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兩堂會審(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兩堂會審(下)字體大小: A+
     

    龐籍精神一振,連忙道:「你能否說得仔細一點?」

    范寧便將昨天上午發生之事說了一遍,只是隱去了蘇亮被抓的環節,而是說成走散了。

    范寧最後道:「你們可以看名單,名單上的程澤就是我的朋友,這件事很簡單,你們把他找來核實一下,就知道前因後果了。」

    張堯佐冷笑一聲,「你的朋友當然會替你掩護,你以為大家都是傻子,聽你說幾句,就相信了你的話?」

    宋癢也道:「一般而言,親戚朋友都不合適做證人,這是慣例,范寧,你想證明自己無辜,最好找第三方證人。」

    「既然如此,那就找妓館那個青衣小廝,就是他把我找去贖人,他完全可以證明我去妓館做什麼?」

    張堯佐迅速給劉晉使了一個眼色,劉晉會意,上前道:「卑職這就去把人找來。」

    龐籍點點頭,「去吧!速去速回。」

    劉晉帶著幾個衙役匆匆去了,張堯佐和宋癢都有點疲憊,去內堂休息片刻,龐籍則令人拿來一把椅子給范寧坐下。

    范寧忍不住問龐籍道:「就為這一點芝麻大的小事,居然驚動了太師和相國,學生真的無法理解。」

    龐籍淡淡道:「因為這件事驚動了天子,你最好沒有涉及嫖娼,否則誰也保不了你。」

    范寧已經意識到張堯佐鐵了心想利用此事整倒自己,這個劉晉是開封府少尹,恐怕是張堯佐的心腹。

    沉思片刻,范寧覺得還是謹慎一點好,他便龐籍道:「我還有一個證人,煩請龐太師派自己的人去請來,不要讓開封府和禮部的人去,這幫人我信不過。」

    龐籍欣然道:「可以,我可以派心腹去請來。」

    范寧從懷中取出一張紙條遞給龐籍,「就是這個地址,煩請太師安排人跑一趟。」

    「我這就安排人!」

    龐籍拿著紙條匆匆下去了。

    大約半個時辰后,隨著一陣鼓聲敲響,劉晉已經把人帶到。

    三位重臣又重新回到大堂,劉晉上前行禮,「啟稟龐太師,啟稟相國,啟稟國丈,范寧所說的人證,卑職已經帶到。」

    有衙役大喝,「帶人證上來!」

    片刻,一名十四五歲的青衣少年被帶了上來,雖然長得很清秀,但神情和舉止都十分猥瑣。

    范寧一眼便認出來,這個少年正是昨天去找自己和蘇亮贖人的青樓小廝。

    青衣小廝一進大堂便跪倒在地,低下頭不敢說話。

    龐籍一指這個少年,問范寧道:「是這個小廝嗎?」

    范寧點點頭,「正是此人!」

    龐籍隨即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做什麼營生?」

    青衣小廝戰戰兢兢道:「小人叫做張秀,是白鳳館負責跑腿的小廝。」

    「那我問你,你昨天上午有沒有上門找這位小官人去妓館贖人?」

    青衣小廝看了一眼范寧,怯生生道:「小人昨天哪裡都沒有去,一直就在白鳳館中。」

    「砰!」張堯佐一拍桌子,厲聲道:「范寧,你當面扯謊,還有什麼話說?」

    宋癢也嘆口氣,「年輕人風流一點很正常,但做人不誠實,那就是道德問題了,范寧,你不該當面扯謊。」

    范寧搖搖頭道:「我不至於拿一件根本不存在事情替自己解脫吧!我不知道中途發生了什麼事情,更不知道這個小廝為什麼不敢承認,是不是受到了什麼威脅?」

    劉晉頓時不高興道:「范寧,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我在半路威脅他了?」

    「劉少尹自己心裡應有數。」

    張堯佐怒道:「沒有任何人證明你無辜,卻有人指證你在妓館嫖娼,我們給你機會了,你自己解釋不了,現在還居然攻擊朝廷官員,你以為自己是個舉人就可以肆無忌憚嗎?

