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柳家風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柳家風波字體大小: A+
     

    柳家位於外城春惠坊,這一帶屬於京城的富人區,環境優雅,綠樹成蔭,很多中層官員和富貴人家的府宅都集中在附近。

    柳家的府宅佔地約十五畝,確切說是中書舍人柳雲的私邸,光憑俸祿柳雲當然也買不起京城的房宅,但靠家族的財力,柳雲買下這座宅子就很輕鬆了。

    柳雲年約四十餘歲,他是柳老太爺的次子,他自己也有兩子兩女,長子在太學讀書,次子便是柳然,秋天時考中了平江府童子解試第二名。

    柳家在吳江縣屬於第二大豪門,僅次於盛澤朱家,兩大家族世代聯姻,柳雲的二姐柳華就嫁給了朱元駿之子。

    朱家的一個族女也嫁入柳家。

    隨著朱、柳兩家第三代子女長大,兩家第三代聯姻也漸漸提到日程上來。

    事實上已經有聯姻存在了,柳雲的侄女就和朱元駿嫡孫朱安定下了婚事。

    隨著柳家第三代的神童柳然逐漸長大成人,柳家便將目光注視到朱佩身上。

    一方面是朱佩在朱家地位極高,是朱孝雲的嫡女,朱元甫的孫女,她雖然被稱作小七娘,但她實際上是朱家長房唯一的孫女。

    另一方面,朱佩長得花容月貌,有傾國傾城之美,和柳然相配,可謂天作之合。

    但朱家內部在朱佩的婚事大事上卻有不同的想法。

    朱元駿一心想鞏固朱柳兩家的聯盟,加上他本人極為喜愛柳然,他極力要促成這樁婚事。

    而朱元甫卻認為朱家應該把目光放長遠一點,不要光盯著柳家,對自己唯一的孫女,他當然不想輕易許人。

    朱元甫看上的是范寧,不過范寧能走多遠,朱元甫還有待觀察,好在現在范寧還年少,孫女朱佩也年少人,所以還有時間等待。

    在關於孫女的婚姻上,朱元甫便和兄弟朱元駿有了很大的分歧。

    朱元駿便想繞過兄長朱元甫,讓侄子朱孝雲,也就是朱佩父親來做主這門婚事。

    今天柳家請客當然不是為了定親,很大程度上是為了促進兩個小輩的感情,在柳家和朱元駿看來,主要朱佩本人願意嫁給柳然,朱元甫再反對也是枉然。

    柳家後院掃雪亭內,朱元駿、柳雲和朱孝雲三人坐在小桌前,一名茶妓正在給他們用新掃的雪水煎茶。

    三人都穿著皮毛大衣,頭戴紗帽,看起來雍容華貴,柳雲喝了一口茶驚訝地問道:「世叔剛才說,老祖宗在世前曾留下遺言,讓佩兒自覓夫婿?」

    朱元駿點點頭,「卻有此事,不過這不算遺言,只是安慰重孫女的話,我覺得兒女婚事還是應該由父母做主,孝雲,我說得沒錯吧!」

    朱元駿是敲打侄子朱孝雲,要硬氣一點,自己女兒嫁給誰,應該由他這個父親做主,而不是樣樣都要聽祖父安排。」

    朱孝雲苦笑一聲,二叔說得容易,讓自己和父親對著干,怎麼可能?

    他只得委婉說道:「主要是佩兒從小由她祖父帶大,在佩兒的終身大事上,她祖父還是有很大的發言權,我覺得關鍵還在佩兒本身,既然老太太有遺言,那隻要佩兒自己願意,她祖父也無法反對。」

    朱元駿有些不滿道:「孝雲,你可不能這樣和稀泥啊!」

    「二叔,主要是現在佩兒還小,現在談佩兒的婚姻,是不是太早了一點?」

    柳雲見叔侄開始爭論起來,連忙打圓場道:「世叔,孝雲說得也有道理,佩兒現在還年少,談論婚姻還不到時候,我覺得關鍵是要給兩個孩子創造機會,讓他們經常在一起,培養彼此感情,就像孝雲剛才說的,只要佩兒自己喜歡然兒,她祖父也無法反對。」

    朱元駿臉色和緩一點,對柳雲道:「科舉還有一個月,首先要讓然兒考上科舉,然後你們這些做父母的,再給兒女多創造一些機會相處,讓他們順其自然發展。」

    朱孝雲點點頭答應了,「小侄會儘力而為!」

    .........

