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八十章 賣炭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宋超級學霸 - 第一百八十章 賣炭翁字體大小: A+
     

    范寧一時沉默,就算自己能幫蘇亮,泄露一點題目給他,但省試不同於解試,它匯聚了天下英才,很多天才士子就算事先不知道題目,也一樣會發揮得非常出色。

    況且科舉題不是判斷題和選擇題,沒有滿分的概念,事先知道題目也最多比大部分人多一些先發優勢而已,在頂級士子面前,他們其實並沒有太多的優勢。

    朱佩看了一眼范寧,見他神情有些沮喪,便又柔聲道:「你也不用太自責,這件事很明顯不是你能改變,是程家看上了蘇亮,蘇亮又喜歡程圓圓,很簡單兩情相悅的事情,你何必把它想成壞事,又何必把責任攬到自己身上?」

    范寧苦笑一聲,「道理雖然是這樣,但道義上我卻沒做好,算了,我們不說這件事,你今天找我,不會就是為了出來玩吧!」

    朱佩搖了搖頭,「當然不是,我本來想和你聊聊關於監視你那件事,我讓徐慶去查這件事老底,他昨天已經查到了,確實是張堯佐的管家安排人監視你。」

    「那這個管家現在還在找我嗎?」

    朱佩笑了笑道:「他之前確實一直在找你,但徐慶給了他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估計他現在是出工不出力了。」

    「徐慶做了什麼?」范寧好奇地問道。

    「徐慶前天夜裡把他扔進了護城河,差點把他溺死,徐慶警告他,他找到你的那一天,就是他屍沉河底之時。」

    「這麼狠?」范寧笑道。

    朱佩冷笑一聲道:「狠點才會有效果,對待這種人,說道理是沒有意義的,只有讓他面臨死亡威脅,他才能會真正害怕。」

    這時,身後傳來腳步聲,范寧回頭,只見茶館掌柜笑眯眯地走了過來。

    「兩位商量好沒有,願不願意接受小店每天送水?」

    范寧便笑道:「可以!我們接受了。」

    掌柜大喜,笑道:「那就一言為定,我的夥計每天給小官人送五壺水,收一百文錢,我保證是每天凌晨取的新水。」

    ........

    時間轉眼又過了一個月,離新年還有三天,一場遲來的大雪終於紛紛揚揚來臨了。

    一夜之間,東京汴梁變成了白雪皚皚的世界,屋頂、大樹、橋樑、道路,一眼望去,到處都覆蓋著厚厚的積雪。

    范寧是被蘇亮和程圓圓的笑聲驚醒。

    「圓圓,這邊雪更好,我們收集這邊!」

    「小蘇,當心點!」

    范寧嘟囔一聲,「這兩個傢伙!」

    他只得坐起身,外面光透過窗紙顯得格外明亮,令他一陣驚喜,昨天晚上天色就陰沉沉的,難道真下了一夜的雪?

    范寧心急,連忙穿上衣服鞋襪,戴上一定襆頭,上前打開門,一股寒風撲面而來,外面果然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他出來了!」

    隨著蘇亮的笑聲,一隻雪團迎面飛來,正打在范寧的額頭上。

    「你這臭小子!」

    范寧捏了一隻雪球,追上去,狠狠向他後腦砸去。

    「你耍賴,哪有這麼近打雪仗的?」蘇亮抱頭逃跑,高聲抱怨道。

    「這叫偷襲敵營!」

    范寧又捏了個雪團,追了上去。

    「小蘇,幫我掃這邊雪!」

    那廂,程圓圓又在嬌滴滴呼喚情郎了。

    蘇亮連忙對范寧道:「先掛免戰牌,待我處理完貴妃娘娘的事情,再和爾決一死戰!」

    他話音剛落,一隻雪團在他臉上開花,這卻是程圓圓出手,她嬌嗔道:「把話說清楚,誰是貴妃娘娘?」

    「是我說錯話了!」

    蘇亮知錯就改,連忙上前道歉。

    程圓圓轉嗔為喜,哼了一聲道:「還不快過來幫忙?」

    蘇亮立刻抱著罈子,屁顛屁顛跑上去,「圓圓,你要掃哪一塊的雪?我來掃!」

    范寧搓了搓手,他發現這個蘇亮已經開始呈現『妻管嚴』的趨向了,這好像是他天性。

    程圓圓指著桂樹上的積雪,「我要樹上的積雪,瓦上積雪也要,只要表面一層!」

    宋朝文人都有掃雪煎茶的雅好,雖然效果未必如泉水煎茶,但要的就是那份心境和雅趣。

    范寧看一圈,卻沒見程澤,他笑問道:「圓圓,你兄長呢?」

    「我不知道,可能還沒有起來吧!」

    「我去把他揪起來!」

    范寧來到外屋,推了推程澤的房門,卻意外發現門是從外面鎖住了,范寧愣了一下,這就意味著程澤出去了。

    一大早,他去哪裡了?

