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章 冷僻的考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二百章 冷僻的考題字體大小: A+
     

    次日天不亮,范寧三人再次出發去考場,有了昨天的經驗,他們安排就從容得多,吃飽喝足再出發。

    考場上雖然不準飲食,但上茅廁卻很方便,只要舉手申請,就會有專門的士兵領你去茅廁。

    坐車依然是去舊曹門客棧,今天沒有順風車,眾人等了差不多近一刻鐘才上了車。

    車夫一揮長鞭,牛車調頭,向考場方向駛去。

    馬車內八個士子不再像昨天那樣緊張,大家竊竊私語,各自議論著今天的考試。

    今天是考對策文,也是整個科舉的重點,對策文在省試中的分值達六成之多,和解試一樣,對策文是考試中的重中之重。

    甚至在殿試時,也只考對策文一門,所以科舉又有得對策文得天下的戲言。

    不過無論省試也好,解試也好,對策文都比較務實,不會太冷僻,都是考生們日常生活中會遇到的事情。

    但簡單未必是好事,當然會水漲船高,反正只錄取五百人,大家的對策文都寫得不錯,那就意味著想得高分異常艱難,尤其對另外三門的壓力會加大,甚至一點點卷面修改都會被刷掉。

    范寧看了一眼李大壽,見他挺直腰坐在凳子上一動不動,就像座雕塑一般,今天他的狀態比昨天好多了。

    想開了也不會再緊張,反而顯得精神不錯,昨天他主要也是太緊張的緣故,心態稍微平和一點,也不至於暈倒。

    蘇亮小聲對范寧道:「我聽他們在議論今天可能是考對西夏的防禦,我們一點準備都沒有,萬一真考了,不就慘了嗎?」

    蘇亮的擔心並不是現在才有,昨天第一場考完后,大家都在議論第二場的考題,不知是從哪裡流出的消息,說第二場將涉及西夏,說得言辭鑿鑿,就像真的一樣。

    這個消息傳得很快,導致各書店關於西夏的書瞬間賣光,昨天下午蘇亮也跑去買書,結果沒有買到,讓他擔心了一夜。

    范寧淡然一笑,對蘇亮道:「省試題目是天子親自出題,出完題後放在鐵盒子里密封起來,只有在考場關閉后才允許開啟密封盒,你說題目怎麼泄露?」

    「這也是啊!」蘇亮不好意思地撓撓頭,我沒有想那麼多。

    「是你太緊張了!」

    牛車眼看要到童子試考場,范寧對李大壽笑道:「心態平和下來,不僅要做題,更要明白怎麼做題,我覺得這才是你這次科舉的重點,能懂我的意思嗎?」

    李大壽點點頭,「師兄,我明白!」

    這時,牛車緩緩停了下來,車夫高喊一聲,「童子試考場到了!」

    范寧拍了拍李大壽的肩膀,跳下車走了。

    和昨天一樣,今天的入場檢查依舊十分嚴格,士兵尤其加強了對鞋底的搜查,范寧照例是第一個過去。

    等蘇亮進來,他打趣地問道:「今天有沒有被調戲了?」

    「滾一邊去,你以為我會逆來順受?」

    范寧瞪大了眼睛,一臉恐懼,「莫非…..莫非你今天被強迫了。」

    蘇亮氣得飛起一腳踢去,後面立刻有考官大吼,「等候區不準打鬧!」

    蘇亮只得悻悻收起腿,狠狠瞪了范寧一眼,范寧對他擠眉弄眼,一臉壞笑。

    這時,鐘聲敲響,開始放人進考場了,士子們開始各自向自己的考帳走去。

    范寧攬著蘇亮的肩膀笑道:「昨天你交卷有點慢,今天要控制一下速度。」

    「我知道了,你也要穩住!」

    兩人分手,各自去了自己的考帳。

    ……….

    在考場中部有一座單獨的小軍營,這裡四周都被柵欄包圍,戒備十分森嚴,這裡便是臨時設立的考試中心。

    北面還有一座高高的木台,上面安放著一口大鐘,考試需要的各種鐘聲便在這裡敲響。

    在中間一座大帳內,一名官員將一隻密封的檀木盒子放在桌上,桌前站在主考官歐陽修,兩邊站在十幾名監考官。

    歐陽修實際上只負責審卷,監考官屬於考務,由禮部負責,這次科舉的組織籌劃等事務由禮部侍郎張啟年全權負責,從解試到省試報名,再到具體考試安排,都由張啟年負責。

    但審卷這一塊卻由主考官歐陽修負責,這裡面涉及到三個移交。

    第一是考題移交,考題在科舉前三天由內侍從皇宮內送出,交給主考官,然後在每場考試關門考場大門后,再由主考官打開密盒,將考題移交給監考主官。

    第二是考卷移交,每次考完試后,由監考主官將裝滿試卷的十幾隻大箱子移交給審卷院,並提交監考記錄。

    第三是名單移交,審卷結束后,主考官將錄取名單交給禮部,由禮部進行初步資格審核,主要是一些考生不允許參加科舉,比如樂戶、匠戶、罪犯的子女,還有父母去世,處於丁憂期的考生等等。

