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馮京和馬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馮京和馬涼字體大小: A+
     

    午時是上午十一點到下午一點,省試規定午時后才能交卷,也就是說要到下午一點后才能交卷。

    而此時距離考試結束還有一個時辰,對於所有的考生而言,答題應該都到尾聲了。

    范寧並沒有立刻交卷,他又耐心等待了半個時辰,到提示鐘聲敲響后,他才起身拿著卷子和稿子交給帳外的監考官。

    監考官見范寧終於交了卷,笑著讚許道:「你很有耐心,可以離去了!」

    范寧行一禮,轉身向大營外走去.......

    「咚——咚——」

    隨著第四次鐘聲響起,這是最後一次提醒考生,距離第一場考試只剩下一刻鐘了,也就是最後半個小時。

    每個大帳的士兵也在帳門前吆喝一聲,「還剩下最後一刻鐘,大家掌握時間。」

    按照正常速度,這個時候早就應該結束了,如果這個時候還在奮筆疾書,那就必然會受到時間緊迫的影響。

    「哎呀!」

    一名考生驚呼起來,他隨即手足無措,「完了,我寫錯卷子了!」

    原來這名粗心的考生把正式試卷當做草稿紙,將草稿紙當做正卷,正捲紙的品質很高,能夠長期保存試卷,在右上角蓋有『科舉正卷』的字樣。

    草紙就是普通麻紙,如果寫錯試卷,第一輪就會被刷掉。

    當然,現在可以彌補,把寫在正卷的草稿上去,但草稿一般都會寫寫劃劃,塗改得十分嚴重,交上去也是判處死刑。

    這麼考生急忙跑出去找監考官,但監考官很遺憾地告訴他,考場中沒有多餘的空白卷子,只能去申請試試看。

    一般而言,考場的規矩十分嚴格,像他這種自身失誤造成的問題,新卷子能不能批下來還是一回事,可就算批准下來,恐怕時間也來不及了。

    監考官的一席話無疑決斷了這名考生的最後一線希望。

    這名考生痛哭流涕,卻也無力回天。

    這是比較嚴重的情況,最普遍的情況卻是最後關頭,心慌意亂之下寫錯字,導致卷面出現塗改。

    這種情況雖然比較輕,但實際上的結果和拿錯紙的考生一樣,因卷面不潔而失分,考卷最終到不了主考官手上。

    第四道鐘聲敲響后,考生開始大規模交卷,越來越多的考生離開考帳向大門外走去。

    范寧站在大門外等待蘇亮出來,除了他,大門外還等著數百名考試,每個人都竊竊談論今天的議論文,不時有意見相左的考生發生爭吵。

    「韶是地名,是指韶這個地方有樂師出名,聖人在魯國聞其名,特地去齊國拜訪樂師,聽君一曲,以至於餘音繞梁,三月不知肉味。」

    「簡直是胡扯,韶是樂名好不好,傳說是舜帝所作,你是怎麼考過解試的,連這個常識都不知道?」

    「你才是無知,韶是地名,我去過,在今天的淄州,現在還有韶城的遺址,我們淄州人都知道。」

    兩個人爭得面紅耳赤,卻沒有任何結果,這種主觀題一千個考生,就有一千個答案,甚至審卷官之間也意見不一。

    只有默經題,對就是對,錯就是錯,那個對答案才有意義,只是經過解試的千軍萬馬廝殺,才能進京參加省試科舉,對默經題基本上都不會再出錯,核對答案同樣沒有意義。

    范寧站在靠邊處向大門內眺望,按理,蘇亮應該已經出來了,但到現在還沒有看見他的身影,這讓范寧不由有些擔心,蘇亮不會出什麼事情吧?

    這時,有士兵高喊道:「這邊有沒有一個叫范寧的,平江府范寧!」

    范寧一怔,連忙上前道:「我是平江府范寧,有什麼事?」

    「你是不是有個朋友叫做李大壽?」

    「正是!他怎麼了?」

    「他在考場上暈倒,被送去醫館救治。」

    范寧大吃一驚,「那他的科舉有多大影響?」

    士兵苦笑著搖搖頭,「在考場上暈倒,小官人還能考慮他的科舉嗎?」

    「他現在在哪裡?」范寧嘆了口氣問道。

    「他和其他幾名暈倒的考生一起被送進城去了,讓我們給你說一聲,不要等他了。」

    「多謝告之!」

    士兵行一禮,轉身走了。

    這時,蘇亮正好匆匆出來,看見范寧和士兵談話,連忙上前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范寧半晌才道:「李大壽在考場上暈倒,這次科舉他徹底完了。」蘇亮吞吞吐吐道:「意料之中的事情,今天早上我就隱隱感到了。」

