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八十三章 酒後真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八十三章 酒後真言字體大小: A+
     

    和朱元豐吃午飯,當然是要去朱樓。

    朱樓是京城十大酒樓之一,在京城各地有七座分店,距離開封府衙最近的一座分店位於太平興國寺斜對面。

    這一帶是朝廷各大官衙集中之地,像開封府、御史台、太常寺等等官衙,酒樓的客人也主要以官員為主。

    老東主到來,掌柜熱情將老東主帶去三樓一間靠窗的雅室。

    此時正是吃飯時間,一樓和二樓都坐滿了客人,朱元豐不停地去打招呼,范寧和蘇亮則先上了三樓。

    趁著這個機會,蘇亮小聲問范寧道:「為什麼不順便把程澤也救出來?」

    「救他做什麼?」

    范寧冷冷道:「你被他害得還不慘嗎?」

    蘇亮不敢吭聲了,范寧又問道:「我還衝進妓館去找過你,怎麼一直不見你出來?」

    蘇亮滿面羞愧道:「我本來是想衝出來,但程胖子說,躲起來比較好,我覺得也有道理,就躲在床下面,結果被妓館告發了!」

    「這就對了,妓館得罪你們兩個客人對他影響不大,但得罪官府後果嚴重,所以躲起來也沒有用。」

    「那你是怎麼躲過的,你不是你也進來嗎?」

    范寧淡淡笑道:「我花高價問妓館內的小廝買一套衣服,扮作小廝就大搖大擺出去了。」

    蘇亮一拍額頭,「這個辦法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想到什麼辦法?」朱元豐笑眯眯走了進來。

