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一石二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一石二鳥字體大小: A+
     

    劉晉又道:「現在還有一個小問題,就是關於徐績的父親。」

    「他父親是誰?」

    「他父親是工部郎中徐增益,他今天下午找到我,希望能消除他兒子的不良記錄。」

    張堯佐笑了起來,「原來他是徐增益的兒子,算起來還是自己人。」

    徐增益並不是張堯佐的嫡繫心腹,但隨著張堯佐女兒日益受寵,他也開始抱張堯佐大腿,年初張堯佐過壽,他忙前忙后,頗為賣力。

    既然是徐增益的兒子,那應該問題不大。

    這時,張堯佐倒想起一事,「范寧住哪裡,你們查到了嗎?」

    劉晉點點頭,「他留的聯繫客棧是舊曹門客棧,應該就住在附近,估計是租住民房,稍微打聽一下就知道了。」

    「今天就要明確他的住處!」

    張堯佐負手走了幾步,又道:「這件事由開封府衙出面,寫一份完整的報告給我,另外,各種證據證人都準備好,隨時可以出來作證。」

    「要把范寧單獨做一份報告嗎?」劉晉又問道。

    張堯佐搖搖頭,「那樣太落痕迹了,把他和其他人混在一起,我去向官家彙報。」

    劉晉告辭走了,張堯佐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搞倒范寧不僅可以報三年前的一箭之仇,讓自己狠狠出一口惡氣。

    另外也可以給范仲淹安一個教孫不良的罪名,有了這個罪名,官家就算想再啟用他,也會斟酌一下了。

    想到這招漂亮的一石二鳥之計,張堯佐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來。

    ........

    次日一早,張堯佐拿著禮部和開封府衙的聯合報告,乘馬車來到皇宮。

    張堯佐直接來到位於紫宸殿的御書房,在外面等了片刻,一名宦官出來陪笑道:「官家請國丈進房一敘!」

    張堯佐走進御書房,見御書房除了天子趙禎外,還有相國宋癢、文彥博和太師龐籍。

    今天是上朝的最後一天,明天就開始放長假,估計幾人是在商議元旦大朝之事。

    見張堯佐進來,宋癢對他笑了笑,文彥博則扭過臉去,強忍心中的厭惡。

    龐籍見文彥博做得太明顯,便呵呵一笑,「國丈來了!」

    張堯佐裝作沒有看見文彥博,和宋癢、龐籍打個招呼,便連忙上前向天子趙禎躬身行一禮。

    「微臣張堯佐參見陛下!」。

    趙禎微微笑道:「國丈有什麼要緊之事?」

    張堯佐呈上一份報告,「啟稟陛下,這是禮部和開封府昨天掃蕩妓館,抓到的嫖娼考生,按照陛下曾頒布的科舉補充制度,嚴禁科舉期間考生嫖娼狎妓,這一百七十五名士子應該受到嚴懲,這是名冊,請陛下過目!」

    三名重臣都有點奇怪,嚴肅科舉制度是禮部的事情,張堯佐主管三司,這和他有什麼關係?

    龐籍極為老辣,他立刻意識到,恐怕張堯佐是想利用此事整人了。

    趙禎臉色有點難看,眼看還有一個月就要科舉考試,卻出了這種事情,自己三番五次告誡士子專心備考,不要被酒色所迷,但每次科舉都會抓到一批人。

    他翻了翻報告,冷冷道:「這還有什麼可說,按照規定取消這些士子的科舉資格!」

    這時,龐籍行一禮道:「陛下,能否給老臣看一看?」

    趙禎把報告遞給龐籍,龐籍看了看名冊,在第二頁看到了范寧這個名字,他心中頓時明白了,恐怕張堯佐的目標還是范仲淹。

    龐籍指著名冊笑問道:「這裡有一個范寧,居然和范希文的孫子同名,不知道他們是否為同一人?」

    眾人一怔,都向龐籍看來,這裡面有什麼問題?

    張堯佐暗罵一聲『狡猾的老東西!』

    他原本打算先渾水摸魚實施懲罰,取消范寧的科舉資格,等范寧發現自己無法參加科舉進行申述時,再舉證駁倒他,這樣才能最徹底打倒這個曾經得罪自己的少年。

    沒想到龐籍卻老奸巨猾,發現了他的企圖。

    眾目睽睽下,張堯佐只得點頭道:「確實是同一人!」

    龐籍有點驚訝地望著張堯佐,「國丈沒有搞錯吧!范寧怎麼可能嫖娼?」

    趙禎也回過味了,他問道:「這個范寧可是三年前太師府獻壽那個神童?」

    龐籍點點頭,「正是他,所以老臣記得很清楚,他今年大概只有十二三歲吧!聽說是平江府童子科解試第一名,進京應該是參加童子科省試,還是個未長成的少年,他會嫖娼?」

    趙禎看了一眼張堯佐,他心裡也有一點明白了,三年前那一幕他記得很清楚,難道張堯佐真是在報復范寧?

