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風雨襲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風雨襲來字體大小: A+
     

    朱元豐的宅子位於潘樓街附近,是一座佔地十幾畝的大宅,府內僕從眾多,各種設施用度都極其奢華。

    朱元豐雖然是朱氏三兄弟中的老三,但他實際上是庶出,他生母是妾,去世得早,當時朱元豐只有七八歲,被正房夫人養大,視為己出。

    正因為他是庶出,他在朱家的地位並不高。

    論爵位,他只是伯爵,遠遠比不上大哥的吳江縣公。

    論官職,他只得一個團練使的從五品虛職,掛一個名,每月區區二十兩銀子的俸祿,其他都沒有了,遠不能和二哥的樞密院副使相比。

    不過朱元豐繼承了朱家的商業,在他幾十年悉心打理下,朱元豐掙得財富越來越大,堪稱富可敵國。

    朱元豐的酒已經醒了,他正在書房裡試驗蒸餾香水,他試驗了十幾次都失敗了,但他還是找到了一點竅門,關鍵是密封好,不能讓香氣從縫隙中跑出來。

    這時,有管家來報,「老爺,佩姑娘來了!」

    「朱佩來了!」

    朱元豐自言自語笑道:「她莫非是相親失敗,跑來找三祖父安慰了?」

    管家又小心翼翼道:「老爺,她好像是搬過來了,帶了好多行李。」

    這時,外面傳來腳步聲,只聽朱佩氣呼呼道:「三阿公,你如果也欺負我,我就回吳江了!」

    「小姑奶奶,誰敢欺負你啊!」

    朱元豐走出來笑道:「是不是對柳家小官人不滿意?」

    「別提了!」

    朱佩一肚子火道:「母親昨晚對我說,一早帶我去給前輩拜年,好!我就跟他們去了,最後我才知道,原來是帶我去相親,為什麼要隱瞞我?

    我一怒提前離去,二祖父還怒氣沖沖斥責我得罪柳家,在他眼中,恐怕我就是用來和親的工具,我的尊嚴,我的意志統統不重要,只要我把柳家討好就行了。」

    「你這個伶牙俐齒的小丫頭,估計你二祖父今天要被你氣死!」

    「那是他自己找的,我可沒有罵他,我就據理力爭,他爭不過我,我就走了。」

    和三祖父說了一通話,朱佩覺得心裡好受了很多。

    這時,她鼻子聞了聞,奇怪地問道:「三阿公,院子里怎麼很香啊?」

    「范寧今天中午教我提煉香水,我一直在做試驗呢?」

    「三阿公和范寧在一起?」

    「這小子出了點事情,我去幫他解決,他本來找你幫忙,但你不在,正好遇到我。」

    朱佩有點急了,「三阿公快告訴我,他出什麼事了?」

    「其實不是他出事,是蘇小哥出事了。」

    朱元豐便將范寧和蘇亮去妓館贖程澤,不料正好遇到禮部清查,蘇亮被禮部官員一起帶走,范寧跑來求助之事說了一遍。

    朱佩聽說不是范寧出事,稍微鬆了口氣,她皺眉問道:「三阿公和開封府有交情嗎?」

    「這種事情找他們下面人就行了,給幾十兩銀子的好處,他們偷偷放走一人,上面根本就不知道。」

    「然後呢?」朱佩又問道。

    朱元豐笑眯眯道:「然後我們中午喝了酒,我告訴范寧,你相親去了,范寧那個臉色難看啊!哈哈!真的很有趣。」

    「你——」

    朱佩急得一跺腳,「三阿公別亂說,我哪裡是去相親?」

    「我已經說了,下次再給他解釋吧!」

    朱元豐揮揮手,「你自己找地方住,我還要做試驗,就不管你了。」

    說完,朱元豐又返回書房。

    朱佩看了看天色,還是下午時分,她便對劍梅子道:「劍姐,我們出去一趟。」

    她帶著劍梅子匆匆走了,朱元豐探頭出來,嘿嘿笑道:「小丫頭,這下露陷了吧!」

    ........

