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不歡而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不歡而散字體大小: A+
     

    朱佩上了馬車,吩咐車夫道:「回府!」

    馬車剛走了幾步,朱元駿快步走出來,高聲喊道:「等一等!」

    車夫連忙拉住了馬匹,朱元駿走上前不滿道:「佩兒,你怎麼說走就走了?」

    朱佩拉開車簾道:「回稟二祖父,我身體不太舒服,想回家休息!」

    「在這裡一樣可以休息,為什麼一定要回去休息?」

    朱佩搖搖頭,「我怎麼能躺在別人床上休息?」

    「你這孩子!」

    朱元駿惱火起來,「你是怎麼說話的?什麼叫躺在別人床上休息,柳家有客房,你在客房裡休息,不是一回事嗎?」

    「二祖父為什麼一定要我在柳家休息,我回家不行嗎?」朱佩言語也變得鋒利起來。

    「這對人家不禮貌,你明白嗎?」

    「堂堂的柳家會和一個小孩子計較?如果我走了,朱家就會得罪柳家,那柳家也未免太不把我父母放在眼裡吧!」

    朱元駿被朱佩的伶牙俐齒駁得啞口無言,他只得忍住氣低聲道:「今天是你來相親,你才是重要人物,晚飯時,你還要給柳家長輩敬酒,所以你不能走!」

    「什麼?」

    朱佩頓時勃然大怒,「要我來相親,這麼重要的事情居然不告訴我,把我騙過來,你們有沒有問過我,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佩兒,這種事情父母做主就行了,你只管聽父母安排,別的事情你不用知道?」

    朱佩眼睛頓時紅了,「既然如此,你們做主就行了,讓我來幹什麼?我有什麼必要來?」

    她隨即吩咐道:「啟動,回府!」

    馬車夫卻不敢啟動,朱佩氣急,從另一邊推開車門,跳下馬車道:「劍姐,我們走!」

    「你給站住!」朱元駿怒吼一聲。

    朱佩不理睬他,大步向前走去,朱元駿大怒,衝上前伸手便要抓朱佩,劍梅子卻一把將他推開。

    「你!你竟敢推我?你好大的膽子!」

    朱元駿氣得暴跳如雷,一肚子火撒向劍梅子。

    劍梅子冷冷道:「大老爺給我說過,包括他在內,任何不得強迫小娘子,這是我的職責。」

    「我是他祖父!」

    「大老爺的命令中沒有例外,你想要有特權,去給大老爺說。」

    說完他轉身跟隨朱佩快步離去了。

    劍梅子一推之力,朱元駿只覺膀子隱隱作疼,他心中怒火萬丈,卻不敢真的追上去,只得眼睜睜看著朱佩走遠了。

    這時,朱孝雲和王氏聞訊趕出來,朱孝雲上前問道:「二叔,發生什麼事了?」

    朱元駿滿腔怒火,回頭對侄兒一陣怒罵:「看你生的好女兒,根本就不把長輩放在眼裡!」

    .........

    朱佩走了,朱孝雲也沒有留下吃晚飯,不久便告辭而去。

    朱元駿氣得臉色鐵青,又無可奈何,只得安慰柳雲,「小孩子有點情緒很正常,好在婚事都是由父母和長輩做主,兩個孩子的婚事我已經答應了,我會慢慢勸說大哥,這件事不急,反正他們年紀還小,過幾年再談也來得及。」

    柳雲連忙笑道:「既然有世叔做主,我們就放心了,以後有機會讓孩子們多聯繫,培養感情,過幾年就水到渠成了。」

    「是要多聯繫,今天只是剛開始,以後來日方長。」

    朱元駿心中舒服一點,又對站在一旁的柳然笑道:「你是堂堂男兒,心胸要放寬一點,要主動一點,臉皮厚一點,記住我的話,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只要你持之以恆,她一定會被你的誠意感動的。」

