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感恩拜年(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感恩拜年(下)字體大小: A+
     

    范寧從一隻紙袋裡倒出十幾個小煤球,每個大小如核桃。

    「這是什麼?」

    韋青心中好奇,拾起一隻煤球看了看,驚訝道:「這是石炭球!」

    「老丈覺得如何,用石炭球來燒這個爐子?」范寧指了指爐子笑道。

    韋青有幾十年的生活經驗,他看了看爐子,連連點頭,「太適合了,這比燒石炭好多了,只是這怎麼做成的?」

    范寧微微笑道:「其實很簡單,用石炭粉和黃泥,用四比一的比例混合起來,再加少量硫磺,加水攪拌,然後捏成一個個小球,晒乾后就行了。」

    「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不過捏好后,最好在上面用筷子戳穿幾個小孔,便於燃燒。」

    韋青一拍腦門,這麼簡單使用的東西,自己居然沒有想到,有了這個石炭球,以後自己就不用去砍柴了。

    這時,外面有人喊道:「石炭粉送來了,有人嗎?」

    「來了!」

    范寧連忙起身跑了出去,韋青也連忙跟出去。

    外面來了一輛驢車,拉著滿滿一車煤粉,車夫對范寧道:「小官人,這是你買的貨,你看卸在哪裡?」

    范寧笑道:「老丈,煩請你指個地方卸貨!」

    韋青頓時明白了,他心中又感激,又是無奈,只得連忙打開院門,「卸在院子里吧!」

    「好咧!你們稍讓讓,我把驢車拉進去。」

    范寧閃到一邊,車夫拉著毛驢進了院子,用鐵鏟卸貨,很快便將一車煤粉全部卸下。

    范寧取出三百文錢給了車夫,車夫向范寧拱手行一禮,牽著牛車走了。

    范寧對韋青笑道:「一車石炭要兩貫錢,但一車石炭粉只要三百錢,如果一次買十車,還更便宜,只要兩百文錢,你就按照我教你的法子做石炭球,同時點一個爐子給大家做樣品,最好用驢車方便一點,然後去城裡的居民區買,這比柴禾和石炭都便宜方便,肯定會有人買。」

    「我知道了,地里有的是黃泥,我挖點來就行了。」

    范寧又想起一事,問道:「老丈家裡還有多少木炭?」

    「都是以前積下來的老木炭,大概還有千餘斤。」

    「你這些木炭送到城裡去,賣給朱樓,去潘樓街的朱樓主店,我給他們東主說好了,老丈的木炭他們全要,就按照市價收購,你就用這些錢做本錢,以後就做石炭球賣,就不用再去砍柴、燒炭了。」

    老人感動之極,向范寧連連躬身行禮,哽咽著流下眼淚,「小官人的大恩大德,讓小老兒如何回報?」

    范寧微微笑道:「老丈替我做證,使我免於身敗名裂,我焉能不回報,大丈夫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老丈就不必太介意了。」

    ..........

    眾人只喝了口熱茶,便坐上牛車告辭而去,進了城,大家都各自分開了,蘇亮和程氏兄妹去舊曹門瓦子吃飯,李大壽則回住處繼續苦讀。

    范寧則來到了龐籍府上,三年前,他曾經來過一次,對龐籍府的地址依稀還有印象。

    范寧記得龐籍府在舊宋門一帶,佔地近五十畝,是舊宋門一帶最大的宅子,在舊宋門一帶提到龐太師府邸,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范寧在路人的指點下,很快便找到了龐太師府,和三年前的記憶完全一樣,十八層階兩級台階,光地基就有五尺高,兩邊是兩座氣勢雄偉的花崗岩鎮宅雄獅。