    范寧一覺睡醒,天色已快到黃昏時分,他來到井邊洗了把臉,混沌的頭腦頓時清醒了很多,范寧這才發現,靠井邊的牆根底下放著五六袋木炭。

    范寧一怔,連忙喊道:「大壽!」

    片刻,李大壽跑了過來,「師兄醒來了?」

    范寧指指牆角的木炭,「這是怎麼回事?」

    「早上那個老者送來的,師兄還在睡覺,我不要,他非要留下來。」

    李大壽從懷裡取出一張紙條,「這是他留的地址,邀請師兄過年的時候去他家裡坐坐。」

    范寧接過紙條看了看,就在西城外不遠的柳家村。

    「這麼多木炭至少值兩貫錢,咱們得把錢還給他。」

    「我贊成!」李大壽舉手笑道。

    范寧見他精神不錯,便笑道:「那你把木炭分一分,讓大家敞開用,夜裡睡覺時可不能用。」

    「師兄放心吧!」

    這時,蘇亮從房間里走了出來,「范寧,我找你說件事!」

    「你說,什麼事情?」

    蘇亮把范寧拉到一邊,低聲道:「程澤對我說,他很對不起你,他想搬出去住。」

    范寧心中冷笑一聲,這個程澤很有『誠意』嘛!想搬出去住,不給自己說,卻給蘇亮說,他明明知道蘇亮不會放他走。

    「那你怎麼說?」

    「我給他說,你並沒有生他的氣,讓他不要多心,安心住下去,而且現在外面客棧非常難找,據我所知,城內客棧都爆滿了,兩三個人擠一間屋,他又帶著妹妹,住到哪裡去?」

    蘇亮見范寧沒有吭聲,又道:「這件事和圓圓無關,我不想她受到牽連!」

    范寧點點頭,「你要留他,我也不反對,但我要告訴你,他其實已經被省試除名了,說得難聽一點,他現在就可以回家了,他之所以不肯返鄉。恐怕還是和你有關係。」

    蘇亮沉默片刻,低聲道:「我明白!」

    范寧拍拍他肩膀,「這件事我就不過問了,由你來做決定,接下來的日子,我們要全力以赴準備科舉。」

    范寧轉身要走,外面傳來李大壽的聲音,「師兄,朱佩來了!」

    這句話頓時讓范寧心中一塊沉甸甸的大石頓時被搬開了,他心中瞬間變得舒暢無比,連忙迎了上去。

    只見朱佩站在門口笑道:「我來給你說一聲,我搬家了,搬到三祖父那邊,你有什麼事,可以去那邊找我。」

    范寧笑道:「正好肚子也餓了,走!我請你吃飯去。」

    ...........

    黃昏時分,一名官員騎馬張堯佐府門前,官員翻身下馬,上前對門房道:「請速稟報國丈,就說開封府少尹劉晉有急事求見!」

    門房迅速飛奔而去,不多時,張堯佐的侄子張群出門道:「我叔父請劉少尹到書房一敘!」

    劉晉跟隨著張群向府內走去,很快便來到張堯佐的外書房。

    劉晉是張堯佐推薦上位,是張堯佐的心腹,他有資格進張堯佐的外書房。

    來到外書房門口,張群躬身道:「二叔,劉少尹來了!」

    「請進!」

    張群回頭笑道:「劉少尹請吧!」

    劉晉整理一下衣帽,這才提著襕衫快步走進書房,張堯佐正站著窗前喝茶賞雪,劉晉連忙上前躬身道:「卑下參見國丈!」

    「劉少尹,有什麼急事找我?」

    「回稟國丈,就是國丈要卑下尋找范寧一事,卑下有他的消息了。」

    「找到他的住址了?」

    「不僅找到住址那麼簡單?他犯事了。」

    張堯佐頓時有了興趣,轉身笑道:「你說說看,他犯了什麼事?」

    「回稟國丈,他嫖娼!」

    張堯佐愕然,半晌大笑道:「劉少尹在開玩笑吧!他最多十三歲,他那話兒硬得起來?」

    「確實是這樣,卑下不敢亂說!」

    「那你說說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是這樣,今天一早,禮部和開封府聯合抓捕嫖娼士子,結果抓獲了一百七十餘人......」

    「莫非其中有范寧?」

    「不是!其中一個士子叫做徐績,他為了減輕罪責,便揭發范寧也在妓館,只是他換了小廝的衣服逃脫了,卑下又特地去妓館,找到了那個換衣服的小廝,證實確有此事,他答應指證范寧。」

    張堯佐大笑起來,這倒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范寧終於落到自己手上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