    朱佩並不知道父母帶他來柳府的真實用意,她還以為是過年前給長輩拜年。

    這也是傳統,新年期間要祭祖,要家族團聚,所以一般都會在新年前先給部分長輩拜年。

    朱佩原本是和母親在一起,但王氏卻給柳然創造機會,她借口身體睏倦,去小睡片刻,使後堂上只剩下朱佩和柳然兩人。

    柳然抓住這個機會,不斷地奉承朱佩。

    他取出一方硯台,放在桌上笑道:「阿佩,我考考你的眼力,這方硯台你可知道來歷?」

    朱佩臉一沉,冷冷道:「柳衙內,阿佩這個稱呼只有祖父和曾祖母這樣叫我,你最好改掉。」

    柳然著實有點尷尬,只得改口道:」不好意思,朱姑娘,是我唐突了。」

    朱佩瞥了一眼硯台,又搖搖頭道:「我這人對硯台沒有興趣,你在我面前賣弄才學,其實沒有意義。」

    「朱姑娘太謙虛了,這其實是一方澄泥硯,是我的心愛之物,我送給朱姑娘當做新年禮物,希望朱姑娘能喜歡。」

    「是嗎?」

    朱佩頓時笑吟吟道:「那我能不能轉送給別人?正好我有個朋友也很喜歡硯台,這種澄泥硯我覺得由他來收藏,會更有意義。」

    不知為什麼,柳然忽然想到了范寧,朱佩該不會是想送給范寧吧!

    他心中一陣惱火,又加重語氣道:「朱姑娘,這是我的心愛之物,我希望朱姑娘能放在自己書桌上,時時可以看到。」

    朱佩搖搖頭,「我的桌上要麼是十文錢一塊的硯台,要麼是五文錢一隻的茶杯,主要是我脾氣太暴,動不動就摔東西,所以值錢的東西我都不敢放在書桌上。」

    「那這塊硯台就放在箱子里好了。」

    朱佩歪著頭看了他半晌,奇怪地問道:「既然你把這塊硯台送給我,那就是我的東西了,我想怎麼處置,當然由我自己決定,我想把它送人也是我的事情,輪不到你干涉吧!如果你只是想把它暫時放在我的書房,那就不必惺惺作態,說什麼送給我,就說你借給我玩幾天,不就行了?」

    柳然被說得張口結舌,他忽然有點後悔了,這麼名貴的硯台,不該送給朱佩,或者說,現在還不是送東西的時候,等關係再親密一點,她對自己有了好感,再把東西送給她,就有效果了。

    可是,自己的話已經說出口,該怎麼反悔呢?

    「這是我的心愛之物,我為了表達心意才送給朱姑娘,如果朱姑娘把它送給別人,我心裡肯定會很難過,如果朱姑娘不喜歡硯台,我可以改送一個朱姑娘喜歡之物。」

    「還是算了吧!」

    朱佩把硯台推給他,斷然拒絕道:「我不習慣接受別人送東西,為了不讓柳衙內心裡難受,這方硯台還是請你收回去。」

    朱佩又站起身道:「我身體有些不舒服,我要回去了,請轉告我父母,就說我先走一步。」

    柳然頓時急了,「朱姑娘還是稍坐片刻,等用完晚餐后和令尊令堂一起回去吧!」

    朱佩沒理睬他,直接向堂下走去,對站在院主的劍梅子道:「劍姐,我們走!」

    「不等夫人一起走吧!」

    「我身體不舒服,先走一步了。」

    劍梅子點點頭,「那就走吧!」

    柳然頓時急了,急忙喊道:「朱姑娘請稍留步,容我稟報父親,姑娘再走不遲!」

    朱佩回頭冷冷道:「你是想讓我爹爹把我留下來,我沒說錯吧!」

    她心中不爽,昂頭向外面走去。

    柳然心急如焚,連忙跑去向朱元駿稟報,他剛出後堂院門,正好遇到了朱元駿,柳然急聲到:「大官人,朱姑娘走了!」

    「什麼?」

    朱元駿臉一沉,「什麼時候的事情?」

    「就剛剛才走!」

    「真沒用,連個小娘子都留不住!」

    朱元駿瞪了柳然一眼,快步向大門走去,他心中也極為惱火,朱佩太不懂事了,說走就走,一點沒把主人放在眼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