    審核無誤后,交給天子終審,等天子御批后就可以發榜了。

    這時候只是省試錄取榜,還要等一個月後的殿試結束后,才會有狀元、榜眼、探花等等產生。

    現在是第一個移交,由主考官將考題移交給監考主官。

    歐陽修指著密封的盒子對眾人笑道:「大家都看看,封條和盒子都完好無損,檢查一下吧!」

    歐陽修說得輕鬆,但程序卻很嚴格,兩名監考官走上前,將密封盒子仔細檢查一遍,這才對監考主官點點頭。

    盒子上有兩把鎖,主考官歐陽修和監考主官方惲各拿一把鑰匙,兩人取出鑰匙,同時打開了盒子上的鎖。

    撕開封條,打開了盒子,裡面是一卷白絹,今天的對策題就在白絹上面。

    歐陽修和方惲在移交書上籤了字,歐陽修這才匆匆返回審卷院。

    .......

    第二次準備鐘聲已經敲響,考場大門早已關閉,空白試卷和草紙也已發到每個考生面前,考生們都在寫自己的名字、籍貫、考號,以及在左上角寫上卷號。

    范寧又從籃子里取過糊名條,仔細地刷上一層漿糊,再小心翼翼將紙條貼在自己名字一欄上。

    這時,遠處傳來低沉的鐘聲,『咚——咚——』

    考試開始了,不多時,每座考帳門口的士兵拿到了題目木牌,舉著木牌走進大帳。

    今天的考題令考生們一片驚呼,今天的考題竟然是一個案例。

    開封府鄉民王生十二年前開墾無主荒地,得林地十畝,王生與鄰居李生私下籤訂該片林地轉讓契約,以二十貫錢出售,雙方約定分三年付清購田錢數。

    簽訂契約后,李生隨即支付給王生首期土地錢五貫。

    因官府修渠灌溉,林地成為上田,王生以購田與實際不符為由,要求李生補差價十貫錢。

    李生不予理睬,王生未提起調解,直接將李生告上縣衙,認為李生違約在先。

    縣令最終判兩家簽訂契約無效,且罰王生兩貫錢。

    李生服判。

    問此案判決是否合理合法?若是考生為縣令,該怎麼審理此案。

    這道題的具體內容和范寧記憶略有出入,范寧記得考的是李生私下釀酒贈鄰居,鄰居飲酒過量身亡,告之縣衙。

    不知哪個環節出了差錯,實際考題和歷史記載不符了。

    但這道題同樣是考《宋刑統》,裡面涉及到很多條款,比如契約簽訂,林地改農田,官府修灌溉水渠受益。

    甚至還有上訴流程,有沒有鄉紳調解等等。

    由於題目比較含糊,考生需要展開想象,進行各種可能性的邏輯推理。

    這道題看似簡單,但實際很難,尤其是第一個問題,此案判決是否合理合法?

    這裡面至少涉及到《宋刑統》的七八條規定。

    甚至還埋有地雷,比如題目說,兩家私下籤訂林地轉讓契約,一個『私下』二字,就給人一種不合法的感覺。

    實際上,鄉民簽訂契約的方式,《宋刑統》並沒有明確規定,只要是雙方真實意願的表示,官府就應該認定契約合法。

    再有就是鄰居認為李生違約在先,明明轉讓的是林地,李生卻把它變成上田,違反了契約。

    但《宋刑統》只是明確規定甚至改變官田用途,需要事先報官府批准。

    至於私田則沒有這方面的規定,既然沒有規定,那所有權屬於誰,誰就有權改變土地用途。

    范寧認為王生是因為土地款還沒有付清,土地所有權是他所有,李生屬於違約在先。

    但《宋刑統》卻規定得很清楚,土地權屬變更和付錢沒有關係,只要官府土地備案變更,特殊情況以契約簽訂日為準。

    而這道題說得請很清楚,因為是無主荒地,那麼官府應該還沒有相應的地契,這就屬於特殊情況,就應該以雙方簽訂契約為土地所有權變更的依據。

    而縣令的判決卻是契約本身簽訂無效。

    這應該和官府土地備案變更沒有關係,而是縣令認為王生開墾無主荒地十畝,不能成為自己的土地,所以不能轉讓。

    但《宋刑統》中有明確規定,開墾荒地十年,即可視為己有。

    說明縣令還是沒有吃透《宋刑統》。

    第一道題就可以回答了,縣令的判決不合理也不合法。

    如果他范寧是縣令,又該怎麼判決呢?

    范寧沉思片刻,便提筆在草稿紙上一條條寫了出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