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妓館風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妓館風波字體大小: A+
     

    蘇亮快步走出去,片刻又走了進來,對范寧道:「范寧,有點小事情,你能不能陪我走一趟?」

    「可以啊!」

    范寧走上前笑問道:「什麼事情?」

    蘇亮迅速瞥了一眼程圓圓,勉強笑道:「也不是什麼大事,去一趟就知道了。」

    他又對程圓圓道:「圓圓,我很快就回來了。」

    范寧見他欲言又止,估計是出了什麼事,他也不好多問。

    蘇亮回屋取了錢袋,低聲對范寧道:「我們走吧!」

    走出遠門,范寧這才問道:「出了什麼事?」

    蘇亮嘆了口氣,「剛才是個妓館的小廝上門,說程澤的錢輸光了,無錢付帳,讓我們去贖人。」

    「什麼?」

    范寧這才明白,程澤昨晚不在房中,居然是去了妓館,還賭博。

    范寧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程澤居然會有這個惡習。

    他看了一眼蘇亮,冷笑道:「他有這個毛病,你早就知道了對不對?」

    蘇亮嘴唇囁嚅道:「我大概知道一點,我知道他比較好色,他一心想娶一個青樓女子,所以不肯在家裡相親。」

    「那你還喜歡他妹妹?」

    「這是兩碼事,圓圓也很痛恨他哥哥的惡習。」蘇亮連忙分辨道。

    「算了,現在我不跟你說,先把人贖回來,我再好好和你談一談,這段時間你有點昏頭了。」

    蘇亮咬一下嘴唇,他心中也很煩,他是很喜歡圓圓,但也不想攤上一個好色好賭的大舅哥。

    兩人走出小巷,只見小巷口站著一名戴著襆頭,穿著青衣的小廝,也就十四五歲左右,長得倒是很清秀,但舉手投足的氣質中卻有一種說不出的猥瑣。

    「你們跟我走吧!就在前面不遠。」

    范寧他們住處向北走約一里路,便來到西榆林街,這條街便是以娼館多而出名,短短不到一里的街上,便有娼館十餘家。

    現在是早上,又剛下了雪,街上還比較安靜,但並不代表生意不好,很多士子還留戀在溫柔鄉中。

    而且一般要到傍晚后,這條街上才開始熱鬧起來。

    這段時間恰逢科舉,來自大宋各州府的年輕士子們雲集京城,很多士子當然要趁此機會眠花宿柳一番。

    儘管每次科舉時,禮部都一再重申,嚴禁參考士子逛青樓娼館,一旦被抓到,將取消科舉資格。

    規定雖然嚴格,但依舊擋不住士子年輕騷動的心,京城各大娼館到這個時候都生意極好。

    每次科舉都會不少倒霉的士子被禮部和開封府的聯合巡察隊抓住,被取消了參加省試的科舉資格。

    范寧和蘇亮跟隨小廝來到一座被高牆包圍的府宅前,看起來以為是大戶人家府邸,但實際上是一座娼館。

    大門上方掛著兩盞梔子花燈籠,看見這種梔子花燈籠,便知道這裡面是風月場所了。

    大門旁邊還豎著一塊頗大的燈箱,這種燈箱到夜裡會放進蠟燭,到夜間便會格外醒目,不亞於後世的霓虹燈。

    燈箱上寫著三個大字,『白鳳館』。

    青衣小廝一直「兩位小官人,就是這裡了。」

    范寧看了看『白鳳館』三個字,他沉著臉對蘇亮道:「你進去贖他吧!我在這裡等著,錢不夠找我。」

    蘇亮心中嘆口氣,他知道範寧不願踏入這種地方,他自己也不想踏入,但誰讓程胖子很可能是他未來的大舅哥呢?

    「我馬上就出來!」

    蘇亮只得硬著頭皮跟著青衣小廝進了白鳳館。

    .......

    范寧在外面大街上來回踱步,蘇亮已經進入好長時間,卻一直沒有出來,讓范寧有一種莫名的擔憂。

    蘇亮不像自己,雖然有個稚嫩的身體,內心卻很滄桑,蘇亮身體和心理都遠沒有成熟,他進了妓館,會不會被......

