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零三章 關撲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零三章 關撲店字體大小: A+
     

    汴京有三大關撲店,都有很硬的後台背景,一家叫做富貴橋關撲店,他的背景是張堯佐的兄長開設,第二家叫做九文中,是劉太后的兄弟開設,還有一家叫關樓,背景不詳,但傳聞是皇家背景。

    除此之外,還有多如牛毛的幾百家小關撲店,當然,信譽也無法保證。

    三大關撲店雖然都是皇親國戚開設,但信譽卻很好,從不賴帳,這三家關撲店就像後世的超市一樣,京城到處都有。

    三家店在舊曹門瓦子里都有分店,而且三家店緊挨著在一起,除了店名不一樣,其他裝飾都沒有什麼區別?

    「咱們不去富貴橋吧!」

    蘇亮小聲嘟囔道:「聽說是張堯佐家的本錢,聽到這個名字我就不舒服。」

    「為什麼不去?」

    范寧淡淡一笑,「咱們是來發財的,咱們就要發張堯佐的財。」

    「你能肯定自己一定發財?」蘇亮不相信地望著范寧。

    范寧向旁邊明仁一努嘴,「你問問他!」

    明仁攬住蘇亮肩膀笑嘻嘻道:「跟著阿寧押注就對了,上次解試時跟隨他押注,賺了不少,這小子的直覺很准,簡直就是鬼妖附體!」

    「什麼叫鬼妖附體?」范寧狠狠瞪了他一眼。

    「這不是在誇你老人家有先見之明嗎?」

    「你就不能說神仙附體?」

    「呃!神仙…..神仙從不會來玩關撲的,只有鬼妖喜歡這種調調。」

    范寧懶得理睬他,直接走進了富貴橋關撲店。

    關撲店很大,足足有上百個平方,各種彩頭和押注都有,但裡面人卻不多。

    角落一張桌子前坐著一個頭戴紗帽、穿錦衣的年輕男子,皮膚白皙,臉龐削瘦,他正在全神貫注研究著什麼,在他身後站著兩名身材魁梧的隨從。

    他抬頭看了一眼范寧,又低頭繼續研究。

    范寧打量了一下牆上掛著的各種關撲押注彩頭。

    比如最低的一種押注,彩頭是一瓶楊樓的青玉液,價值一貫余錢,最低九文錢就能下注。

    中獎率是七純,也就是二的七次方,一百二十八分之一的概率,

    現買現開,開獎是七枚銅錢的一百二十八種組合。

    九文錢確實有機會喝到這瓶好酒,只是機會太小了。

    還有迎取美人豪宅的下注彩頭,十貫錢一注,十二純,也就是四千零九十六分之一的機會。

    假如約定時間已到,只投了一千份也可以開獎,只是剩下三千多份都算關撲店的。

    十二枚銅錢正反兩面的各種組合,一共會出現四千零九十六種組合。

    比如說,一枚銅錢正面,或者七枚銅錢三正四反,七枚銅錢五正兩反,八枚銅錢四正四反,八枚銅錢三正五反等等,一直到十二枚銅錢的各種正反組合。

    開獎時,一個光膀子大漢會隨手在無底陶瓷大瓮中撒十二枚銅錢,瓮中有很光滑的帶孔隔板,錢有可能落在隔板上,也有可能全部落地。

    這時就看落在地上的銅錢情況,幾枚銅錢,幾正幾反,決定最終的中獎者。

    幾年前,還真有平頭小民中了美人豪宅,轟動京城。

    但今天,范寧他們是沖著科舉押注去的。

    這也是最近兩天賣得最火的關撲,明仁去拿了一張彩頭表出來。

    每家店都會選出十名考生和五名童子試考生,作為下注對象,一注一貫錢,每個士子頭上都明碼標價,當然是指純數。

    比如是張生的標價是六純,你押一貫錢,押中后,店家返給你六十四貫錢。

    和解試一樣,這次關撲店開出的彩頭只有三個,狀元,進士及第前三和童子試第一。

    如果你覺得店裡提供的考生都不滿意,那你可以自己提方案,然後由掌柜給現場評估純數。

    一般而言,這種方式不太可靠,在本質上,它屬於一種私下下注,如果金額小還問題不大,如果涉及金額大,一旦評估的掌柜離職,關撲店就不會認可這種私下的下注。