    「可是她今天.......」柳然一臉沮喪道。

    「今天應該和你沒有關係,她也沒和你翻臉吧?」

    柳然連忙搖頭,「沒有,朱姑娘對我很客氣。」

    「那就對了,她今天不高興,只是因為她父親事先沒告訴她,有點傷了她的自尊,她是在生父親的氣,和柳家沒有關係。」

    這樣解釋,柳家父子心中都舒服了很多,柳雲笑道:「想不到朱佩性子很烈啊!」

    「她是被我大哥寵壞了,隨心所欲習慣了,在別人家做客也是想走就走,哎!阿然,以後你要多多包容她。」

    柳然連忙表態,「世叔祖放心,我一定會百折不撓,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朱元駿讚許地點點頭,「這樣就對了,接下來你全心備考,爭取考上科舉,讓她對你刮目相看。」

    柳然默默點頭,他想起了在吳江時,朱安對自己說的話,考上科舉才有希望,考不上科舉,一切都是枉然。

    .........

    朱孝雲今天的心情也很糟糕,女兒固然有點不懂事,但二叔也未免太強勢,和一個十歲的小娘子較真,有這個必要嗎?

    馬車內,王氏在一旁頗有微詞,「你好歹也是朝廷命官,二叔卻一點面子不給留,在大街上怒斥你,這未免有點過份了。」

    朱孝雲哼了一聲,卻破天荒地沒有反駁妻子,顯示他內心同樣不滿。

    王氏看了丈夫一眼,又道:「我不覺得柳然有什麼絕頂天資,若論才學,他也只是童子試第二名,只不過他是柳家的子弟罷了,二叔一心想讓佩兒嫁給他,他有沒有考慮過我們的感受?」

    朱孝雲嘆了口氣,「朱柳兩家世代聯姻,柳然本身也不錯,是個很優秀的少年,他又喜歡佩兒,一心想娶她,就算佩兒嫁給他也無可厚非,這些我都能接受,關鍵是老爺子不同意把佩兒嫁給柳家,二叔應該去勸老爺子,不能總敲打我,逼我和老爺子翻臉,這讓我真的很為難。」

    「那官人是怎麼回答二叔的?」王氏又問道。

    朱孝雲悶悶不樂道:「我能怎麼回答?我只能說佩兒年紀還小,現在考慮婚事太早,等過幾年再說,可以讓他們多接觸,多交往,增加彼此的感情,說不定以後根本就不需要大人的操心。」

    「我看夠嗆!」

    王氏搖搖頭,「今天我特地給他們創造機會交流感情,但不知怎麼搞的,柳然就把佩兒惹惱了,後來我特地問了一下在場的使女,好像是柳然想送佩兒一方硯台,但又怕佩兒把硯台送給別人,為這件事兩人爭執起來。

    我就說這個柳然不夠大氣,你要送女孩兒東西,又要限制別人使用,這種心態佩兒可不喜歡。」

    「這些都是次要的,關鍵是柳然自己要爭氣,考上進士,有出息了,老爺子未必不會答應,自己沒出息,恐怕柳家也不好意思開口了。」

    這時,馬車在府門前緩緩停下,朱孝雲夫婦剛下車,劉管家便奔了出來,躬身道:「啟稟官人,小娘子收拾東西走了!」

    王氏一愣,連忙問道:「她去哪裡了?」

    「她好像是去三老爺那邊了。」

    王氏頓時急了,連忙問丈夫,「佩兒走了,這可怎麼辦?」

    「她是去三祖父那邊了,就讓她去吧!等她消消氣,過幾天再勸她回來。」

    王氏心中對朱元駿的不滿終於爆發了,她恨恨道:「他怎麼不嫁自己的孫女,把我女兒逼走了,他要不要給我們什麼說法?」

    朱孝雲陰沉著臉,他見劉管家臉有點腫脹,便問道:「你臉怎麼回事?」

    劉管家捂住臉低下頭道:「我本想攔住小娘子,但被她......被她抽了一記耳光。」

    朱孝雲一時不知怎麼說才好,半晌道:「以後你不要管她的事情了,今天她和二老爺大吵一場,連二老爺都不敢管她,更不用說你。」

    劉管家還指望主人替自己做主,現在看來,連主人夫婦拿小主人都沒有辦法,自己這一耳光算是白挨了。

    劉管家心中鬱悶之極,別人家的小娘子都怕父親,怎麼自己府上這位小主人就這麼厲害,連祖父都敢吵架,以後自己還真不能惹她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