    范寧有點後悔了,應該是他進去贖人,而不是讓蘇亮進去。

    就在這時,隔壁的妓館里倉惶奔出一群衣衫不整的士子,一個個驚恐萬分,沒命地向街對面的巷子里奔去。

    緊接著不遠處的另一座妓館里倉惶跑出不少士子。

    范寧愣住了,一把抓其中一人,問道:「出了什麼事了?」

    「快跑吧!巡查隊來抓人了。」士子掙脫范寧的手,落荒而逃。

    這時,范寧已經看見一隊士兵向這邊奔來。

    他心中也急了,要是蘇亮被抓到,會失去參加省試科舉資格的。

    不光這次不能考那麼簡單,這種科舉若中斷,下次又得重新考解試,後果非常嚴重。

    就像延英學堂助教裴光一樣,本來六年前已經考過解試,三年前因為父親去世,他沒有進京參考,因為科舉中斷,導致他今年直接參加省試科舉的資格消失了。

    裴光今年只能重新參加解試,結果名落孫山,又得再等三年,再考解試,再落榜的話,恐怕就沒有信心了。

    蘇亮是范寧最好的朋友,他可不希望蘇亮也遭到裴光那樣的命運。

    眼看一隊士兵直奔白鳳館這邊奔來。

    范寧一咬牙,直接衝進了妓館。

    ……….

    妓館還是和一般的府宅不一樣,中間是一座大院,裡面分佈著十幾個小院子。

    范寧有點頭大了,這去哪裡找蘇亮?

    情急之下,他大喊一聲,「禮部的巡查隊來了!」

    他這一聲喊出來,各個院子頓時開始騷動起來,幾名士子率先奔了出來,急聲問道:「是真的嗎?巡查隊來了?」

    「是真的,大家快走吧!」

    幾名士子拔足飛奔,這時,妓館的老鴇也大喊起來,「大家都快起來,巡查隊來了!」

    整個妓館都混亂了,不知多少士子從各個小院里奔出來。

    這時,從大門外衝進來數十名士兵,一名官員大喊道:「吏部巡查隊,所有人不準亂跑。」

    范寧沒有看見蘇亮,在士兵進入大院的同時,他發現後門也有士兵進來,再不走,恐怕自己也要被抓住了。

    在妓館內被抓住,那可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情急之下,范寧向側面一處小門內奔去。

    跑進小門才發現,這裡竟然是廚房,中間空地上放著幾張大方桌,旁邊是長長一排灶台,上面堆滿了鐵鍋蒸籠。

    另一邊的牆根下則擺放著數十口土罈子,也不知是酒還是腌菜。

    范寧一眼便發現桌子下躲在一人,衣衫不整,模樣十分狼狽。

    范寧笑道:「兄台躲在下面沒有用的。」

    「多謝賢弟提醒!」

    這聲音似乎有點耳熟,范寧微微一怔,待桌下人鑽出來,兩人都愣住了。

    桌下士子不是別人,正是三年前在平江府結下難解之仇的徐績。

    兩人都沒想到,他們居然會在這個尷尬之時、在這個尷尬之地相遇,一時間,兩人都有點呆住了。

    就在這時,一名妓館小廝跑了進來,嘴裡嘟囔著抱怨道:「非要這時候吃,就知道吃,吃死你!」

    他忽然發現廚房裡有兩名士子,嚇了一跳,「你們躲在這裡沒用的,快點出去!」

    范寧見小廝穿著褐色短衣,寬腳燈籠褲,心中一動,連忙從懷中摸出五兩銀子,上前笑道:「小哥,把衣服和褲子賣給我,五兩銀子!」

    小廝眼睛瞪大了,「五兩銀子?」

    「五兩!」范寧把一錠銀子放在桌上。

    小廝幾乎毫不猶豫地脫下衣褲,摘下夥計帽,一股腦塞給范寧,拿著五兩銀子轉身跑了,五兩銀子,他不幹才是傻瓜了。

    范寧也不理睬身後的徐績,他飛快換上小廝的衣褲,戴上夥計帽,拎起個空食盒,出門去了。

    徐績咽了口唾沫,這是個好辦法,如果范寧成功,他也準備嘗試,他摸了摸懷中,還有二兩銀子,徐績暗暗罵了一句。

    他悄悄走到門口,關注范寧是否能利用這個辦法出去?

    范寧拎著食盒快步向大門走去,院子里蹲滿了神情沮喪的士子,范寧走過士子,直接來到大門口。

    兩名士兵攔住了他,「幹什麼去?」

    范寧躬身道:「啟稟官爺,玉秀姑娘病得厲害,我醫福館給姑娘抓藥!」

    士兵見他模樣是個少年,確實是個小廝模樣,倒沒有疑心,便揮揮手,「去吧!」

    「謝軍爺!」

    范寧行一禮,不慌不忙地出門去了。

    他一直走進街對面的小巷內,確信對方看不見自己,這才折回來,躲在一棵大樹後向大門處張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