    不像公開的下注,多少人可以作證,賴都賴不掉。

    范寧找到了馮京的名字,他是四純,也就是十六倍,押一貫錢,贏了得十六貫錢。

    范寧又意外地找到了自己的名字,自己居然是五純,三十二倍,在童子試幾名考生中純數最高,也就是一個大冷門。

    這時,明仁匆匆走進來,把兩張紙遞給范寧道:「隔壁兩家的下注名單。」

    范寧接過下注單,將三張單子擺在桌上對比一下,大致差不多,而且他要的兩個人的純數都一樣。

    「第一名的預測不同!」

    蘇亮指了指三張下注單的第一名,三家預測的狀元不同,不過都在前三名,這裡面都沒有馮京,馮京排名第七。

    范寧搖搖頭,「指了指了馮京,我押他為頭名狀元,你們可以跟我,也可以自選。」

    明仁呵呵一笑,「這些人我一個都不熟悉,我當然跟你,你押誰,我就押誰。」

    「那你呢?」范寧又笑著問蘇亮。

    「我也跟你吧!不過我押得不多,只有五兩銀子。」

    明仁又對范寧笑道:「童子試我也押你,沒有問題吧!」

    蘇亮連忙道:「我不押馮京了,我就押你考童子試第一。」

    范寧對二人笑道:「我只看好馮京,你們押我,若輸了可別怪我。」

    「認賭服輸,絕不會怪你。」

    范寧三人走到櫃檯前,對一名掌柜道:「我就壓這兩人,一個狀元,一個童子試第一,每人押五十兩銀子。」

    掌柜頓時笑眯了眼睛,這可是大單子,他連忙道:「沒問題,我給你們開單,這兩位也押一樣的嗎?」掌柜又問明仁和蘇亮。

    蘇亮搶先道:「我和他一樣,但只押童子試第一,押五兩銀子。」

    范寧是五純,三十二倍,假如蘇亮押中了,他就贏得一百六十兩銀子,對蘇亮來說,不僅進京趕考的盤纏賺回來了,還多賺了百餘兩銀子,真是發筆小財了。

    范寧各押五十兩,若押中就是八百兩加上一千六百兩,那就贏得兩千四百兩。

    「這位小官人呢?」掌柜又問明仁。

    明仁指了指范寧,「我也和他一樣,各押一百兩銀子。」

    「你押這麼多?」范寧驚訝地問道。

    明仁撓撓頭,「當然還有明禮的一份,不然他會執刀明火搶走我的一半。」

    「為什麼你們看好馮京和范寧?」身後忽然有人問道。

    范寧一回頭,卻是剛才坐在角落裡的錦衣年輕男子,他一臉充滿興趣地望著自己。

    范寧笑道:「馮京是我的朋友,至於范寧,就是區區在下。」

    「原來你就是平江府范寧,失敬了!」錦衣男子連忙拱手行禮。

    范寧見他居然聽說過自己,頓時好感大增,連忙笑問道:「請問兄台怎麼稱呼?」

    「在下....太學曹宗實,汴梁人。」

    「原來是太學前輩,范寧失敬了。」范寧也向他回一禮。

    錦衣年輕男子笑道:「我剛才一直在研究在何人身上下注,卻不得其解,既然遇到了范賢弟,那就是蒼天安排的緣分,我就下注范賢弟,一百兩銀子買一百注。」

    范寧連忙再次行禮,有些不好意思道:「如果沒中,千萬別埋怨小弟。」

    錦衣年輕男子哈哈一笑,「男子漢大丈夫,自己選擇,哪有埋怨別人的道理。」

    范寧又問掌柜,「可以自己買自己嗎?」

    「當然可以,關撲店只認單子不認人。」

    掌柜心情大好,今天運氣不錯,連接三個大單,四百餘兩銀子。

    他連忙開出了押彩單,加蓋了印鑒,一半留作存根,並在登基簿上登記了號碼,押注數,押注額等等信息,這才把單子恭恭敬敬交給他們四人。

    「祝你們好運!」

    錦衣男子呵呵一笑,「我們好運了,你們店就慘了。」

    掌柜額頭上流汗,連忙解釋道:「開關撲店,總會有虧有贏,小店既然排在三大關撲店之首,這點信譽還是有的。」

    眾人走出關撲店,錦衣男子對范寧拱手抱拳笑道:「我還有點事,下次若有緣再見,我請賢弟喝杯酒!」

    范寧連忙回禮,「一定!一定!」

    兩人便各自分頭走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