    門頭高達數丈,身姿高大華麗,飛檐斗拱,氣勢不凡,在台階下擺放在下馬牌,經過這裡的庶民官僚都必須下馬步行,以示對太師府的尊重。

    門口左右各站著兩名身材魁梧的帶刀侍衛,穿著特製的皮甲,顯得格外器宇軒昂,儼如廟宇大門兩端的四大金剛一般。

    范寧走上前抱拳行一禮,請轉告太師,就說平江府晚輩范寧前來拜訪,他知道我的。

    四名帶刀金剛沒有理睬他,從門內走出一名門子,上下打量一下范寧,「小官人可和太師約好?」

    范寧搖搖頭,「並沒有約好,不過他和我很熟,你去稟報就是了。」

    門子將信將疑,還是對范寧道:「你稍等片刻,我去替你稟報!」

    門子轉身匆匆去了。

    范寧在門口耐心等候,過了好一會兒,從門口走出一名十三四歲的少年,向范寧拱手道:「閣下就是范寧?」

    范寧連忙回禮,「正是!」

    少年點點頭,「我叫龐恭孫,龐太師是我祖父。」

    范寧想起來了,笑道:「我們應該見過。」

    「三年前在我祖父壽辰上見過。」

    龐恭孫嘴角露出一絲笑容,「請隨我來!」

    范寧跟隨龐恭孫進了府宅。

    龐籍雖然官居高位,但子孫卻不多,他有兩個兒子,小兒子未成年就病逝了,只剩下長子龐元英,龐元英又只生了一個孫子,使龐籍兩代單傳,只有龐恭孫這一個獨苗,極受祖父寵愛。

    龐恭孫雖然只比范寧大一歲,但待人接物已十分老練,他經常替祖父接待一些訪客,被賓客一致讚譽他溫良恭順,大器早成。

    「范賢弟科舉準備得如何了?」

    一邊走,龐恭孫一邊笑問道,他今年也要參加童子省試,自然很關心范寧的情況。

    范寧也笑道:「永遠都覺得自己準備不足,差得太遠,越臨近科舉越害怕,差點就要忍不住逃回去了。」

    龐恭孫呵呵一笑,「若范賢弟逃回去,豈不是成了科舉的一大笑談?」

    「為了不流傳千古,所以再怎麼害怕也只能硬著頭皮參加考試,一考完,立刻逃回家鄉!」

    「賢弟說話很有趣啊!」

    很快龐恭孫便帶著范寧來到祖父的外書房前,他走到門前稟報,「啟稟祖父,范少郎來了!」

    「請他進來!」房間里傳來龐籍愉快的聲音。

    范寧走進了書房,只覺房間里溫暖如春,炭盆燃燒正旺,龐籍穿了一身白衣的禪衣,頭戴小帽,斜靠在一張禪床上看書,神情十分悠閑。

    范寧連忙上前躬身行禮,「學生范寧,參見龐太師!」

    龐籍微微一笑,對長孫道:「給范少郎搬一隻綉墩來!」

    龐恭孫從裡屋搬來一隻綉墩,放在范寧身邊,他隨即站在祖父身後,垂手而立,一言不發。

    龐籍一擺手,「請坐!」

    「謝太師賜坐!」

    范寧坐了下來,這時,一名侍女給他端來一碗茶。

    范寧接過茶放在旁邊小桌上,微微欠身道:「學生是來感謝太師仗義,替學生洗去冤屈!」

    「你覺得我是在為你洗冤嗎?」龐籍看了他一眼,淡淡道。

    范寧對這個龐籍還是很小心,此人亦正亦邪,完全以自己利益為重,他本身並不是革新派,只能算是中立。

    只是目前保守派勢力強大,山頭眾多,而革新派卻缺乏領軍人物,只剩下文彥博一人在苦苦支撐。

    龐籍為了得到革新派的支持,所以表現得開明,但絕不代表他支持范仲淹的改革。

    一旦革新派佔據上風,他就會調轉槍口,對準革新派,從他的弟子司馬光,就能看出他的立場。

    所以范寧對龐籍很小心,不會向歐陽修那樣隨意開玩笑。

    范寧明白對方的意思,他微微欠身道:「不管龐太師本意如何,但至少太師立場公正,僅憑這一點,學生就感激不盡。」

    龐籍知道範寧說的是肺腑之言,若不是自己主持公道,宋癢絕對是偏向張堯佐。

    他微微笑道:「你也很厲害,一直隱忍不發,直到最後一刻才反戈一擊,把陸績斬於馬下,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是來打聽消息的吧!」

    「如果太師願告訴學生一些消息,學生感激不盡,但學生本意還是來感謝太師主持公正。」

    范寧取出一隻用田黃石雕成的山形筆架,放在桌上,「這塊田黃石只值幾百文錢,加上雕工也只有幾貫錢,但貴在吉利,是晚輩的一點心意,請太師收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