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零一章 忽悠成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零一章 忽悠成功字體大小: A+
     

    這次交卷時,考生們明顯沒有了昨天的喜悅,一個個面色沉重地走出來,今天的對策題太冷僻,著實出乎考生們的意料。

    但如果說它冷僻,也略顯不公平,這道題很接地氣,幾乎是鄉里常常遇到的矛盾糾紛,想合情合理解決這個矛盾很容易,可是要用律法來解決,卻讓無數考生抓瞎了。

    如果沒有背過《宋刑統》,考生們就無法知道對應的法律條款。

    大門外等待的考生已經沒有了笑聲,一個個神色凝重,這時,蘇亮步履匆匆地走出來。

    他盡量掩飾住內心的激動,表現得和其他考生一樣神情凝重。

    但他行動卻出賣了他的心情,見到范寧,他再也忍不住,給了范寧一個激動的擁抱。

    范寧一臉嫌厭地推開他,「一邊去,噁心死了,抱得我渾身都起雞皮疙瘩。」

    蘇亮卻不管,抓住他胳膊激動地問道:「你告訴我實話,你怎麼會知道要考《宋刑統》?」

    蘇亮已經堅信范寧事先知道了考題,否則不會那樣強迫自己苦背《宋刑統》,而且背的都是有關財產和契約方面的條款。

    這次他休想再騙自己。

    范寧淡淡一笑,「看樣子你考得不錯!」

    蘇亮點點頭,「相關的律法條款我都背過。」

    「那我問你,你是怎麼回答縣令的判決?」

    「當然是不合理也不合法,那片林地墾荒已超過十年,《宋刑統》中有明確規定,所有權就屬於王生,王生可以轉讓,至於鄉下契約,有沒有居間或者牙人都沒有關係,只要真實有效就行,所以我否認了縣令的判決。」

    范寧笑著點點頭,「我也是一樣,認為縣令判決有誤,咱們回答一樣,喝一杯去。」

    「等等,你別打岔我,你還沒有回答我剛才的問題呢?」

    「這裡不是說話之地,咱們回城再說。」

    兩人擠上一輛回城牛車,又一次來到朱樓,剛走進大門,掌柜便迎了出來,笑道:「我就猜到范小官人要來,所以專門在二樓留了一張靠窗的桌子。」

    范寧見大堂內食客爆滿,都是趕回城的士子,他心中感動,連忙向掌柜行一禮,「多謝掌柜安排!」

    「不客氣,小官人請!」

    范寧和蘇亮上了二樓,見在角落確實有一個空位。

    「小官人請坐這邊!」

    掌柜請范寧坐下,又安排一名酒保上前點菜,便匆匆下樓了,他實在太忙,一刻都停不下來。

    范寧還想問問他昨天的情況,不料掌柜竟然走了,只得把疑問吞回肚子里。

    蘇亮點了五六個菜,又要了一壺清酒,等酒保去上茶,他才急切地低聲問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知道題目?」

    范寧就恨不得掐斷這個傢伙的脖子,既然佔了便宜就別在問了,非要問個究竟。

    其實泄露科舉試題的後果范寧也很清楚,他一直想用一種極為隱秘的手段來實現,比如他給幾個師弟設計了複習計劃,只要嚴格按照他設計的複習計劃來實施,面對新的科舉題,他們就會感覺很熟悉,但又絕對想不到自己已將科舉題內容拆散到複習計劃之中。

    只是蘇亮太倉促了,自己不得不明著逼迫他複習《宋刑統》,導致他猜到了自己知曉科舉試題。

    這個問題太艱難了,范寧沉吟良久,才緩緩道:「其實是天子親口泄露給我。」

    蘇亮一下子眼睛瞪大了,他聽得滿頭霧水,天子親口泄露,這是怎麼回事?

