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兩堂會審(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兩堂會審(上)字體大小: A+
     

    范寧正在書房內背誦《宋刑統》,雖然他在書店內買到一本縣官審案大全,但在仔細翻閱后,他發現還是不能取巧,一樁案子會涉及到方方面面,必須要系統讀一遍《宋刑統》,甚至一半的條款都需要背誦下來。

    不僅他自己背誦,他也要求蘇亮跟著自己一起背誦,要想在省試對策題上拿高分,沒有捷徑可走,必須踏踏實實將《宋刑統》好好熟悉一遍。

    范寧同時將那本縣令審案大全也給了李大壽,讓他也好好看一看。

    房間里,范寧正在默默背誦《宋刑統》中的條款,這時,小丫鬟杜鵑跑了過來,在門外緊張道:「小官人,官府來人了!」

    范寧一怔,官府來找自己做什麼?他想不到原因,便起身走出房門,蘇亮也聞訊從房間里出來。

    「范寧,出什麼事了?」

    「我不知道,說外面有公差。」

    兩人心中都很奇怪,便快步來到大門前,只見門外站著三名公差,見有人出來,為首公差問道:「我們來找范寧,可是住在這裡?」

    范寧走上前,「我就是范寧,你們有什麼事?」

    為首公差取出一張開封府衙的傳票遞給范寧,「有一個案子涉及到范小官人,這是公函,請小官人立刻跟我們去開封府衙。」

    蘇亮聽到『開封府衙』,就像被踩了尾巴一樣,頓時跳了起來,「范寧沒有犯法,你們憑什麼帶他走?」

    范寧一擺手止住蘇亮,對公差道:「我可以跟你們去,但你們要告訴我,我涉及到了什麼案子?」

    為首公差搖搖頭,「具體案子我們也不清楚,只知道是由龐太師審理。」

    原來是龐籍審案,范寧稍稍鬆了口氣,便對蘇亮道:「應該沒有什麼事情,我去去就回來。」

    蘇亮想了想道:「我和你一起去,萬一有什麼事情,我可以幫你跑跑腿。」

    「好吧!」范寧答應了,他隨即和蘇亮雇了一輛牛車,在三名公差的陪同下,向開封府衙而去。

    不多時,范寧來到府衙前,回頭對蘇亮道:「你不要進去了,在外面旁觀,有什麼事情,會有人出來找你。」

    蘇亮點點頭,「你自己當心點!」

    范寧跟隨公差直接來到大堂,他在堂下等候,一名公差進去稟報。

    就在這時,范寧忽然看見了徐績,他就站在大堂門口,就這麼冷冷望著自己,臉上充滿了嘲諷和得意。

    范寧心中怦的一動,怎麼會和徐績扯上關係?他心中忽然有一種不妙之感,他感覺徐績就像一條毒蛇,隨時隨地都會撲上來咬自己一口。

    一名衙役跑了出來,向范寧行一禮,「范小官人請跟我來!」

    范寧跟隨衙役走上大堂,徐績心中著實得意,這一次他要讓范寧吃不了兜著走,況且張國丈親口答應父親,只有自己出面作證,他保自己不會受到任何處罰。

    既然父親答應了,徐績更不會拒絕,終於等到了收拾范寧的機會,這就叫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范寧走上大堂,發現並不是審案的布置,前面一左一右擺放了兩張桌子,桌后各坐著一名頗有氣勢的老人,左邊一人范寧不認識,而右邊一人正是龐籍。

    另外,在左邊還坐著一人,年約五十餘歲,長得獐頭鼠腦,一雙小眼睛閃爍著狡詐的冷光,范寧一眼便認出此人,正是三年前打過交道的張堯佐。

    范寧上前給龐籍行一禮,「學生范寧參見龐太師!」

    龐籍捋須點點頭,這孩子長大了,依稀還是三年的眉眼,但變化還是很大,已經有了年輕人的模樣。

    這讓龐籍略略有點擔憂,以范寧這個身材,說他去找女人也勉強可以成立,沒有想象中的那麼荒唐。

    龐籍指了指左邊兩位老者,給范寧介紹道:「左首這位是宋相國,那邊偏瘦的長者是張國丈,你應該認識。」

    范寧暗暗吃驚,太師、相國、國丈,三個重量級人物來審自己,自己到底飯了什麼事?