    告訴你,這一次你不光是取消科舉資格那麼簡單,還將終身禁止你參加科舉。」

    這時,一名隨從在龐籍耳邊附耳說了幾句,龐籍擺擺手道:「國丈不要激動,范寧還有一個人證,且聽他怎麼說?」

    張堯佐愣住了,「還有什麼人證,我怎麼不知道?」

    龐籍冷冷道:「因為這件事天子交給我主審,和國丈無關,所以國丈不需要知道。」

    張堯佐頓時啞口無言,他又看了一眼宋癢,宋癢連忙道:「我也是剛剛才知道,既然范寧還有人證,我覺得聽聽也無妨。」

    宋癢老奸巨猾,他雖然偏向於張堯佐,但絕不會把自己繞進去。

    他已經發現龐籍主動要求審此案,恐怕另有深意,在沒有明白龐籍真正目的之前,自己還是留有餘地比較好。

    很快,一名老者被帶了進來,他躬身行一禮,「小老二韋青,參見各位大官人!」

    龐籍問他道:「你是哪裡人,以何為營生?」

    韋青躬身道:「小老二就是京城本地人,家住西城外柳林村,小老二砍柴賣薪,冬天賣炭,西城一帶的人都認識我。」

    宋癢對龐籍笑道:「這也認識這個老丈,前些天我府上還買過他的炭。」

    「那你認識這個小官人嗎?」龐籍指了指他身後的范寧。

    韋青回頭看見范寧,頓時一驚,「怎麼小官人在這裡?」

    范寧苦笑一聲,「我也不想在這裡,但有人硬給我安上罪名,所以請老丈給我作證,我昨天上午在哪裡?」

    「等一等!」

    張堯佐厲聲道:「怎麼證明這個老者不是范寧的親戚?」

    韋青搖搖頭,「我就一個兒子,三年前病死了,現在只有我和老伴帶著小孫子相依為命,誰都知道我們沒有親戚,官府都有記錄,可以去查。」

    宋癢對張堯佐道:「范寧是平江府人,這個老者是京城本地人,國丈,我覺得兩人應該沒有關係。」

    龐籍不理睬張堯佐,繼續問韋青,「韋老丈,你怎麼會認識范小官人?」

    「啟稟大官人,昨天上午小老兒賣炭,結果被凍暈過去,要不是范小官人救我,我真的就凍死了。」

    「昨天上午范寧什麼時候救你的?」

    「天剛亮,我就暈倒在他們門口。」

    龐籍一拍桌子,厲聲問坐在另一邊的徐績,「你說前天晚上看見范寧進了妓館,但昨天清晨他分明在自己家中,有人給范寧證明,又有誰來證明你說的話是真的?」

    徐績心慌意亂,結結巴巴道:「我……我沒有說謊,我親眼所見。」

    「哼!等會兒我再審你。」

    龐籍又喝問小廝,「剛才我派人去打聽,昨天上午妓館老鴇確實派你出去找人贖客人,你為什麼要說謊,說你自己一直在妓館,沒有出過門?」

    小廝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龐籍喝令道:「來人!把他拉下去重打五十棍,看他說不說實話。」

    小廝嚇得大哭起來,「我說!我說實話!」

    他一指劉晉,「是這位官爺半路上威脅我,不准我說實話,否則他會殺了我!」

    龐籍臉一沉,冷冷看著劉晉,「劉少尹,你是給我解釋,還是去給天子解釋?」

    劉晉臉色大變,指著小廝大吼,「你膽敢血口噴人,我非殺了你不可!」

    龐籍解下腰間的尚方天子劍,往桌上一放,喝令道:「尚方天子劍在此,來人,把劉晉給我拿下!」

    幾名侍衛衝上去,將劉晉按倒在地上,劉晉拚命掙扎,大喊道:「只是一樁小事,為何要抓我?」

    侍衛卻不理睬他,將他牢牢綁了起來。

    張堯佐驚得站起身,「龐太師,你在做什麼?」

    龐籍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國丈,你說呢?」

    「你——」

    張堯佐忽然明白了,他點點頭,「龐籍,你好手腕,你是不是也想趁機罷免我的官職?」

    「你是國丈,我當然要顧及官家顏面,不過你自己去給官家解釋吧!」

    張堯佐重重哼了一聲,「我只是旁觀者,此案與我無關!」

    說完,轉身便揚長而去。

    龐籍不理睬他,又繼續問青衣小廝,「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認識范小官人嗎?」

    青衣小廝見劉晉已被抓,他不敢再說謊了,便點點頭,「這位范小官人的朋友無錢付嫖資,小人昨天一早就奉老鴇之令去找范小官人到妓館贖人,小人可以作證!」

    龐籍令道:「給兩位人證畫押!」

    一名書吏上前讓青衣小廝和老者韋青按手印畫押。

    龐籍這才笑著對范寧道:「事實證明你是清白,你可以回去了!」

    范寧行一禮又道:「學生還有一事,要向太師和相國稟報!」

    龐籍和宋癢對望一眼,龐籍問道:「你還有什麼事?」

    范寧回頭一指徐績,「這位徐小官人和我是吳縣延英學堂同窗,三年前他也參加吳縣童子試選拔賽,卻落了榜,後來他把戶籍遷到宣州,準備參加宣州的童子解試,聽說他在年初宣城縣的童子試選拔中再次落選,只考了第十七名。

    但我就不明白了,他怎麼又變成了池州舉人?」

    徐績的臉色刷地變得慘白,他最害怕的事情終於出來了。

    他雙腿一軟,竟然嚇得癱坐在大堂上,他心裡很清楚,這件事不光是他徐績要倒霉,他任池州知事的二叔恐怕也要被連累了。

    龐籍目光凌厲注視著徐績,「徐績,莫非你在解試上作弊?」

    范寧冷冷道:「據我所知,他叔父就是池州知事,這件事恐怕他叔父最清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