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九十三章 預看考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九十三章 預看考場字體大小: A+
     

    范明仁從隨身帶的包里,取出一塊用綢子嚴密包裹的田黃石,他將綢子一層層打開,最後露出一塊排球大小的田黃石,范寧一下子被吸引住了,這塊田黃石呈橢圓形,深黃色,一看便是極品凍石田黃,但更加細膩如脂,上面居然沒有蘿蔔紋路,也沒有一絲裂紋或者瑕疵,簡直就是極品中極品。

    「其他兩塊也和這塊一樣?」范寧問道。

    「比這塊略小一點,但品質是一樣的,是一窩挖出的三塊,上面原本還有一層石殼,剝去石頭后就發現它的珍貴了。」

    范寧沉吟一下道:「這三塊都給我!」

    明仁頓時怪叫起來,「你三塊都拿走,太貪了吧!」

    他話音剛落,范鐵戈又狠狠給他後腦勺一巴掌,「你急什麼,聽阿寧把話說完!」

    明仁捂著頭嘟囔道:「我想留給子孫作傳家寶,有什麼不可以?」

    范寧搖搖頭笑道:「我不是想要你們的石頭,我自己也不能要,這種極品的田黃石只適合用來刻印璽,一旦田黃石被世人認可,你們手中的這兩塊田黃石至寶會成為子孫的隱患,會被人窺視的。」

    范鐵戈畢竟年紀大,懂得平民不持重寶的道理,他連忙對兒子道:「阿寧說得對,這種田黃石至寶不是我們能擁有,拿著它反而是禍患,你們把它交給阿寧,讓朝廷刻成玉璽,反而讓它發揮作用。」

    明仁在范寧和父親的輪番勸說下,只得答應了,他心中卻在想,如果讓他再一次找到這種田黃石至寶,他得吸取教訓,絕不能再讓范寧知道。

    范寧小心翼翼用布綢將田黃石包好,收了起來,不知什麼時候有機會讓它變成印璽。

    這時,門開了,蘇亮從外面快走了進來,連連拱手歉然道:「抱歉!抱歉!我來晚了。」

    明仁看見蘇亮,大馬猴的本性立刻迸發出來,他立刻跳上去,拉著蘇亮的手笑嘻嘻道:「小蘇,聽說你已經有未婚妻了,怎麼不帶來看看?」

    蘇亮最怕就是這對孿生兄弟,雖然明禮沒有進京,但就是這個明仁也讓他頭大。

    他狠狠瞪了范寧一眼,不用說,肯定是這小子說出去的。

    「我才十二歲,哪有什麼未婚妻,你不要聽范寧胡說八道。」

    「過了年就十三歲了,十三歲應該可以娶妻,可以享受男人的樂趣,你不用謙虛嘛!」

    「明仁,別胡說!」

    范鐵戈雖然在斥責兒子,但他眼中一樣涌滿了笑意,難道小蘇真要成婚了嗎?

    蘇亮掙脫明仁的手,不再理睬他,他坐了下來對范寧道:「我剛才聽到消息,范相國又重新啟用回朝了,是真的嗎?」

    范寧點點頭,「我也聽說了,封觀文殿大學士、禮部尚書。」

    范鐵戈聽說三叔又回朝為官,他心中大喜,連忙問道:「觀文殿大學士和禮部尚書是什麼官?」

    范寧笑道:「這兩個官職都是從二品高官,但都是虛職,我估計天子暫時不會讓堂祖父管具體事務,以堵住那些反對者的嘴。」

    「那范公陞官了嗎?」對於范鐵戈這樣的平頭百姓,他最關心是范仲淹有沒有陞官。

    范寧笑著點點頭,「堂祖父是以資政殿學士的身份出任鄧州知事,資政殿學士是正三品,現在升為觀文殿大學士,便是從二品了,升了一級。」

    其實范寧心中也十分感慨,按照歷史的軌跡,范仲淹應該是去年出任杭州知事,明年又調青州,最後染病,一年後病故。

    但最終范仲淹沒有調杭州,而是直接調回京城,無疑改變了歷史和他的人生軌跡,就不知他在暮年還能不能再有所作為?

    ........