    范寧笑道:「我剛才給蘇亮說,我扮作小廝混了出來,蘇亮就說自己怎麼沒有想到這個辦法?」

    朱元豐呵呵一笑,「這個辦法還不夠好,你說自己是張堯佐的孫子,保證他們恭恭敬敬把你送出來。」

    「萬一禮部去核對怎麼辦?」蘇亮撓撓頭問道。

    朱兆豐冷笑一聲,「這種事情禮部敢去核對嗎?」

    范寧暗贊:「姜還是老的辣!」

    朱元豐又笑道:「不過還是要看人,假如你們若遇到包拯,就算冒充張堯佐他爹也沒有用。」

    三人坐下,酒保很快給他們上了幾樣精緻的酒菜。

    「不給你們喝燒酒,給你們嘗嘗朱樓的當家名酒朱樓玉漿。」

    范寧看了看杯中酒,酒色清冽,果然是上好的清酒,他嘗了嘗,雖然度數很低,但甘甜綿長,酒中有一種清香。

    「好酒!」

    連范寧這個不常喝酒的人也連聲誇讚,他將酒一飲而盡,意猶未盡贊道:「果然是好酒!」

    「不錯吧!」朱元豐笑呵呵又給他斟滿一杯。

    蘇亮拿起另一個酒壺給朱元豐也斟滿了酒。

    蘇亮舉杯站起身道:「朱大官人幫助晚輩擺脫困境,援手之情,晚輩銘記於心,他日晚輩若有所成,必將厚報,這杯酒我敬大官人!」

    蘇亮舉起酒杯一飲而盡,朱元豐也舉杯示意喝了半杯,豎起拇指贊道:「蘇少郎是有個情義之人,今天我們算是結個善緣!」

    范寧在一旁笑道:「既然老爺子和蘇少郎結下善緣,這個人情就不用記在我帳上了吧!」

    「你這個臭小子,學學人家蘇少郎,有情有義,哪像你這樣,生怕吃點虧。」

    「開個玩笑嘛!」

    范寧端起酒杯又問道:「我聽朱佩說起配方泄露之事,老爺子查出是誰做的局嗎?」

    朱元豐嘆息一聲,「我個人感覺是礬樓,它是第一個推出燒酒,其他各家都比它晚了一個月,只是礬樓是柴家的背景,實在惹不起,這個啞巴虧只能咽下去了,也是怪我大意。」

    「那現在朱樓的燒酒賣得如何?」

    「只能說一般,現在又跌到京城第五名,本來已經是沖二望一,說到底,朱樓的底蘊還是不足,礬樓、潘樓、時樓、楊樓這四大名酒樓始終排在我們前面。」

    「不過酒精燈還不錯,利潤豐厚。」朱元豐又笑道。

    范寧沉思一下又道:「不知朱家旗下可有胭脂香粉生意?」

    「有一點點,做過朱氏胭脂,牌子沒有打開,現在只做點香袋之類,算是朱家最弱的一個產業。」

    朱元豐心中一動,「莫非你有什麼想法?」

    范寧笑了笑道:「其實燒酒那個蒸酒的辦法,可以同樣用來製作高檔香水,老爺子沒想過嗎?」

    「你再說具體一點!」朱元豐有了興趣,連忙問道。

    「其實很簡單,我們的香水不夠濃烈持久,主要就在裡面的水份太多,用那個燒酒的辦法把水蒸出來,剩下的香水就更純了,大食那邊的香水很有名氣,其實就是用我這個辦法做出來,老爺子可以多嘗試幾次,肯定會成功的!」

    朱元豐大喜,他還真沒有想過,這種蒸酒的辦法還能製作高檔香水。

    「好!回去我就試一試,來,我們再喝一杯。」

    .........

    三人這頓午飯足足吃了一個時辰,蘇亮喝得酩酊大醉,兩名夥計將他抬進了馬車。

    朱元豐也喝多了,他扶著范寧的肩膀,向馬車走去。

    「你這個臭小子一點危機感都沒有,你知道今天朱佩幹嘛去了,他父母帶她名義上是去柳家做客,實際上是相親去了,吳江柳家,大族啊!和朱家世代聯姻,你不抓緊點,搞不好朱佩就要嫁進柳家了。」

    「老爺子,你喝多了吧!」

    「誰說我喝多了,我只是告訴你實話,柳家早就看上朱佩了,平江府童子試第二名那個,你應該認識,柳然,我二哥把他當作寶貝一樣,他在背後促成這樁婚事,你小子要爭氣啊!」

    朱元豐酒意難當,趴在桌上便不走了,很快便呼呼入睡。

    這時,掌柜上前對范寧道:「小官人,請上馬車吧!馬車送你和同伴回去。」

    「多謝了!」

    范寧今天雖然也喝了不少,步伐有些不穩,但頭腦卻異常清醒,轉身離開酒樓慢慢上了馬車。

    馬車啟動,向舊曹門方向駛去,車廂內,蘇亮睡得正香。

    范寧慢慢閉上眼睛,腦海里卻在回蕩著朱元豐最後說的話。

    『他父母帶她名義上是去柳家做客,實際上是相親去了。』

    難道今天沒有找到朱佩,原來她是去……..

    范寧心中忽然一陣不舒服,朱佩居然相親去了,她是自願去的?

    『吳江柳家,大族啊!和朱家世代聯姻,你不抓緊點,搞不好朱佩就要嫁進柳家了。』

    范寧搖搖頭,不想考慮這件事,朱佩相親也好,嫁人也好,與自己何干?

    她有自己的人生道路,有選擇自己幸福的權力,自己何必管那麼多?

    范寧雖然在儘力說服自己,但他心中就像竄進一隻野貓一樣,一陣陣心煩意亂,加上酒意上頭,他更加難受了。

    他只覺得胸膛就像堵了一團亂麻,恨不得伸手進去掏個乾淨。

    又恨不得扯開窗子大喊大叫,發泄心中積蓄的鬱悶。

    馬車緩緩停下,范寧跳下馬車,衝到牆角劇烈的嘔吐起來。

    良久,他慢慢站起身,只覺頭一陣陣眩暈。

    這時,李大壽和程氏兄妹跑了出來,「師兄,你不要緊吧!」

    蘇亮擺擺手,「我沒事!」

    他又指了指後面的馬車,「蘇亮在車內醉倒了,你們把他抬進去。」

    李大壽和程澤連忙將酩酊大醉的蘇亮抬進院子。

    范寧扶著牆慢慢走回自己房間。

    這時,程澤目光複雜地看了范寧背影一眼,他想上前說點什麼,最終嘆了口氣,攙著蘇亮進房了。

    范寧回到自己房間,一頭栽在自己床上,倒頭便呼呼大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