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第一場考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第一場考試字體大小: A+
     

    【今天家裡有客人,一直忙到傍晚,大家抱歉了!】

    =========

    卯時一刻,科舉的預備鐘聲敲響,這時,考場大門將關閉,不再准許考生進入,但每次總會有遲到的考生,或者睡過頭,或者找錯地方。

    但不管他們用什麼理由解釋,考場大門都不會再打開,不少士子絕望地蹲在地上掩面哭泣,錯過了這一刻,那就意味著他們又得等三年。

    考場上的士子同樣緊張萬分,考官已經開始一座大帳接著一頂大帳發考試用紙。

    十萬考生,差不多五千頂大帳,不可能每座考帳都配一名監考官。

    監考官採用巡視的辦法監考,而每座大帳前會有一名士兵,士兵不負責監考,而死處理一些特殊事情,比如考生暈倒,或者帶考生上茅房等等。

    很多考生就是發現了監考不嚴這個漏洞,才千方百計挾帶作弊資料入場。

    只要通過了大門口搜查那一關,基本上就不會再被抓住。

    范寧已經拿到了一套考試用紙,有兩張正式答卷,兩張稿紙和兩張糊名條。

    此時試題還沒有公布,考上們先在兩張正式答卷上寫上自己名字籍貫以及考號,另外在右上角寫上卷號,隨即用糊名條將姓名等內容糊住。

    范寧的目光向柳然望去,卻發現柳然的坐位空著。

    這讓范寧一怔,剛才見柳然還挺直腰坐在位子上,他到哪裡去了?

    就在這時,柳然帶著一名監考官和兩名士兵走進大帳,他一直走到范寧,一指范寧前面的考生。

    「就是他,挾帶了作弊資料!」

    考生頓時臉色煞白,雙股戰慄,大顆汗珠從額頭流下。

    監考官上前拍拍他肩膀,「起來!」

    考生渾身發抖,站不起身,兩名士兵上前將他架起,拖到一邊,監考官隨即從這名懷中搜出了十幾條寫滿字布帛。

    他重重哼了一聲,「帶走!」

    考生忽然嘶聲竭力地大哭起來,「饒了我吧!我不敢了,放過我這一次吧!」

    「帶走!」

    監考官一聲怒喝,兩名士兵將這名考生拖走,遠遠還聽到他的哭聲。

    大帳內一片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柳然,雖然大家都不喜歡作弊的士子,但對踩著別人上位的人更反感。

    柳然不屑地看了一眼范寧,得意洋洋返回自己位子,輕而易舉就得了揭發作弊的獎勵,這種機會他當然不會放過。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沉重的鐘聲。

    「咚——咚——」

    考試正式開始了。

    眾人立刻集中精力,不再考慮作弊者之事,一名士兵走了進來,手中舉著木牌,木牌上貼著一張白紙,上面就是今天的議論文試題。

    《子在齊問聞韶,三月不知肉味,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

    范寧輕輕鬆了口氣,題目和他記憶中完全一樣,歷史並沒有在這裡出現偏差。

    自從得知范仲淹改變了歷史軌跡,重新被調入京城后,范寧對自己的記憶有點不太相信了,他唯恐稍不經意,看到的又是一個走向岔道的歷史。

    比如這次科舉的主考官,應該不是歐陽修,但歷史偏偏在這裡就有了改變,歐陽修擔任了主考,那麼科舉題目如果出現變化,也不奇怪。

    但慶幸的是,科舉題目並不是由主考官出題,而是由天子趙禎出題,科考題沒有受到影響。

    對於頂級高手而言,這種文章可以信手拈來,毫不費力。

    范寧也可以一揮而就,但那樣他未必能競爭得過大宋各地的天才少年,他只有利用自己先知先覺的優勢,提前進行準備。

    這道題范寧幾個月前便寫好了,反覆斟酌、反覆修改,一些段落甚至借用了後來的歷史名篇,足足修改了十幾遍才勉強滿意。

    這道題的關鍵就在『學之』,朱熹對這段論語有註解說,「《史記》三月上有『學之』二字,不知肉味,蓋心一於是而不及乎他也.......」

    簡單的說,三月不知肉味,並不是音樂太美而忘記了肉的滋味,而是為了學習美好的音樂而廢寢忘食,已經顧不得品嘗肉的美味,『學之』才是通篇文章的靈魂。

    把握住這一點,就能寫出上好的議論文。

    范寧在一個月前,還特地和蘇亮以及李大壽討論過這篇文章,其實就是含蓄地告訴他們,這篇文章的核心在哪裡?該怎麼寫?相信現在蘇亮和李大壽也一定得心應手。

    范寧沉思片刻,便提筆在稿子上寫道:

    「昔樂有名韶者,用帝舜之所作者也。后千餘年,列國惟齊能傳其樂,孔子在齊適聞其音,想其慕舜之德其心已極於平日,聞舜之樂,其身如在當時。

    故不徙聽之以耳,而實契之於心。」

    .........

    范寧一口氣寫了洋洋千餘字,最後提筆收了尾,點出了本文的論眼。

    「聖人寓鄰國而聽古樂,學之久而專稱春美也。」

    范寧放下筆,忽然有所感,一回頭,發現監考官就站在自己身旁,伸長脖子看自己的文章。

    這讓范寧一陣汗顏,這才過了半個時辰,自己就已經寫完了,這讓監考官怎麼看。

    也難怪監考官會關注范寧,別的士子都在咬筆沉思,唯獨范寧運筆如飛,彷彿思如泉湧,根本停不下來,和其他考生完全不同。

    監考官眼中露出震驚之色,顯然被這篇議論文的高質量所震撼,也對范寧的高速度震驚不已,他還沒見過寫得這麼快的考生,這才半個多時辰,這位考生已經做完了。

    監考官目光古怪地看了范寧一眼,忍不住敲了敲他的卷子,意思是他寫得太快,好好再修改。

    實際上,監考官敲范寧的卷子已經是違規了,按照規定,監考官不能做任何暗示考生的動作,他敲范寧的卷子,是表示寫得不行,需要再修改?還是暗示別的什麼意思呢?這很容易讓考生陷入迷惘。

    監考官也意識到自己違規,轉身離開了考場。

    范寧將議論文重新讀了三遍,修改了幾處小瑕疵,這才將議論文寫在正稿上。

    說起來范寧還要感謝張誼整理的科舉注意事項二十八招,這些招數實際上是考生的經驗之談,只有多次參加科舉才能體會到。

    正因為有了這黑技術二十八招,使范寧學到了很多前人經驗,使他盡量避免犯一些低級錯誤。

    比如謀篇,一篇文章在著手寫上正稿之前,必須先進行布局,行距多大,字距又是多少,要寫多大的字等等。

    有了提前的布局規劃,才能使一篇文章看起來布局合理,既不局促,也不寬闊,使卷面非常賞心悅目。

    可別小看這種卷面布局,審卷官面對十萬份考卷,一份看起來緊緊巴巴縮成一小團的卷子,絕對會影響審卷官的心情,很多時候,連內容都不看,就直接判了死刑。

    一份卷面難看的考卷絕對不會考中進士,這是眾多審卷官的共識,區別只是在第幾輪被淘汰而已。

    范寧將議論文抄寫在正式答題紙上,他仔細地檢查兩遍,確定一字不錯,這才放下了筆。

    此時已經一個多時辰過去了,按照規定,過了午時才允許交卷,差不多還要等近兩個時辰,對范寧而言,著實難熬。

    就在范寧煎熬時間的同時,李大壽的情況卻不太妙,緊張、疲憊加上身體虛弱,使他已經快承受不住了。

    他眼前一陣陣眩暈,連卷子都漸漸看不清楚,視線變得模糊起來。

    李大壽強打精神在草稿上寫議論文,這篇文章他們三人討論過,他還記得范寧給他們再三強調關鍵是『學之』。

    只要把握住這個關鍵點,所寫的文章再差也是上中。

    李大壽強行寫了數百字,他只覺得身體所有的力量都被抽空,眼前開始模糊,越來越模糊,他終於支撐不住,眼前一黑,『啪嗒!』筆落在卷子上,一頭栽倒在地上。

    轟隆一聲巨響,所有考生都吃驚地回過頭,望著倒在地上的黑大個。

    帳門口的士兵聽到了動靜,急忙跑進來,他一眼便看見倒在地上的考生。

    士兵嚇了一跳,連忙叫來兩名同伴,三人將昏迷不醒的李大壽抬出了大帳,這是今年暈倒的第一個考生。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