    「國丈,這是怎麼回事?」趙禎略略有些不悅道。

    張堯佐當然不會把自己扯進去,他躬身道:「這是開封府和禮部的聯合調查結果,具體原因微臣也不清楚,陛下可以召他們來詢問,不過既然登記在冊,微臣認為一定是有依據。」

    趙禎當即道:「宣禮部侍郎李陽天覲見!」

    這時,文彥博看了看名冊,有些不滿道:「陛下,光憑一份名冊,就指控這些考生違反科舉禁令,未免有些武斷,也不知裡面是否有冤情?這些士子都是十年寒窗,若被冤枉,對他們的人生無疑是重大打擊,微臣建議不要輕易下結論,最好交給第三方複核調查。」

    張堯佐怒道:「難道禮部和開封府聯合巡查還不夠?非要再加進第三方?」

    文彥博冷冷道:「很明顯,十二三歲的孩子都能安一個嫖娼的罪名,還有什麼不能做?」

    宋癢笑著打圓場道:「據我所知,確實有十三歲逛妓館的情況,有些少年成熟得早,有了那方面的興趣,出於好奇,倒是有可能進妓館,也不能一概而論。」

    這時,宦官在門口稟報:「啟稟陛下,禮部李侍郎到了。」

    「宣他覲見!」

    「召禮部侍郎李陽天覲見!」

    「召李陽天覲見!」

    一聲聲高喊聲傳下去,不多時,一名穿著四品官服的中年男子,快步向御書房走來。

    此人正是禮部侍郎李陽天,這次科舉便由禮部全權負責,他們負責組織、報名、監考等等事宜,而審卷院的上百名審卷官和主考官都已經被隔離,科舉的後續事宜都由禮部來完成。

    李陽天走進御書房,躬身行禮,「微臣參見陛下!」

    趙禎將報告往桌上一擱,問道:「這份報告是禮部完成的?」

    李陽天雖不是張堯佐一黨,但也不敢得罪這位國丈,他之前已經和劉晉有過交流,知道大致情況。

    李陽天躬身道:「啟稟陛下,這份報告是禮部和開封府衙共同完成,微臣也知曉此事。」

    文彥博抓住這個漏洞,立刻問道:「既然是禮部和開封府衙完成,那為什麼是由三司官衙呈上來,這件事和三司官衙有關嗎?」

    「這......」李陽天一時語塞,這個問題還真無法回答。

    宋癢在一旁打圓場道:「國丈是出了名的嫉惡如仇,既然碰到了,他豈能袖手旁觀,其實由誰來遞交報告不重要,重要的是報告本身。」

    龐籍給文彥博使了個眼色,在天子面前不要和張堯佐硬懟,要給天子留幾分面子。

    龐籍笑著問道:「之所以把李侍郎找來,我們都很奇怪,這份報告中居然出現一個十二三歲少年,李侍郎覺得可能嗎?」

    「龐太師說的可是范寧?」

    「正是他,李侍郎能否給天子和我們幾位解釋一下。」

    李陽天不慌不忙道:「范寧並沒有被當場抓住,只是在我們抓到的士子中,有人舉報他當時也在妓館內,後來逃掉了,後來我們又找到一些人證,確實證明有這件事,所以我們認為范寧應該同樣被懲罰。」

    「等一等!」

    文彥博忽然聽出了端倪,連忙問道:「我沒有聽錯的話,你們抓到的嫖娼士子中並沒有范寧這個人,但你們卻把他的名字寫進了報告中,理由就是因為有人說他嫖娼,我沒有理解錯吧?」

    「意思是對的,但不能這樣說,我們有人證,所以.......」

    「你們那個人證認識范寧?」

    「人證是妓館的小廝,范寧當時花了五兩銀子問他買了一身衣服,混出了妓館。」

    「那你們有沒有找到范寧本人,他有沒有承認自己嫖娼?有沒有簽字畫押?」

    「暫時還沒有!」

    文彥博轉身對天子趙禎道:「陛下也看到了,連本人都沒有聯繫到,用幾個莫須有的罪名就把別人定了罪,還把名單交給了陛下,這是不是很荒唐?」

    張堯佐見文彥博言辭鋒利,唯恐李陽天頂不住,他站出來道:「這裡面或許有些地方處理不太妥當,但禮部和開封府並沒有冤枉范寧,他確實涉嫌嫖娼,按律應該嚴懲!」

    這時,宋癢又一次出來打圓場,他向趙禎行一禮,「陛下,不如把事情調查清楚,如果確實冤枉了范寧,禮部應該向他道歉,如果沒有冤枉他,他也應該承擔必要的懲罰,不知陛下以為如何?」

    張堯佐立刻介面道:「陛下,微臣也同意調查清楚!」

    趙禎看了看龐籍,龐籍微微笑道:「老臣同意調查,而且老臣願意主持調查。」

    張堯佐怎麼能讓龐籍主持調查,他連忙向宋癢使個眼色,宋癢會意,也上前笑道:「陛下,老臣願意和龐太師搭檔調查!」

    趙禎心知肚明,張堯佐在借題發揮,這個時候他也裝糊塗,便點點頭,「此事關係到科舉制度,事情雖小,牽涉甚大,不容小視,這件事朕就交給二位重臣,朕要求今天就給朕的一個明確的結論!」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