    范仲淹的新任命下達后,范仲淹要交接,要啟程東進,到京城赴任至少要二月份去了,但科舉省試已經迫在眉睫,離科舉還有兩天,禮部允許士子參觀考場,以便士子熟悉考場位子。

    一大早,范寧、蘇亮和李大壽乘坐一輛牛車來到了北城外面的軍營,這裡是北兵營,最多時曾駐紮二十萬大軍,軍營佔地近萬畝,紮下了一萬多頂大帳。

    皇佑二年的省試科舉就將在這座大軍營內舉行,近十萬士子分成二十個考場,由於軍營太大,第一個考場和最後一個考場之間相隔了二十幾里,當士子實地了解了考場情況后,就可以根據自己的考場情況安排出行時間了。

    牛車出了新封丘門,不多久便看見前方十裡外旌旗招展,似乎很熱鬧,車夫對三人笑道:「那就是北大營,這次科舉就在北大營舉行,前天就開放參觀,今天是最後一天參觀,聽說今晚就要封營了。」

    「前兩天參觀的人多嗎?」

    「怎麼不多,每天都有幾萬人,我都跑了七趟了,你們是哪個考場?說不定我知道。」

    范寧道:「我們有兩人在甲考場,一人在丁考場。」

    「呵呵!甲考場就有三個,第一個叫甲童考場,第二個和第三個甲考場分別叫甲二和甲三,丁考場在中間去了,好像隔得很近,但實際上隔了差不多七八里。」

    「為什麼會有三個甲考場?」蘇亮不解地問道。

    「誰知道呢!你們如果是考童子試,估計就是第一個甲童考場。」

    蘇亮連忙取出浮票,他這才注意到,他真是甲童考場,童字隔得比較遠,他還一直以為自己是甲考場。

    馬車在第一個考場前緩緩停下,范寧對李大壽道:「結束后我們就在這裡匯合,不見不散!」

    「知道了!」

    李大壽答應一聲,馬車繼續向西駛去。

    范寧和蘇亮來到考場門口,給門口官員驗了驗浮票,官員點點頭道:「你們就在這裡,自己進去看吧!注意不要遺漏任何東西,以免產生不必要的麻煩。」

    甲一考場就是童子試考場,一進門便看見立下一塊大牌子,上面寫著『童子試專用考場』,這僅僅只是一座考場,裡面開闊便讓范寧和蘇亮一陣驚嘆,大營內至少有數百頂大帳,整齊地排列著,一眼望不見頭。

    大營內不光是他們,還有不少其他考生,大多十三四歲,都是來自大宋各地的童子試考生。

    這次一共有三千名童子試考生,其中以開封府的人數最多,足足有一百餘人,這也是為了照顧京城權貴子弟,像龐籍孫子龐恭孫、張堯佐的孫子張椿等等。

    他們基本上不用考解試,只要獲得太學、國子學以及弘文館推薦名額,便可直接參加省試,這些權貴子弟佔用了大半名額,剩下的十幾二十個名額才由廣大平民百姓打破頭去爭奪。

    范寧是兩千七百八十六號,蘇亮是兩千一百九十九號,兩人相隔不遠,但應該在大營後面去。

    「在這裡!」

    蘇亮終於看到了大帳前的牌子,兩千一百八十號到兩千一百九十九號。

    「范寧,我的考帳找到了!」

    大帳一半被掀開,裡面整齊地擺放著二十張桌子,但桌上的考號還沒有編,這是不讓考生預先知道自己具體坐在哪裡,以免他們隱藏作弊資料,反正只要找到考帳,其他就容易多了。

    范寧也找到了自己的考帳,裡面也擺放著二十張桌子,他記住了大概方位,轉身剛要走,或許真是冤家路窄,只見柳然和兩名考生迎面走來。

    「我考帳在這裡!」

    柳然指著范寧身後的大帳興奮大喊:「我找到了,就在這裡!」

    他一抬頭看見范寧,不由呆了一下。

    自從上次朱佩去柳家拜年後,柳然和范寧的關係就變得有點微妙起來,至少柳然的心態變了,他對范寧的態度就開始敵視起來。

    「喲!真巧啊!」

    范寧笑道:「柳兄居然和我在一個考帳。」

    柳然臉色很難看,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范賢弟的考號是多少?」

    「我是兩千七百八十六號,柳兄呢?」

    「我是是兩千七百八十號,我們座位應該很近,范賢弟這次勢在必得吧?」柳然酸溜溜問道。

    「哪裡可能勢在必得,我根本就沒有複習好,不知拿什麼考?倒是柳兄很胸有成竹啊!」

    「彼此!彼此!我心慌得很,恐怕這次要名落孫山了。」

    兩人虛偽地互相謙虛對答,客氣得就像兩國談判使者見面一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