天要發榜了!」蘇亮在門外大聲喊道。

    「知道了!」

    范寧嘟囔一聲,只得艱難地爬起身,他開了門,見天色還是半明半暗,一輪彎月還在天空。

    他有些惱火道:「你急什麼?天還沒有亮呢!」

    他打個哈欠,慢吞吞向屋裡走去,「我再睡半個時辰!」

    「你居然還睡得著?」

    蘇亮一把抓住范寧的胳膊,向院子里硬拽,「我早飯已經買好了,你梳洗一下,吃完早飯咱們就走,去晚了擠不進客棧的!」

    范寧被他拉了個趔趄,腳下不穩,險些摔倒,看樣子睡覺是沒有機會了,范寧只得瞪了蘇亮一眼,無可奈何地去井邊洗臉刷牙了。

    .........

    吃罷早飯,天色已經大亮,在蘇亮的一再催促下,范寧這才和蘇亮來了離住處不遠的舊曹門客棧。

    正所謂『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舊曹門客棧前此時已聚集了上千人,人頭簇簇如海,還有無數考生從四面八方趕來。

    「我說再不來就晚了吧!」

    蘇亮低聲埋怨道:「你看現在根本就擠不進客棧了,只能站在外面。」

    范寧哼了一聲,「莫非報信人是從客棧里鑽出來?」

    蘇亮啞口無言,半響道:「你別這樣鑽牛角尖好不好,反正咱們來晚了。」

    范寧和蘇亮找了一個稍微人少一點的角落,人少只是相對而言,這裡依舊擠了數十人,隨著人越來越多,很快便把范寧和蘇**到最角落裡了,有一種說不出的氣悶壓抑感。

    不斷有小販在外面叫賣,「新鮮的燒餅,剛出爐的燒餅!」

    「糖葫蘆,又香又甜的糖葫蘆!」

    「看相算卦,鐵口斷前途,只要十文錢!」

    .......

    他們足足等了半個時辰,連蘇亮也意識到自己來得確實太早,臉上的歉疚快掛不住了。

    「我去買糖葫蘆!」贖罪之心使蘇亮異常勇猛地擠了出去。」

    他買了兩串糖葫蘆,剛要回去,卻發現范寧就在自己身後。

    「你怎麼也出來了?」

    「廢話,不就是擠不出來才窩在裡面,既然你擠出來了,我還呆在裡面做什麼?」

    蘇亮撓撓頭,他發現自己越來越笨了。

    范寧接過一串糖葫蘆,指了指大街對面,「我們去對面等!」

    人都有一種固定思維,說是舊曹門客棧為科舉聯絡點,幾乎所有人都擠在客棧門口,生怕錯過了報喜隊伍,而大街對面卻空空蕩蕩,幾乎沒有人。

    事實上,報信人從北面奔來,大街對面沒有人頭阻擋,反而看得更清楚,距離也不過二三十步。

    「還是這邊空曠!」

    蘇亮啃著糖葫蘆笑道:「這又空曠又舒服,幹嘛非要擠到一起去?」

    「兩位小官人要不要換點零錢?」

    做生意的人無孔不入,一名挑擔的中年男子湊上前笑眯眯道:「等會兒中榜了,可是要散錢請客的。」

    中年男子的話頓時提醒了蘇亮,他只帶了幾兩碎銀子,還真沒想到帶點銅錢出來。

    「怎麼換錢?」

    「一兩銀子換八百文錢!」

    蘇亮跳了起來,「你簡直太黑了,要賺我們兩百文!」

    范寧一把拉過蘇亮,對中年男子擺了擺手,「我們連考卷都沒有做完,怎麼可能中榜,你太高看我們了,我們不用換錢!」

    蘇亮也有點醒過味來,連忙表示不換錢,中年男子見他們不肯上當,只得罵罵咧咧走了。

    待中年男子走遠,蘇亮才問道:「哪裡不妥?」

    范寧冷笑一聲,「就算一兩銀子換一千錢,他也大賺!」

    蘇亮頓時愕然,「為什麼?」

    一兩銀子就是兌一千錢,哪裡有問題?

    范寧搖搖頭,「你沒見他挑的筐里都是鐵錢嗎?」

    蘇亮頓時醒悟,一枚銅錢可以換兩枚鐵錢,這個混蛋只是說一兩銀子換八百文錢,他卻沒說是銅錢還是鐵錢。

    蘇亮氣得大罵,「騙子,良心被狗吃了!做這種事情斷子絕孫!」

    范寧止住他的叫罵,笑眯眯對他道:「這麼多人,你發錢發得過來嗎?最多給報喜官一點碎銀子,你實在想給,可以給我十兩銀子。」

    「去!你比我有錢得多,憑什麼給你?」

    「你都考上進士了,還不給我嗎?」

    蘇亮恨得咬牙切齒,「你這個混蛋,又在奚落我,我什麼時候考上進士了?不管考不考上進士,我一文錢都不給你。」

    兩人說說笑笑,又大約等了一刻鐘,這時,皇城方向傳來轟隆隆的鼓聲,所有士子精神一振,報喜的隊伍終於出來了。

    片刻,北面響起了炮仗聲,那是內北街客棧方向傳來,這表示有人中榜了。

    省試雖然沒有名次,但只要考中,就意味最差也是賜同進士出身,將直接授官,再沒有後台背景,也能出任一縣主薄。

    怎麼能讓人心潮澎湃?

    這時,一隊報喜官從北面奔來,四五個報喜官敲鑼打鼓,穿著紅色黑邊的吉服,帽上插著簪花,高舉報喜牌,為首官員拿著大紅喜報。

    並不是一撥報喜官員專跑一家,而是一批一批出來,每撥報喜官員都要跑十幾家客棧。

    「喜報!」

    報喜官員大喊一聲,立刻被三千餘名士子包圍得水泄不通。

    「大家安靜!」

    周圍頓時鴉雀無聲,只得報喜官員高聲喊道:「鄧州南陽縣張曲高中金榜!」

    某個角落頓時爆發出一片歡呼,只見一名士子被高高舉起。

    報喜官再次高聲道:「越州餘姚縣虞小文高中金榜!」

    又是一片歡呼聲和鼓掌聲。

    「下面平江府有兩個!」

    范寧和蘇亮頓時豎起耳朵,只聽報喜官大喊:「平江府崑山縣孟童,平江府吳江縣張潮!」

    外圍歡呼聲四起,報喜官收起榜單對眾人笑道:「我這邊就只有四個舊曹門客棧的士子,後面還會有很多,四位中榜士子請上來。」

    四名中榜士子被簇擁著上來,報喜官取出四份錄取通知書,遞給四人道:「大家核對一下考號,以免同名同姓搞錯了!」

    四人核對了考號,紛紛掏錢塞給報喜官,報喜官一一笑納,這才敲鑼打鼓,眾人又向下一個聯絡客棧奔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