    可看范寧的樣子似乎不像在調侃,他急忙問道:「什麼意思?」

    「昨天馮京不是告訴了你嗎?三年前,我在龐籍府中和張堯佐的孫子斗過一場,就在天子面前。」

    蘇亮點點頭,「他是說了,但沒說在天子面前。」

    「是天子出題考我和張椿,結果我把張椿完勝,天子心情很好,問我三年後要不要考童子試,我說肯定參加,他就讓我多看看《宋刑統》,科舉時會有好處。」

    范寧半真半假的胡說八道一番,偏偏這種謊言又無法揭穿,但還是給了蘇亮一個答案,至於蘇亮能不能接受他就不管了。

    蘇亮張大嘴,半天才合攏,他簡直覺得匪夷所思。

    「真是這樣嗎?天子三年前就準備好考題了?」

    范寧淡淡一笑,「他是天子,是人中之龍,他的思路不是我們能理解,我們只考慮今天或者明天,他卻在考慮大宋百年之後,科舉題目是他的治國思想的一種體現,說不定他已經把二十年後的科舉題都想好了。」

    蘇亮想想也有道理,或許是天子是想在縣官中推行《宋刑統》,才會有今天的科舉題,這是他執政思路的一種體現。

    蘇亮壓低聲音又道:「簡直讓人不敢相信,天子居然在三年前就把科舉題泄露給你了。」

    「那你說除此之外,我還有什麼渠道知道科舉題?」

    「也是,我還想會不會是歐陽老前輩泄露給你,後來想了想,他也是今天上午才知道題目,除了天子,還真沒有人提前知道。」

    范寧見忽悠成功,便笑著點點頭,「其實我也不敢肯定,但萬一真是呢?所以我寧可多辛苦一點,也怕失去這次機會。」

    蘇亮若有所思,「有道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

    范寧又壓低聲音,「此事只有你我二人知曉,且不可傳出去。」

    蘇亮笑道:「放心吧!我不是傻子,不過我有點擔心李大壽,你不是讓他也複習《宋刑統》?」

    范寧搖搖頭,「我要他看的書,他壓根就沒有看,《宋刑統》翻過的痕迹都沒有,所以有些細節我就沒有告訴他,他想不到的。」

    「什麼細節沒有告訴李大壽?」身後忽然傳來一個熟悉的女孩聲音。

    范寧連忙回頭,只見身邊站著一個年少的士子,頭戴方紗帽,身穿白色士子服,腰束錦帶,腳穿皮靴,長得唇紅齒白,俊俏異常,一雙俏眼暗含秋水,正是朱佩。

    范寧還是第一次看到長大后的朱佩穿男裝,他竟愣了一下。

    朱佩頓時有些不高興道:「才一個月不見,你就不認識我了?」

    「不是!不是!我是好久沒有看見你穿男裝了。」

    「倒也對!」

    朱佩想到自己這兩年很少穿男裝,范寧一時發愣也很正常,她轉怒為喜,拖過一張椅子要坐下,范寧連忙起身,把自己靠窗的位子讓給她,自己在邊上坐下。

    這個體貼的舉動讓朱佩眼中笑意盈盈,她拎起酒壺給范寧斟滿一杯酒,對面蘇亮實在忍不住道:「朱佩,我也酒杯也空了。」

    朱佩卻把酒壺推給他,直言不諱道:「能讓本衙內斟酒的人,目前只有兩個,你暫時還不在其中。」

    「哼哼!」

    蘇亮無奈,只得自斟自飲,他又好奇地問道:「另外一個是誰?」

    「當然是我祖父,至於范阿獃,他讓本衙役發了筆財,所以看在錢的份上,我給他斟酒!」

    朱佩說得得意洋洋,范寧卻聽得直翻白眼,說得這麼市儈做什麼,美好的東西都被她破壞掉了。

    「劍姐呢?」

    范寧不想再聽下去了,他連忙回頭張望,卻見劍梅子坐在靠樓梯的一個位子上,同桌的幾名士子本來興高采烈,現在卻一個個鴉雀無聲,不時偷偷向放在桌上的一把長達一米的大寶劍望去。

    「算了,本衙內不說掃興的話,說正題,你考得怎麼樣?」朱佩一雙俏眼注視著范寧。

    「感覺還不錯!」

    范寧微微笑道:「估計十萬考生有八萬都自我感覺考得不錯。」

    「未必!」

    蘇亮在一旁小聲嘟囔,「昨天還差不多,今天考完后,絕大部分考生都是哭喪著臉走出來,沒幾個人敢說自己考得好。」

    「看來你真考得不錯,今天的對策題我看了,答好這道題真的不容易,除非你事先押到題,背過《宋刑統》,否則很難說自己考得不錯。」

    朱佩極為聰明,一針見血指出了范寧的底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