    就在這時,小丫鬟杜鵑慌慌張張跑進來,對范寧道:「小官人,外面有個老丈暈倒了。」

    范寧也嚇了一跳,連忙走出院門,只見門口雪地里躺在一個穿黑布衣的老者,不遠處還站著一頭小毛驢,毛驢背上幾大捆木炭。

    看樣子是個賣炭翁。

    范寧連忙扶起他,摸摸他鼻息,還有熱氣,就是手腳冰涼,這麼冷的天氣,居然只穿一身單衣單褲。

    杜鵑在一旁怯生生道:「我剛到門口,他問我要不要買炭,我說不需要,結果他一頭就栽倒了,和我沒有關係。」

    「我沒說他和有什麼關係,你把李大壽叫來!」

    杜鵑連忙跑回去拍李大壽的門,「李大哥,開開門!」

    片刻,李大壽打開門,「怎麼了?」

    「小官人在外面叫你!」

    李大壽連忙走出大門,見范寧扶著一個老者,他也嚇一跳,「師兄,他是誰?」

    「他是個賣炭翁,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暈倒在我們大門外,你幫我把他抬進去。」

    李大壽連忙上前幫范寧抬老人的腳,范寧又吩咐杜鵑把小毛驢牽進來。

    這時,蘇亮和程圓圓也跑了出來,「范寧,他怎麼了?」

    「在我們門口暈倒了,我估計是凍的,小蘇,你去端碗熱水來。」

    「阿寧,薑湯可以嗎?」程圓圓問道。

    「薑湯更好了,快去端來。」

    程圓圓連忙跑回屋,片刻,端來一碗熱騰騰的薑湯。

    范寧一點點給暈倒的老人灌了下去,不多時,老人鬆了口氣,慢慢蘇醒過來。

    「老丈,你剛才暈倒在我們門口。」范寧笑著對他道。

    老人連忙掙扎著要坐起身,「我的毛驢和炭呢?」

    「在這裡!」

    蘇亮連忙閃身讓開,露出門口的石炭和小毛驢。

    老人鬆了口氣,要站起身,「謝謝幾位小官人,我得去賣炭,老伴和孫子還等著我買米回家呢!」

    范寧見老人年老體弱,心中憐憫,便道:「我們正好也需要碳,你的炭我都買了。」

    「謝謝小官人!謝謝小官人!」

    老人連聲感謝,范寧回屋取了三兩銀子,又取了一件舊的羊皮長襖。

    「這件襖子送給老丈,有點舊,莫要嫌棄!」

    老者嚇了一跳,連忙推卻,「小官人救我小老兒的性命,老兒無以回報,還要小官人羊皮襖,這怎麼行?」

    「這件襖子我也不喜歡,一直壓在箱子里佔地方,送給需要的老人,也是給自己積福,老丈穿上它。」

    范寧不管老人推卻,硬給他穿上,老丈推辭不掉,只得含淚穿上。

    范寧又給他三兩銀子炭錢,這一次老人堅決不要,他這幾袋木炭最多只值一貫錢,他怎麼能收三兩銀子。

    范寧硬把銀子塞給他,「馬上過年了,老丈去買點米,買些肉,再給買塊布給孫子做件新衣服。」

    「如果小官人一定要給我三兩銀子,我只能把家裡的炭都拿來,我不能再佔小官人便宜了。」

    范寧見老人很犟,便笑道:「那就再拿一袋炭,這個冬天我們就足夠用了,科舉結束我們都得回家了,多餘的炭給我們也是浪費。」

    老人嘆了口氣,「你們都是好人,小老兒就祝各位官人金榜高中。」

    范寧讓李大壽送老人出門。

    蘇亮嘆口氣,「馬上過年還在外面賣炭,這老人也真是可憐。」

    范寧點點頭,「咱們人微言輕,救濟不了天下的窮苦老人,只能盡自己的微薄之力,能幫就幫一點吧!」

    這時,范寧想起一事,又問蘇亮,「程澤的門是從外面鎖著的,你知道他去哪裡了?」

    蘇亮搖搖頭,一臉茫然道:「我不知道?」

    這時,門外有人問道:「請問這裡有沒有一個叫做蘇亮的人?」



    上一頁    下一頁