    范寧愕然,連忙問道「早上發生了什麼?」

    「早上他就說自己支持不住了,讓我別告訴你,怕你生氣。」

    范寧十分無奈,只得搖搖頭道:「給他說過多少次,不要這麼拚命,他就是不聽,最後反而得不償失,白白丟掉了這次機會。」

    蘇亮沉吟一下道:「其實我完全理解他,他基礎比較弱,書法也很一般,他知道自己如果不發奮,肯定考不上,與其鎩羽而歸,不如拚命一把,說實話,他的拚命精神我還真的佩服。」

    「算了!」

    范寧笑道:「不說大壽了,說說你吧!考得如何?」

    提到考試,蘇亮頓時眉飛色舞,眼中有一種按耐不住的驚喜。

    「今天這道題我們討論過,你還記得嗎?一個月前。」

    范寧心中好笑,自己怎麼會不知道,這不就是一種隱蔽地將題目泄露給他嗎?這小子居然還沒有明白過來。

    范寧搖搖頭,「我真有點記不得了,我記得好像討論過很多,腦子裡已經是一團漿糊。」

    「我們真討論過這道題!」

    「那你是怎麼做的?」范寧笑問道。

    「就是咱們討論的那樣,我把論眼放在『學之』上面,聖人學齊韶之樂,三月不知肉味,怎麼樣,符合要求吧!」

    范寧笑著點了點頭,「你這樣說起來,我們好像真討論過這道題,我和想法完全和你一樣。」

    「肯定討論過,我記得很清楚,當時大壽也在,可惜這傢伙,哎!丟掉一次好機會啊!」

    這時,一名年輕英俊的士子走過來笑道:「范少郎,還記得我嗎?」

    范寧見他有點眼熟,卻一時想不起他是誰,「你是?」

    「范少郎還真忘記我了,三年前我們在龐太師府中見過,我姓馮!」

    「你是馮京!」

    范寧猛地想起來了,這位馮京是王安石的好友,富弼的女婿,三年前在龐籍府中見過他。

    這位馮京歷史上很有名,不僅是三元及第,今科狀元,而且還有一句俗語。

    『錯把馮京當馬涼。』

    傳說是張堯佐逼馮京娶自己的女兒,否則將在科舉中收拾他,馮京堅決不答應,他便在考試中將自己改名為馬涼,馬涼高中狀元,張堯佐無可奈何。

    當然這種事情只能是民間故事,實在是漏洞百出,科舉考試哪裡能隨便改名?

    省試之前,馮京只是一個州解元,但京城至少有六百多個州府解元,堂堂的國丈張堯佐怎麼可能看上區區一個解元?

    退一萬步,就算張堯佐看上了馮京這個解元,報名時他改名為馬涼,根本就報不上,鄂州開出的解試證明上是馮京,你怎麼能隨意改名為馬涼,這可是科舉大忌。

    如果只是考卷上擅自改名為馬涼,那就和准考證對不上,也不會被錄取。

    如果是考殿試時再改名為馬涼,且不說禮部準不準,這裡面還涉及一個欺騙天子的罪名,怎能可能隨意改名。

    張堯佐再有通天的本事,他也不敢在殿試上弄手腳。

    所以歷史上大多數懲治權貴的民間故事也就聽聽而已,不能當真。

    更何況馮京考上狀元已經二十九歲了,很難想象二十九歲的宋人還沒有家室,實際上他是名相富弼的女婿,先後娶了富弼的兩個女兒。

    馮京笑道:「賢弟考得如何?」

    「感覺還可以,馮兄呢?」范寧也笑問道。

    「我也自我感覺不錯!」

    范寧又給蘇亮介紹,「這位馮大哥是鄂州解元,王安石的好友,富相公的女婿。」

    蘇亮聽說馮京是富弼的女婿,不由肅然起敬,連忙抱拳行禮。

    范寧又給馮京介紹蘇亮,「這位是我的好友蘇亮,也是考童子科。」

    馮京和蘇亮見了禮,馮京笑道:「中午沒有飯吃,不如我們進城找個地方喝一杯如何?」

    「好!」范寧欣然道:「今天我請客,我們去朱樓好好喝一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