    他連忙給宋癢行禮,「學生范寧參加宋相國!」

    他卻沒有理睬張堯佐,不用想他都能猜到,今天的審問,張堯佐脫不了干係,之前是派人監視自己,後來找不到自己,不知又用了什麼卑鄙無恥的花招,把自己卷進某個案子中。

    張堯佐一臉獰笑,這個小混蛋居然長大了,說他嫖娼也完全可以。

    張堯佐想起三年前那一幕,心中就充滿了恨意,就算動不了范仲淹,好好收拾一下這個小混蛋,心中也痛快。

    龐籍緩緩道:「昨天上午禮部和開封府衙聯合整頓科舉秩序,抓獲了一百七十多名違反禁令去妓館嫖娼的士子,其中有人舉報,說你當時也在妓館中,這個舉報可屬實?」

    范寧頓時明白了,一定是徐績這狗賊舉報了自己,這一刻,他心中頓時燃起滔天怒火,恨不得一刀捅了這個王八蛋。

    范寧忍住怒氣道:「請問是誰舉報我?」

    宋癢看了范寧一眼,隨即令道:「把舉報者帶上來?」

    衙役將徐績帶了上來,徐績連忙上前行禮,「學生徐績參加國丈,參見龐大師,參見宋相國!」

    龐太師看了看徐績的資料問道:「你是池州舉人,怎麼會認識平江府的范寧?」

    徐績連忙道:「學生曾在平江府讀過書,認識范寧。」

    龐太師點點頭道:「把你的舉報再說一遍吧!」

    徐績早已編了一席話,他得意地瞥了一眼范寧,不慌不忙道:「學生就住在西榆林街附近的客棧內,前天晚上,學生在西榆林街的白鳳館門口看見范寧鬼鬼祟祟進了妓館,昨天上午,開封府衙和禮部巡查西榆林街,學生看在從前的同窗之誼上,便想去通知范寧趕緊離開,不料范寧自己逃掉了,卻讓我被禮部誤抓,學生氣憤不過,便向禮部投訴范寧嫖妓的事實!」:

    范寧氣極反笑,「徐績,你還真會編故事,居然說我前天晚上進了妓館,你還有臉說你看在舊日同窗之誼的份上,你還要不要臉?」

    徐績眼皮一翻道:「我說得是事實,你當然不會承認!」

    范寧冷冷道:「你血口噴人,當心報應!」

    張堯佐怒道:「范寧,你膽敢再威脅指控者,必將大刑伺候!」

    龐太師不滿地瞪了一眼張堯佐,到底是誰在審問?

    龐太師又問道:「范寧,徐績的指控可屬實?」

    范寧讓自己冷靜下來,這件事不是嫖娼那麼簡單,張堯佐想利用此事毀了自己前途,說不定還想利用此事狙擊堂祖父范仲淹進京,自己千萬不能急,會落入他們的圈套。

    范寧異常冷靜的搖搖頭,「啟稟龐太師,徐績的指控完全是胡說八道!」

    「不見得吧!」

    張堯佐冷笑一聲,回頭對劉晉道:「把人證帶進來!」

    劉晉跑了出去,片刻帶進來一名小廝,正是賣衣服給范寧的那個妓館小廝,劉晉指了指范寧,「是不是他?」

    小廝仔細看了一眼范寧,點了點頭,「就是他,我記得很清楚。」

    張堯佐得意大笑,「范寧,你還有什麼話說?」

    范寧冷笑一聲,「他證明了什麼,能不能說出來?」

    龐太師亦不滿道:「你們把話說什麼,怎麼像打啞謎一樣,聽得我一頭霧水!」

    劉晉上前道:「啟稟龐太師,昨天上午禮部巡查之時,范寧就躲在白鳳館的廚房,當時徐小官人也在,范寧當時花了五兩銀子買了這個小廝的衣服,裝作妓館小廝逃脫了,這是事實!」

    龐太師問道:「范寧,劉少尹說得可對?」

    范寧沉吟一下道:「我想先問龐太師和宋相國,如果有人當街殺人,是不是旁邊看熱鬧的人也算是殺人者同夥?」

    龐太師和宋癢對望一眼,龐太師搖搖頭,「如果只是看熱鬧,那就和殺人案無關!」

    范寧淡淡一笑道:「我昨天確實是在妓館內,這位小廝的指證也屬實,但我並非去嫖娼,而是一早被妓館人找去,去贖我的同伴。」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